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5 (水) | Edit |
後記:

澳洲還是好冷Q_Q
真討厭(欸)
下午又沒那麼冷,外套不知道是要帶還是不帶(毆)

請大家不要罵白蘭先生Q_Q
他在我這裡也是很無辜的啊(???)
只不過是按照劇本掩的一流演員(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偌大冰冷的寢室中灑進晨間的陽光,但瑟縮在床角的少女本能似的縮回黑暗中,不願和溫暖的陽光有所接觸……她厭惡自己、害怕自己。
  厭惡自己產生仇視首領的想法,害怕自己遺忘首領給予的救贖。
  喀嚓。
  華麗漂亮的大門發出清脆的開門聲,庫洛姆縮在床上的身軀抖了一抖,但臉上的撲克臉仍舊沒有變,因為她不用思考也知道進門的人是誰。
  「吶,去準備一下吧,庫洛姆,我們要出門唷。」
  悅耳依舊的嗓音刺痛了庫洛姆的耳膜,但此時此刻更令她困惑的是白蘭講出來的話語。
  出門?去哪?
  「白蘭先生……」沙啞粗嘎的聲音彷彿男人一般低沉,可以想見庫洛姆已經多久沒開口說畫了。
  「哎呀,這樣不行唷,聲音這麼沙啞虛弱,綱吉還會以為我虐待妳呢,去喝點開水、吃點東西再出門吧。」聽起來似乎是為了庫洛姆好,但實則不想讓綱吉誤會。他狀似溫柔的抱起靠在床頭的庫洛姆,小心翼翼的彷彿在對待珍寶。
  但庫洛姆明白,白蘭先生不過是把自己當成了首領的替身。
  除非把自己想成首領,否則根本不可能作出這麼溫柔的舉動。

  滿意的看著庫洛姆恢復血色,白蘭將加水的白蘭地推到庫洛姆面前。「喝下去會舒服一點唷。」
  凝視著和婚前一樣溫柔的白蘭,庫洛姆的心卻彷彿失溫一般的凍結……因為把她當成首領,才會這樣對待她嗎?如果她跟首領沒有關係,如果首領沒有這麼重視她的話,他就不會這樣對待她嗎?
  「白蘭先生……」緊張的抖著唇瓣,光是喚白蘭的名字就用掉了她所有的勇氣,剩下的只有絕望和想哭的衝動。
  她好想問,如果她不是首領的妹妹,他還會想娶她嗎?如果她不是首領的妹妹,他還會對她這麼溫柔嗎?如果她不是首領的妹妹,他還會對她起興趣嗎?
  她想問,卻又不敢問,因為答案是肯定的……但她,就是抱持的那渺茫的希望。
  「吃飽了就要出門囉,快去準備一下吧,庫洛姆。」聰明如他,馬上就猜到了庫洛姆的心思,絲毫不給她發問的機會,笑咪咪的趕她去準備出門。
  庫洛姆的呼吸就這麼停了一瞬,她搖搖晃晃的從椅子上起身,就算下一秒昏倒也不奇怪。
  「哎呀……怎麼了?不是吃飽了嗎?」早料到這種情況的白蘭迅速到庫洛姆身邊扶住她,靛色的眸子中寫滿了關懷。「雖然妳好像狀況不太好,但還是要出門唷,這次去的地方妳一定會喜歡。」
  稍嫌無神的紫眸朝白蘭望去,庫洛姆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能讓自己開心起來。
  「我們要回娘家囉……要去找綱吉,這樣妳還不開心嗎?」
  果不其然,庫洛姆略顯蒼白的臉色在聽見這個答案時稍稍紅潤了下,但不過須臾,她像想到什麼一般的低下頭,臉色變的比剛才還糟。
  但這並不影響白蘭的行程,就算用拖的也要把庫洛姆拖上車。「快去準備吧。」
  「白、白蘭先生……您、您要用我……來威脅首領嗎?」她知道白蘭先生不愛自己,甚至不在乎自己,從他大刺刺的讓她知道謀殺計畫就可略知一二。
  他要殺的人是她,卻一點都不在乎她知道這個計畫,擺明了她在他心中根本沒佔什麼份量。
  「噢,不對,這不是威脅唷,綱吉將會憑自己的意願放棄六道骸,選擇跟我在一起。」雙眼笑瞇成月灣,狡詐的神色顯而易見。「憑六道骸的本事,一定有辦法猜到我要在醫院動手腳,而且前幾天醫院那邊就開始有動靜,可見他已經開始行動了……既然如此,還不如換個方式,直接讓綱吉跟六道骸做個了斷還比較聰明。」反正他手上有庫洛姆這枚籌碼,論計策,要多少有多少。
  「不、不要……夠了、已經夠了……」哭哭啼啼的被白蘭抱回房間,庫洛姆的左眸腫了一圈,淚水彷彿從來沒停過似的滑過她的嫩頰。
  「這種事情是我決定的,不是妳唷,小庫洛姆。」
  既然庫洛姆堅持不換,那他就親自替她換,反正此行由不得她,好不容易等到六道骸離開綱吉身邊的這幾個小時,他非要達到目的不可。



