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5 (火) | Edit |
後記:

綱吉這個小可愛ˇˇˇˇˇ(欸##)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ˇˇˇˇˇ(被打)

其實馬克白是喜劇吧?(被打頭)
壞人都被消滅了,不能算喜劇嗎?
跟其他喜劇唯一的差別就是,這部的壞人就是主角。(欸#)
悲劇的原因大概就是這個吧(?)
所以我真的覺得這是喜劇(你走開####)

很久沒發文了ˊˇˋ
讓大家久等了QD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綱吉呆望著左前方的小沙坑,三五成群的孩子們在裡頭一同玩耍,溫馨的景象令人心生暖意。
  隨著夕陽西下,年輕的少婦或保母一個個走進公園,接自家的小霸王和小寶貝們回家,這個景象才讓綱吉驚覺──啊,糟糕,已經傍晚了呢。

  在躲開骸老師的大手時,他有瞥見老師的眸中寫進了一絲詫異,但為了不讓自己貪戀這種美好的感覺,綱吉牆逼自己盡速離開,不可以再給老師添更多麻煩。
  一開始,他抱著老師可能只是開玩笑的心情回到以前租的房間,沒想到房東卻說房間已經另租他人了,而自己上個月積欠的房租也已經繳清,要他別再回去跟他提房間的事情。

  慘了,那他不就真的無家可歸了嗎?

  抬頭望著公園裡的時鐘,綱吉驀然覺得前方的道路一片漆黑。
  雖然骸老師說他可以去住他家,但綱吉還是不敢貿然前往。倘若他有一技之長或者能幫忙分擔家務,那麼他會很感激骸老師給自己的寶貴機會,畢竟一般人哪可能住在那麼奢華寬敞的高級公寓。
  但偏偏他什麼都不會。
  他有嘗試,但每次的結果都糟糕透頂。
  教他洗碗,盤子永遠不夠他摔;教他吸地,吸塵器永遠不夠他換;教他洗衣服,洗一洗晾乾還會,但摺衣服就另當別論了,每一件都會像醬菜一樣又皺又爛,摺的歪七扭八,還不如不要摺。
  簡言之,他一點用都沒有。
  這樣的麻煩人物到老師家住,肯定會造成他的不便。
  老師現在可能不覺得麻煩,但那是因為才剛開始,久而久之,老師一定會開始對自己感到厭煩。
  他不想被老師討厭。

  夜燈亮了,綱吉還是在公園裡躊躇不定,開始考慮要不要拿塊布在公園裡打地舖睡到天亮──啊,說到這裡,既然他的房間已經租人了,那他的東西呢?剛才忘了問房東這點實在是失策啊……東西會在老師家嗎?
  心頭一震,綱吉紅著臉縮了縮脖子,為不停找藉口想回老師家去的自己感到羞愧。
  不過,他也實在是沒有閒錢可以多買一塊布來睡覺了,還是去跟老師把家當都要回來再說。



  站在骸老師家的公寓一樓,然而在實際看到建築物之後,綱吉又開始畏縮了。
  今天放學時,他對老師做出了非常不禮貌的舉動……那種行為,根本就是在踐踏老師對他釋出的好意。
  就算老師因此而對自己心涼也沒關係,至少自己目前還沒有給老師帶來太大的困擾,待會東西拿拿就可以走人,幸好他的東西少的可憐,就連自己這種弱雞體質都不會嫌吃力。
  ……想是這麼想啦,綱吉還是在一樓的詢問台前來回踱步了好一會兒,在集好了足夠的勇氣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僵硬的走向大樓管理處。

