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4 (土) | Edit |

※請不要怒罵角色。
※10096有,請慎入,雷到不負責。

後記:

看完連載後好同情幻騎士(?????)
他的愛(?)完全被白蘭先生利用了啊!!!!!(欸)
幻騎士!!!!!(欸欸)

骸快出來啊快出來抱綱吉!!!!!(被摔)
原本同樣冷酷無情的你被綱吉救了啊跟白蘭先生不一樣了!!!!!(被巴)
快出來吧!!!!!(用力敲碗(被踢出去

小笨蛋綱吉快相信骸的愛啊!!!!!(這種愛叫人怎麼相信##)
雖然有點殘忍(有點?)但他是因為愛你才會強●你啊!!!!!(住口##)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話筒掛上的下一秒,庫洛姆的心就彷彿被掏空了,因為站在她身後的男人按住了她的肩頭,散發出了冰冷刺骨的懾人氣息。
  「真可惜,六道骸剛好在那……否則妳一定會讓我和綱吉通話,對吧?」
  庫洛姆緊抿小嘴,委屈的垂下頭,小手用力揪緊胸前的睡衣,纖瘦的身軀不住的顫抖,內心看來正受到莫大的折磨。
  「白蘭先生……」明明已經結婚了,她卻不敢厚著臉皮直接喚白蘭的名字──在懷孕前都還敢,但自從她懷孕之後,白蘭就再也不戴疼愛她的假面具,直接了當的跟庫洛姆說出自己的目的。
  震驚之餘,最令庫洛姆感到難過的是……自己居然成了首領麻煩的根源。
  「怎麼了?庫洛姆,妳的手在抖唷。」明知故問的抓住庫洛姆的手腕,由身後摟住她,帶笑的嗓音充滿了矯柔造作的虛假愛意。
  像被電到似的渾身一震,庫洛姆反射性的甩開白蘭的懷抱,退到床邊。充斥著悲傷的紫眸凝視著白蘭笑容依舊的臉龐,清澈的淚水在裡頭凝聚,她抽了抽唇角,努力不讓淚從眼眶掉下來。
  「白蘭先生,請告訴我……您一開始的目標就是首領嗎?」
  「當然囉,我倒是很訝異看過第一次會面情形的妳還會相信我對妳的示愛呢。」狠狠的扒開庫洛姆耿耿於懷的傷口,後者的眼角又抽了一下,紅腫的左眼又快溢出晶瑩的淚水。
  「我以為……那只是玩笑……」而且,也不知道白蘭對首領這麼執著。
  「庫洛姆真是天真呢!這點就跟綱吉一模一樣,我很喜歡唷。」對於庫洛姆的抗拒毫不在意,逕自大步走到庫洛姆面前,不顧她的意願就將她壓在床上。
  喜歡?但事實上是因為這部分很像首領才會被喜歡不是嗎?說到底,白蘭看的並不是她,而是透過她看著她身後的首領。
  「不要、不要……我討厭這樣……如果白蘭先生不喜歡我,就不要抱我……」摻雜著委屈和傷心的淚珠一顆顆自眼角滑下,庫洛姆痛苦的想就地蒸發在空氣中,不再面對這種極端羞辱的對待。
  「怎麼會呢,難道我做的不夠好,沒有讓妳感受到愛嗎?我每一次都把妳當成綱吉在擁抱,愛的份量絲毫未減唷。」殘忍的話語和臉上的笑容形成強烈對比,庫洛姆隨之潰堤,除了自己的哭泣聲以外,再也聽不進其他聲音……



