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1 (月) | Edit |
後記:

果然崩潰的時候可以從文章看出來(?)
看見這麼亂來的劇情出現時就可以發現我已經崩潰了(被摔出去)

最近在天空部落格的側邊欄有申請一個出本調查投票(?)
雖然出本機率極低啦(微乎其微吧##)
但如果很多人喜歡且接受的話我會努力的QQ
請大家有空再去投^^反正那也不重要XDDDDDDD(被摔)

考試加油!(搥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六道骸的腦子裡到底都裝些什麼?

  「綱吉,我的工作都處理完了,我們去洗澡吧!」
  然後,他就被拖進浴室,手上還拿著簽文件用的鋼筆。
  「綱吉,很累了吧?靠在我懷裡休息吧。」
  然後,他就被攬進懷裡,某人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自己身上游移。
  「綱吉,文件閱覽完了嗎?我們到床上休息吧。」
  然後,他就被抱到床上,下半身的長褲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褪到旁邊。

  「夠了!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就在前戲已經準備完畢、慾望已經達到最高點、滾燙的火熱快要衝入狹窄的入口時,綱吉總算從翻白眼的狀態回過神來,使出渾身解數擋住正要衝進來的男人,雖然這點力道對後者而言根本不構成影響,但骸卻刻意停了下來,笑咪咪的望著在終極時刻喊停的綱吉。
  「怎麼啦?親愛的綱吉,都這麼多次了還會害羞嗎?真可愛呢。」
  「你也太多次了!世界上有哪個男人像你一樣這個欲求不滿!」
  「呵呵呵……你真愛說笑呢,綱吉,你眼前不就有一個嗎?」
  不行,這個男人的無賴等級已經到達爐火純青、無人可比的境界,如果六道骸說自己是無賴第二,那肯定沒人敢自稱第一。
  「你……啊……」正待繼續出言教訓,身體傳來的生裡反應卻讓他不得不閉上小嘴,壓在身上的男人還壞心眼的將他的雙腿扳的更開,敏感的洞口在異物的摩蹭下刺激著佈滿汗珠的胴體,而骸臉上的笑意也隨之擴大。
  「停在這種時刻很難受的唷,真的要我停手嗎?綱吉。」明知故問,骸笑容滿面的再前進一格。
  「……」
  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剖開這個男人的腦袋一探究竟!



  假日,美好的假日,身為黑手黨首領的綱吉難得將所有工作都提早完成,最近的工作也被排到明天以後,不可思議的假日就這樣降臨在他身上。
  不過難得的假日他可不能悠閒的賴在床上睡懶覺,因為某個男人會以此為由逼迫他繼續昨晚的「床上運動」,這麼一來他的假日就泡湯了,不但會比平常還要累上百倍,隔天還有可能面臨連坐都沒辦法做的後遺症。
  開玩笑,他又不是M,為什麼要乖乖躺在床上等骸來「虐待」自己?
  因此,他破天荒的起了個大早,悄悄的躲到另一間房間擬定對策。
  什麼對策?
  忙碌慣了就是有這個壞處,現在的綱吉只要一放鬆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彷彿做那不對、做這也不對,明明就沒有工作要處理,卻有種睡覺就會遭天譴的錯覺。所以,就讓他用這難得的機會來解析一下六道骸的腦吧!

