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3 (日) | Edit |
後記:

可惡拖了好幾天XDDDDDD(被巴)
考試結束果然靈感都跑光了(痛哭)

骸老師請不要自重(?)
快繼續吃小綱吉的豆腐吧!
我寫的好HIGH(淦)
話說回來,這麼辛苦的壓抑自己只是為了讓小綱吉相信他的愛嗎?
果然是個好男人,雖然有點色也有點賤(被骸飯幹掉)

變形金剛真的好棒(又看一次(你夠了沒####真的夠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呆望著正閃爍著光點的美麗夜景,綱吉不太能意會到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他總算順利進入骸老師的家,眼前擺滿了他作夢都不敢想的精緻菜餚,身旁坐著笑容可掬的骸老師……啊!不行!他怎能再讓老師請一次!趕快跟老師要完東西就走人!

  「老、老師!我要拿回我的──」
  「來,快吃,冷掉就不好吃囉。」不讓綱吉把話說完,逕自將一口菜塞進綱吉嘴裡,硬生生打斷他的請求。
  菜色的美味瞬間在口中擴散開來,綱吉體內的五臟廟立刻和味覺互相回應,小臉染上感動的光彩,迫不及待的將菜餚吞下肚……太好吃了!

  啊!這樣不對!

  「可、可是老師──」
  「綱吉怎麼一直忘記呢?要叫我的名字,這裡可不是學校唷。」說罷,大手一撈便將綱吉撈進自己懷裡,後者來不及反應,一屁股在骸的大腿上坐下,嬌小的身軀完全躺到骸的懷裡,而偉大的老師也沒放過這個機會,緊緊的抱他個滿懷。
  「呀啊──」
  在綱吉的小嘴開啟之際,骸又將一口飯菜送了進去,餓到發慌的身體接收到了新的食物,立刻卸下了無謂的反抗。

  ……不!這樣不行!

  「老師──呃,骸……」
  聽罷,骸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垂首望著滿臉通紅的綱吉,手裡還拿著盛滿菜湯匙。
  「嗯?」
  見老師總算願意聽自己說話,綱吉也就把肚子的抗議扔到一邊去,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從老師懷裡爬出來……奈何,無論怎麼扭都沒有用,老師抱他就像抱娃娃一樣輕鬆,半點力都不用使。
  「我、我是來跟老師──呃,跟骸拿東西的……」怎麼掙扎都沒有用,綱吉只好暫時放棄亂動,否則只會消耗多餘的體力。
  此話一出,骸的動作又停了,湯匙停在半空中。
  「拿東西?拿去哪裡?」眉宇輕擰,狀似不解。
  「呃……」苦著小臉呻吟,綱吉懊惱的想著今晚可以睡覺的地方。「就……先睡在公園……明天再去找小房間──」
  「睡公園?」湯匙掉了,一口好菜就這樣白白糟蹋,令綱吉可惜的噫了一聲,但下一秒他便整個人被壓到了沙發上,面對的是臉上寫滿不贊同的骸老師。「那怎麼行?綱吉這麼可愛,萬一有人剛好路過心起歹念該怎麼辦!綱吉的家就是這裡,你哪兒都不許去!」

  心起歹念?
  什麼歹念?他身上又沒什麼錢,又瘦又小的看起來沒辦法當長久的奴僕,也不像女孩子一樣有姿色可以賣到夜店去,哪會有什麼歹念?

  「不、不會有那種問題的,老師,看到我應該沒什麼歹念可起……」深吸了口氣,抬眸瞅著骸。「我、我不能住這麼高級的地方……」應該說,他住不起。「雖然老師說不介意,可是……」咬了咬唇,可憐兮兮的仰著小臉。「我一點用都沒有,住在這裡只會給老師添麻煩……」就算不要自尊,他也不想給其他人添任何麻煩,尤其是對自己這麼好的骸老師。
  靜靜的望著綱吉,那張清秀的小臉上寫滿了自卑,令骸的眼神更加奇特、迷濛,彷彿想起了記憶中最寶貴的人事物,而那種寵溺的神情更是令綱吉著實一愣,無法理解的凝視著骸。

  骸老師以前有見過他嗎?
  否則,為何對他這麼慷慨、體貼,還用這種眼神看他?

  「這我不同意,綱吉,社會上的人渣實在是太多了,只是你還沒見識到罷了,如果他們真的對你做了什麼……」話到此,骸的表情瞬間摻入了一絲陰狠,但下一秒又恢復原狀。「……不說這個了,綱吉,你肚子不餓嗎?我聽見它在叫了呢。」輕描淡寫的把話題帶開,令綱吉又是一愣。
  「欸?」
  話落,綱吉才意識到自己的肚子叫的有多大聲,面紅耳赤的彎腰抱住它,甚至忘了自己還坐在骸老師腿上。
  「只要全都交給我就行了,啊,這個給你。」說著,便將一片鑰匙卡放到綱吉的小手上,後者困惑的抬頭,滿臉問號。「這是這裡的鑰匙卡,不可以弄丟了唷。雖然沒意外的話我都會載你回來,但總會有綱吉想去街上晃而我抽不開身的時候,這張就交給你了唷。」
  換言之,骸把自己的房子鑰匙卡交給他了。
  這是什麼情形?
  「咦──不!我我我、我不能拿……」七手八腳的想將鑰匙卡塞回老師手中,但後者連半點機會都不留給他,逕自準備要給綱吉吃的菜色。
  「來,快趁熱吃唷。」笑容滿面的把湯匙湊到綱吉嘴邊,令他錯愕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小腦袋當機了好一會兒,骸也沒有催促他,耐心的等待他回應。
  片刻後,綱吉總算有了反應,但他的反應卻是緊閉小嘴,一臉為難的望著骸。

  既然骸老師的善心氾濫到這種程度,他也只能跟著拒絕到這種程度了。
  老師不讓他說話、不讓他拒絕,那他不接受就行了吧?

