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5 (土) | Edit |

※這篇開始會摻入「重」1896,無法接受者請勿進入。
※請看清楚,是「重」1896,不是「微」1896。


後記:

我知道現在有很多人準備雞蛋要扔我了(淦)
(防禦模式)
為了跑劇情只好多加這個CP……加上我本人也蠻喜歡的(被打)
大家應該會諒解我吧QˇQ|||(被摔)

劇情戲比單純的H好看多了我覺得(?????)

變形金剛太棒了啊(掩面)
每天晚上都重看一次!!!!!(慢著)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沒有明顯的外傷,雖然精神狀況還不穩定,但已經沒有大礙了。」
  聽完醫生的解說,綱吉鬆了一口氣,但還是擔憂的望著始終凝視窗外的庫洛姆,因為她的眼裡一絲波動都沒有,活像一尊漂亮的人型娃娃。
  「那……庫洛姆需要住院觀察嗎?」
  「以她目前的狀態,住院觀察是比較妥當的。」黑髮黑眼的醫生冷漠的口述著,從他冰冷的語氣看來,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足以動搖他的心,這樣的人真的能把庫洛姆照顧好嗎?到此,綱吉的好哥哥模式又啟動了。
  「這樣啊……呃,醫生,請問您會每天定時來看她嗎?」
  「有空的話就會來看她。」醫生無可無不可的垂首填寫資料,連看都沒看綱吉一眼。
  「……醫生或許會覺得我很煩,但我只有她一個妹妹……」
  「請、放、心。」聽的出他的語氣摻雜了些許不耐煩,許是每一個家屬都用這種語氣質疑過他。「照顧病人是我的職責,或許沒辦法每一分鐘都看緊她,但我會盡我所能的照顧她。」
  大概是察覺了自己語氣中的失禮,綱吉尷尬的低下頭沒說話,不好意思的抓抓臉。「欸,讓您不愉快真是不好意思……那就拜託您了,雲雀醫生。」
  雲雀沒說話,漆黑的眸子淡漠的瞟了綱吉和庫洛姆一眼,沒有多加留戀。
  綱吉見狀,只好暗自祈禱他是個盡責的好醫生,不會委屈到庫洛姆了……「那我就先告辭了。」說罷,他朝沒有反應的庫洛姆揮了揮手,並走出純白的病房。
  沒過多久,雲雀也帶著病歷表離開了。
  坐在病床上的人兒仍舊沒有任何反應,她始終靜靜的凝視著窗外,昔日充滿光輝的紫眸現下黯淡的不像活人,渾身散發出黑暗、絕望的氣息。
  終於,她的動作總算開始有了變動,垂眸望的自己瘦弱的雙手,鮮紅色的血漬似乎沾滿了顫抖的手掌,庫洛姆的神情從面無表情轉為驚恐,左眼的紫眸流出害怕、後悔的淚水。
  「──領、首領……對、對不起……嗚嗚……」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這是我的疏失,從現在起我會全天候盯緊庫洛姆小姐的。」
  綱吉面色凝重的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庫洛姆,後者的臉色白的嚇人,要不是她還持續著微弱的呼吸,任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句失溫的屍體。
  「……醫生,庫洛姆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她的身體雖然還是很虛弱,但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是肚子裡的孩子……請恕我們無能為力。」
  肚子裡的孩子嗎?老實說,綱吉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難過才好。
  他不是庫洛姆,所以可能無法理解她有多愛白蘭,又或者有多恨白蘭?無論如何,他都不知道庫洛姆對失去孩子會受到多大的打擊。
  但是,沒有一個女孩子想留著一個可惡男人的骨肉吧?這麼講也太果斷了,社會中很多新聞不就是盲目癡情的結果嗎?搞不好因為太愛那個男人,女人仍然願意生下他的孩子。
  「那……我可以請問流產的原因嗎?」沒有外力的撞擊,也沒有食物上的威脅,以綱吉貧乏的醫學知識而言實在是無法理解流產發生的原因。
  「據推斷是她的壓力太大,心理負擔太過沉重。」雲雀這次才終於正眼看過庫洛姆一眼,她長的很美,但現在的她看起來彷彿不過是個美麗的雕像,小臉上找不到一絲血色。
  「這、這樣啊……」經歷那樣的事情,任誰都無法忍受的吧?思及此,綱吉就開始憎恨答應他們婚事的自己。「那麼如果有任何突發事件,就請醫生盡快通知我,謝謝。」
  雲雀點了下頭表示回應,這對一般家屬而言大概是非常不禮貌的舉動,但綱吉似乎完全不在意,他僅是多瞄了庫洛姆一眼,接著便離開這間沉悶的病房。