  「呃,你、你好……」
  「你好。」許是看綱吉不過是個小孩子,年輕的管理員將臉抬的很高,用鼻孔和綱吉對視,眼神也沒有聚焦,似乎根本沒將綱吉放在眼裡。「找人還是問房子?」雖然這個問題連想都不用想,但基於職業禮儀他還是要開口詢問一下。
  「我想找人……」而綱吉也沒做出多大的反應,大概是平時就被鄙視慣了,看人家鼻孔和臉色已經是家常便飯。
  管理員哼了一聲,慢條斯理的翻了翻手邊的住戶名單,朝綱吉搖了搖頭。
  「我們這裡恐怕沒有你要找的人。」
  「欸?可、可是……我根本還沒說要找誰……」難道他走錯建築了嗎?
  將名單本合上,管理員輕蔑的瞟了綱吉一眼。「住在這裡的人都是在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怎麼可能認識像你這樣的小毛頭。」
  連眨了好幾下大眼,綱吉尷尬的抓了抓頭,緊張的語無倫次。「呃……我、我也不是哪位大人物的誰,只是他剛好是我的老師,手邊有我的東西,我只是來拿東西而已……」他是知道骸老師的身分地位不尋常,但沒想到校內謠傳的事蹟都是真的。
  又斜睨了綱吉一眼,管理員才不耐煩的開始翻名簿。「找誰?」連對訪客應該要用的敬語都省略了。
  見管理員總算願意替自己聯繫骸老師,綱吉這才鬆了口氣。「請轉告……呃,骸,說學生綱吉想跟他拿東西。」頓了一下,綱吉的腦中浮現骸要他用的稱呼,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
  不料,這名號才剛唸出,管理員就像被電到似的跌下辦公椅,臉上的表情又驚又怒,著實嚇了綱吉一大跳。
  「你怎麼可以直呼他的名諱!六道先生平常看起來好說話,骨子裡可不是這麼一回事!你真的是來找他的嗎?你根本連他是誰都不清楚吧?!」
  瞧他驚恐的模樣,綱吉還以為自己剛才唸了什麼不堪入耳的髒話。
  「呃──」
  「出去、出去!姑且不論六道先生願不願意見你,你要是在他面前直呼他的名字,他肯定不會放過你!」據他所知,六道先生很討厭別人跟他裝熟,就連在這兒進進出出的貴賓裡,敢直呼他名字的人沒有半個。
  「欸?可、可是──」就是老師要他這麼叫的啊!
  「沒有可是!你快出去!最好祈禱下次來的時候不是我值班,否則我不會放你上去的!」煩躁的揮了揮手趕綱吉,彷彿趕蒼蠅一樣隨便,綱吉委屈的在櫃檯前跺腳,他沒有想到自己不要說住老師家了,連老師的家門都踏不進去。
  「求、求求你讓我進去!」至少讓他拿到家當!「拿完東西我就會離開了!請你替我轉告骸──呃,我是說,六道先生!」如果連家當都沒有,他今晚就真的要睡公園了。
  「誰理你──」正要起身趕人,手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管理員冷瞪了死賴著不走的綱吉一眼,臭著臉將電話接起來,但還是努力壓抑著體內的火藥,否則這份工作就完蛋了。「喂?您好。」
  「求求你讓我見六道先生!」抓住這個機會大吼,綱吉從來沒和其他人角力過,因此聲音微微顫抖。現在的他是窮途末路,管他丟不丟臉、惹不惹人厭,只要讓他拿到他的東西他就會自動滾蛋,只要老師把他的東西還給他……「拜託你!」
  用手蓋住話筒,管理員焦躁的要綱吉閉嘴。「不要吼!你可知道是誰打來的嗎!」
  「一下子就好了!拜託你!」
  『什麼聲音?有訪客嗎?』
  話筒另一端發出疑問,管理員的冷汗開始分泌,不一會兒就能跟瀑布一樣從他臉上滑下。
  「呃,不是訪客,是個走錯地方的小孩……」
  「我沒有走錯!請替我通知六道先生!」管他三七二十一,電話裡的大人物地位愈高愈好,心地最好也跟骸老師一樣善良,看在他大吼大叫的份上讓這位瞧不起他的管理員替他連絡骸老師。
  『……我剛才好像聽見我的名字?』
  不用懷疑,話筒另一端就是六道骸本尊。
  「啊……沒、沒什麼……只是個沒禮貌又無理取鬧的小孩,待會我會把他趕走,請您不用擔心……」
  『小孩?是綱吉嗎?』
  心頭一冷,管理員正在朝綱吉揮舞的手靜止在半空中……剛才,這個小孩好像有說自己叫做綱吉?
  「呃……」嚥了口唾沫,管理員將臉降下來,總算用正眼打量眼前快要哭出來的綱吉。「六道先生,您認識這個孩子嗎?」
  『真的是綱吉?』話筒另一端的音量提高了,而管理員的心懸了更高,因為他是第一次聽見六道先生用這麼開心的語氣說話。『我馬上下去。』說完,喀的一聲便切斷了通話,而管理員脆弱的心也咚咚兩聲摔到地面上。
  這個孩子不但真的認識六道先生,還讓六道先生親自下樓來接他上去?
  ……不知道現在還找不找的到其他好工作?
  見管理員拿著話筒發呆,也沒有繼續趕他的意思,綱吉停下了方才的鬼吼鬼叫,剛好他也叫累了。
  話雖如此,他還是不太能理解管理員的表情為什麼和剛才完全不一樣了。
  「……管理員先生?」
  小手在管理員的眼前揮啊揮,而後者就在這一瞬間像被鬼打到似的回過神,並露出比綱吉還要更想哭的悲慘神情,令綱吉不解的蹙起眉頭,水盈盈的眸畔眨了好幾下。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管理員總算願意用正眼看他了,綱吉遲疑了下,又開始說出自己的請求。「剛才那麼吵真的很抱歉……但我真的很需要聯絡到六道先生,可以請你幫我通知他嗎?拿完東西我就會離開……」
  但管理員就像沒聽見似的逕自掛上話筒,臉上仍然是想哭的表情。
  「六道先生馬上就下來了,請您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等候。」
  一呆,綱吉還以為自己身後是不是來了個重量級的骸老師的常客,回過頭去……沒人。
  那管理員先生是在跟誰說話?
  不過,既然骸老師就要下來了,那他剛好可以問他自己家當的下落,雖然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面子讓骸老師親自下樓,但他真的要好好感謝那個人呢!