  「庫洛姆!」
  纖細的手臂在空中揮舞,綱吉驚叫了聲便從夢境中驚醒……他夢見庫洛姆在哭,傷心欲絕的模樣令人心生不忍,但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卻絲毫沒有感受到這些情緒,仍帶著輕挑的笑容蹂躪著庫洛姆……
  思及此,綱吉再也沒有辦法忍受了,他不顧身體的抗議,硬是掀開被褥下床……「嗚!」然而,身體的狀況根本不允許他如此胡鬧,腳才剛碰到地就頓時失力,綱吉整個人往前栽──原以為會重重的摔到地上,沒想到一條健壯的手臂輕而易舉的將他拉了回來,攬進懷裡。
  「又夢見庫洛姆了嗎?」圈住綱吉的力道不自覺地加強,似乎正在氣他這種不告而別的做法。
  「庫洛姆在哭!他在哭啊!怎麼能讓白蘭繼續蹂躪她!庫洛姆她──」
  「你冷靜一點,綱吉,現在衝過去能改變什麼呢?別忘了,他們名義上仍然是夫妻,這是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事實。」相較於綱吉的驚慌失措,骸表現的十分冷靜。「況且你現在這麼虛弱,能做什麼呢?」
  「我會虛弱還不都你害的!」要不是他讓自己的屁股「開花」那麼多次,又那麼努力的做「活塞運動」,他怎麼可能虛弱到連站都站不穩!
  「哦呀,綱吉還有這麼多力氣可以對我兇嗎?看來下次我要增加『開花』的數目和『活塞運動』的次數,否則太小看綱吉的體力了呢。」意有所指的緊盯著綱吉,寫著六字的血紅色眸子瞇了起來。
  此話一出,綱吉熱血沸騰的腦子才被潑了一桶冷水,陣陣的水蒸氣嘶嘶嘶的從綱吉頭頂冒出來……他在幹嘛?居然敢這樣對六道骸大小聲!屁股會不會真的開花倒還是其次,萬一骸因為一個不爽而沖光了目前對自己的興趣,自己的下場會是如何呢?
  打了個哆嗦,綱吉磅礡的氣勢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的身體洩了氣的皮球似的軟了下來,乖乖縮在骸的懷裡,不敢妄動。
  「我……對、對不起……可、可是……我真的很擔心……」支支吾吾的想彌補方才的失態,害怕被拋棄的恐懼全都看在骸的眼裡。

  或許,自己的做法有點太過火了吧?
  雖然害怕的天使也很可愛,但他似乎仍然無法相信自己的愛呢。

  「我明白,綱吉……但光著急解決不了任何事情。」舒服的摟住主動縮進自己懷裡的綱吉,表示自己並沒有因此而對他失去興趣。骸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綱吉在他懷裡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既然說什麼都沒用,那就什麼都不要說吧。
  骸知道現在的狀況都是自己造成的,但他一點都不後悔……至少,現在綱吉正躺在他懷裡。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捨棄好不容易得到的天使。

  嚥了口唾沫,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瓣,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敢說,欲言又止。
  就這樣猶豫了好一會兒,綱吉總算下定決心,抖著膽子出聲。
  「骸、骸……」
  沒有回答,但輕撫綱吉的褐髮示意他有在聽。
  「如果有一天……我、我是說如果……你對我失去興趣了,開始覺得我噁心、礙事,可不可以讓我和庫洛姆恢復以前的身分生活?」
  到此,綱吉可以感覺的到摟住他的男人呼吸聲停了一瞬,手臂的力量也不自覺的加強,令他嚇的趕緊解釋。
  「我我我、我絕對不會反過來與你為敵或者報復你!只、只是……就算對我失去興趣了,請不要把我丟給其他人玩……我、我會自己離開,絕對不會干預到你──」話還來不及說完,骸突然轉而將綱吉壓在身下,粗魯的吻上他的櫻唇,毫不留情的肆虐裡頭的每一吋嫩肉,並押注他的雙手不讓他動彈,侵略他的骸現在宛如一頭激動的野獸,令綱吉震驚又不知所措。
  「哈啊……骸──唔!」短暫的換氣時間根本不夠綱吉講出完整的一句話,被吻腫的小嘴大吸一口氣便又被堵住,小臉因缺氧而開始染紅,顫抖的雙手逐漸脫力。
  直到綱吉的雙眼開始迷濛,骸才離開他紅腫的唇瓣,並意猶未盡的多舔上一口。
  「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輕輕喘息著,沙啞但富有磁性的嗓音迴盪在綱吉腦中。「倘若其他男人碰過你,我就肢解他們並公開展示,讓大家明白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綱吉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闖進他心房的人。

