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7 (木) | Edit |

※含重1896,食用請小心。

後記:

這篇一度卡了……(毆)
一個階段要邁入下個階段果然很令人頭疼……

放假啦XDDDDDDD!!!!!
雖然有一份報告已經發了(黑白(欸
要研究猴子怎麼變成人類(不要胡說####)

我真的快被變形金剛萌死了(崩(欸
BABB呀啊啊啊啊啊!!!!!!(住口####)
MOP也好棒!!!!!!!!!(哭了(哭屁##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雲雀拉鬆了領口的領帶,掏出鑰匙準備開門,但他的動作卻在接觸到門把的前一刻停了下來……是的,因為他發現了,發現了大廳的燈是開著的。
  他始終都是單身獨居,雖然有把鑰匙給家裡那兩個吵的要死的一家之主,但現在可是凌晨一點,他們兩個再閒也不會等自己等到這個時間,更何況方才才跟他們兩個通話過,兩個都還在外頭應酬。
  那麼會是誰?
  瞇起細長的鳳眸,雲雀打開大門,殊不知門才剛開,就有一股高級香水味撲鼻而來,而後一名美麗的女子衝入自己懷裡,滿足的環住自己的腰。
  「你終於回來了!恭彌!」
  震了一下,隨即像觸電一般將她推離,冷漠的面龐增添幾分警戒,看來更加僵硬。
  「妳是誰?怎麼進我家的?」
  雖然,這個女人怎麼進來的他已經有些底了,但還是要等她親口承認。
  嬌羞的覷了雲雀一眼,隨即綻放了一朵美到另人睜不開眼的笑花,雖然對雲雀而言似乎沒什麼效果。「是伯父跟伯母讓我進來的,啊,或許我該改口叫『爸爸』和『媽媽』呢!」
  「出去。」嘴一撇,雲雀冷冷的下達逐客令,手指不偏不倚的指向仍然開啟的大門,冰冷的俊臉找不到一絲溫度。
  笑容黯淡了一些,但聰明如她,立刻改變作戰策略。「伯父伯母讓我今晚住在這兒!你不能趕我走!」
  「為什麼?這棟房子是用我的積蓄買的,並登記在我名下,他們沒資格做決定。」冷冰冰的沖去美女臉上僅剩的笑容,手指仍指著大門,眉毛連動都沒動上一下。
  「……現、現在是三更半夜,你要我一個弱女子在外頭過夜?」
  「既然是那兩個人挑的對象,家境不差吧?叫人來接妳。」語畢,毫不猶豫的拿出手機,望著螢幕停了幾秒鐘,便抬起冷漠的鳳眸,直盯著美女脫俗的臉蛋,但眼底找不到一絲眷戀。「妳家號碼是多少?」
  聽罷,笑容這才又掛回美女臉上,她得意的走到雲雀身邊,獻上自己玲瓏有緻的美麗身段,要不是雲雀刻意與她保持距離,她八成會整個人貼在他身上。「如果我不講,你就拿我沒辦法囉!」
  「……」抑鬱的瞪視著眼前的女人,雲雀正在思考是要直接踢她出去還是回到醫院去。
  長眼睛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思考了幾秒,雲雀忿然轉身走出大門,坐回汽車的駕駛座上,這個舉動讓屋內的女人顯的有些焦急,她匆匆忙忙的跟了出來,但雲雀卻連甩都不甩她,逕自駕車離去。
  「恭彌!恭彌!」
  回應她的,只有隨著車子的發動而揚起的塵灰。



