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月) | Edit |
後記:

這個新篇雖然寫的很有心得,卻反而拖很久才更新一篇……(被打)
有人非常喜歡這個系列嗎?(偷看(???

我真的很喜歡自卑的綱吉(拜託你快滾##)

報告地獄開始Orz
不過還是會抽出時間看變形金剛(你夠了沒####)
要看到連台詞都會背的地步(被打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琳瑯滿目的菜色令綱吉眼花撩亂,他困難的嚥了口唾沫,睜大雙眸望著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豐盛美食,同時也摸了摸口袋中的錢包。
  快月底了,他剛好將這個月的房租從銀行裡提領出來,其中包含了少的可憐的生活費。
  因為他只是個瘦弱的中學生,想打工也沒人要聘請,只能乖乖依靠政府的補助過活,雙親遺留下來的小額財產早就所剩無幾,現在的他只能勒緊肚皮過活,連吃塊麵包都讓他猶豫不決了,哪還有閒錢讓他上餐廳吃飯?
  雖然昨天老師有問他要不要住他家,而且最後下的結論似乎是「要」,但綱吉這十四年不是白活的,他非常了解「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真理,雖然不明白老師的目的是什麼,但他沒自信能回應老師想要求他的事情。
  所以,只好當老師昨晚喝醉,才會隨口問他要不要去他家住。
  不過,昨晚老師有喝酒嗎?

  「綱吉,喜歡這道菜嗎?」
  綱吉嚥了口唾沫,要不是他小嘴閉的緊,口水早就流了滿地。但考慮到現實層面,綱吉搖了搖頭。
  豈料,骸卻無視了綱吉的拒絕,直接接過服務人員遞過來的菜餚,放到點菜台前的托盤上。
  老師也喜歡吃嗎?真好……綱吉暗忖,並努力把眼神從菜餚上移開,不讓老師看出自己也想吃。

  就這樣繞了料理台一圈,骸吩咐點菜台裡的服務生把菜分批送上來,便牽著綱吉的小手走到窗邊的座位上──那是他專屬的座位,即便是校長要來用餐也不敢跟他搶。
  而綱吉的大眼早就瞪直了,因為骸老師拿菜就像不用錢似的隨便點,一點就是一大盤,怎麼看都不像是一人吃的份量,老師看起來食量沒那麼大,又高又瘦卻又不會太瘦,身材很好……一呆,綱吉的小臉瞬間通紅,羞愧的低下頭去,呼吸稍顯急促。
  自己居然開始回想骸老師的身材,真是太不要臉了!
  「怎麼了嗎?綱吉。」
  一縮,脖子縮了好幾吋,綱吉用力搖頭搖的像搏浪鼓,但卻因搖過頭而感到頭暈目眩,腦袋傳來的高溫也令他視線模糊,旋即倒在骸的腿上,但不過須臾,便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驚慌失措的爬了起來,並盡他所能的遠離骸,彷彿自己是什麼髒東西,不能碰老師一根寒毛似的。
  「對、對不起……」
  骸才剛要開口,菜就送上來了。
  熱呼呼的好菜令綱吉的雙眸再次瞪大,涎在嘴邊的口水已經快要溢出來了,好在他及早恢復神智,拚了命了把口水全都吞回去,然後乖乖縮在角落看老師用餐,開始後悔剛才沒狠下心來買一塊麵包來吃……至少他現在就不會那麼餓了。
  骸似笑非笑的望的綱吉的反應,而後便盛了一大碗飯,遞到綱吉面前。
  「趁熱吃會比較好吃唷。」
  聽罷,綱吉小嘴微張,彷彿聽不懂骸在說什麼。
  見綱吉沒有反應,骸也沒催促他,反而露出了一抹令人看不透的謎樣微笑。
  「呵呵呵……綱吉希望我餵你嗎?可以唷,不過你要過來才行吶,坐這麼遠我怎麼餵的到呢?」話落,也不等綱吉的腦袋開機,就逕自將他抱到自己腿上,筷子一次又一次的將飯菜送入綱吉口中,而後者也呆呆的咬菜,一點反應都沒有。

  殊不知,現在整個餐廳的焦點都在他們身上。

  在這所學校裡,誰不知道六道骸老師從來不跟任何人一起吃飯,也無法忍受任何人在他的用餐時間佔用他的專屬座位,就連主任跟校長都會被他的殺人微笑趕出餐廳,愛慕他的女老師和女學生連半步都不敢接近,否則就連遠處瞻望的機會都會消失,更別提和他一起用餐。
  但現在,他卻帶著一名學生到他的專屬座位上用餐,還讓那名學生坐在他大腿上細心照料,並親自餵他吃下一口又一口的美食,而那名學生,又是大家謠傳最可能被迫轉班的澤田綱吉。

  是他們看錯,還是六道骸老師找錯人了?