  「什麼?你說庫洛姆會回來?真的嗎?」
  辦公室內,綱吉錯愕的拿著話筒,像裡頭的巴吉爾問了第五次相同的問題。
  「是的,澤田先生……白蘭先生在六道先生今早出門之後馬上就打過來了。」人家老公前腳才剛踏出家門,他後腳就想踏進家門,想的還真是「周到」。
  怎麼辦?
  不管怎麼想,都不覺得白蘭主動帶庫洛姆回來是件好事,而且骸又不在……他該怎麼做?
  「他有說幾點會到嗎?」
  「他沒有說明確切時間,但有說一小時內就會抵達。」
  「一小時?那現在已經過多久了?」
  「……已經過五十分鐘了,澤田先生。」
  這麼快?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留給他啊!
  慌亂的抓了抓頭髮,綱吉實在是不知道現在該怎麼應對。要是通知骸,他一定立刻跑的像飛的一樣飆回來,甚至不管會不會弄丟最重要的客戶。
  到頭來,他還是要自己解決。
  反正,白蘭應該不會當著庫洛姆的面那麼囂張吧?
  「……我明白了,待會接應他們到我的會客室。」



  他,澤田綱吉,果然太天真了。
  「好久不見了,親愛的小綱吉,你看起來比上次更可愛了呢!」
  不過一陣子沒見,先前看似愛庫洛姆愛的要死的白蘭立刻脫掉客套的面具,不要臉皮的朝綱吉送了好幾個啾波,稱呼也從先前的「澤田總裁」還原回「小綱吉」,前面還加了「親愛的」三個字。
  要是骸聽見,大概會當場撕爛這個男人的嘴巴吧?
  綱吉滿臉的黑線,然後擔憂的望著跟在白蘭身後的庫洛姆。後者的表情一絲波動都沒有,剛才的稱呼對她而言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不足為奇了。
  看到這,綱吉就感到難過……當初果然不該讓她嫁給白蘭!
  待兩人就坐,綱吉便將泡好的香茶推到他們夫妻面前,接著揮了揮手想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咳……白蘭先生,您──」
  「小綱吉想提離婚的事情嗎?可以,但你要徹底甩掉六道骸,跟我在一起,這個條件夠清楚嗎?」
  手還舉在半空中,綱吉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瞄了瞄在白蘭身旁垂首不語的庫洛姆……後者仍然沒有任何反應,但從她黯淡的瞳眸可以看得出她有多傷心。
  一股怒火自綱吉心中竄起。
  「你……你到底把我妹妹當成什麼!像她條件這麼好的女孩子這世界上根本找不到幾個!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看見妹妹十足十的委屈模樣,綱吉終於忍無可忍。
  「哎呀,冷靜一點,小綱吉……現在是我佔上風唷,別忘了,庫洛姆現在仍然是我的妻子。」白蘭不慌不忙的讓雙手合十,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退減。「當然,如果你要把她想成我的『棋子』也可以。」
  「你──」氣憤的跨上茶几揪住白蘭的領子,翻倒的茶杯流出熱騰騰的香茶,滴到了地上,流到庫洛姆腳邊。
  沒有一個哥哥在看見自己的妹妹受到這種羞辱和委屈之後還能保持理智,就連好脾氣的綱吉也不例外。
