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5 (土) | Edit |

※黑曜家庭設定
※人物採用爆笑崩壞性格(毆打)
※架空劇情
※角色介紹:
 *六道骸-爸爸
 *澤田綱吉-媽媽
 *庫洛姆-小女兒
 *千種-大兒子
 *犬-二兒子

後記:

祝大家母親節快樂!(你也拖太久####)
哎呀消失了好一段日子呢OTZZZ
結果出的也不是連載ˊDˋ
真是不好意思OTZZZZZ

最近頭好暈又好痛啊T_T
一向健康的我也因為看電腦看太久而開始疲憊了嗎(撫額)
(你很虛好不好#)

其實我很喜歡主動的綱吉-/////-
雖然總是讓骸大人一人樂感覺也很有趣(喂)
不過主動到讓骸大人詫異的綱吉也很可愛阿Q/////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琳瑯滿目的香辣美食擺滿了裝飾好的大餐桌,六道骸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栽在親生女兒手上。
  怎麼說呢……在一家之主討厭辣味食品的家庭裡,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景吧?

  「母親節快樂!」
  無視於父親鐵青的臉色,庫洛姆笑容滿面的拉著同樣愕然的母親到餐桌的主位上就坐,還若無其事揮手招呼說不出話來的父親和兩個正在竊笑的哥哥過來。
  「快來吃吧!這些都是我的得意作品唷!」
  「……」爸爸沒說話。
  「……」媽媽也沒說話。
  「……我、我們去洗手……」兩個哥哥憋了一肚子的笑衝向浴室,可想而知除了洗手以外,他們還會盡情的大笑特笑一番。
  貼心的替媽媽盛好香噴噴的白米飯,雖然很給面子的也替老爸盛了一碗,但卻始終沒有對她端出來的菜單做出任何解釋,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爸爸,你臉色很難看耶?今天是母親節嘛!讓媽媽坐主位有什麼關係?」
  「……」見鬼!他才不是在意那個!

  是的,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在以母親綱吉為中心的六道家裡,這可謂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身為爸爸的骸自然不忘囑咐孩子們要準備個驚喜給綱吉,看是要當天自己燒菜還是送些特別的禮物都可以,費用全都由他包辦,只要能做到讓綱吉感動的地步即可。
  當時三個孩子的臉色都很正常,庫洛姆更是什麼都沒說,乖巧的點點頭,並露出天真可愛的笑臉,揚言說母親節當天的食物都由她親手下廚,準備要給綱吉一個難忘的母親節。
  兩個男孩子也說會準備小禮物送給媽媽,骸這才放心的讓他們自己去準備,反正不管孩子送什麼,綱吉一定都會很高興,反而是他這邊要好好計畫一下,得慎重考慮怎樣的禮物才不會誇張到被綱吉退貨。
  沒想到,庫洛姆做出來的菜單全都是他不喜歡的辣食……這是什麼意思?

