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5 (水) | Edit |
後記:

前一秒才跟阿貓說綱吉崩潰還要很久
接下來寫的就是綱吉崩潰的劇情(被打)
太歡樂了啊XDDDDDDDDDDDDDDDD(崩潰)
綱吉你已經很了不起了真的(正色(被巴出去

連載白蘭先生已經變成神了啊(遠目)
那種能力不是人類可以擁有的啊XDDDDDDDDDDDDDD!!!!!

變形金鋼看第21次(放入光碟(神經##神經病####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庫洛姆,骸在哪裡?」
  中午,首領一反常態的連門都沒敲就衝進庫洛姆的辦公室,雙手拍在木造的高級辦公桌上,柔和的眸畔中摻雜著些許火光,令庫洛姆錯愕的一愣,正在整理文件的雙手頓時停了下來,有些躊躇的望著眼前的首領。

  骸大人又做了什麼?

  「呃……首、首領……您找骸大人有什麼事情嗎?」就算要「出賣」骸大人,也要先知道骸大人到底犯了什麼樣的「罪過」才能「出賣」他。
  「快跟我說他在哪。」不料,綱吉不似平時的溫和好說話,臉上非但沒有掛上笑容,甚至連一點表情都沒有,僅是冷冷的望著庫洛姆,要她盡快報出骸的行蹤。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首、首領……」將文件堆到旁邊,庫洛姆有點害怕這樣的綱吉。
  沉默了半晌,綱吉的語氣總算溫和了一些,臉上的表情也稍稍軟化。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正在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
  「抱歉嚇到妳了,庫洛姆。」這一聲道歉,果然讓庫洛姆害怕的神情褪減不少……呼,幸好,仍然是平常的首領。「但我真的有事要找骸,現在。」一提到骸,綱吉的語氣又冷了下來,甚至僵硬不少。
  「唔……」記得今天早上骸大人才跑來叮嚀自己,不要把他的行蹤告知給首領。雖然她覺得這個指示很奇怪,但因為是骸大人的請求,她沒有多做懷疑,順從的應了允。而現在,首領就像追緝犯人一般的向自己詢問骸大人的行蹤……講?不講?「首領可以……先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她不想就這樣違背答應骸大人的事情,可又不希望首領因為自己的保密而被骸大人佔太多便宜,所以……先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是最重要的。
  聽罷,綱吉沉默了好半晌,似乎正在猶豫這種事情該不該跟庫洛姆說。
  良久,綱吉總算鬆開深鎖的眉頭,換上一張苦到不能再苦的苦瓜臉,無可奈何的坐到待客用沙發上嘆氣。
  這個舉動更令庫洛姆一頭霧水。「首、首領?」
  「……庫洛姆,我知道骸可能已經事先指示妳不要告訴我他的行蹤,但這次我真的忍無可忍了。」
  緊張的點點頭,庫洛姆小心翼翼的走到綱吉對面坐下,她的好奇心再次復燃,愈來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讓脾氣好到出奇的首領氣到無法忍受。
  綱吉坐在沙發上,舔了舔唇瓣張口,卻又好像不知道該如何開始似的停了下來,而後用手捂住自己的小臉,欲言又止,反反覆覆重複了好幾次同樣的動作。
  庫洛姆屏息等待,等著首領說出骸大人此次的「罪行」……強吻首領?強抱首領?或者是……以庫洛姆單純的心靈,她實在是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終於,綱吉鬆開了緊握的小手,冷冰冰的開口。

  「叫他把所有內褲都還給我。」

  一開始,庫洛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欸?」首領剛剛是說內褲嗎?
  「他把我三櫃的內褲全都掉包了!」

  首先,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內褲呢?因為某個男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偷幾件,雖然事後他都會跑去找那個男人並把內褲要回來,但被偷走的那段期間沒有內褲穿也不是辦法,因此他買了好幾櫃的內褲,那個男人要偷可以,反正他遲早都會要回來,但當下他要有內褲穿才行。
  豈料,這次那個男人居然一次把整整三櫃的內褲都偷走!甚至連自己昨晚穿著的那件也不放過!