  「骸,你覺得醫生人怎麼樣?」
  一聽,原本正垂眸閱讀公文的骸立刻抬眸,異色的雙瞳瞇了起來,裡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直勾勾的注視著綱吉。
  「怎麼?你對他有興趣嗎?」
  此話一出,綱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趕緊把唾沫嚥下搖頭否認,還外加擺手以增加自己的可信度。「才才才、才不是那樣!我、我都跟你在一起了!怎麼可能會對其他人有興趣!」話落,骸眼中的寒氣總算消失,綱吉這才鬆了口氣。「我、我是想……庫洛姆她……」
  抬眉,骸輕易的猜中了綱吉的思緒。「你想讓他們在一起?」
  愣了一下,旋即尷尬的咳了幾聲。「咳咳……你、你要知道,像雲雀醫生那種條件的男人不多──我我我、我說過我對他沒興趣!」會這麼緊張,是因為骸放下了公文,朝他的方向走去。「我、我只是……希望庫洛姆得到幸福……」
  「我知道,親愛的綱吉。」說著,無視於綱吉不情願的表情,逕自將他抱到自己懷裡,柔軟卻又不失結實的身子讓他舒服的吁了一口氣。「工作已經處理好了,我只是想抱抱你罷了。」細碎的吻彷彿雨滴一般落在綱吉白皙的嫩頸上,令後者感到一陣哆嗦,但還是乖乖的順從,沒有反抗。
  「唔……你、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哦呀?綱吉怎麼老是問沒有意義的問題呢?喜不喜歡是庫落姆要決定的唷。」
  一語驚醒夢中人,綱吉重重的震了下,這才意識到自己差點成了連續劇裡多管閒事的老爹跟老母,一天到晚想替女兒找門好親事,卻忽略了女兒真正的心情。
  「謝謝你,骸……」對此,綱吉感到很高興,因為骸說他開始在乎庫洛姆的事情是真的。他順從的依偎在骸的懷裡,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為非作歹……糟糕,他發現自己不討厭骸在自己身上亂來的行為。小臉一紅,脖子頓時縮了好幾吋。
  沒有對綱吉的反應加以過問,骸滿足的抱著懷中的天使……為了他,他可以接受原本不在乎的庫洛姆;為了他,他可以屏棄自己所有的原則;為了他,他可以唾棄世間所有的道德倫理……只要他永遠留在自己身邊,他就能為了他付出所有的一切。
  只要能夠得到他,要他殺多少人都在所不惜。
  安靜的空間會讓人開始想多餘的事,綱吉窩在骸的懷裡好半晌,雙方都沒有繼續說話,僅是骸的大手不斷地輕撫著綱吉柔順的髮叢,氣氛祥和又安寧。
  但即便如此,綱吉還是忘不了骸為了得到他而做了多麼殘忍的事情。
  「……骸。」
  「嗯?」
  「真的……不能再殺人唷……」
  撫摸的動作停了下來,但沒有停太久,一秒後又開始動作。
  「當然……只要他們不奪走你,我就沒有必要殺了他們。」
  同樣的答案、同樣的笑容,但綱吉還是感到不放心。
  「……那如果我因為非人為意外不在了,你怎麼辦?」
  這一瞬間,骸的呼吸聲停止了,陷入寂靜的密室令綱吉開始感到不安,他也屏住氣息,僵在骸的懷裡不敢亂動,靜待他的回答。

  「那就沒辦法了」、「不會發生那種事情」、「別想那麼多」……老實說,綱吉非常好奇,骸的回答會是什麼呢?
  他不是個會甜言蜜語的男人,除了在歡愛時會說幾句和稱呼自己時會加暱稱以外,幾乎沒聽他講過什麼甜言蜜語,恐怖的威脅語句到是常有。

  終於,骸的嘴角又勾起了一抹淺笑,但不知是不是綱吉的錯覺,那抹笑很不尋常,似乎不像是人類該有的笑容。
  「那麼,這個世界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剎那間,綱吉彷彿聽不懂骸所說的話。
  他錯愕的瞪大褐眸,不敢置信的凝視著骸,後者露出溫柔的微笑,抓起白皙的小手,湊到唇邊親吻……「少了你的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
  嚥了口唾沫,綱吉感到一陣鼻酸,唇瓣抖啊抖的,渾身不斷地顫抖,爾後便環住他的頸子,小臉埋在骸的懷裡哭泣。
  雖然骸已經說過不下百次,甚至千次,但這是第一次,他真切的感受到了骸對自己的心意。
  沒有想到,世界上最重視他的人,會是從前被自己視為敵人的六道骸。



  返回醫院大門,雲雀焦躁的心情無法平靜下來。
  用膝蓋想也知道,那兩個傢伙為什麼要安排那個女人今晚在自己家裡過夜,甚至替那女人和自己準備酒菜來當作宵夜,天知道酒菜裡摻了些什麼東西。
  他們的企圖很簡單,不就是希望自己在用餐過後和那女人「生米煮成熟飯」嗎?
  開玩笑,他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就這樣讓他們乘心如意!

