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3 (月) | Edit |
後記:

持田學長被我降一級了(被摔出去)
感謝你擔任這次的倒楣鬼(欸####)
不知道下個倒楣鬼是誰呢?(翻漫畫挑(住手####你####
綱吉的校園生活真是多采多姿啊!(是亂七八糟吧##)

就某個角度來看,骸這也算只找綱吉麻煩呢(不,這是過度保護(???
骸老師~這樣會害綱吉沒有朋友啊(因為害怕被老師仇視所以不敢靠近???)
……總覺得骸老師會面不改色的說「沒關係,綱吉只要有我就夠了。」這種話呢。(被摔出去)

開學了(崩潰)
不要啊(抱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學校裡每一種老師都有,就是有一種老師會按照學生的成績來發考卷,此外還分成把成績念出來和不把成績念出來的。追求精英教育的六道骸自然是屬於會按成績發考卷的殘忍類型,但比較厚道的是,他不會將分數唸出來。
  「澤田綱吉。」
  這個名字一出現,全班的學生都不敢相信的將雙眼瞪圓。打從開學以來就沒聽過這個名字出現,它會出現,但總是在所有同學都領到考卷之後才會被唸到,當時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在自己的考卷上頭,誰還管下一個領考卷的人是誰?
  然而,這次卻破天荒的前幾位就叫到澤田綱吉。奇怪,是老師突然轉性,不打算按照成績來發考卷了嗎?
  而眾人的焦點綱吉也是一愣,雖然這次的考試他的確考的比較有信心,但壓根兒沒想過自己可以擠到這麼前面,他沒算錯的話老師才唸了兩位同學的名字而已吧?一位是班上常和前幾名爭奪第一名的優秀學生,第二位就是自己。

  他聽錯了吧?

  考卷仍留在手上,骸似乎早就料到這種情形,很有耐性的再喚一次。
  「澤田綱吉。」
  又來了,難道是同學把自己名字寫錯了嗎?那也錯的太離譜了吧!居然寫成他的名字?
  見綱吉仍在自己座位上發愣,骸推了推眼鏡,嘴角勾起不懷好意的弧形。
  「需要老師親自將考卷送去給你嗎?親愛的綱吉。」
  這一喚,讓綱吉想起了前幾天被老師「輔導」的情形,白淨的小臉瞬間竄紅,整顆小腦袋都在冒煙,但總算是打醒了他的腦袋,瘦小的身軀像被鬼打到似的跳了起來,僵硬的走到台前領考卷。
  這句話不只對綱吉造成殺傷力,同時也像榔頭一樣用力撞擊班上每一位同學的腦袋,尤其是女性學生。
  前面那一句不重要,後面那句稱呼才是重點……親愛的綱吉?

  是他們的耳朵出毛病了嗎?

  領到考卷的那一剎那,綱吉在看見右上角的分數時驚愕的瞪大雙眸,九開頭的高分清楚的印在上面,搖搖晃晃的走回座位,途中還不斷的將考卷翻過來又翻過去,似乎不太相信這張考卷是自己做答的。
  其他人更是好奇,全都伸長脖子想看澤田綱吉到底進步了多少,其中一個乾脆把腳伸出來絆倒他……「唉唷!」澤田綱吉應聲往前倒,這名男同學當然不會放過看成績的好機會,但他也不能就這樣任由澤田綱吉摔在地上,而且是在老師面前,能表現則表現,長臂一伸便接住了即將和地面接吻的澤田綱吉,也接住了他離手的考卷……不會吧!這個分數居然是澤田綱吉考到的?
  「喏,你的考卷。」他是受到哪位仙人的托夢才能突然考的這麼好啊?
  「嗚……謝、謝謝……」驚慌失措的從男同學懷裡起身,難堪的接過考卷。連在平地走路都會跌倒,真是太丟人了!而且──綱吉不敢轉身看六道老師失望的表情──老師對自己這麼慷慨,讓自己進步了這麼多,自己卻還這麼不爭氣,連走路都會跌倒,一定讓他很失望。
  綱吉就坐之後,就一直用考卷擋住自己的臉,不想接收難得對自己好的老師傳來的嚴厲眼神。而方才「立功」的男同學也神氣的轉回講台,接受老師應該會給他的讚賞。
  不料,六道骸臉上並沒有出現讚賞的笑容,相反的,似乎還籠罩了一層陰影,那抹微笑仍舊沒有褪去,但不知怎地,該名男同學有一種老師正在思考要如何將自己的手臂剁下來的錯覺。

  ……是錯覺嗎?

