2009-05-30 (土) | Edit |

※這篇跟櫻桃沒什麼關係(欸##)
※此篇為青春校園系列(?)

後記: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ˇˇˇ
粽子好好吃啊XDDDDDDDDˇˇˇ

然後,考試週也到了Orz
感謝大家的鼓勵ˊˇˋ(還沒有人鼓勵阿##)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鐘聲響起,精力旺盛的青少年們歡呼一聲撈起書包就往教室門衝,青少女們談笑甚歡的一同走出教室,放學後的教室總是這麼寂寞,原本塞滿三四十個學生的教室頓時寬敞許多。
  只剩一個人還待在教室裡。
  褐髮少年抿了抿小嘴,落寞的盯著桌上滿江紅的考卷,就連選擇題都沒幾題給他猜中,填充跟簡答題更不用說,悽慘的分數旁落下了老師寫的幾個大字:放學後到辦公室找我。

  澤田綱吉,國中二年級,不是優秀學生也不是問題學生,但進出辦公室的機會卻是一般學生的好幾十倍,為什麼呢?
  國一的時候,不知是不是他看起來呆呆的好欺負,班導總是喜歡找他麻煩,明明考四十分的不只他一個,就偏愛找他去辦公室訓斥,聲音還大的把隔壁辦公桌的老師全都請來觀賞,讓他完全抬不起頭。
  考差的確是他的錯,但也不能這樣羞辱學生吧?
  想歸想,綱吉一個字都不敢說,只能縮縮脖子繼續當烏龜。

  好不容易熬過國一,原本的班導被調到其他學校任職,原以為這是自己人生的轉機,但不知怎地,新來的班導似乎也特別「關心」自己。

  『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們的新班導,我叫六道骸,請多指教。』
  話聲剛落,台下就開始傳出此起彼落的讚嘆聲,多半是從女孩子的團體發出來的。
  畢竟新來的班導又高又帥又成熟,女孩子們會仰慕他是正常的反應。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綱吉的錯覺,這位新來的班導從進門之後就一直盯著自己,就連微笑的時候都正對著自己,彷彿這班只有他一個學生。
  說實話,綱吉並不是個自戀的人,相反的他還有點自卑,全班四十個人裡大概就他最沒用了,不但成績不好,運動也不出色,在班上的存在感更是微乎其微──啊,除了容易被老師盯上這點,班上大概沒人比的過他。

  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到辦公室門口,綱吉垂首覷著手中慘不忍睹的考卷,瘦小的身子顫抖的更加厲害。
  他是笨、是不會讀書,但不代表他沒有感覺。先前被前導師叫去公然訓斥的羞恥感仍然深深印在他心裡,同時內心也累積了許多委屈。
  他不是沒努力過,他也想考個順眼一點的分數讓老師對他刮目相看,只可惜他根本沒那種能耐,考試的時候腦袋總是空白一片。
  說他為什麼不考完檢討嗎?有,他當然有做,但前班導總是在他拿問題發問的時候用眼角斜睨他,那眼神彷彿在說:「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或「上課不是教過了嗎?」
  久而久之,綱吉也就不太敢發問了。

  叩叩。
  輕輕敲了兩下,綱吉在心裡祈禱辦公室裡只有新導師一個人,不要有其他能夠圍觀看戲的老師。
  「是綱吉吧?進來。」
  新班導那好聽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讓綱吉感到安心許多,他抓緊手上的考卷,緩步走進辦公室內。

  遞了一杯熱茶給坐在辦公桌旁的綱吉,骸和先前的班導不同,並沒有拿嚴厲又嘲諷的眼神盯著他看,這令綱吉委實感到窩心。
  「綱吉知道為什麼會叫你來嗎?」
  身子一震,綱吉方才放鬆的內心再次緊繃了起來,他抓緊手中的茶杯,心虛的用眼角瞟著桌上那張紅通通的考卷。
  「我、我考的太差了……」全班四十個學生只有他一個不及格,就連平常拿不到及格的那幾個問題學生都在骸的教導下拿到了六十分,全班只剩下自己這個汙點,雖然自己在骸的教導下也有進步了,但從二十到四十,仍然是不及格。
  「嗯,那的確是原因之一。」勾起謎樣的微笑,非常自然的捧住綱吉抓緊茶杯的小手。「所以我想替你課後輔導,幫你複習下個禮拜要考的東西。」
  「咦?」不敢相信的抬頭望著笑咪咪的老師,綱吉的心中頓時充滿了感動。這個老師不但沒罵他、也沒羞辱他,反而願意犧牲自己工作以外的時間來輔導自己?
  想當然爾,國文丙等的綱吉並不會注意到骸講的「原因之一」有多奇怪,甚至不會發現他話中的些許違和感。
  「假日的時候也可以到我家來,我會親自教到你完全懂唷。」
  再是遲鈍的人,聽見這句話也會察覺到些許不對勁,綱吉連眨了好幾下大眼,爾後面有難色的低下頭去。「老、老師是新來的也許不知道,我沒有能力付給老師對等的報酬……」在現代,家世這麼悲慘的人不多,偏偏他正是雙親離世、靠著遺留下來的小額財產和政府補助上課過活的可憐學生。
  「呵呵呵,我知道,我都知道唷,就是這樣才會邀你假日來我家讀書的。」仍舊笑容滿面的望著綱吉,抓住小手的大手也沒移開,完美的笑容令人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稍稍愣了一下,綱吉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雖然生在現代,但歧視窮人的情形仍然存在,更尤其綱吉是功課運動交際全然失敗的類型,連前任班導都常常「照顧」他,自然而然就會成為被欺負、被漠視的目標。
  「你的回答呢?」
  猛然回神,綱吉感激的向老師低下了頭,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小手已經被握到開始出汗。「謝謝您!那就麻煩您了!」
  現在的綱吉腦中只有一個想法:新導師是他的貴人!
  「呵呵,這沒什麼,是我應該做的。」溫柔的一笑,骸放開綱吉的小手,起身坐到他身邊。「那現在我先替你檢討這份考卷,順便複習一下明天的小考。」大手搭在綱吉纖瘦的肩上,後者忙著把筆和橡皮擦拿出來抄筆記,完全沒察覺到老師的「不對勁」。