  焦躁的摔上房門,雲雀快步走到窗邊,想藉由皎潔的月光消散心裡那鼓討厭的感覺。
  「雲雀醫生?」
  眸一睜,雲雀緩緩偏頭看向左方,和一臉錯愕的庫洛姆對視了幾秒鐘,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並不是走到自己的辦公室,而是下意識的走到了庫洛姆的病房。

  為什麼呢?

  「……妳還沒睡嗎?」暫時將心底的疑問放到一邊去,雲雀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庫洛姆為何還醒著。
  「我屬於淺眠,很容易在半夜醒來……醫生,您的臉色不太好看耶。」
  「……我沒事。」別過臉,雲雀不想讓庫洛姆繼續問下去……他不想讓她知道有個女人被留在自己家裡,至於不想讓她知道的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
  他就是不希望庫洛姆對他有任何誤會。
  見雲雀沒有想聊下去的打算,庫洛姆也不想勉強他,她對雲雀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後者那一瞬間失去了所有心神,就連煩躁的心情也隨之消逝。

  不可思議,他生平第一次有這種奇妙的感覺。

  「那麼我要先睡囉,醫生。」
  沒有答話,僅是靜靜的凝視著庫洛姆的臉龐,直到後者開始覺得不自在,眼神不斷游移之後,雲雀才垂下眸子,彷彿正在思考什麼,時間長到庫洛姆以為他站著睡著了。
  「呃……醫生?」
  這一喚,雲雀才又回過神來,他又用了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眼神凝望著庫洛姆,令後者有點不知所措。而下一刻,他便移動到了庫洛姆身邊,在她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他討厭女人,但卻不討厭她。
  他討厭群聚,但卻不排斥她。
  他從不在乎任何人,但卻非常在乎她。
  這代表什麼?
  聰明如他,要想到答案並不難。

  「妳……知道我的名字嗎?」
  「欸?」不能理解雲雀為什麼突然問這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但庫洛姆還是順從的回答。「知道,醫生的名字是雲雀恭彌。」
  「……妳都生疏的喊醫生,我還以為妳不記得。」
  到此,庫洛姆沉默了,她是個敏感的女孩,尤其是在這一方面,她總是很快就能察覺到對方對她是否有好感。
  醫院上下都知道的魔鬼醫生雲雀,會突然關心起她對他的稱呼,答案是什麼再明顯不過了,但是……
  「不然,醫生希望我叫您什麼?」在對方還沒表示之前,她選擇裝傻。
  「……」他長這麼大了,還是第一次主動跟女孩子談公事以外的事情,說實話,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老實的要她喚自己的名字嗎?但他憑什麼?
  望著雲雀略顯僵硬的臉龐,庫洛姆卻反而誤會了。
  「……醫生,如果您的目標是接近首領的話,骸大人是不會放過您的。」
  聽罷,雲雀僵硬的神色褪去,換上一臉困惑。

  什麼意思?

  「而且,就算想利用我接近首領也是白費力氣,因為首領是真心愛著骸大人的,您也很清楚不是嗎?」

  欸?

  望著雲雀錯愕的臉龐,庫洛姆的心情變的很糟……她原本對這名醫生很有好感,覺得可以跟他成為很要好的朋友,沒想到他也是想接近首領的其中一個人,讓她有點洩氣。
  「我想先休息了……晚安,雲雀醫生。」
  話落,便留下一臉不解的雲雀,自顧自的躺回病床上入睡。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