  是夜,雲雀拿著手電筒在醫院內走動。雖然像他這種高職位的專科醫生根本不必執行這種辛苦的夜班,但他原本就淺眠,與其待在自己的辦公室喝咖啡,他寧可在醫院內走動。一開始,他曾經活活把在醫院巡邏的住院醫師嚇的只剩半條命──因為醫院的鬼故事特別多,因此,他便自願攬下這個一般人想推都推不掉的麻煩工作。
  簡單來說,是因為他喜歡這間醫院才會願意接下來的。
  在走過一間單人房時,門縫下吹出房內不可能會出現的微風,他輕皺眉頭,將手電筒的光線移到病房的門排上……1096號病房,入住的是白天那位幾近崩潰的少女。
  思考了一瞬,旋即便將手擺在門把上──他可承擔不起第二次過失,萬一這名少女因為精神不穩定而輕生,這可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交代的。
  轉動門把,夜晚略為低溫的涼風吹的他眉頭皺的更緊。
  庫洛姆˙髑髏似乎沒有察覺他已經進來了,背對著房門的纖瘦身軀一動也不動,略為刺骨的冷風對她似乎完全不構成影響,即便她只有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衣。
  「妳在做什麼?」雲雀不知道她聽不聽的到,但還是試著發問,畢竟照顧病人是他的職責。
  意外地,庫洛姆只一聲就動了,但只是微微偏過頭,雲雀仍然看不見她的臉。
  「看星星。」
  語畢,她的目光又回到窗外的星空上。
  「……妳需要多休息。」見她沒有休息的打算,雲雀走上前,低聲勸阻著。
  背對著他的身軀沒有動作,就在雲雀要再出言勸阻時,一道沙啞破碎的嗓音從庫洛姆的聲道發出,令人無法相信那是屬於一名二十出頭的少女。
  「醫生,如果沒有休息的話,我能死嗎?」
  鳳眼一睜,他對她的用詞感到極為訝異。
  這種絕望的字句他已經聽過不下百遍,但幾乎都是「我會死嗎?」、「我治得好嗎?」之類的求救話語,問他「能不能死」的病人她還是頭一個。
  雖然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樣的苦痛,但愛她的哥哥依然健在,她卻有這種尋死、不在乎的念頭?現在的女性都這麼脆弱自私嗎?
  「別說傻話,想一想妳哥哥。」老實說,他很瞧不起這種輕易放棄生命不管他人的傢伙,要不是眼前的人是個女性病患,他早就把她摔下床要她辦出院,別在這裡浪費他的時間。
  「如果……沒有我……首領……就不會過的那麼辛苦……承受那麼多委屈……」沒想到,一提到她哥哥,卻反而令她更加傷心,這是雲雀始料未及的,看著庫洛姆微微顫抖的纖細肩膀,他居然感到一籌莫展,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管妳發生了什麼事情,妳出事的話最傷心的一定是妳哥哥,不要做傻事。」說罷,便上前將窗戶關了起來,而就在此時,他終於能夠看清庫洛姆的面貌。
  淨白的小臉被淚痕交錯覆蓋,佈滿淚水的左頰和沒有淚珠的右頰形成強烈反比,健在的左眼雖然又大又水亮,但裡頭卻找不到一絲光芒,眼眶也腫了一整片,彷彿希望和快樂都已經隨著往事一同殞落。

  到底是什麼樣的悲劇,會把一個女孩子傷成這種模樣?



  精緻的茶杯應聲摔到地上碎的四分五裂,裡頭的香茶因衝擊而四處亂濺,雲雀的白色長大衣上染到了一些咖啡色的茶漬,令他眉頭一皺,但迅速將水漬抹掉之後痕跡就消失了,因此他沒有多加追究。
  「你你你、你說……庫洛姆想要自殺?」
  「嗯。」懶的再重覆一次,雲雀淡然回覆一個字。
  「怎、怎麼會……需不需要做心理輔導?」
  「如果你不希望她尋死的話。」冷酷的話語令人不敢相信是從一名專業醫師口中說出來的,倘若是一般人也許會被激的火冒三丈,幸好,現在面對他的是脾氣好到連六道骸都可以包容原諒的澤田綱吉。
  「唔……那、那我該怎麼做?」果不其然,綱吉並沒有糾正他的態度和口氣,滿腦子都是怎麼治癒庫洛姆的身體和心靈。
  「告訴我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欸?可是醫生你不是……」
  「我是全身科的醫生,心理學也難不倒我。」這也是他能在第一時間就被任命為澤田集團相關人士的主治醫生的原因,要知道,可不是隨便一個醫生都可以跟這些龍頭企業攀上關係。
  「這、這樣啊……姆……」綱吉抓了抓髮叢,不知道該從哪一件事情開始說起。



  下午,雲雀轉開庫洛姆的病房門把,高級皮鞋輕踏地板的跫音引起了庫洛姆的注意。平常,醫生不會在這個時間進來探視她的情況,是首領又拜託醫生什麼了嗎?
  「……庫洛姆˙髑髏。」
  黯淡的眸子看向床邊的雲雀,以示回應……這位醫師也是因為首領的要求,才會特別照顧自己的吧?
  「總算有回應了。」在病歷表上窸窸窣窣寫了幾筆。「先前叫妳都沒有反應,因此還沒自我介紹。」如黑珍珠一般漆黑的瞳眸緊盯著庫洛姆,上頭映照出了庫洛姆的影子。
  「我是雲雀恭彌,妳的主治醫生。」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