  但這似乎早就在白蘭的意料之內,他抓住綱吉的小手反將他壓在沙發上,後者早因氣憤脹紅了小臉,被制住的雙手不斷地掙扎。
  「想救庫洛姆,就答應我的條件……你一定不知道吧?庫洛姆的心裡也很恨你唷。」
  這句話成功的讓綱吉錯愕的一愣,甚至忘了要繼續抵抗。「胡說!」
  「我有胡說嗎?庫洛姆。」斜眼瞥向身旁的庫洛姆,後者低著頭,仍然沒有回應。
  「庫洛姆!跟這種混蛋離婚!他根本配不上妳!」雖然離婚是一個汙點,但總比一被子都受到這種男人的支配要好的多。
  「哎呀,我好受傷呢,綱吉居然罵我混蛋?六道骸強暴了你這麼多次,你怎麼都沒罵過他呢?」有意無意的說出綱吉最不想讓庫洛姆知道的秘密,後者的小臉瞬間從紅潤轉為慘白,抵抗的力氣頓時消失。
  而庫洛姆也不解的抬眸,望著笑咪咪的白蘭。
  「白蘭先生,您在說什麼?」方才沒有回應,是因為庫洛姆無法否認自己產生了一絲絲憎恨首領的醜陋感情,她好傷心,卻又不知道該怎麼發洩這種痛苦……而現在,白蘭先生似乎掌握了一些首領不想讓她知道的秘密,因為首領沒有否認,淨白的小臉更沒有一絲血色。
  「哎呀,原來庫洛姆還不知道嗎?我以為你們是正大光明在一起的,原來不是嘛。」趕在綱吉開口否認前捂住他的小嘴,後者氣的用力咬他一口,但對他似乎完全不造成影響。「妳親愛的好哥哥,可愛的小綱吉,心甘情願到六道骸身邊讓他強暴凌辱,全都是『為了妳』唷。」

  剎那間,庫洛姆的心中傳出了碎裂的聲響。

  『等、等一下,庫洛姆……骸他……應該有很多情人吧?』
  『……現在只要等他對我失去興趣,妳就會知道了。』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明他愛我。』
  『……其實我並不是心甘情願和骸在一起的,庫洛姆。』

  從前的記憶彷彿跑馬燈一般在她眼前瞬息萬變。

  『只要是為了庫洛姆,跟其他男人上床你也無所謂嗎?哎呀,也是呢……其實我也是用差不多的手段才能逼你上我的床……』

  骸大人令人匪夷所思的那句話,似乎得到了解答。
  現在,她總算能夠明白,為什麼首領一直都無法相信骸大人的愛,因為骸大人掌握了自己這個「人質」,逼迫首領跟他上床。
  思及此,庫洛姆的身形彷彿斷線的風箏一般,搖搖欲墜。

  原來,首領承擔了這麼大的痛苦。
  原來,首領忍受了那麼多的凌辱。
  全都是為了她、為了她……而她,什麼都不知情,什麼都不清楚,居然還因為白蘭的事情對首領產生了不該有的憎恨!
  她恨、她恨她自己!恨自己的天真、恨自己的無力、更恨自己的愚昧!

  「對不起……對不起……首領……嗚嗚……」現在,另一個男人同樣利用自己,想逼迫首領選擇他。
  如果沒有她就好了!如果首領當初沒有救她就好了!

  溢滿淚水的紫眸無神的抬起,望著微啟的辦公室落地窗……「庫洛姆?不!庫洛姆!妳想做什麼!」猛然間,綱吉不知從哪冒出那麼大的力量推開白蘭,奮不顧身的撲到庫洛姆身上,想阻止她朝落地窗前進。
  「只要沒有我,白蘭先生就沒辦法繼續威脅首領了……首領也可以從骸大人身邊解脫,不再勉強自己繼續伺候骸大人……」綱吉的聲音根本傳不進她的耳膜,她失魂落魄的像一具壞掉的娃娃,喃喃的重複著同樣的話。



  怎麼辦?他到底該怎麼辦?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