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8 (土) | Edit |

※幾乎都是1896,食用請小心。

後記:

今天是父親節呢ˇˇˇ
祝大家父親節快樂ˇˇˇ
晚一點寫賀文,寫好的話會放上來^^
沒有的話就……(欸##)

其實我很喜歡骸綱夫妻論(走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我晚點會再來一次,妳的身體還是很虛弱,三餐跟藥都要按時吃。」
  「謝謝您,醫生。」
  好不容易,庫洛姆總算能擺脫那張悲慘的撲克臉,恢復昔日的精神與光彩,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仍然沒有走出白蘭對她造成的陰影,即使她盡她所能的隱藏那些情緒。
  走出庫洛姆的單人病房,始終跟在雲雀身邊的護士偷瞄了眼雲雀,猶豫了好半晌,在確定雲雀今天心情不錯之後,該護士才敢開口說話。
  「雲雀醫生變了呢,以前從來不會主動關心病患。」她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給誰聽。
  被點名的男人頓了一秒,但沒有持續太久,下一秒就踏著大步繼續前進。

  他變了嗎?

  雲雀對於自己的反常也感到有點訝異,他的職責只是治療病人,照看病人並不在他的工作範圍內,平時他總是診斷交代完就走人,今次卻再三提醒,發自內心的關懷表露無疑。

  但他知道,自己其實沒有變。
  因為對其他病人,他的作風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今天的工作辛苦妳了。」在辦公室前停下腳步,伸手接過護士手上的病歷表。「晚點我還會去找那個病人,這就留在我這吧。」
  「咦?可、可是……今天好像有人在辦公室等您……應該沒時間去看庫洛姆小姐吧?」
  「不管是誰,都無法打亂我的決定。」連看都沒看護士一眼,雲雀的目光始終盯在翻閱的病歷表上。
  護士錯愕的一愣,雙眸連眨了好幾下……醫生真的那麼在意那位病人?是真心的,亦或是病患家屬的要求?畢竟她的家人是企業界的雙龍頭,跟她打好關係的話對醫生的事業和未來都有很大的幫助。
  沒有理會呆愣的護士,雲雀逕自走進辦公室,毫不留情的把門摔在護士臉上──這絕對是護士的錯,因為她剛剛想探頭看看辦公室裡的是何許人也。

  將病歷表放到桌上,雲雀的臉色瞬間暗了下來,冷冽的語氣令人不覺打了個哆嗦。
  「您來做什麼?」講是講敬語,卻連稱呼都省略。
  「恭彌,你怎麼這樣對待自己的母親呢?」優雅的貴婦人自沙發上起身,想給兒子一個擁抱,但後者根本不領情,冷冷的瞪視著眼前的母親。
  「您來做什麼?」同樣的問題再問一次,雲雀的表情沒有一絲波動。
  見兒子沒有寒喧的打算,貴婦人也放棄了好言勸說的打算,她擺出母親的架子,將一張框著精緻相框的照片放在桌上。
  「你已經事業有成,容貌也不差,上門暗示你的千金家屬多到足以踏爛我們家的門檻,你也差不多該做個決定了。」
  「無聊。」
  意興闌珊的別過頭去,拿起桌上的病歷表,甩都不甩自家母親。
  「你覺得無聊,我跟你爸可不覺得!你差不多該娶個媳婦回來了!」
  「您是想要媳婦,還是想要媳婦家帶給我的幫助?」
  這句話,讓他的母親噤聲,稍嫌腦火的瞪視著閱覽病歷表的兒子。
  「兩方面都有。」拿起桌上的照片,放在雲雀閱覽的病歷表上。「這是全球排名前二十的企業家千金,無論是家世背景或外貌都足以配的上你!時間我已經談好了,這個禮拜六的晚餐,你可要好好對待人家。」
  無聊的打了個呵欠,雲雀慢吞吞的將照片擱到一邊去,連一點面子都不肯給母親。「我不會去。」
  母親對兒子的應答不感到意外,但她還是無法嚥下這口氣,出口的話語微微顫抖著。「我都已經跟人家談好了,你不去就是不給我面子!」
  「我不會去。」千篇一律的回答,雲雀連看都沒看他母親一眼。
  「你!你敢不去!」氣急敗壞的搶走雲雀手上的病歷表,兩顆眼珠子憤怒的瞪圓,美麗優雅的臉龐因憤怒而扭曲。
  冷冷的轉頭望著貴婦人,下一秒便將病歷表搶回來,當著母親的面一字一字慢慢說。
  「我、不、會、去。」
  他討厭群聚,尤其是相親這種無聊的群聚。
  「你……好吧,因為太忙所以不想去是吧?那就放掉現在手上的病人──」
  「辦不到。」
  「你是故意想跟我唱反調嗎?好!你之前就說不想做醫生,現在我允許了!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當醫生了!」
  「不要。」
  是的,他的確很討厭醫生這個工作,因為要接觸很多陌生病患,要不是他的父母苦苦哀求,就差沒吐血給他看,他才不想做這種既麻煩又要群聚的工作。
  但現在,他手上有個無法放下的病例,他不能離開。
  「你……」氣到胸脯上下起伏,貴婦人試著冷靜下來,尋找兒子反常的原因。「病人……是病人嗎?是哪個病人讓你不想離開了嗎?」因憤怒而瞪圓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瞅著雲雀,而後者沒有予以回應,貴婦人看作默認。
  「你不是最討厭那些跟你地位懸殊的病人了嗎?就是這個病例對吧?留戀在她身上對你不會有幫助的!」雖然兒子好不容易有喜歡的人了,但貴婦人還是執著於「門當戶對」這個原則,硬是搶走雲雀手上的病歷表,無視後者瞬間轉冷的臉色。
  「還不是那種感情。」不耐煩的將病歷表搶回來,轉身面向辦公桌。「總之,我不會去。」
  「恭彌!我跟你爸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啊!」雖然也有考慮到他的將來,但他們是真的希望兒子的成就能夠更加非凡,因此,互許終身的人必須慎選啊!
  「不要擅自指使我的人生。」冷冷的扔出這一句,打斷了他母親準備灑淚的狗血劇。
  「……恭彌,可是──」
  「再見。」毫不留戀的將親生母親推到門外,碰的一聲將門關上。