  庫洛姆倒抽了一口氣,她完全沒有想過骸大人會做出這麼「下流」的事情。不過……
  「呃,首領,您說『掉包』?代表骸大人有留其他東西給您穿囉?」
  這一點,讓綱吉的臉色更加冷然,庫洛姆從來沒看過綱吉的眼神死的這麼徹底,不禁瞪大水盈盈的左眸,開始猜測骸大人到底留什麼東西給首領穿。
  「……這個。」
  話落,一件純白蕾絲邊的絲綢小可愛內褲被扔到桌上,更是令庫洛姆重重一震……這種內褲,說是給她穿的還差不多吧?給首領穿這個?
  嚥了口唾沫,庫洛姆扯出了個難看的苦笑,試圖給骸打個圓場。
  「呃,咳咳……骸大人也許認為很適合您吧……純白就代表純潔,骸大人心目中的首領大概就是這個形象……」姑且不論這種理由有多荒唐、多可笑,能掰則掰,庫洛姆現在也想不到其他藉口解釋骸大人的行徑。
  綱吉沒有答話,他面無表情的再扔另一件到桌上,而這一件更是令庫洛姆瞪凸了眼。
  「所以,在他心中,我也很適合這件『豹紋性感綁繩內褲』囉?」
  「呃……骸大人或許只是隨便抓幾把放進衣櫃來替換……」爛理由,但也算是個理由。
  綱吉又沉默了一會兒,旋即又扔出一件,而庫洛姆在看見這一件之後,便用小手捂住眼部,說不出話來了。
  「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什麼這件『丁字褲』後面會綁一條白布寫著『Tsuna desires Mukuro』(綱吉渴望骸)?」
  而且,「desire」還有想與對方發生性關係的意思。
  這讓庫洛姆頓時羞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骸大人啊!您怎麼這麼不知害臊啊!
  「我、我……不知道……」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庫洛姆一籌莫展的將肩膀縮了起來,不敢抬頭面對綱吉難得瞇起的褐色大眼。
  見狀,綱吉嘆了口氣。「我不想盤問妳,庫洛姆……我只希望,妳能告訴我骸的行蹤。」算帳要找正主兒,不能波及被利用的無辜人們。
  「……骸大人『躲』在他名下的別墅裡……」這種情況,用「躲」這個動詞再適合不過了。
  「我知道是別墅,但我要知道是哪一棟。」骸名下的別墅少說有幾十棟,他不可能一一造訪確認。
  「……第二棟……」骸大人,這次真的是您錯了!不幫首領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到此,綱吉僵硬的表情總算溶化,又恢復猶如冬日暖陽的微笑。
  「謝謝妳,庫洛姆。」



  抵達位於郊區不遠處的豪華別墅,綱吉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對司機露出和藹的一笑。
  「謝謝,你可以回去了。」
  被這一笑電到的司機震了一震,旋即滿臉通紅的點點頭,但流連於首領身上的目光不敢持續太久,否則別墅裡的霧守大人可能會把自己的兩顆眼珠子硬生生挖出來,然後再處以去勢之刑。
  開玩笑,他連老婆都還沒抱過,怎能就這樣斷送自己的下半生?
  「首領自己小心。」

  手指滑過門把,乾淨的連一點塵灰都沒有。
  再度深吸一口氣,綱吉將準備來面對骸的冷酷面具戴上,這次他絕對要讓這個男人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轉開門把,高級皮鞋踏進一塵不染的紅色地毯……這棟別墅已經這麼久沒人來清理了,環境居然還這麼乾淨,這就是骸待在這裡的鐵証!
  「六道骸!你要自己下來,還是我上去?」怒火中燒的大吼著,下半身的緊身女用內褲更加增添了他的怒火……這次絕對不放過這個男人!
  沒有回音,偌大的大廳內只聽的見些許風聲,還有綱吉方才那句話的回音。

  很好,要跟他來硬的是吧?