  首先,這個男人的腦子肯定裝著什麼呢?
  二話不說,綱吉連猶豫的時間都直接省略,黑色的簽字筆在白紙上落下「慾望」兩個大字。

  「首領,您在寫什麼?」
  後腦杓發冷了一瞬,綱吉整個人從原地跳了起來,手中的簽字筆飛了出去,抓在手中的白紙也差點被撕成兩半,定睛一看,看見是庫洛姆之後才鬆了口氣,但一顆心還是在體內竄個不停。
  「呼……嚇、嚇死我了……」人果然不能做虧心事,幸好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不是骸,否則他就要有屁股被撞到淤青的覺悟。「庫、庫洛姆,妳怎麼知道我在這?」
  「骸大人找不到您,所以要我們三個幫他找。是犬找到的唷!他的鼻子真的很靈呢!」話聲剛落,骸的另外兩個心腹就從大門走了進來,綱吉的臉瞬間從蒼白轉為慘綠。
  這下可好,骸最親近的三個人都發現自己在這裡了,庫洛姆甚至看見了自己對骸的初步解析……綱吉開始擔心自己的屁股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算算算、算我求你們……不要跟骸說我在這裡……」
  站在綱吉面前的三人甫始一愣,紛紛對看一眼,爾後由千種帶頭發問。
  「……首領,您現在想做什麼呢?」他沒問綱吉為什麼要躲起來,因為答案用膝蓋想都知道。
  水亮的褐眸連眨了幾下,綱吉戰戰兢兢的望著他們三人,視線來來回回在三人身上奔馳,最後彷彿下了個重大的決心,將快被自己揉爛的白紙掏了出來。
  「呃……我、我想分析一下骸腦子裡到底裝些什麼……」這樣一來,此後被他纏上時才能用他喜歡的其他東西來引開他的注意力,自己也就不會那麼慘。
  聞言,千種沉默了,他稍稍低頭,反光的鏡片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都受到那種待遇這麼久了還不知道啊?彭哥列。」相較於千種的沉默,犬倒是直言不諱的表達自己的困惑。
  「欸?」這跟他受到這種待遇有什麼關係?他就是因為受到這種待遇才想了解他腦子裡在想什麼,好讓自己脫離這種待遇呀!
  「首領,骸大人的腦子裡當然都是您呀。」庫洛姆歪著頭,似乎也無法理解綱吉怎麼會有這種問題。
  呆愣了好半晌,綱吉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並蹙眉抓亂自己的頭髮,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意思。「呃……我的意思不是這個啦……我是想,骸應該有其他喜歡的事物吧?我想知道更多……」
  沒想到,犬卻更不解了。「嗄?骸大人的腦子還有裝其他東西嗎?」
  欸?
  一呆,綱吉愣愣的轉向庫洛姆,後者也是緊鎖眉頭,美麗的臉龐皺成一團。「首領,我剛才說的還不夠清楚嗎?骸大人的腦子裡都是您呀!」
  呃?
  錯愕的望著深鎖眉頭的兩人,綱吉開始懷疑他們之間是不是有語言隔閡。
  每個字詞的意思他都懂,但連起來卻好像外星語一樣讓他摸不著頭緒。
  經過了十幾分鐘的僵持,始終保持沉默的千種幽幽的嘆了口氣,他總算抬起頭來正視綱吉。「這麼說好了,首領,對骸大人而言,除了您以外的人他都沒有興趣,這樣您可以理解嗎?」
  「噢,原來是這樣啊……欸?是這樣嗎?」
  騙人的吧?
  「如果還是不相信的話,首領要不要親自來看證據呢?」
  「證據?這種事情要怎麼證……」
  「首領知道骸大人很受歡迎吧?」不留情的打斷綱吉的話,千種面無表情的發問。
  「欸?呃……好、好像是吧……」事實上,外界已經有很多能幹的女強人或企業千金投書給他,希望他能催促骸尋找人生的另一半……如果那些女人知道自己跟骸的關係,會不會想要殺掉自己?
  「嗯,剛才我離開骸大人的辦公室時,剛好有一名女子等在外頭,似乎是臨時前來拜訪骸大人的。」說到這,千種有意無意的停了一瞬,靜靜的觀察綱吉的反應。
  果然,綱吉在聽見有女人來找骸時重重的震了一下,然後抿起紅潤的小嘴,不自在的將眼神別開。

  雖然對骸大人的所作所為有很多意見,但終究還是愛著骸大人呢。
  想歸想,千種只敢把這句話藏在心裡。他知道,即使是溫和好說話的首領也有可能在羞窘的情況下賞自己一拳。

  「首領要不要去確認骸大人的『慾望』是否為全方位的呢?如果是普通男人,和女人獨處一室不會什麼都不做吧?尤其是慾望深厚的男人。」話是這麼講,千種的嘴角卻在抽動,因為他非常明白,骸大人根本不是一個普通男人。
  沉寂了一會兒,綱吉臉上的不自在轉變為焦慮,低頭凝視自己的腳尖。就連遲鈍的犬都能聽的出千種的話中有笑腔,因此乖乖閉嘴沒說話,庫洛姆也保持緘默,等待首領做出他的選擇。
  說再多都沒用,讓綱吉親自用眼睛看才是最實際的方法。