  直到肚子被填飽了、菜都吃光了,綱吉才回過神,嘴裡的餘香和肚子的滿足感令他連連眨了好幾下褐眸,抬頭望著剛吃下最後一口的骸,後者在將食物嚥下之後對綱吉一笑,不可思議的溫柔讓餐廳的其他人都忘了要繼續進食。
  「有吃飽嗎?綱吉。」
  這一問,綱吉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吃掉了老師的午餐,紅潤的雙頰唰的一下一片雪白,他環視了下餐桌上的菜盤,一、二、三、四……大概是昨天晚餐也沒吃的關係──雖然骸老師有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但他因為沒錢而婉拒了──他居然吃掉了六大盤的食物!
  「對對對、對不起……我……」苦著臉將小巧的錢包掏了出來,準備從今天要繳的房租內拿出被他吃掉的伙食費,不足的部分只好領出下個月要用的來補了。
  慘了,他下個月大概連一顆豆子都沒得買了。
  「哦呀……綱吉今天帶很多錢出來呢?這樣不好唷,學校裡有很多危險人物呢,萬一他們對你下手怎麼辦呢?綱吉這麼可愛,萬一他們勒索之後覺得不夠,想侵犯你怎麼辦呢?」

  ……誰可以告訴他,老師講的是哪一國的語言嗎?

  不只是綱吉,就連在餐廳裡圍觀的觀眾也覺得不可思議,看了看澤田綱吉,又看了看六道骸老師,看來看去看不出個所以然,紛紛對視聳肩……老師講的大概是外星語,在場沒人聽的懂。
  「呃……不、不會有那種問題的,老師……這些錢是今天要繳房租的,平常學校沒什麼人看的見我,反而比較不容易被勒索……」這倒是事實,他在學校就跟隱形人一樣,誰會注意到他?那些會被欺負的學生地位還比他高呢!
  但骸卻就像沒聽見似的要綱吉將錢包放回去,俊秀的眉宇蹙了起來,並緊握抓著錢包的小手。
  「房租?綱吉住我這裡是不用房租的,你原本的房間已經被我退掉囉,現在我家就是你家,明白嗎?」

  ……
  …………
  ………………欸?!

  「怎、怎麼會……」綱吉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老師講的那番話居然是真的,而且還細心到擅自將他的房間退掉,讓他不得不入住他家,連談都沒得談。
  老師到底在想什麼?

  除了綱吉以外,其他人的眼珠子更是瞪的快要掉出來了,但他們也察覺到骸的眼神開始不對,似乎不是很喜歡他們在這裡偷聽,於是識相的將動作還原,不再做出那麼明顯的偷聽動作,但耳朵還是張的很大,深怕漏聽一個消息。
  姑且不論骸老師的那番問題發言,他居然還讓澤田綱吉侵入他的私人空間?
  如果澤田綱吉是個漂亮聰明的女老師或女學生他們還能理解,甚至是優秀的同性男老師也OK,但偏偏他是乏善可陳的平凡男學生,無論怎麼想,都無法將他和優秀到無法無天的傳奇人物六道骸搭在一起。

  「吃飽了吧?該去午休囉,綱吉。」
  完全無視週遭的愕然,骸自顧自的摟著綱吉走出餐廳,途中還用拇指抹掉綱吉嘴邊的醬汁,放入口中品嚐,令綱吉的身子又是一僵,半強迫的被帶出了餐廳。



  恍恍惚惚地度過了下午的時光,綱吉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上課的,只知道自己的腦子裡裝的全都是骸老師。
  打從出生以來,骸老師是第一個對他這麼好的人。
  一想到這些善意背後可能隱藏著不友善的意圖,他的胸口就悶悶的、很難受,甚至希望老師乾脆對自己殘忍一點,不要把自己拉到天堂再打入地獄。
  因為現在的溫柔,甚至讓他產生了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幻想……他居然開始有了老師喜歡自己的錯覺!
  揪緊胸口前的衣領,綱吉困難的嚥下一口口水,纖瘦的肩膀縮了起來,不住顫抖。
  他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還是產生了這種不該有的錯覺。
  怎麼辦、怎麼辦……老師不該對他這麼好的,現在自己產生了這種情愫,一定會給老師帶來麻煩。
  他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只要老師對他好,他就會臉紅、就會僵硬,再加上老師最近對自己這麼好、這麼體貼……雖然不知道外人會怎麼想,但綱吉假想自己是外人,如果看到這種情景的話,一定會誤會這兩人兩情相悅,是一對戀人。
  但這怎麼可能!
  骸老師一定是心地非常善良的男人,才會不忍心看自己生活的那麼辛苦……然而,這種善心卻惹來自己這種不必要的麻煩,綱吉愧疚的垂下小腦袋,決定把這份不該有的心意藏在心底。

  放學後,教室門口出現一道修長的身影,亂成一團的教室立刻恢復寂靜,所有人就像時間被靜止一般停在原本的動作,連大氣都不敢哼一聲,包括綱吉。
  「綱吉,書包收拾好了嗎?」
  果不其然,骸對綱吉露出了讓旁人羨慕不已的溫柔微笑,令綱吉的小臉紅到發亮,趕緊低下頭將書包收拾好,匆匆忙忙的跑到骸面前,不敢抬頭。
  骸不出所料的伸手想搭住綱吉的肩膀,後者渾身一震,下意識的躲開,讓骸抓了個空。
  這個互動讓教室裡的同學們看的一愣一愣,想說話卻又不知道可不可以說話,只見澤田綱吉躲開骸老師之後,沒頭沒腦的往外衝,留下骸一個人站在教室門口,寶石般的異瞳內浮現了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詫異。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婷大人寫的我都愛!!
2012/06/22(Fri) 09:24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謝謝XDDDDDD
2012/07/03(Tue) 01:35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