  「把腳伸出去絆倒同學是很過分的唷,持田同學,還藉機抱同學吃豆腐,真是不可取呢!既然手腳都這麼長又這麼健壯,就請你放學後用『扶地拉筋』的姿勢繞操場五圈吧。」
  扶地拉筋,首先整個身體平躺在地板上,然後弓起四肢,最後僅用四肢的力量將身體支撐起來的拉筋暖身運動。
  用這個動作繞操場五圈?
  他沒聽錯吧?
  「呃……老、老師?」持田遲疑的掏了掏耳朵,鼓起勇氣出聲試問。
  「剛剛是你絆倒綱吉吧?」笑容沒有褪減,但卻傳達出陰森森的恐怖氣息。
  「我、我沒──」
  「別想說謊唷,持田同學,綱吉剛才雖然搖搖晃晃的,但除非你健壯的腳擱在他的行走路線上,否則綱吉不會跌倒唷。」
  發考卷的動作完全停擺,骸笑容滿面的轉向持田,後者終於感覺到老師傳達過來的怒──或者該說是殺──意,背脊瞬間發涼,後腦勺彷彿結了一塊冰似的,動彈不得。
  「我、我……」
  「快跟綱吉說對不起,持田同學。」一反常態的停下發考卷的動作,骸堅持要持田向綱吉道歉。
  雖然不明白老師為什麼會生氣,但他伸出腳絆倒綱吉的確是事實,只好聽話的轉向綱吉,向他道歉。「對不起……」
  而始終埋首於考卷中的綱吉在聽見道歉後一愣,但還來不及開口就聽見骸走下講台的腳步聲,他按住綱吉的肩膀,皮笑肉不笑的面向持田。
  「太小聲了,而且也不夠誠懇唷。你可是『故意』絆倒綱吉的,起碼要起身做個九十度的鞠躬賠罪才合理。」
  綱吉猶豫的放下手中的試卷,在看見骸和往常一樣的笑容之後鬆了口氣,但也對他的話感到不妥……不用這樣吧?持田同學應該也沒有惡意呀!思及此,綱吉想開口替右手邊的同學求情,但後者早已從座位上起身,順從的朝綱吉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對不起。」可以想見這個情況有多丟臉,班上的每一隻眼睛都盯著他看,盯的他抬不起頭。
  原以為澤田綱吉好欺負又好說話,沒想到六道老師居然這麼關照他。
  「綱吉,你要原諒他,他才能起身唷。」制式化的口吻在轉向綱吉時瞬間轉為溫柔的輕喃,巨大的轉變令所有人頓時傻了眼,包括綱吉。
  「呃……沒、沒關係啦……」頭一次接受別人這麼禮貌的道歉,綱吉顯的有些驚慌,但骸搭在他肩上的大手帶給他無法言喻的安心感,平撫了內心的無措。
  得到滿意的結果之後,骸終於走回講台前,繼續發成績。
  好不容易「獲救」的持田感激涕零的起身,並暗暗在心裡發了個誓:他再也不敢欺負澤田綱吉了!
  不料,屁股才剛坐下,剛走回台前的老師又殺了一句話下來。「雖然綱吉原諒你絆倒他的行徑了,但我可沒原諒你藉機吃綱吉豆腐的行為唷。今天開始你的座位調到那邊。」他指著角落那張被冷落已久的桌椅,桌面上還有同學們拿它來墊腳留下的腳印。「不管你是要繼續用自己的桌子或換到那張桌子,都要把那組桌椅擦乾淨,明白嗎?」
  怪了,怎麼感覺抱到澤田綱吉的罪狀比絆倒他還要嚴重?
  見狀,綱吉終於看不下去了。只不過是不小心抱到自己罷了,他又不是女孩子,被摟一下又不會少塊肉。「老、老師……不用這麼──」
  「不可以唷,綱吉,這次不是『你』想不想原諒他的問題,而是『我』想不想原諒他。」笑意盎然的朝綱吉微微一笑,微瞇有神的瞳眸瞅的綱吉滿臉通紅,想說的話頓時卡在喉嚨無法出聲。「持田同學剛才是故意絆倒你的唷,才國中二年級就懂得這種趁人之危的騷擾方式,將來肯定會更加嚴重。而現在知道他的目標是像綱吉這樣這麼可愛的男學生,自然要將他調遠一點,懂嗎?」
  這麼嚴重?
  還有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他聽不太懂老師在說什麼?
  趁人之危?騷擾?像他一樣可愛的男學生?
  綱吉只能抱著頭眨巴著眼,不知該作何反應。
  而被「指控」的倒楣鬼持田更是差點把眼珠子瞪穿,下巴掉到課桌上合不起來,因為……他完全沒有那個意思啊!雖然澤田綱吉的身子抱起來的確是意外的柔軟,但他才不是為了抱他而絆倒他的!
  「哦呀,看來還是不知悔改呢,居然還在想綱吉柔軟的身體,真是不知好歹。」
  這次,所有人都被嚇呆了,因為那從容的微笑第一次從骸老師的臉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寒而慄的詭譎淺笑。
  感受到生命威脅的持田立刻搖頭搖的猶如翻浪鼓,也沒時間釐清老師是如何知道他的想法,臉色發青的否認方才被「栽贓」的罪行。
  「沒沒沒沒沒有啊!老師!我我我我絕對沒有、沒有那種想法!」說話的同時,還手忙腳亂的將桌上的東西全塞進抽屜裡,抱著課桌到後面去,再把沾滿灰塵的空課桌椅搬到自己原本的位置,然後連椅子都沒換,焦急的一屁股坐在沾滿灰塵的椅子上,想表達的意思就是:老師,我已經換座位了,請您放過我!
  寒色消失,骸總算繼續發考卷,絲毫不在意剛才耽誤了多少上課時間,底下的學生被自己嚇掉了幾條命,唯一不變的就是──當他看向澤田綱吉時,冷冽的眼神會柔和許多,嘴上的微笑看起來也沒那麼虛假。