  綱吉知道六道骸是吃軟不吃硬,但這次是他自找的,他一定會讓這個男人後悔挑戰自己的極限──禁他一整年的慾!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綱吉早就摸透了骸的思考模式:綱吉、綱吉、還是綱吉。
  這絕對不是他自戀,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雖然他也是前陣子才接受這個事實。
  因此,最好的懲罰就是禁他的慾!讓他整整一年都不能碰自己一根寒毛,連一片指甲都不讓他摸,讓他嚐嚐什麼叫做痛不欲生!
  一開始,他對自己這樣的決定還有點遲疑,因為一般的男人如果被情人禁慾,多半都會投向酒店的懷抱,做出「背叛」情人的事情來洩慾,但是……

  『首領,您想殺了骸大人嗎?』
  這是千種聽見自己的計畫時發出的問題。

  『哇靠!你也太殘忍了吧!彭哥列!』
  這是犬聽見自己的計畫時發出的驚呼。

  『首、首領……骸大人的確是有點過火,但請別這樣折磨他呀!』
  這是庫落姆聽見自己的計畫時發出的懇求。

  真有這麼嚴重?
  姑且不論到底有沒有那麼嚴重,綱吉暫時下定了決心,否則這個臭男人永遠都學不乖!

  好不容易將一樓巡視完畢,綱吉吁了一大口氣,輕盈的步伐往二樓前進。
  一上二樓,綱吉就知道自己不用再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晃了。
  才剛站定,他的目光就被右手邊的精緻木門吸引住,為什麼呢?很簡單,因為這扇木門上刻著自己的模樣,四周佈滿了綺麗的玫瑰花及花瓣,一對漂亮的翅膀自它身後展出,美麗的不似凡人,無論是誰都會將它錯看成聖潔的天使。
  綱吉面無表情的走向那道門,轉開門把……

  「你終於來了!親愛的綱吉,我差點就要跑回總部把你綁過來了呢!」發言人正是綱吉現在最想揍出去的男人──六道骸,他笑容滿面的抱住剛進門的綱吉,臉上絲毫沒有行蹤被發現的焦慮,反而露出一臉「綱吉你真慢」的無辜神情。
  這是怎樣?
  「……骸,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特地來找你嗎?」想推開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但他卻像沾了強力膠似的死黏在自己身上,動都不動。
  「呵呵呵,當然知道囉,是想談你的內褲吧?」
  原來他還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啊?
  「很好,那快把我的內褲還我!」在他的耐性被磨光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的耐性還不錯,但一切都在遇到六道骸之後完全被推翻──他的耐性真是少的可憐!
  或者該說,只有面對六道骸才會有這種情況。
  「哎呀,別急嘛,親愛的綱吉……我不是有給你替換的內褲了嗎?」
  小臉抽搐了下,綱吉努力壓下想一拳揍扁這個男人的衝動,深吸了一口氣,咬牙切齒的開口:「是喔?那些『女用內褲』就是你說的替換內褲嗎?」
  「怎麼了?綱吉不喜歡嗎?」
  誰會喜歡!他可是貨真價實的大男人!怎麼可能會喜歡!
  「六、道、骸,那是女、用、內、褲,是『女』用內褲!」耐性到達臨界點的綱吉終於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的語調,要不是骸死黏在他身上,現在的他大概會氣的跳腳,邊跳邊說。
  「我知道呀!可是綱吉穿起來很可愛不是嗎?」說罷,便熟練的解開綱吉腰上的皮帶,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就將皮帶弄鬆、西裝褲褪下,露出綱吉不得不穿的白色蕾絲邊小內褲。「看,真可愛。」

