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7 (土) | Edit |

※H有慎入
※觸手慎入
※請原諒作者又讓觸手出現(你####)

後記:

觸手再現(欸####)
希望大家喜歡ˇˇˇ(喜歡個頭####)

今天去看變形金剛2ˇˇˇ好好看呀Q口Q!!!!!
我對機器人的愛又提升了!!!!!(開小花)
光是看到他們的變形過程就覺得值回票價了啊Q///口///Q(慢著)
不要那麼多人類的接吻戲啊多拍點機器人的鏡頭!!!!!(被摔出電影院)
一開始的出場真是太帥啦Q口Q!!!!!
光看到開頭就覺得好滿足!(神經病##)

這次的連載居然沒有半張小綱吉(噴淚)
沒關係下次一定會有!
這一話綱吉大概去後台陪骸了(慢著)

最後(?)Transformers好棒啊Q口Q!!!!!(機器控走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你好,請問庫洛姆現在可以接聽嗎?」
  「庫洛姆小姐仍然十分忙碌,真的很不好意思,澤田先生。」
  「這樣啊……謝謝。」
  失落的將話筒掛上,綱吉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光是這個早上就打了十幾通的奪命連環call,但電話那一端給的答案永遠都是「忙碌」。
  其實,他的戀妹情結還沒嚴重到每天都要和妹妹通電話的地步,但自從庫洛姆嫁過去之後,綱吉每一次打過去都會得到「忙碌」的答覆,一次都沒和庫洛姆通過話。
  難道白蘭的母親是惡婆婆,會限制媳婦的自由?
  但他們在婚禮上有聊過幾句,白蘭的母親是非常具有貴族素養的高雅女性,綱吉相信她不會對庫洛姆做什麼刁難的指示或要求。
  所以……一次,只要一次就好,只要他和庫洛姆有成功通話一次,他就不會做多餘的聯想,也不會這樣從早到晚煩他們的管家了。

  坦白講,他的心對白蘭仍舊有一些疙瘩,因為第一次見面時,白蘭說的話一點都不像是在做戲,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相反地,他之後對庫洛姆做的一舉一動看起來反而更像演戲。
  希望那些只是他的錯覺。

  甩了甩頭,綱吉將焦點轉移到床頭櫃上的文件堆……該做的工作還是得做,而且「午餐」時間快到了,骸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在門口,要是他沒有在骸出現前將工作處理好,那他又得趴在骸身下,邊做邊簽寫公文。
  他才不要!
  光是想到就打了個哆嗦,綱吉乖乖拿起鋼筆和公文開始批閱,但不時會瞄一眼擱在一旁的電話,抱持著庫洛姆有可能回電的期待。
  說也奇怪,到底有什麼事情可以忙成這樣?他已經連環call好幾天了,庫洛姆居然連一通回電都沒有。
  愈想愈不安,綱吉簽寫公文的速度也就慢了下來,腦中針織著各種可能性……難道是白蘭做了什麼嗎?並抓住庫洛姆的把柄不讓她向自己求救?但這麼做,他又有什麼好處呢?
  綱吉一直都不是自戀的人,他並不認為白蘭在第一次見面時會那麼失禮是因為愛慕自己,在綱吉腦中,白蘭那麼做的目的大概是自己的工作能力以及背後的龐大產業。
  簡言之,他壓根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大的魅力。
  再說,如果連自己這種「貨色」都能吸引白蘭的話,那庫洛姆的姿色就更不用說了,綱吉相信十個人裡會有十一個人同意他的看法,第十一個人是恰好路過的路人。
  然而,骸卻完全不同意他的想法。

  『呵呵……你總是這麼天真吶,綱吉。對白蘭而言,企業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以他的才智手腕和社交地位,要想提拔拉攏一個財團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罷了。』
  『……但、但是,時間就是金錢啊!直接拉攏現有的財團不就可以省去很多時間──啊……』到此,骸的手指打斷了綱吉的話語。
  『所以我才說,你太天真了呢,親愛的綱吉……』
  結果,他又在骸帶有微慍的進攻下陣亡了。