  美麗的夕陽逐漸西下,落日的餘暉灑落在辦公室空曠的地板上,也照亮了綱吉熟睡的小臉。
  「哎呀哎呀,果然很不擅長動腦呢……」修長的手指滑過吹彈可破的紅潤肌膚,骸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綱吉稍稍皺起的小臉,明亮的紅藍異瞳閃爍著一絲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笑意。
  好不容易做完所有檢討,綱吉的小腦袋早就無法繼續負荷,一複習完就跑去找周公下棋,完全沒考慮到自己根本還沒回到家──可能是因為家裡也沒人等他,有回家沒回家都一樣──就毫無防備的進入昏睡狀態,也沒意識到對方只是認識不久的新導師。
  或許,新老師給他的感動也是放下戒心的原因之一吧。

  骸臉上的淺笑始終沒有變過,但除了撫摸綱吉的臉蛋外也沒有其他動作,僅是靜靜的望著他可愛的睡臉,當略為粗糙的指間在安祥的小臉上激起一片漣漪時,完美的笑弧會稍稍提高,但不過幾秒又會恢復原狀。
  突然,辦公室的門打開了。
  另一名國二的班導師走了進來,在看見六道骸和澤田綱吉時明顯的跳了一下,心臟差點從嘴裡整顆蹦出來,爾後還心有餘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活像被鬼打到,臉色一片慘白。
  「六、六道老師?您怎麼還在學校裡?」這位新來的優秀老師早再教育界打出他的一片天,因為他優異的教育手腕和靈活的頭腦,讓他得到了遠高於教育人員的崇高地位,只要惹的他有一絲不高興,不要說教育部長,就連國家元首都不得不親自來找他低頭謝罪。
  原因無他,正是因為他以異於常人的能力所獲得的各種特殊身分。政治家、企業家、教育家……各式各樣的專家名號一應俱全,連小說裡都找不到這種比傳奇還要傳奇的傳奇性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為什麼要來當小小的老師呢?
  誰知道,也沒人敢問,六道骸的脾氣可是出名的怪,臉上永遠喫著令人心安的愉悅微笑,得罪他的人通常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的情況下就失去了工作和地位,到最後只能哭著回家吃自己,連錯什麼、錯在哪裡都搞不清楚。
  再談談他的教育事蹟,凡是他教過的班級都是全科及格,就連放牛班到他手中也可以變成資優班,就算還是比不上真正的資優班好了,也只會差那麼一咪咪,讓人無法相信那個班級原本是所有老師放棄的放牛班。
  其次,他也是個現實的老師,倘若經過兩三次的教導還是不OK的話,過幾天大概就會收到學校的轉班通知,再過幾天就會離開六道骸的班級,此後再也沒機會接受「傳奇教師」的指導。
  說明這麼多,就是想表達該位老師在不慎闖進來時所受到的震撼有多大。
  「呵呵,替學生輔導功課,順便複習。」不急不徐的回答,語調輕柔但透漏著些許寒意,令該老師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老實說,六道骸雖然是個會挑學生的嚴格老師,但確實是個負責任又盡責的好老師,接受過他的指導還無法將成績提升到水準以上的學生只能怪自己太笨、太懶惰,通常在兩三次之後就會磨光骸有限的耐性,既而得到強迫轉班的下場。
  然而,六道骸已經在澤田綱吉的班級任教一個月了,居然還沒傳出轉班的消息?
  原本他們還在打賭澤田綱吉能撐幾天才會被迫轉班呢。

  嚥了口唾沫,該老師知道自己不該多問,也不能多問。「這、這樣啊……您真是辛苦了……那、那麼我先離開了……」連忙抓起忘在桌上的手機逃之夭夭,手機哪天不忘,偏偏今天被他忘在辦公室桌上,不是他太倒楣就是老天爺故意跟他開玩笑!

  待老師匆忙的腳步聲消失之後,骸這才開始進行下一步動作……他抬頭望著窗外早已從黃昏轉變成夜晚的星空,嘴角的弧度又提高了一些。
  橫抱起綱吉柔軟卻又不失彈性的瘦小身子,背起了他的書包,踏著輕盈的腳步離開空無一人的辦公室。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