  噹──噹──
  下課鐘響起,二年A班的學生準時放人,明明剛才耽誤了那麼多上課時間,卻還能如此準時的讓學生離開,只能讚嘆這名導師真的有兩把刷子。
  這是第四節下課,所以是午餐時間,而骸更是不如往常一般直接走出教室,反而走向綱吉所在的窗邊。
  「綱吉,平常午餐都吃什麼呢?」
  白嫩的小臉早就因剛才那堂課而佈滿困惑,綱吉茫然的乖乖回答,眼神卻沒有對焦。「有、有時候是麵包,有時候吃不下……」其實是手頭緊的時候,他就得省下午餐錢來湊其他生活費,就算只是一塊小小麵包的錢都能讓他的生活更加拮据,因此能省則省,綱吉早就已經忘記上一次吃午餐是什麼時候了。
  「那以後午餐就跟我一起吃吧,餐廳裡有教職員專用的區域。」說罷,不等綱吉反應就逕自牽起他的小手,不管其他人詫異的眼光走出教室。
  「欸?」餐廳?那間他只敢看而不敢進去的學校餐廳?那間最便宜的一餐也比麵包貴五倍的學校餐廳?「不!等、等一下……老、老師!我、我吃不起……」對其他學生而言也許還好,但對他而言可是貴到不行!連一個麵包他都不敢餐餐吃了,更何況吃餐廳裡的東西!
  「呵呵呵,這點不用擔心,只要交給我就對了,綱吉。」拉著他走的男人愉快的表示,走向餐廳的腳步絲毫沒有停歇。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