  「呃……庫洛姆?」
  眼看坐在身旁的六道骸的臉色已經黑的和焦炭有得拼,綱吉趕緊拍拍他的大腿要他忍一忍,並朝庫洛姆扯出一個有點勉強的微笑。
  「為什麼……咳……都是辣食呢?庫洛姆,妳知道妳爸不吃辣的唷。」
  「嗯?可是今天是母親節呀。」
  再瞄骸一眼,後者的眼神已經找不到任何光點了。
  「嗯……是呀,可是我不記得我說過我喜歡吃辣的呀……」
  如果說他是辣食主義者,那這一切都還說的通,骸也許就不會這麼在意,因為只要綱吉喜歡,就算他再怎麼不樂意都會嘗試去接受那些東西,包括食物的愛好。
  但偏偏綱吉根本沒有表態自己特別喜歡吃辣,甚至他們家平常根本就沒在吃辣,因為那個味道對骸而言實在是太過嗆鼻,幸好綱吉的味覺喜好和他差不多,所以平常不要說辣,他們家連根辣椒都看不到。
  「可是辣味食物真的很好吃耶!媽媽一定是因為爸爸的關係才不能吃的,所以今天要好好吃一頓!」
  說著,便澆了一匙又香又燙的麻婆豆腐在綱吉的飯上,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飄散四方,可惜對某人而言,這些香味除了嗆鼻以外,還是嗆鼻。
  為了防止骸下一秒就掀桌質問庫洛姆到底想幹嘛,綱吉只好站起身,一屁股坐到他腿上安撫他,因為他太了解骸了,就算已經火冒三丈、怒髮衝冠,只要自己主動一點,他的耐性就會因為自己而增加一點點,雖然這幾點可能撐不了多久,但只要庫洛姆趕快給骸一個合理的解釋,一切都還有商量的餘地──為什麼明知道他不碰辣食,還硬是準備了一整桌的「兵器」來打他?
  豈料,庫洛姆下一刻的動作卻讓綱吉以為她是不是頭被誰打到,以至於腦震盪、神智不清了。
  因為她在綱吉落坐的那一秒就拉住他的手臂,纖細的手不知從那兒生出強大的力量,將綱吉拉離骸的身上坐回主位,還皺著眉頭對自己老爸說:「今天是母親節,爸爸請自重。」
  喀嚓,一道清脆的斷裂聲在腦中響起。
  細長的眸畔一瞇,骸站了起來,而綱吉焦急的將女兒拉到身後,代替她和骸對峙。
  「……綱吉,我平常似乎太縱容她了。」
  縱容?錯!骸是根本不管孩子!
  「她也沒做什麼,你沒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吧!」
  「沒做什麼?那她這一桌菜是怎麼回事?跟我挑釁嗎?」
  彷彿在跟他講「反正這些是做給媽媽吃的,要吃不吃隨你便」似的。
  一時語塞,因為綱吉也沒想到庫洛姆會做出這種行為,雖然他知道這三個孩子平常就對自己的老爸有一點意見,但沒想到嚴重到這種地步。
  沒想到,庫洛姆一點害怕的模樣都沒有,彷彿早就料到這種情況似的露出微笑,並跑到廚房端出好幾盤完全沒有添加辣味的食物出來,放在快要擺滿的餐桌上,主要是擺在骸的面前,令綱吉和骸都錯愕的一愣,對看了一眼,又一起瞪著剛剛才拿出來的食物。
  「對不起,爸爸,我『忘了』把要給你吃的部份拿出來了。」
  甜甜的一笑,這一笑殺傷力十足,令骸瞪大的雙眸,一股彷彿來自西伯利亞大冰原的寒風冷颼颼的從他身邊吹過,那強烈的敵意深深的刺進了他毫無戒備的腦袋裡。

  這是挑戰帖!
  他不可一世一生,任意妄為一世,這還是頭一遭有人膽敢用這種方式對他挑釁,可悲的是對方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不行,她果然跟他太像了!
  唯一的差別,大概就是她有跟綱吉一樣天真無邪的笑容,但骨子裡的本性卻完全得到自己的真傳。

  而那兩個男孩子似乎在浴室笑到現在才出來,他們兩個都敬佩的對自己的妹妹擠眉弄眼,在看見自己冷若冰霜的臉色之後才把表情繃緊,乖乖坐到座位上。
  不過俗話說,薑還是老的辣,骸很快就接受了庫洛姆無禮的挑釁,揚起一抹令人膽顫心驚的詭笑,連一旁的千種和犬都不約而同的吞了口口水,庫洛姆也有點動搖的眨了眨大眼,但旋即又勇敢的看回去,準備看老爸要出什麼新招。
  不料,骸沒有多說半句話,逕自坐下來開始享用屬於他的那份料理,令綱吉和三個孩子著實一愣,繼而困惑的面面相覷……也許因為今天是母親節,所以骸決定稍微通融一下吧?
  思及此,綱吉便招了招手要孩子們都坐下用餐。
  雖然不明白骸在打什麼鬼主意,但至少現在他沒有發脾氣,應該沒問題……吧?
  看不出老爸葫蘆裡賣什麼藥,三個小孩面面相覷,便紛紛就坐,開始吃這一頓明顯就在排斥父親的母親節料理。