  甫一出電梯門,就看見綱吉嬌小的身影坐在沙發上看雜誌,骸迫不及待的大步走向他,連自己差點把電梯旁的花盆踢翻都不知道。

  綱吉邊看雜誌邊偷覷從兇巴巴大人轉為靜悄悄小蟲的管理員,因為後者似乎很怕得罪他,絲毫不敢怠慢,還拿一堆雜誌給自己看,甚至泡茶給自己喝,和一開始的態度有著天差地遠,更是令綱吉不解的用雜誌遮住半邊臉,想從他臉上找到蛛絲馬跡。
  但他從頭到尾都繃著一張臉。
  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他嚇成這樣?是不是自己剛才大吼大叫害他挨罵了?

  「綱吉!」
  聽見骸的聲音,綱吉放下手邊的雜誌,正要起身向老師問好──但屁股都還沒離位,骸就非常自動的抱他個滿懷,還在吹彈可破的小臉上落下好幾個輕吻,呆住的綱吉並沒有注意到,管理員可全都看在眼裡。
  實際看見六道先生重視這個孩子的程度之後,他真希望旁邊有個洞能讓自己跳進去。
  「肚子餓了吧?上來吃飯吧。」話落,也不等綱吉回答,骸逕自將一張菜單塞到管理員手中,要他訂自己的特約餐廳所烹調的佳餚。
  「呃?可、可是老師……」他只不過是要來拿回家當,不想再讓老師請一頓啊!
  「哦呀,不過幾天又忘了嗎?綱吉,學校裡勉強聽你喊我老師,但其他地方都要叫我的名字唷。」大手非常自然的擺在綱吉的細腰上,後者渾然未覺。
  「欸?但、但是……」遲疑的望了望在身後面色死灰的管理員,綱吉疑惑的想問但為什麼後者說不可以直喚他的名字,但在看見管理員死命的搖頭之後,他眨了眨眼,停下話題。
  「菜餚待會就會送過來了,我們先回家吧,綱吉。」說罷,仍然是沒等綱吉反應就擅自摟著他進電梯,絲毫沒有轉圜餘地。



  主角都退場之後,管理員面色蒼白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替骸訂了豐盛了一席之後,便將額頭靠在十指交合的手上祈禱……希望明天,他不會接到要他走路恐怖通知單。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