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9 (土) | Edit |

※應該算微慎(欸)
※不打標題是因為我不想打H慎以外的字眼(你####)

後記:

因為在天空部落格這個後記會在文章開頭(欸)
所以在此不劇透(被打爛)

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ˇˇˇˇˇ
雖然晚了幾天……(是晚很多天吧##)
永遠聽起來很虛假(欸)
但若是骸大人對綱吉說的,我相信那就再真摯不過了。(你可以滾了####)

昨晚又睡著了(無線懊悔)
最近真的好嗜睡(自己撞牆)
請大家多留一點言不要讓我睡(求你住口####)

今晚真的不能睡了啦(哭了)

說到七夕,前幾天朋友跟我說他上晉江看賀文,結果有位讀者回的內容一針見血(?)
他說:「牛郎和織女一年才相會一次,一定會(自律消音),那這樣喜鵲不就很有眼福(OR很辛苦)嗎?」
救命啊XDDDDDDDDDDDDDDDDDD
如此淒美的愛情故事變成這樣了XDDDDDDDDDDDDDDDD(崩潰)
話雖如此,卻很微妙的無法反駁(被丟出去)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吃飽了嗎?」
  「嗯。」
  簡單的一句回應,讓綱吉在心底偷偷嘆了一口氣,但表面上還是乖乖收拾桌上的碗盤,不時還偷覷著早已移駕到客廳沙發椅上的骸。

  『吃飽了嗎?』
  『嗯,吃到你做的菜就覺得好幸福呢,親愛的綱吉。』
  『……我做的明明就沒有很好……』
  『呵呵呵,只要是綱吉做的,對我而言就是最美味的囉!』

  從前,是這樣的模式呢。
  曾幾何時,這個男人已經懶的對自己多做回應了呢?

  將碗盤堆到洗手臺旁邊,綱吉轉開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清水在倒好洗碗精的水槽中濺出為數眾多的泡沫,深褐色的瞳眸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倒影,現在正值夏季,偌大的廚房卻令他感到心涼不已。

  『綱吉,洗碗好像很麻煩呢?』
  『還好啦……啊!不要玩泡沫啦!』
  『……全身充滿泡沫的綱吉好像也很可愛呢……』
  『別鬧了!啊!別把泡沫弄到我臉上啦!』
  『呵呵呵……好好好,不鬧你了唷。』
  『……在這邊看不會無聊嗎?』
  『只要看的人是綱吉,就絕對不會無聊唷。』

  那麼現在,他人呢?
  七夕,專屬於情人的浪漫時節即將來臨,但他卻是出門買菜和日常用品時從街上的特賣和大賣場促銷才知道牛郎和織女又要相會了。
  以往,都是骸提醒他的。
  現在回想起來,骸已經有多久沒和自己過節了呢?

  停下正在刷碗的小手,綱吉的心情有點落寞,小小的心口彷彿有人把自己的心臟拋到半空中,讓它玩一點都不好玩的自由落體運動……呼吸稍嫌困難,沉進水槽中的小手不住的顫抖。

  他知道,骸對自己的感覺已經不如從前一般強烈,或者該說……他對自己早就失去興趣了?
  也許是這樣吧。
  苦笑了下,綱吉繼續洗碗的動作,垂首安慰自己……十年,也夠久了,他原本就不該奢望這個男人會永遠愛著自己。
  雖然他前幾年似乎就對自己失去了興趣。
  現在就算他突然說要分居,綱吉也不會感到訝異。

  將洗好的碗筷擺好晾乾,綱吉小心翼翼的走到客廳看骸在做什麼,他不敢像以前一樣大步走過去,甚至無視骸的意願打開電視機。

  『哦呀,綱吉真是的,想看電視就說一聲嘛!我的懷裡可以讓你坐唷。』
  『誰、誰要坐那裡啊!』

  真糟糕,他現在好想坐那裡呢。
  不過他知道,一旦骸對自己失去興趣,就連他的一根頭髮也別想碰到。
  現在的骸,大概會不悅的要自己把電視關掉,別打擾他做自己的事情吧?