  用餐結束後,三個孩子合力將餐桌清理乾淨,庫洛姆還泡了壺正宗的雨前龍井,並做了些簡單的小點心搭配香茶,令綱吉既驚奇又開心……啊,沒想到身為男人的他也能體會這種作母親才會有的感動呢!
  一切都非常完美,現在的問題只剩下……輕啜著香茶,褐眸卻悄悄飄向身邊正在喝茶的男人身上……據他對骸的了解,那個心眼小到連自己的親生子女都不太可能放過的傢伙實在是不太可能就這樣做罷。
  但是今天是母親節……咳,希望他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追究庫洛姆的叛逆行為。
  「真、真好吃呢!對不對?骸。」
  「是啊,真不愧是我們的女兒。」
  嗯,很好,似乎沒有異狀,那今天實在是太完美了──
  「可以嫁人了呢,庫洛姆。」
  此話一出,綱吉剛啜進嘴裡的香茶瞬間噴了出來,而庫洛姆剛插住的蛋糕也掉了下來,千種吁了一口氣並推了推眼鏡,似乎並不感到意外,犬則是繼續狼吞虎嚥吃他的蛋糕,完全沒有做出額外的反應。
  「對了對了,前幾天加百羅涅財團的董事長才跟我提起他的兒子呢……怎麼樣?庫洛姆,想不想跟他認識?」
  「……骸,庫洛姆現在才十三歲。」
  「嗯?那正好!加百羅涅的公子也才十五歲呢!我們家庫洛姆已經這麼有主見了,懂得如何『對付』自己的老爸,已經可以出嫁囉。」
  高招!居然想把她嫁出去!
  庫洛姆畢竟還是個單純的小女孩,雖然已經有和父親對抗(?)的決心和勇氣,但終究還是比不上骸的老奸巨猾,短短幾分鐘內就改變了整個局勢,庫洛姆相信,只要自己再囂張下去,老爸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她打包嫁出去。
  「不要鬧了!庫洛姆還太小了,對方也太年輕,哪有什麼能力可以照顧庫洛姆!」
  「哦呀,我認識你的時候也是十五歲唷,綱吉。」
  「那、那是兩回事……」
  「當時你也才十四歲唷。」
  「……可、可是……」
  「對方是加百羅涅財團的獨生子,年僅十五歲就能替他父親分擔公司的繁重事務,能力不下於我唷。」
  「……但、但是……畢竟還是個孩子……」
  「嗯?原來綱吉是擔心他的身體不夠成熟嗎?不用擔心,十五歲的我不是也讓你感受到欲仙欲──」
  「誰跟你扯那個!」滿臉通紅的打斷骸的話語,轉頭看了看滿臉問號、一臉單純的庫洛姆,用力的搖了搖頭。「不行、不行、不行!說什麼我都不允許!」他知道,這只是骸處罰庫洛姆的一種方式。
  太誇張了!居然拿女兒的未來開玩笑!
  和綱吉對峙了好一會兒,骸決定暫時把處罰擱一邊去,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綱吉度過一個最棒的母親節……咳,雖然現在有點搞砸了。
  「不說那個了,綱吉,今天下午我訂好了──」
  「爸爸,如果是排除我們三個的行程,就不行唷。」
  「……」瞇眼,無話可說。
  「咦?」錯愕的一愣,但仔細想想這的確很有可能發生,而且骸也沒有出聲反駁。「骸,好好的節日,大家一起過嘛!」
  「……」