  噗咻一聲的漲紅小臉,綱吉慌慌張張的將那段記憶揮掉,不想回憶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片段。深呼吸幾口氣,綱吉努力讓內心平靜下來,然後繼續簽寫的動作……
  「哦呀,綱吉還沒把工作做完?」
  毫無預警的低沉嗓音瞬間讓綱吉的背脊發涼,鋼筆狠狠的戳進面前的文件裡,墨水染黑了一整片,嚇的綱吉趕緊將鋼筆移開試著補救,同時也試著安撫差點從嘴裡蹦出來的心臟。
  「呃……我、我今天早上……打、打電話給庫洛姆……」說謊是沒有用的,反而會有恐怖的反效果,倒不如說實話,運氣好的話骸應該會放他一馬……吧?
  「呵呵呵,每天都打過去嗎?綱吉真是勤奮呢……」繞過綱吉坐到床上,並不顧綱吉的意願將他抱到自己的腿上。「不過,從明天開始,不准你擅自打過去。」
  「欸?」原本因為突然被抱到腿上坐而有些不習慣的綱吉停頓了下,瞠目結舌的轉身望向骸。「為、為什麼?庫洛姆現在一通電話都沒有回覆耶!」
  「哦呀,綱吉不必這麼緊張。」笑咪咪的摟緊綱吉,但後者看的出來,那笑容內隱藏著濃烈的忌妒以及佔有慾。「我會幫你打過去,如果庫洛姆有回應的話我再讓你聽。」
  「咦?」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可、可是你那麼忙……」
  「呵呵呵,再忙都會有時間幫你打的唷,這點不必擔心。」再忙都會有時間減少綱吉跟其他男人通話的機會,尤其是打到白蘭那種男人家裡。「比起這個,現在最重要的是……已經是『午餐』時間了唷,但是小綱吉的文件卻還沒批閱完……」銳利的異瞳笑意未減的盯著綱吉手上的鋼筆,再望向小桌子上的文件堆。
  猛然,綱吉的小腦袋就像被用力揍一拳似的當機,幾秒鐘後才開始發抖,紅潤的小臉開始發青。
  「呃……因、因為早上……打、打電話……」這個理由非常薄弱,但他真的是因為這樣才沒有把文件處理好的,因為庫洛姆完全沒有回應,他一邊擔心一邊連環call,早晨就這樣被他耗光了。
  「這可不構成理由唷,綱吉。」狀似親切的替綱吉將文件拿到床上,並讓他的小手握緊簽寫用的鋼筆。「沒關係,就像上次一樣,綱吉只要專心簽文件就好,我自己慢慢享用『美食』。」
  不、不要!
  「等、等一下!骸!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我馬上就把這些全部處理完!」他知道,如果是平常的話,骸不會玩那麼多花樣,但如果自己因工作而無法回應他的話……看著好了,他會玩到自己的屁股「開花」。
  「呵呵呵,你以為我會接受這種提議嗎?親愛的小綱吉。」話落,綱吉已經被他翻了個身趴在床上,完全沒有抗議的機會。「快工作吧,早點工作完才能早點回應我。」冰冷修長的手指解開綱吉腰上的皮帶,另一隻大手毫不費力的壓住綱吉想撐起來的上半身,慢條斯理的將黑色長褲褪去……
  「噫!我、我保證很快!求求你不要……不要用上次那種方式對我!」急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可見上次的「用餐」方式實在是令他難以接受。
  「哦呀,綱吉在害怕嗎?這個能力可是你父親賜予我的唷,要恨就恨你那沒良心的爸爸吧。」毫不在乎的輕笑道,冰冷的觸感觸碰到綱吉的朱色花蕾,激起他身體的一陣漣漪。
  「啊……對、對不起……」咬緊下唇,綱吉委屈的低下了頭,但下一刻便拋開骸會住手的天真想法,努力將眼前的文件山批完,就能早一點結束骸的這種「用餐」方式。
  見綱吉沒有繼續無謂的反抗,骸的笑意又增加了幾分,他的手指在綱吉的花蕾周圍點了好幾下,爾後一根滑溜溜的「東西」鑽進了綱吉的雙股中心,令他的身體大力的彈了一下,要不是因為骸壓住他,他早就彈到床下去了。
  「哈啊!一、一定要這樣嗎……骸……啊啊!」好幾根「東西」陸陸續續的鑽進綱吉體內,不時往外抽出,不時又向前挺進,令綱吉纖瘦的身軀開始染紅,沉睡的慾望開始甦醒。
  骸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大手總算離開了綱吉的背部,將攻擊目標轉向被壓在底下的挺立紅點,時強時弱的揉捏和被進犯的下半身帶給了綱吉直衝腦門的快感,握在手中的鋼筆抖個不停,幸好那是製作精良的高級品,否則墨水早就噴的文件面目全非。
  「啊啊嗯……嗚嗚……」沒有反抗的餘力,也沒有壓抑呻吟的權利,因為骸曾經跟自己說過,他最喜歡自己在他身下呻吟,叫的愈放蕩他愈喜歡,如果能再配合的扭動一下臀部就更完美了。
  「好可愛……吶,綱吉,把屁股抬高一點。」
  緊抿小嘴,綱吉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拒絕,他努力拋開心頭上的羞恥心,緩緩抬高漂亮的雪臀,雖然在體內騷動的「東西」們令他數度感到腿軟,並不慎解放了一次,但總算是順利抬到骸滿意的高度。