  不敢像以前一樣大辣辣的凝視著骸,綱吉只能假裝看書,然後不時偷覷專注於螢幕上的男人,後者和以前完全不同,對於自己的到來一點動搖都沒有,動都沒動一下。
  雖然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但綱吉還是小嘆了一口氣。
  七夕,不知道骸記不記得呢?

  「骸,你最近有什麼計畫嗎?」
  總算抬眸瞅了綱吉一眼,但隨即又將目光移回螢幕上。
  「沒有。」
  啊,他果然忘了……或者是,他不在乎了?
  綱吉相信各大網站都會改變首頁以表慶祝,各大商業網也會開始寄送七夕特別促銷方案或者紀念產品。既然骸在用電腦,就應該會使用網路;既然使用網路,就一定會記得七夕的到來。
  骸沒和自己一起慶祝的第一年,他還不以為意。但現在,這個疙瘩卻像刀架在脖子上一樣,令他有點喘不過氣。
  將小臉埋回書裡,綱吉有點賭氣的不想繼續跟骸說話,雖然現在的他可能沒資格對骸做出這種舉動。
  記得剛開始交往時,都是骸用誇張的方式提醒自己七夕這個節日呢。

  過了一會兒,綱吉還是按捺不住寂寞的將書本下移,凝視著連理都不理他的骸,又一股失望將內心的期待吞沒。
  現在不管自己做什麼都沒用了吧?對這個男人而言,都跟空氣一樣可以忽視。
  這種狀況下,自己該不該繼續送他禮物呢?
  其實每一年,自己都會送骸一些小禮物來表達心意,當然包括了去年和前年。
  不過這個男人只是淡淡的喔了一聲,把小禮物接過去之後就沒有任何動作。
  搞不好他在心裡覺得很麻煩呢。
  雖然他們還沒分手,但在持續收到好幾年的「麻煩」之後,不知道他會不會當下提出分手呢?因為他對自己早就沒有任何依戀,這些禮物也就一點意義都沒有,樣樣都是他唾手可得的東西。

  『哦呀……完全不一樣唷,親愛的綱吉,如果是你送的,這就是無價之寶。』

  嗯,這些「無價之寶」降級的真快,現在只差沒被扔到垃圾桶了吧?

  「綱吉,幫我煮杯咖啡好嗎?」
  悅耳依舊的嗓音讓綱吉震了一下,他應了聲好,便難掩內心的盪漾小跑步到廚房。
  感覺上,骸已經好久沒有主動和自己說話了。

  將咖啡機的蓋子合上,綱吉的眼前彷彿看見了恐怖的未來……在純白的教堂裡,一對新人在眾人的祝福下結合,但站在新郎──骸身邊的人卻不是自己。
  真慘,他有種這會成為現實的感覺。
  縱使在日本尚未接受同性結婚,但已經有其他國家核准了,以骸的個性,如果真的想和自己結為連理,根本不會拖這麼久,一拖就是拖十年。
  這棟房子是骸買下的,當初也是他堅持不要自己出半毛錢。
  ……是因為早就料到這種結果嗎?他知道遲早會對自己失去興趣嗎?

  將熱騰騰的咖啡遞給骸,後者將咖啡放妥後拉住正要回到對面去坐的綱吉,令他的心跳漏了一拍,久未被激起漣漪的內心頓時掀起一股波濤洶湧。
  是的,也許骸已經不愛他了,但他……仍然非常愛骸。
  「你覺得女孩子會喜歡什麼樣的花束?」

  ……咦?

  愣了會兒,綱吉彷彿聽不懂骸在說什麼,腦袋彷彿被榔頭砸到似的停止運作,隔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來。
  原來,新對象早就物色好了嗎?
  沒提分手,是因為他根本不認為他們在交往嗎?

