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0 (月) | Edit |
後記:

請白蘭先生的粉絲不要打我(抱頭(被扔雞蛋
在這篇的設定裡骸是為了綱吉而不擇手段的男人(?????)
因為愛而變成所向無敵了啊!(被摔)

哈利波特6感覺好平(?)
為什麼好像沒有高潮XDDDDDDDDDDDDDDD(崩潰)
是我漏看了嗎???(被巴)

Transformers真的好萌Q口Q(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記憶中,庫洛姆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自己和另一個人。

  『……謝謝你,首領……沒有你,我一定活不到今天……』
  『不要說這種話!總有一天,我會讓妳回到那個家的!會讓妳像我真正的妹妹一樣快樂的生活!啊,雖然我現在就已經把妳當成我妹妹了。』

  他,把沒有血緣關係的她當成親生妹妹般疼愛。
  他,把垂死邊緣的她從崖邊救了回來。
  他,把自己的一切貢獻給惡魔以換取她的幸福。

  「庫洛姆!不要!」往落地窗走去的嬌小身軀不知從那兒冒出那麼豐沛的力量,無論綱吉如何使勁,她的腳步始終沒停過,甚至連慢下來的趨勢都沒有。

  她,怎麼可以產生責怪他的想法?
  她,怎麼可以產生憎恨他的情緒?

  「庫洛姆!是白蘭又用我來威脅妳什麼了嗎?不要管我!快回來啊!」無論怎麼拉都拉不動,綱吉還一個失足摔到地上,好幾滴淚水灑落在地板上,心中的悲痛甚至讓他忘了注意白蘭的情況。

  威脅她?不,受委屈的一直都是你唷,首領。
  而她,居然忘恩負義的對首領產生「憎恨」這種不該出現的負面情緒。

  腳步終於停了下來,庫洛姆偏頭望著努力阻止自己向前的綱吉。

  如果沒有她就好了。

  「真的很謝謝你,首領。」
  「不!不要做傻事啊!庫洛姆!」

  如果首領沒有救她就好了。

  將落地窗打開,庫洛姆張開雙臂,纖細的身軀彷彿斷了線一般的向前倒去,眼角泛出了愧疚和不捨的淚珠。

  其實,她也不想離開啊。
  她還想對首領道歉,並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但如果她繼續活著,就會帶給首領天大的麻煩。

  「庫洛姆!!!!!」



  剎那間,時間彷彿靜止了。
  一條開著美麗蓮花的藤蔓纏住庫洛姆的細腰,阻止了她企圖墜落的意圖。
  這是綱吉第一次這麼喜歡骸的這個招式。

  「呵呵呵,不行跳下去唷,庫洛姆,這樣綱吉會很傷心呢。」
  熟悉又令人安心的嗓音扶持了綱吉懸在半空中的心,替他將庫洛姆拉回辦公室,並將落地窗關上。
  「怎麼不等我回來再迎接『貴賓』呢?綱吉,單槍匹馬是很危險的唷。」
  輕輕抱起摔在地上的綱吉,溫柔的將他納入懷中……抬眸望著仍坐在沙發上的白蘭,後者臉上的笑容總算黯淡了一些,因為有一台遙控式的高科技雷射槍械,只要骸一彈指,就會立刻將他的頭顱射穿。
  「想不到你的動作這麼快呢,六道骸。」臉上仍掛著從容的微笑,但看的出來僵硬了不少。
  「呵呵呵……你的父親果然阻止不了你呢,白蘭,真枉費了他老人家低聲下氣的請我對你網開一面,仍然想對綱吉下手……該說你勇氣可嘉,還是太過愚蠢呢?」
  想搶他天使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說的好像我拿你沒辦法似的,要是隨便對我出手,你以為你能全身而退嗎?」畢竟他是呼聲極高的下任首相候選人,現在的聲望甚至比他父親還要高,不是說動就動的大人物。
  「呵呵呵呵,這句話真的很有趣呢!也許在政壇我拿你沒辦法,但你們一定需要商界的支持吧?就算不跟六道或澤田集團合作,憑我的能耐,你跟誰合作我就毀掉誰。」
  連後路都被斬斷,白蘭自信的微笑總算掛不住了,靛色的眸子瞇了起來,嘴角勾起的微笑看來甚至有些猙獰。「真有一套……那現在你想怎麼做?既不能殺掉我,又不能放過我,吶,你會怎麼做呢?六道骸。」
  望著他充滿自信的臉龐,骸噗嗤了一聲,無法克制的放聲大笑。「呵呵呵……呵哈哈哈!」接著,便掏出置於西裝內袋的黑色手槍,將槍口貼在白蘭額上。「這個問題更有趣了,我絕對不可能放過想跟我搶奪天使的男人,就算對方是未來的世界統領也一樣。」
  神色一冷,性命受到嚴重威脅的白蘭總算無法保持鎮定。「……你想和這個國家為敵嗎?」
  「就算是要和世界為敵,我也不在乎。」該死的人就是該死!想搶綱吉的人全都該死!「想搶我的綱吉……就去死吧。」話落,扣在扳機上的食指毫不猶豫的向後一按,鮮豔的血花以白髮男人的後腦勺為中心,形成怵目驚心的放射狀血網。