  當綱吉回過神時,自己已經站在霧守辦公室裡面的房間裡,窺視著裡頭的一舉一動。
  「欸?我、我什麼時候……」
  「首領,是您讓我們進來的。」霧守的房間自然不是閒雜人等可以擅自闖進的,甚至連千種、犬和庫洛姆都無法自由進出。而綱吉是六道骸認可的「老婆」,他的指紋紀錄自然被骸列入可自由進出的範圍。
  「可、可是……」這樣做好嗎?感覺有點不道德……想是這麼想,但綱吉的雙眼卻漸漸受不了好奇的驅使,悄悄往外瞄。
  對此,千種沒說話,因為骸大人早就擅自闖進首領的房間好幾次,首領根本沒必要對骸大人感到抱歉。但他不會說,也不打算說,因為只要一說出來首領可能就會在事後衝出去找骸大人算帳,最後倒楣的就會是自己……骸大人可能會硬生生把他的舌頭給拔出來,處罰他多嘴。
  安靜了一分鐘,綱吉也不再煩惱這是否為違背道德倫理的行為,專心的望著霧守辦公室內男女的互動。



  「骸先生,為什麼我寄給您的信都會被退回呢?」美麗柔順的栗色長髮垂在胸前,柔情似水的雙眸閃爍著點點水光,紅潤飽滿的唇瓣令人不禁想一親芳澤,站在骸面前的是綱吉從來沒看過的美女,看的他兩眼發直。
  不是因為愛戀她的美色,而是忌妒。
  但下一秒,綱吉就被自己這陌生的情感嚇了一跳,他輕撫自己的胸口,想要平撫這陌生的情緒。
  他是個男人,卻在忌妒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
  真是太奇怪了!
  綱吉縮了縮肩膀,滿臉通紅的繼續觀看。而這一切,全都看在千種、犬和庫洛姆眼裡。
  「您有寄信給我嗎?真不好意思,工作以外的信件幾乎都會被拒收,因為很有可能摻雜著意圖不明的危險信件。」
  美女抖了一下,水汪汪的美眸似乎快要滴出水來,她吸了吸微紅的鼻子,一抹火紅開始從耳根子渲染開來。「我、我第一次和家父在宴會上遇見您後,就一直好喜歡您……」說話的同時,她還緩緩解開自己的裙扣,令綱吉的雙眼不敢置信的瞪大,差點就叫出聲來,幸好庫洛姆眼明手快的捂住他的嘴。
  有美女投懷送抱,哪個男人不會接受呢?尤其是像骸這種慾望深厚的男人,怎麼抵擋的了誘惑呢?
  綱吉開始後悔躲在這裡觀看了。

  「是嗎?可惜,我一點都不喜歡您呢,您請回吧。」
  沒想到骸連看都沒多看一眼,他仍然坐在沙發椅上從容的笑著,看到這個景象臉卻連紅都沒紅一下,講話的語氣也很自然,連大氣都沒喘上一下。
  「感、感情可以之後再培養!我、我想將我的第一次獻給骸先生……」美女愈講愈羞,連脖子後都紅了一片,而綱吉的腦袋瞬間被轟的一片空白,剎那間,他居然有股想破門而出把那個女人丟出去的衝動。
  「呵呵呵,那也要我有意願才行吧?我不想要您的第一次,您請回吧。」再次下達逐客令,骸臉不紅氣不喘的望著這名全裸的美女。
  「很、很多男人都想到得到我啊!骸先生,您不會有損失的……」
  這沒家教的女人是誰家的啊?投懷送抱碰灰一次還值得同情,再接再厲就不值得獎勵了。
  見對方沒有要穿衣服的打算,骸不耐煩的走到電話旁,客套的聲調也冷了下來。「如果您想不穿衣服就被請出去的話也可以,您是穿還是不穿?」長眼睛沒見過這麼煩的女人,他都說不要了還硬擠過來,姿色明明不及綱吉的一半,真煩人。
  聽罷,美女委屈的掉下眼淚,但骸的表情始終沒變,仍是一副「不管妳穿或不穿,我都會找人把妳請出去」的高傲神情。就在美女穿好所有衣物之後,他便毫不留戀的按下內線,要人把她請出去。