  「庫洛姆,我來看你囉!」
  甫一進門,綱吉就給庫洛姆一個大大的擁抱,最令他感動的是,庫洛姆已經不像先前一樣死氣沉沉了,看她的表情,總算是想開了。
  「首領!」開心的回應綱吉的擁抱,而後看見他身後的骸,也綻出漂亮的笑花。「第一次在醫院看到您呢,骸大人。」
  「是呀,因為綱吉一直『忘了』要通知我來看妳。」意有所指的搭上了綱吉的肩膀,後者的寒毛在傾刻間全都豎了起來,尷尬的打著哈哈。
  「哈、哈哈……咳……是、是真的忘了,不是故意的……」聽他講的,好像自己是「故意」忘掉他似的。
  「呵呵呵,我不會介意這種小事的唷,親愛的綱吉。」
  才怪!
  綱吉翻了個白眼,懶的繼續應付他,轉而將一籃水果擺到庫洛姆手上。「吶,這裡有很多水果唷!看妳想吃什麼我削給妳吃,沒有的話就讓骸去買。」活像好媽媽照顧女兒般殷勤,也令庫洛姆笑的更開心。
  看首領和骸大人的互動,雲雀醫生說的似乎是真的呢!幸好,首領是心甘情願待在骸大人身邊的……思及此,庫洛姆的眼神柔了一瞬,若有所思的望著水果籃,藉以隱藏自己內心的顧慮。

  會接近自己的人通常都是在打首領的主意,這點她已經完全明白了。
  現在,她不會輕易把自己的心交出去,否則只會替首領帶來麻煩……

  「選好了嗎?庫洛姆。」
  猛然回神,庫洛姆趕緊露出笑容,拿起一顆又大又紅的蘋果。「我想吃這個。」
  「嗯嗯,那我幫你削唷!」心情極好的綱吉沒有察覺庫洛姆的異狀,他接過蘋果,準備用小刀作出可愛的兔子造型,但在下刀的前一刻,纖細的手腕卻被骸一手抓住。
  疑惑的轉頭望著阻止自己下刀的男人,後者的嘴難得不自然的抖動,似乎正在憋笑。
  「綱吉,你忘了另一籃蘋果的慘劇嗎?還是我來削吧。」
  另一籃蘋果,因為全部都被削掉一半果肉,所以被擱在家裡沒帶來的那一籃蘋果。
  瞬間,綱吉的小臉噗咻一聲通紅,面紅耳赤的甩開骸的手。「我、我這次一定會成功!」居然小看他!雖然自己練習的成績的確不怎麼輝煌……
  「不用勉強了,我來吧,要是劃傷自己怎麼辦呢?庫洛姆也不會想吃到那麼難看的蘋果唷。」
  聽罷,庫洛姆噗哧一笑,綱吉臉紅到說不出話來,但自己的功夫的確不到家,他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交出刀子,發誓回去要跟蘋果卯上,就算會切爛幾十籃也沒關係,他負責把失敗品全部吃掉,但一定要練成這一項技能!

  望著首領和骸大人的互動,庫洛姆幸福的笑了,儘管她的內心仍有著小小的悲哀……不能給首領添麻煩,絕對不能。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