  將手槍上的指紋擦拭乾淨,隨手扔到白蘭身旁的沙發椅上,骸的神情淡漠依舊,彷彿不過是打死了一隻蚊子。
  「千種、犬,照我剛才下的指示作安排。」
  「是,骸大人。」
  只聞其聲卻不見人影,但下一秒就出現了一名金髮男人,他的臉上有著一道明顯的傷疤,清楚的從左頰劃到右頰,略顯粗魯的行徑讓人聯想到森林裡的猛獸。
  那名男人將手槍的位置調整好之後,便轉向骸。「首相兒子帶來的人全都解決掉了。」
  「很好,辛苦你們了。」話雖這麼說,但他的雙眸卻沒有看向犬,反而是緊盯著正在安撫庫洛姆的綱吉,因為後者的視線正落在剛才被自己殺掉的男人身上,身軀似乎還在顫抖。「去安排殺手暗殺的假象吧。」
  「是。」說完,他便迅速退出辦公室。

  踏著沉穩的步伐走向綱吉,靜靜的在他身邊蹲下,但他選擇不先開口,等綱吉自己說出心中的糾結。
  「……殺掉首相的兒子,會惹來很多麻煩的。」簡單的一句話,聽的出綱吉正在發抖。
  「無所謂,我會安排好一切,他看起來會像是被想暗殺他的殺手謀殺的。」
  「……但他這麼聰明,怎麼可能沒料到這一點?搞不好還有其他對策。」
  「哦呀,可以說他小看我了吧。因為殺掉他不是一件小事,更尤其現在他正在跟我們財團合作,殺掉他對公司而言可以說一點利益都沒有,大概覺得我不可能痛下殺手吧。」
  「……既然你也知道這麼做會惹來很多麻煩,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呵呵呵……想說什麼就直接說,綱吉,不用拐這麼多彎。」
  抖了一下,綱吉垂首咬住下唇,抱住庫洛姆的力道加重了一些。

  「為什麼要殺了他?」

  聽罷,骸似乎並不訝異,但他的笑容增添了一股寒氣。
  「你很在乎他嗎?綱吉。」
  「這不是重點!為什麼要殺了他?」柔和的眸子注入了些許哀傷,綱吉瞥了沙發上的男人一眼。「他是很可惡、很混蛋,但沒必要殺了他!」
  「哎呀……就算他對庫洛姆這麼過分,你還是想原諒他嗎?」
  「當然不是!我不可能原諒他的!但、但是……」他不希望骸殺人,而且還是為了他而殺人。「你、你曾經答應過我,你不會再為了我殺人……」
  「我記得,綱吉,但是……」扣住綱吉的下巴,轉過來與自己對視。「前提是,他們沒有搶奪你的意圖,明白嗎?」
  「你……你會後悔的……為了我這種人……根本就不值得……」哽咽了抽了抽氣,綱吉難過的流下淚水。
  「這方面真的很固執呢,綱吉。」搖了搖頭,骸瞄向庫洛姆。「要不要送庫洛姆去醫院?她的情緒看起來很不穩定。」
  這一說,綱吉才把重心轉回庫洛姆身上,暫時忘掉剛才的對話。「啊,對!要先送庫洛姆去醫院!」慌慌張張的拿出手機撥號,卻被骸握住小手。
  「我們要先離開這裡,並搭乘後門的車悄悄前往醫院才行。」
  一愣,但旋即會意──畢竟這裡是案發現場,讓人知道這個時間點他們待在這裡不妥吧?思及此,綱吉還是難過的多看白蘭一眼,他真的沒想過要置他於死地──「噫!」連想都來不及想完,綱吉的臀瓣就被捏了一把,轉頭一看便看見眸中燃燒著熊熊妒火的骸。
  「你要看多少次呢?親愛的綱吉。」就算是屍體,骸也無法忍受。
  一股惡寒竄進綱吉的背脊,他趕緊別開自己的視線,再也不敢多看白蘭一眼。姑且不論骸日後會不會變心,至少目前他是愛著自己的。



  後門,全鏡面的黑色轎車朝醫院駛去,而停在大樓前多時的另一輛黑色轎車突然間發動,以五百公尺的距離尾隨著綱吉他們搭乘的車。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