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5 (月) | Edit |
後記:

大家好我回來了(馬上被摔出去)
很抱歉消失了這麼久Orz
雖然考完了但還有一份報告要交
請各位見諒Orz
也感謝有持續過來支持我的朋友們QQ

骸的生日賀……(望天)
反正六月都是骸的生日啦(又來這套##)
假期開始就會出Orz
請期待的人耐心等待ˇˇˇ(雖然沒什麼好期待的Orz)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微弱的月光照進偌大的落地窗內,瘦小的人兒在柔軟的被窩裡翻了個身,本能性的向溫暖的部分靠過去。
  縱使現在仍是春轉夏的溫暖時節,夜晚仍舊散發著些許涼意,綱吉舒服的低吟一聲,再朝暖處窩過去一些,很神奇的,溫暖的源頭彷彿接受綱吉一般,默默的將他擁入懷中,毫不吝嗇的與他分享自己的體溫。

  感覺上,從來沒有睡的這麼舒服過呢。
  寬敞的床墊、柔軟的被單、適溫的空調……在他簡陋的住處,根本不可能擺設這種高級傢俱。
  ……咦?

  纖瘦的身軀瞬間僵值,方才的睡意終於被理智打散,綱吉瞪大水汪汪的圓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這裡是哪裡?

  「哦呀,綱吉終於醒了嗎?」
  柔和悅耳的嗓音自上方傳來,綱吉抖了一下,戰戰兢兢的往上看,因緊張而泛紅的雙頰渲染著害怕和困惑的色彩,男人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揚,輕吻了下他的額頭。
  怯懦的縮了一下,綱吉不太習慣這種親暱的陌生觸感,但在看清眼前男人的容貌之後,他的警戒度瞬間從百分之八十降為百分之零。
  「老、老師?」老師怎麼會在他家?
  ……不,不對,這溫暖舒適的高級住宅怎麼可能是他家!
  「呵呵呵,複習完最後一點你就睡著了唷。」而且還一路睡到晚餐,連肚子都開始叫了。
  綱吉尷尬的偷覷骸一眼,面紅耳赤的低下頭去,完全沒注意到老師親吻學生額頭的行為有多奇怪。
  「謝、謝謝老師,那我就先告辭了……」雖然不明白老師為什麼不在學校就把自己搖醒,但無論事實為何,他打擾了老師終究是事實,浪費老師的下班時間就算了,還厚著臉皮跟到老師家裡──呃,雖然他是被抱過來的,但搞不好是因為老師叫不醒自己才會出此下策。
  所以無論如何,主動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哦呀,這麼想回家?綱吉的家人不是都不在了嗎?」對於人兒離開自己的懷抱不以為意,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像利刃一般刺進綱吉脆弱的心靈,令他瘦弱的身軀不禁一震。
  沉默了好一會兒,綱吉仍舊沒有將頭抬起來,一瞬也不瞬的望著自己的腳尖。「不、不是想回家……只是待在這裡會給老師造成不便……」是實話,但背後隱含的意義讓綱吉受傷的緊抿小嘴──家裡根本沒有人在等他。
  「呵呵,我不介意家裡再多住一個人唷,這個家太大了呢。」意有所指的走到綱吉面前,修長冰冷的手指扣住綱吉小巧的下巴,半強迫的讓他抬起頭來和自己對望。「既然綱吉家裡沒有人在等你,何必特地趕回去呢?」
  如寶石般閃爍著光芒的異瞳直勾勾的望入綱吉眼裡,漂亮深邃的瞳仁彷彿要將他吸進不見天日的黑暗中,清楚的寫著綱吉看不懂的陌生情感。
  「但、但是老師……」
  「吶,現在不是在學校,可以不要叫我老師嗎?綱吉。」
  「呃?」不管怎麼說,對方都是自己的長輩、大自己快一輪的老師,不叫他老師還要叫什麼?
  「直接叫我的名字吧,綱吉。」指間有意無意的摩擦著吹彈可破的肌膚,略為粗糙的觸感令綱吉抖了一抖,第一次有人用這種方式撫摸他的臉頰,但他不討厭這種感覺,因此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
  「耶?不不不、不行!我怎麼可以──」
  「只要我本人不介意,又有什麼關係呢?」笑咪咪的坐回床上,並將綱吉拉入自己懷裡,小孩子的力量原本就敵不過大人,更不用提綱吉這種瘦小的中學生,骸撈他就像撈空氣一樣輕鬆。
  「呀啊!」完全沒有選擇餘地,綱吉就這樣一頭栽進骸的懷抱裡,後者緊緊的將他圈在懷中,不讓他的雙腳著地。
  「那就這麼決定囉,今天起綱吉就住在我這,而且在家裡的時候不准叫我老師唷。」愉快的下了最後結論,而綱吉卻還處在恍神的狀態,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待綱吉回過神,他已經泡在由大理石製作而成的高級浴缸裡,身後的老師正泰然自若的抱住他,手中拿著一本迷你教科書。
  「綱吉的記憶力似乎不太好,所以洗澡的時間也不能浪費掉唷。」笑容滿面的解釋自己的行為模式,聽起來似乎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

  為什麼他們會一起洗澡?