  「……只要有愛,不管是什麼樣的花束她們都會很喜歡的。」
  綱吉自覺到口氣不是很好,他揮了揮手將骸甩開,呼吸急促的走到骸的對面,用書擋住面色潮紅的小臉。

  這就是現實。
  骸對他的愛,已經消逝了。



  「吃飽了嗎?」
  聽著綱吉習慣性的問話,骸吞下最後一口湯,壓抑著內心想多說幾句的來挑逗綱吉的慾望,淡淡的應了一聲。
  「嗯。」
  爾後,為了不使自己因壓抑而扭曲的表情讓綱吉看到,他快步走向客廳,看似平靜的將視線放在筆記型電腦上。

  靜靜聆聽綱吉正在洗碗的聲音,骸不時會偷偷轉頭覷一眼那稍嫌落寞的背影。
  自己已經忍了三年沒和綱吉慶祝節日了,看來真的有影響呢。

  一開始追綱吉的是他,提議同居的也是他,無論做任何事情,起頭的永遠都是他。
  而綱吉的反應總是沒有特別開心、特別甜蜜,反而露出覺得自己很煩的無奈表情。
  所以,綱吉真的愛他嗎?
  真的喜歡他所做的決定嗎?
  還是說,只是因為他是「無法拒絕人」的第一名,所以對稍嫌強勢的自己毫無招架之力嗎?
  真是冤枉,他還是希望綱吉是出自自願的啊!

  片刻後,骸的餘光瞄到綱吉已然來到客廳,但他努力維持原本的動作,不再上前去纏住綱吉。
  這一纏,三年前開始做的忍耐都將付諸東流。
  他在測試……測試綱吉是否愛著自己。
  被自己冷落的綱吉會不會有什麼反應呢?骸心忖著。

  「骸,你最近有什麼計畫嗎?」
  心頭跳了一下,骸知道綱吉開始在意了!他的內心很開心,但外表仍舊故坐鎮定,僅是淡淡的瞅了綱吉一眼。
  「沒有。」
  違心論他講過很多遍,不差這一次。
  果不其然,綱吉露出有點失望的小臉坐回沙發上,並用書將小臉遮住,但耳根子還是紅的發燙,顯然對骸的答案非常不滿。

  哦呀,賭氣的小綱吉也好可愛呢。
  事實上他有準備唷,想送給綱吉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啊!要不是天上的星星太大太遙遠,他都想摘下來送給綱吉了呢!
  星星沒辦法,他只好退而求其次,把這個世界送給他。
  雖然全世界都在說物價飆漲、土地價值爆表,但對他而言,那些錢真的不算什麼,塞牙縫都不夠。
  而且綱吉也說過,送禮最重要的是心意,所以骸都會親自去設計送給綱吉的別墅、小島、主題遊樂園、溫泉旅館……諸如此類的大型「禮物」,雖然第一年就被綱吉痛罵了一頓。

  『你送的東西就不能正常一點嗎!!!!!』
  『哦呀,這東西再正常不過了唷,這可是世界的真理。』
  『胡說什麼!!!「骸綱遊樂園」是什麼東西!!!你以為會有客人上門嗎?!』
  『當然囉,綱吉你看,第一天遊客人數就突破世界紀錄了唷,後來的營業額也是居高不下唷。』
  『……』

  除了主題樂園以外,無論是別墅也好,小島也好,溫泉旅館也好,或者其他任何「禮物」都好,全都是以「骸綱」為主題建造的,送一次就被罵一次,老實說他真的有點委屈呢。
  到底有什麼不好?
  難道綱吉對他的愛這麼有意見嗎?

  既然綱吉都不喜歡……那就算了。
  因此他雖然每年仍然會準備一個可能會被罵的「禮物」,但卻沒有交到綱吉手上。
  雖然才三年沒送,但骸卻覺得自己已經三百年沒送綱吉禮物了。

  偷瞄了眼在沙發上縮著的綱吉,骸真的好想、好想上前去摟住他……為了實行這個測試,骸忍了好幾年的慾望,每一晚都只能「委屈」的拿著綱吉的照片自己「解決」。
  唉唉唉,好想碰綱吉本人啊!
  但他不希望綱吉又因為自己的瘋狂舉動而更討厭自己。
  現下要確定的就是……綱吉到底愛不愛他?