  快處理完了,就快要能脫離這種狀態了……綱吉不斷提醒自己,並強迫自己使用全力來完成眼前的文件堆,眼看文件山正逐漸被他剷平……
  喀嚓。
  突然,一道細小的快門聲凍結了綱吉全身的血液,他染著紅暈的小臉害怕的轉向身後的骸,而就在此時,骸又再次按下快門。
  「哦呀,原本就想叫小綱吉轉過來讓我拍呢,這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嗎?」伸手撫摸雪白的臀瓣,迷戀的欣賞眼前美麗的春光景色。
  兩三朵白淨美麗的蓮花開在綱吉的花蕾上,因甜穴的喘息而跟著做微小的張合,淨白的花瓣上淋上了方才洩出的乳白色液體,純潔中又帶點情色感。
  用力深吸了一口氣,綱吉強逼自己轉回來將文件批完……再幾份、只要再完成幾份就結束了!
  好不容易,床上的文件中總算被夷平了,綱吉如獲大赦的再次轉頭,囤積已久的淚水字眼角流了下來,哽咽的希望骸結束這種令他羞到想鑽進地底下的對待。
  「骸、骸……啊嗯……我、我已經完成了……」盡力不讓臀部的高度降下來,綱吉求饒似的望著骸,水汪汪的褐眸帶點渙散,美的令人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太好了,小綱吉,我還想拍一張照片,拍完這張我就滿足你唷。」
  心頭一驚,綱吉的小嘴再度緊抿,淚水掉的更兇。
  「不、不要拍好不好……我、我討厭……討厭拍照……」正確來說,是討厭拍這種令他抬不起頭的照片。
  「哦呀,不行唷,因為這張照片我已經想要很久了,況且……」湊進綱吉耳邊,粗嗄性感的聲線刺激著綱吉脆弱的耳膜,令他感到渾身一陣酥麻感。「你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不是嗎?親愛的小綱吉。」
  這句話令綱吉無法反駁,他垂下頭,委屈的啜泣著,而骸的大手卻不似他言語一般殘酷,溫柔的拭去綱吉臉上的淚珠。
  「很快就結束了,綱吉也會感到很舒服的……」語畢,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留給綱吉就將他翻了過來,原本只盤旋在綱吉私處部位的蓮花藤蔓迅速纏繞他的全身,連同慾望一起包覆著。
  「啊啊!」大腿被大弧度的扳開,在朱蕾上綻放的蓮花又增添了幾朵,纏住身體的藤蔓也紛紛開出美的令人目不暇給的美麗花朵。
  直到被包覆的慾望再次流出甜美的汁液,絕望般的快門聲才又開始刺激綱吉的耳膜,明明只是細小的摩擦聲,卻刺耳的彷彿要將他的耳朵震碎。
  「好美……臉上如果多了一些眼淚以外的液體會不會更美呢?」
  說罷,便將綱吉的頭壓到自己的下身,突然被迫含入巨物的綱吉頓時錯愕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骸的意思,抽了抽鼻子便開始笨拙的伺候骸。
  陶醉的望著綱吉吸吮自己慾望的模樣,骸先是輕揉他濕潤的褐髮,然後緩緩下移,滑過他光滑的背部,抵達了他白嫩的雪臀。「哈啊……」略微粗操的手指硬是擠入綱吉被藤蔓塞滿的狹窄甬道,刺激著他溫暖濕潤的內壁,並誘出綱吉更多、更媚的甜喚。「哈啊啊……啊嗯……」
  漫長的折磨增強了綱吉受到羞辱的恥辱感,淚水流滿了通紅的小臉,漂亮的玉體不住的顫抖。
  終於,骸的慾望抵達了巔峰,大量的濁液噴灑在綱吉嘴裡,嗆的他下意識放開嘴裡的炙熱,白濁色的液體就這樣噴滿了他早已淚流滿面的臉龐。
  「對,好美、真是太美了……」舒服又欣喜的讚嘆一聲,骸輕喚著綱吉的名,要他看向相機的鏡頭。「看向鏡頭吧,我可愛的小綱吉……」