  「我說過了吧……綱吉硬要將自己想成玩具的話也可以,但你是我專屬的玩具,而我……是只玩綱吉的男人……」

  ──也是他絕對不會放過的,世上唯一的天使。

  「永遠別想離開我,親愛的綱吉……」

  ──如果說這裡是地獄,那就永遠留在地獄裡吧……
  ──永遠,只屬於我的天使……
  ──永遠,只屬於我的綱吉……



  手指輕輕滑過綱吉熟睡的小臉,骸垂首凝視著那帶有淚痕的面龐。
  爾後,便將服裝整理好,邁步走出房門,並小心翼翼的將門關上,不希望吵醒累垮的人兒。

  「千種。」
  「是。」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瞬間出現在原本空無一人的長廊,頭上的針織帽和他身著的高級西裝完全不搭,但他本人似乎不以為意。
  「呵呵……你怎麼總是說不聽呢?千種,那種帽子配上西裝真的很滑稽呢。」
  「……骸大人,這是區內所有婦產科的名單以及資料。」說著,便將一疊厚厚的文件遞給骸,後者連頭都沒回的接了過去,厚重的文件對他而言似乎不構成影響,從容的臉色彷彿不過接過一張紙片。
  「嗯……有確認他們去過哪幾家了嗎?」
  「是,對方似乎也不是等閒之輩,他們去過的醫院都散落在各地,沒辦法掌握明確的目標。」
  「這樣啊……」重點式的閱讀其中幾張,抽出一張之後便將文件堆遞回給千種。「既然如此,全區的醫院都要列入觀察範圍,就連那些去過的也不能掉以輕心。」
  「您認為他會在一開始就去過的醫院下手嗎?」
  「這個很難說,白蘭是個狡猾又聰明的男人,與其花時間去揣摩他的思考模式,不如鎖定全局比較保險。」
  「我明白了。」
  語畢,修長的身影又像一開始一樣稍縱即逝,不過一眨眼就看不見他的人影了。

  千種離開之後,骸臉上的凝重並沒有解開,他若有所思的盯著手上的區域地圖,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雖然鎖定全局是最保險的方法,但鎖定區域大的方法相對的就很容易忽略掉一些小手段,因此話雖然那麼講,他還是試著在揣測白蘭鎖定的目標。
  沒錯,白蘭的下一步動作可能就是除掉庫洛姆,以辦葬禮為由頻繁出入他們家,畢竟庫洛姆是這個業界重要的女強人之一,她的殞落肯定會震驚整個業界,如此一來,白蘭出入他們家就是理所當然的舉動了。
  那要用什麼方法除掉庫洛姆呢?派殺手的話會引人非議,下毒的話善後十分麻煩,尤其盡量不要讓她在自己家裡往生,否則媒體會如何炒作是可想而知的。
  如此一來,醫院便成為最適當的地點。
  但好端端的怎麼會去醫院呢?
  簡單,利用她女人特有的能力──懷孕,只要讓她懷上自己的孩子,自然就必須帶她到醫院去做產檢,如此一來,要下手就容易多了。
  這方法很殘忍,也很不人道,但卻很有用。
  「骸……」
  猛然一震,骸將地圖收了起來,轉身走向站在房門口的綱吉。
  「呵呵呵,看來這次我做的不夠多囉?綱吉居然還下的了床呢。」
  一句話就令綱吉面紅耳赤,但後者這次不打算讓他用這些挑逗混過去。他不是笨蛋,也明白那張區域地圖上畫的小圈圈是什麼意思。
  「可以跟我解釋你想怎麼做嗎?」剛剛有偷聽到一點對話,但還是搞不懂骸的目的。
  「可以,進房間之後穿裸體圍裙坐到我身上,我就跟你講。」
  「……」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