  「現在您相信了嗎?首領。」見綱吉還是一臉茫然的狀態,千種試著發問。
  「……原來骸這麼會忍……那怎麼平常不忍一下?」能夠忍住那麼強烈的慾望的確很不簡單,但平常怎麼都不把這個長處發揮出來呢?
  「……首領,您似乎還是誤會了一些事情。」嘆了一口氣。
  「欸?我、我又誤會什麼了?」
  「……這句話如果被骸大人聽見,我可能明天就會回老家報到,但首領您的遲鈍逼的我不得不說……」至少他也是為了骸大人,希望骸大人知道這句話是自己說的之後不要送他去輪迴。「骸大人絕對不是一個會忍住慾望的男人,只要他的慾望燃起,沒有人阻止的了他。」
  「咦?可、可是剛才……」
  「那代表骸大人對她真的沒有任何慾望。」
  呆呆的望著千種好一陣子,綱吉將頭轉回來盯著地面,小臉愈來愈紅、心跳愈來愈快。

  骸真的這麼愛自己嗎?
  愛到就連這麼美麗的女人主動獻身都不會動搖的地步?

  綱吉就這麼呆坐在骸的床上,完全沒有發現方才跟他一起偷看的三人早就悄悄的離開,而通往霧守辦公室的門已緩緩打開,骸臉上的不悅在看見坐在自己床上的綱吉時頓時煙消雲散。
  「哎呀……想說今早怎麼找不到小綱吉呢,原來是躲到我房間裡來了。」不同於方才的官方式微笑,骸笑容可掬的坐到綱吉身邊,輕吻他還在發愣的小臉。

  骸來了。
  身體在通知當機的大腦骸已經來到自己身邊,但可惜主系統仍然沒有回應。
  甚至,綱吉的前意識裡冒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是平常的綱吉,大概用槍威脅他都不會做出這種行為。

  纖瘦的身子猛然起立,連骸都對綱吉的動作感到詫異,但綱吉之後的動作更是讓骸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眸。
  因窗簾遮蔽而昏暗的房中,綱吉滿臉通紅的解開身上的衣物,纖細的身段和滑嫩的肌膚令骸捨不得眨上一眼。這是綱吉第一次心甘情願褪下所有衣物,大膽的站在自己面前。
  「綱、綱吉……」困難的嚥了口唾沫,骸的反應和剛才面對美女時完全不同,完全無法在他臉上找到從容的蛛絲馬跡。

  此時,大腦開機了。
  方才半垂的眼皮頓時撐開,綱吉連眨了好幾下大眼,隨即感覺到一股涼意從底下竄上來……奇怪,他怎麼沒穿衣服?隱隱約約記得剛才的確有股想跟那個女人比較的小家子氣念頭,但他應該不會真的做出這麼愚蠢的行為吧?
  抬眸,對上骸那雙早就注入濃烈慾望的紅藍異瞳,綱吉的背脊霎時一涼。

  「等……你、你先聽我說……骸……」慌亂的抓起地上的衣服遮掩身體,並面紅耳赤的往後退。
  「呵呵呵……還有什麼好說的呢?親愛的綱吉,我就知道你已經等不及了。」
  「不……我、我沒有……噫!」焦急的想將內褲套上,但不過眨眼的時間就被骸用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拖到床上,被壓的動彈不得。
  「那麼我開動囉,親愛的小綱吉。」



  六道骸的腦子裡到底都裝些什麼?
  結論:清一色的澤田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畫之日常小品6
對不起我又在段考前跑來看骸綱了天羽大大XDD

其實在零空的心裡:
六道骸的腦當然除了綱吉還是綱吉啊,廢話 ( 理直氣壯
嗯?你問我為什麼?

因為這樣才萌啊!!
2014/03/28(Fri) 22:34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請好好準備考試啊XDDDD

這樣真的很萌T////T
滿腦子都是綱吉的骸大人WWWWW
2014/03/29(Sat) 23:18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