  啪嘰。
  剎那間,綱吉聽見腦中出現一道清晰的斷裂聲。

  「六道骸你這個變態!」氣急敗壞的揮舞著纖瘦的手臂,綱吉的理智線就在方才全都斷光,他發瘋似的撲到六道骸身上捶打,甚至不管褲子還掛在自己腳上。
  雖然「捶打」聽起來很像女孩子才會使用的攻擊招式,但事實上,綱吉的「捶打」攻擊力早已遠高過小女生的粉拳,每一拳都在地面上打出一個恐怖的窟窿,要不是骸躲的快,他的俊臉早就被打出好幾個洞,早早回老家報到去。
  有理智的綱吉絕對不會這樣放手攻擊人,可見他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怒火吞噬了。
  雖然早就預料到綱吉會氣到動手攻擊他,但沒想到攻擊力這麼驚人,可見綱吉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呢……哦呀,可愛的綱吉居然被自己逼成這樣,他是不是該檢討一下了呢?
  然而,「檢討」兩個字在六道骸的字典裡是找不到的。
  與其檢討,他還不如「身體力行」,親自替綱吉找回失去的理智。
  下一秒,骸抓住了綱吉揮下來的拳頭,一手一個,而手被抓住的後者也不甘示弱的拚命抵抗,似乎不在骸臉上開一個洞就不罷休。
  「呵呵呵,冷靜一點吶,綱吉……你捨得對親愛的老公下手嗎?」
  這句話似乎起了一點作用,綱吉的掙扎停頓了下,褐眸內注入了原有的理智,開始不停的大口喘氣……雖然他還是很生氣、很焦躁,但至少恢復了該有的理智,就算骸的臉皮真的比地殼還厚,他也絕對不會希望自己親手終結他的生命,而且還是在這種荒謬的情況下。
  「你……不要……再……挑戰……我的……極限……」許是怒火還沒完全消退的關係,綱吉喘的十分厲害,似乎正在用所有的力氣將仍然十分旺盛的憤怒之火壓下來。
  見綱吉總算冷靜下來,骸也不放過這個機會,他趁綱吉仍在喘息的時候將他身上的女用內褲拉扯下來,令綱吉的雙眸錯愕的一睜,不敢置信的一瞪。
  「把怒火轉為『慾火』,事情就解決了吧?」微微一笑,綱吉腦中的理智線再次面臨斷線的危機。
  解決個屁!
  「骸你這不要臉的──」話還沒說完,強而有力的大手便壓住綱吉的後腦勺,輕而易舉的霸佔了可口的嫩唇,吞掉他接下來要說出口的怒罵。



  翌日,晨間會議照常結束,霧之守護者,缺席。
  「首領!」
  庫洛姆喚住正在整理文件的綱吉,後者毫不吝嗇的露出溫柔的笑容。
  「什麼事?庫洛姆。」
  「呃……那個……」小心翼翼的朝骸大人的位置瞄過去。「骸大人……去哪了?」
  瞬間,綱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一瞬,眼神死了那麼一秒,但下一刻又恢復原有的笑意,庫洛姆不覺揉了揉眼睛……是她看錯了嗎?
  「不知道。」
  「咦?可、可是,首領……您不是去找骸大人了嗎?」
  「現在天氣很熱呢,庫洛姆。」
  「欸?」話題怎麼突然轉到這兒來?
  「骸大概去『消暑』了,不必為他擔心。」
  「嗄?」愈聽愈糊塗。
  「他明天就會回來了。」
  聽罷,庫洛姆這才寬心,她朝綱吉鞠了個躬、道了聲謝,然後匆忙離開……雖然,她仍然對骸大人的下落感到十分好奇。

  首領辦公室內,佇立了一座和復仇者監獄裡一模一樣的水牢設施,藍法男人被好幾層鎖鏈靠在裡頭,動彈不得。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我還是喜歡反攻捏,我一直在綱是吃攻的文...可是都找不到,這結局讓偶好開c. XDDD
2014/07/03(Thu) 19:15 | URL  | 冰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