  正當綱吉思考的時後,骸將教科書擺到綱吉面前。「拿,今天要把這一章記熟唷。」
  「咦?」心頭一跳,綱吉無助的轉頭望向仍舊掛著完美笑容的老師,扯了扯嘴角,想坦承自己不可能辦到,但在看見骸的笑容之後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可、可是……有點多……」
  「呵呵呵,這不用擔心。」毫無預警地,溫熱的大手握住綱吉稚嫩的部位,嚇的他瞬間倒抽一口氣,一顆心用力的竄到喉頭上,發出細小沙啞的驚呼。
  「老、老師──」
  「這裡不是學校唷,綱吉要叫我的名字才對。」指尖熟練的搓揉玉芽的頂端,令綱吉的身體抖的更加厲害,他的心裡升起了另一股陌生的情緒──害怕!雖然膽小的他至今已經害怕過很多次了,但這次的恐懼卻和以往帶給他的不同,強到足以令他的後腦勺發冷。
  「骸、骸……」為了讓老師停手,綱吉只好硬著頭皮輕喚老師的名字,敏感的胴體抖個不停。「請……啊……請您住手……」人生過了十四年,連他自己都沒碰過自己的小兄弟,這位僅教導自己一個多月的老師卻如此自然的把玩自己雙腿中心的它,令綱吉感到錯愕和震驚。

  這是老師另類的處罰嗎?
  處罰他這個蠢到無藥可救的笨學生!

  思及此,綱吉委屈的低下頭啜泣,手中緊抓的教科書快要被捏成一堆爛紙,就在它快要接受熱水的洗禮前,骸的另一隻手抓住了綱吉的手腕。「哦呀,不能光享受唷,綱吉,快趁現在讀書吧。」細柔的嗓音傳入綱吉的耳道,一陣舒服的酥麻感像電流一般流過他的全身,小臉頓時紅的發亮。
  似乎能夠解讀綱吉剛才的胡思亂想,骸放慢了愛撫的速度,將唇瓣靠在綱吉耳邊,細細輕咬。「快感可以增加記憶力唷……吶,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給我,專心讀書吧。」附有磁性的聲音令綱吉感到莫名的安心,下意識的放鬆身體,迷濛的視線轉移到教科書上。
  很神奇地,平時怎麼記都記不起來的環節居然三兩下就印在腦海中,連綱吉都開始懷疑自己的身體真的欲求不滿到這個地步,愧疚的垂下小腦袋,但一波一波的快感卻迫使他仰頭呻吟,不知不覺,綱吉總算翻到指定章的最後一頁,泛著水光的朦朧雙瞳茫然的盯著那一面,總算將它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腦海裡。
  「我、我看完了……骸……」蚊蚋般的聲音帶著懇求的哭腔,水中的雙腿不自覺的夾緊探入中心的手臂。
  「呵呵呵,做的很好唷,綱吉……現在就來獎勵你吧。」說著,大手加快的搓弄的速度,初次抵達高潮的慾望在骸手中快速膨脹,並在清澈的熱水中解放出白濁色的液體,伴隨著綱吉悅耳的甜喚。
  「哈啊……」被快感衝昏的小腦袋完全無法思考,嫣紅色的小臉在霧氣中顯的更加美麗迷人。「骸、骸……」完全沒有經驗的綱吉沒有一絲一毫的免疫力,縱使這不過是禁果一角,他本能性的縮起身子,窩在骸的懷裡想減輕快感帶來的折磨。
  「真可愛呢,綱吉……」溫柔的輕撫濕透的髮絲,骸的嘴角始終保持一定的弧度,靜靜的凝視著綱吉昏睡過去的小臉。



  滿臉通紅的坐在舒適的大床上,綱吉的小臉紅到彷彿快要滴血,他用過大襯衫的衣角擋住自己的私密處,久久不敢放開。
  「呵呵……第一次所以嚇到你了嗎?」穿上一襲黑色浴衣的骸咯咯笑道,並坐到綱吉身邊撫摸他的臉頰,但指尖才剛碰到綱吉,他便像被電到似的跳了一下,被夾在雙腿中心的小手牽動了手臂,開始發抖。
  對此,骸並不以為意,他半強迫的將綱吉攬了過來,像對待珍寶似的用拇指摩擦綱吉軟嫩的小臉,後者一陣哆嗦,雙頰更加紅潤。
  「骸、骸都這樣……教學生的嗎……」姑且不論他剛才說的理論對不對,哪有老師會用這種方式教導學生?
  笑吟吟的望著懷中的綱吉,沒有回答,也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僅是靜靜的凝望著他,直到綱吉開始感到渾身不對勁,骸才勾起一抹謎樣的微笑,令綱吉看的心頭直打鼓。
  「這麼麻煩的教法我是不可能常用的。」
  「欸?那、那怎麼──」
  不等綱吉說完,骸就用手指壓住他欲提問的小嘴,強制打斷他所發出的疑問。
  「該睡覺囉,小綱吉,明天可不能遲到呢。」
  這麼一說,綱吉才覺得眼皮比平時還要沉重,大概是因為今天破天荒的讀了很多東西到腦子裡吧。想著想著,腦袋愈來愈輕、眼皮愈來愈重……
  直到綱吉發出些許滿足的鼾聲,骸才又打開了床頭的小燈,並將亮度調到最小,盡量不讓它影響到綱吉的睡眠。

  「晚安,可愛依舊的小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