  甫一見綱吉的反應,骸沉默了幾秒,但旋即又露出電死人不償命的迷人微笑,綱吉被電的抖了一下,滿臉通紅的別過小臉,還是不忘閉緊自己的小嘴。
  聳了聳肩,骸從容的將那口飯菜塞入口中,細細咀嚼。
  見狀,綱吉雖然有點失落,但還是鬆了口氣。
  然而,就在綱吉呼氣的那一剎那,骸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封住他的小嘴,被咬爛的飯菜就這樣被推進綱吉的食道內,轟的他小腦袋一片空白。

  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一口結束之後,骸舔了舔唇瓣,彷彿剛才享用了一頓佳餚,無視綱吉紅到快要滴血的臉龐,自顧自的吃下第二口,再用相同的方式送入綱吉口中。
  同樣的動作來來回回重複了好幾次,直到綱吉在骸又要吻上的時候舔了舔被吻紅的唇瓣、嚥了嚥口水,輕輕搖了搖頭,骸才嚥下口中的菜,讚許的摸了摸綱吉柔軟的髮叢。
  「吃飽了嗎?要不要喝點東西呢?有湯唷。」
  不等綱吉回答,骸便逕自喝下一大口湯,不出意料的捧起綱吉的小腦袋來吻上,後者抖了幾下便又屈服,而這次骸吻的特別久,伴隨著湯汁竄入綱吉口中的軟舌在裡頭肆意侵略,在每一吋嫩肉上留下自己到訪過的味道。
  直到綱吉的身體又開始顫抖,骸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他,還在他喘息的時候舔了舔泛著水光的紅唇,笑的溫柔又滿足。
  綱吉簡直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是真的,他呆呆的躺回骸懷裡,任由後者像對待珍寶似的輕撫自己的頭髮和身體,完全無法從震驚和困惑中爬起來。

  老師剛才吻他了?
  嗯,對,老師剛才吻他了,而且還吻了好幾次,舌頭還伸了進來。
  一般老師會吻學生嗎?
  應該是不會。
  糟糕,他又開始有老師可能喜歡自己的錯覺了!

  猛然把擁住自己的骸老師推開,奮不顧身的翻身滾到一旁的沙發上,但被吻到有點缺氧的小腦袋一時無法負荷,整個人就這樣癱軟在沙發上,不停地喘息。
  「綱──」原本想喚綱吉名字的骸在看見這個景象之後頓時住口,發亮的紅藍異瞳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眼前的可口美食,困難的嚥了口唾沫。「……綱吉,你這麼討厭我嗎?」忍耐、你要忍耐,不可以看綱吉是個好說話的孩子就佔他的便宜,否則他只會更不相信你,你要忍耐啊!六道骸!

  真想要做什麼,等到綱吉接受他的愛再說。
  但在那之前,一定要忍下去!

  一聽見骸的發言,綱吉趕緊轉過身來,搖頭搖的猶如翻浪鼓。
  「不!我很喜歡老師!」一脫口,隨即發現自己無意間透露出真正的心意,綱吉趕緊捂住小嘴,縮在沙發角落由下往上瞅著骸。「……就、就像其他學生一樣,很喜歡骸老師……」
  「是這樣嗎?那為什麼一直拒絕我呢?」
  「老、老師……我知道您心地很好,所以才想幫助我這種沒有用的學生,可、可是……」摸了摸自己被吻腫的唇瓣,綱吉又縮了縮脖子,羞的恨不得這裡有個洞讓自己跳進去。「您對我這麼好,會讓其他人有不必要的誤會……啊,我我我、我當然知道老師沒有那個意思!可可可、可是其他人會誤會有那個意思……所、所以……」
  望著綱吉驚慌失措的模樣,骸壓住心中想撲上去強吻他的悸動,大手抓住綱吉揮舞的小手,修長的手指壓住綱吉的小嘴,耐心的向他解釋。
  「哦呀,我怎麼完全聽不懂綱吉在說什麼呢?沒有誤會唷,這一切都是真的唷,有什麼好誤會的?」
  欸?
  「可、可是……」
  「一般老師會吻學生嗎?不會的唷,親愛的小綱吉。」
  這他想過,可是……「不過……」
  「呵呵……還是說,綱吉覺得我是隨便抓人來吻的變態?」
  一驚,綱吉趕緊猛搖腦袋,搖到他的頭開始發昏。「不!不是!」
  「那不就成了嗎?」開心的把綱吉壓在沙發上,鼻尖距離他的小臉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唷,親愛的小綱吉……」

  迷濛的褐眸倏地睜大,糊爛的小腦袋彷彿被拔掉插頭似的重重一震,不敢置信的望著笑意盎然的骸。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