  一次接著一次的快門聲,徹底的打碎了綱吉殘存的自尊心。

  「嗚……嗚嗚……」滿是委屈的低下頭哭泣,自從懂事以來,除了骸殺了宴會上所有的人那次以外,他從來沒哭的這麼傷心過。

  但為什麼?為什麼他就是不會恨骸?
  他會懼怕、會難過、會痛苦、會生氣,但卻不會恨他。
  果然……自己愛上這個男人了嗎?
  其實,這個答案自己早就知道了,否則上次也不會主動和骸歡愛。

  見狀,骸的動作反而停了,他將相機擱在一旁,並覆上綱吉被藤蔓捆住的胴體。
  「怎麼哭了呢?綱吉……這些『作品』只有我一個人能看,不會讓其他人看見,你沒必要覺得丟臉吶。」溫柔好聽的嗓音和言語成功的降低了綱吉的委屈感,他抬起水漾的大眼和骸對望,泛著水光的褐瞳美的令人嘆息。

  其實,他是在害怕吧。
  害怕骸會不愛他、拋棄他。
  害怕骸將來根本不屑疼愛他。
  因為這個男人是反覆無常、捉摸不定的。
  骸擁有世界上所有人都想得到的優秀特質以及能力,除了這些奇怪的性癖好以外,幾乎可以算是十全十美的完美情人。而如果是真心與骸相愛,那麼這些癖好也不算什麼缺點了。
  而他又算什麼呢?
  他不過是個外貌和能力都差強人意的平凡企業家。
  平凡的澤田綱吉。
  就憑他……怎麼可能永遠抓的住骸的心?
  總有一天,等到這層新鮮感消失了,骸就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他。

  小嘴再次一抿,綱吉抬被藤蔓環住的手臂,主動繞過骸的頸子親吻他。
  這個舉動出乎骸的意料,他露出了少見的詫異神情。

  ──其實,他是在害怕吧。

  受不了誘惑的骸猛然將手指抽了出來,並失去耐性的拉出鑽進綱吉體內的藤蔓,二話不說的將自己再次腫脹的慾望送進那濕軟的後花園,激的綱吉放聲甜喚。
  「哈啊!骸、骸啊……啊啊!」主動夾緊骸的腰,順利讓他進入到自己的最深處。

  ──害怕骸拋棄自己的那一天來臨。

  「再多叫幾次我的名字,親愛的綱吉……」忘我的在綱吉體內抽送,骸身上的汗珠揮灑在綱吉身上,交合處的水聲更加猖狂,清晰的令人耳熱。

  ──你已經完蛋了,澤田綱吉。

  「骸啊啊……哈啊!骸、啊啊!」

  ──居然愛上了可能只是將自己當成玩具的六道骸。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