  於是,他們全家人一起到市區內的休閒場所遊玩,三個孩子就像綁不住的風箏一般東跑西跑,幸好他們還懂得要跟著大哥千種,所以沒讓綱吉操太多心,一開始會因為擔心而跟緊他們,但在逛過文化館跟恐龍博物館之後,總算讓他完全放下心中的大石頭,放心的讓他們跟著大哥到處去晃,因為盡責的千種一定會負責把他們兩個平安帶回來。
  吁了口氣坐在水族館的休息區,享受片刻的安寧……但屁股還沒坐熱,剛買飲料回來的骸便拉著他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也不管這是人山人海的公共場所,綱吉盡力壓住差點發出來的驚叫,抗議似的用手肘撞了骸一下。
  「這、這裡可是公共場所……」
  「呵呵……都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還會害羞啊?綱吉真可愛。」一般而言會說三個孩子的爸,但綱吉不在意這種稱呼的差別,因此六道家跟正常家庭一樣有爸爸跟「媽媽」。
  「你也是三個孩子的爸了!不害羞才奇怪吧!」
  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黏,六道骸不要臉,他澤田綱吉還要!
  但掙扎了好半天,他卻仍然連動都沒動上一下,只好喪氣的任骸抱著,不再浪費多餘的體力。
  「庫洛姆她……叛逆期到了呢。」
  「欸?啊,你是指早上的事情嗎?庫洛姆一定不是故意的……她大概只是希望我能吃到平常吃不到的東西吧……」儘可能的替庫洛姆的行為找藉口,雖然連綱吉自己都覺得不太有信服力。
  「是這樣嗎?剛剛在文化館的時候,她硬是擠到我們兩個中間牽住你的手唷。」
  「咳……因、因為我另一手拿著文化館簡介嘛!」
  「在博物館的時候,她也硬是搶著把你吃一半要給我吃的冰淇淋吃掉唷。」
  「咳咳……大概因為她想再吃一個吧,看我剛好吃不完就……」
  「別再替她找藉口囉,綱吉。」露出一抹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令綱吉閉上小嘴,嚥了口唾沫,緊張的瞅著骸。「她在對我下戰帖唷,親愛的綱吉……她在對我宣示,『媽媽不只是屬於爸爸的』唷。」
  「……你、你想太多了,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犬和千種已經十四歲了,庫洛姆也已經十三歲了,已經沒那麼單純囉。」
  坳不過骸,綱吉只得嘆一口氣,噘著嘴瞄向一旁,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話。
  「嗯?綱吉有什麼意見嗎?」
  「……還不是你平常太沒分寸,那些孩子才會對你產生敵意。」
  「呵呵呵……真是冤枉呢,綱吉不就喜歡沒分寸的我嗎?」
  小臉一紅,但還沒忘記自己正身處在公共場合,乾咳了幾聲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我、我才沒──」
  「想說沒有?那我只好直接問你的身體囉。」說著,環在綱吉腰上的大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令綱吉心底警鈴大作。
  反射性抓住正要開始亂來的手,綱吉不甘心的咬牙切齒好半晌,最後還是向骸舉白旗投降。
  「對、對啦……其實我每次都很享受,這樣講你滿意了嗎?」
  微笑,乖乖把手收回去,太超過的話待會綱吉真的發飆,他就吃不完兜著走。
  「不愧是綱吉,總是知道我想聽什麼呢。」
  滿足的抱緊懷裡的人兒,而綱吉也知道無論做什麼都會是徒勞,便順從的靠在他身上,沒有繼續反抗,反正這裡人這麼多,大家的目光其實都集中在四周的水箱或自己的孩子身上了,無暇多看他們一眼。
  不知過了多久,綱吉感覺到有軟綿綿的觸感在自己臉上磨蹭,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眸……可愛又精緻的骸娃娃映入眼簾,令他錯愕的眨了眨大眼。
  「這、這是……?」
  「我知道綱吉不喜歡太華麗的禮物,所以親手縫製的唷。」
  接過娃娃,綱吉看著Q版造型的骸,再看了看環在自己身上、貼了一些OK蹦的大手……即使是骸,在做這種不適合他的工作時,也不可能毫髮無傷啊……
  開心的抱緊娃娃,綱吉決定拋開那些無謂的矜持,轉過身去舒服的在骸的懷裡磨蹭,並主動環住他的頸子親吻他。
  「這個禮物比前幾年那些奇怪的東西好太多了!」
  奇怪的東西?在他們這種上流社會人家裡,大概只有綱吉才會覺得別墅、轎車跟主題樂園是奇怪的東西吧?果然比起砸錢,這種充滿心意的禮物才更合綱吉的意呢。
  「呵……其實我以為還是會被你罵呢,罵我是自戀狂。」
  綱吉垂眸看了看手上的娃娃,爾後滿臉笑容的抬起頭來。
  「才不會呢,這是最棒的禮物了,因為是我最愛的骸啊!」
  愣住的俊臉望著綱吉那宛如冬日暖陽一般的微笑,而後緊緊的抱住了他,滿足的將他圈在懷裡,三個孩子開始叛逆的不悅瞬間被拋到九霄雲外……好滿足、好幸福,他人生中最幸運的事情,就是得到綱吉。



  躲在牆壁後面的三個孩子望著自家父母在休息區緊擁,觀察了好一會兒,犬終於失去他所有的耐性,想衝上前跟爸媽要零食吃,不料卻被比自己小一歲的妹妹一把拉住,重重的摔了個狗吃屎。
  吃痛的爬起來,劈頭對庫洛姆一陣痛罵。
  「妳幹什麼!」
  「媽媽看起來……好幸福,拜託你別去打斷他們。」
  「耶?怪了,前幾天說要隔離爸爸的不是妳嗎?」
  心虛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庫洛姆的小臉變的更加紅潤,有點歇斯底里的戳著手指。
  「我以為爸爸只會帶給媽媽困擾……原來不是這樣啊。」
  「嗄?聽不懂啦!我要去叫媽媽給我買零食!」
  「不行啦──」
  碰!
  一個強而有力又正中要害的手刀落在犬的後頸上,後者應聲倒下,下手的千種推了推眼鏡,並將犬完全拖回牆壁後面。
  「大、大哥……」
  「今天是母親節,不准他這麼胡鬧。」
  開心的露出微笑,庫洛姆點了點頭,並拍了拍二哥的肩膀,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而且……」
  聽見大哥說的而且,庫洛姆疑惑的抬頭望著他。
  「如果這種時候衝出去,他恐怕真的會被老爸殺掉。」
  「……」



  這就是他們的兩個爸爸,六道骸和澤田綱吉。
  扮演父親角色的六道骸,是個雖然恐怖,但卻深愛著綱吉的好男人。

  至於是不是好爸爸呢?
  三個孩子意料之外的沒有異議,異口同聲。
  不是。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