  細長的眼朝旁邊一瞥,骸想到了個有點類似激將法的方式來確認。
  綱吉方才已經表露出他的不滿了,這是否代表他愛著自己呢?
  「綱吉,幫我煮杯咖啡好嗎?」
  話落,他觀察綱吉的表情,後者白皙的小臉總算增添了一些紅潤,並難掩興奮的跑到廚房替自己煮咖啡。

  ……

  骸用大手捂住自己的臉,另一隻手緊抓著沙發椅,力道強到差點把它抓破。

  太、可、愛、了!!!!!!!!!!

  綱吉的反應就像可口的小人妻,根本就是在挑戰他的極限!
  噢,不行,冷靜下來,六道骸,你還有一件事情要確認,不可以心急。

  沒想到綱吉出來之後,小臉又變回原本的顏色,甚至有些蒼白。
  將咖啡放在桌上,骸刻意拉住了綱吉,使出最後一招。
  「你覺得女孩子會喜歡什麼樣的花束?」
  那一剎那,骸可以看見綱吉的眼底出現了淚光。
  哦呀,不好,他居然把綱吉弄哭了?
  「……只要有愛,不管是什麼樣的花束她們都會很喜歡的。」
  說罷,綱吉甩開自己的手,踏著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對面,用書蓋住自己的小臉。

  這就是結論。
  綱吉的心情和他一樣,真的真的很愛他。



  綱吉吸了吸鼻子,將有點哭花的小臉從書中抬起來,他好不甘心,可是又好愛這個男人,一想到自己只不過是他名義上的「同居人」,他就覺得好難受。
  沒想到,對面的男人早就離位了。
  濕潤的唇瓣抖了抖,綱吉委屈的淚掉的更兇,他不常流淚,但這種時候他不想流也難!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和六道骸的一切都完了!結束了!

  氣呼呼的跳下沙發,邊拭淚邊走回房間,打算要收拾家當走人,反正這棟房子是六道骸的,與其要六道骸趕他走,不如他自己走還比較不會那麼難過!
  但甫一進房門,綱吉就直接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對方將他擁的死緊,彷彿這輩子都不打算放開他了。
  好熟悉的擁抱,熟悉到他想哭。
  雖然他早已哭的快潰堤了。

  良久,骸送算放開淚流滿面的綱吉,冰冷的拇指輕輕拭去佈滿小臉的淚痕,俯身將苦鹹的淚水舔掉,最後吻住好幾年沒碰過的櫻唇。
  在門口徹底回味了綱吉唇瓣的熱度和味道,骸終於再也壓抑不住隱忍三年的慾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綱吉壓到床上,粗魯的扯掉綱吉的襯衣和長褲,吻遍他白皙漂亮的纖瘦身軀……
  綱吉的滋味,真是令人欲罷不能。



  早晨,綱吉不甘心的撇著嘴,鼓著腮幫子窩在骸的懷裡。
  昨夜,骸才將事實的真相和他講,令他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因為不管我做什麼,綱吉好像都不是很喜歡……』
  『哈啊……你、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做些什麼……』
  『不過,我好高興呢,親愛的綱吉。』
  『……哈啊……什、什麼……』
  被快感衝昏的朦朧意識中,綱吉看見了許久未見的寵溺微笑。
  『原來綱吉跟我愛你一樣,很愛我呢。』

  小臉漲的通紅,綱吉終於明白以前的自己反應太過度了,才會逼的這個男人用這種方式來試探自己。
  「早安,親愛的小綱吉……感覺好久沒這樣跟你打招呼了呢。」
  聞聲,綱吉抬眸望著剛醒的六道骸,一股莫名的感動在心裡擴散……據他所知,骸不是個會將慾望忍住的男人。
  但他為了自己,忍了整整三年。
  只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愛他。

  「七夕情人節快樂唷,可愛的綱吉。」
  滿足的抱緊懷中的人兒,綱吉頓時覺得先前懷疑骸移情別戀的自己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痴。
  伸出纖細的手臂,綱吉環住骸的後頸,主動上前輕啄骸的嘴唇。

  「七夕情人節快樂,親愛的骸……」

  話落,紅潤的小嘴再次被緊緊封住,交纏的身軀合而為一,永不分離。

  我對你的愛,永遠都有最初的感動、永遠都不會變質。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