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9 (火) | Edit |

※其實這篇叫做「告白」也很恰當(咦)
※我H發錯系列了,真的很抱歉(被巴)
※希望日常小品是純情系列的人請丟我雞蛋吧……(被扔)

後記:

大家好(好屁##)
這裡是已經陣亡的作者Orz(被巴)
幸好在今天以前趕出來了(揮汗(你####

昨天是教師節啊Q口Q!!!!!
完全忘記了!!!!!(巴自己
可惡骸老師一定要有這一份祝福啊Q_Q!!!
會補賀文~~~
啊,不過啥時會補是謎……(被扔石頭)

很久沒有寫H了,這次擺錯地方寫在日常小品裡面(被巴)
所以在這裡要做個投票(欸)
請問有人不希望日常小品出現H的嗎?
就像以前一樣,只要曖昧的帶過就行了,不要真槍實彈(啥#)
請到會客室(鮮網)或留言(部落格)告訴我答案唷Q_Q
因為我也很糾結(是在糾結什麼####)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親愛的,我愛你!」
  「騙、騙人!你也對那個女人說過這句話!」
  「不,寶貝……相信我,我真心愛的人只有你,那種女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甜心。」
  「……我相信你。」
  「那麼小寶貝,你該叫我什麼?」
  「親、親愛的……」

  一進辦公室,千種就聽到這一連串噁心肉麻的台詞,他面無表情的望著正專注於螢幕上的骸大人,然後緩步後退走出辦公室,確認一下門外的辦公室門牌,才又再次走進辦公室內。
  他差點以為自己略過辦公室,不慎進入骸大人的寢室了。
  既然骸大人還留在辦公室裡,代表他的工作還沒完成。

  「……骸大人,您──」的工作還沒做完。
  「千種,綱吉為什麼都不用暱稱叫我呢?」
  推了推眼鏡,千種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骸大人的問題,他相信不管是誰都看的出,首領沒有想到這一層,也完全沒有這一方面的喜好,與其要他主動用甜膩的語氣、肉麻的稱謂來稱呼骸大人,不如叫他摘顆星星下來還容易些。
  所以,他該怎麼回答呢?

  「骸大人,您應該比我還要了解首領才是。」決定了,用混的也要混過去,他現在才二十幾歲,不想因為這種事情而早早回老家報到。
  坐在電腦面前的骸沒有說話,僅是靜靜的望著電腦螢幕,雙手交叉靠在唇前,看似在思考這個問題。
  這令千種感到有點不妙。

  選擇沉默?
  骸大人不會是真的不清楚原因吧?
  那骸大人會不會誤會自己在暗示他不夠了解首領?
  一顆汗珠自千種的額際滑下。

  幸好,下一刻骸又再度開口,打破了這恐怖的寂靜。
  「也對,像綱吉這麼害羞的人是不可能會主動的,看來我要找個時間跟他提起。」
  呃,是這樣嗎?
  千種很想吐槽說應該不是這樣,但礙於可能隨之而來的性命威脅,他決定緘口不語,反正就算說了骸大人也不會聽進去,搞不好把自己消滅的連根頭髮都不剩仍舊不改初衷。
  噢,更正,不是「搞不好」,而是「絕對會」。
  「您說是就是。」千種將聲音壓低,掩飾他的笑意。
  「好,現在就把這堆麻煩解決掉,今晚就可以盡情享用美味的綱吉了。」
  話落,臉上又露出了幾千萬伏特、足以迷死六卡車的少男少女的終極笑容,以非人的速度開始處理堆在他四周的文件山。幸好千種非常有先見之明,早在骸大人露出笑容前趕緊將視線移開,免得一早就被閃瞎。



  「哈、哈啾!」
  「澤田大人,您還好吧?」一臉擔憂的將面紙遞過去,因為這已經是第五次了。
  接過面紙擤了擤鼻子,小巧的鼻尖被摩到發紅,令綱吉看起來就像個重感冒喚者。但他沒有感冒,也沒有得花粉症,不知怎地,今早一連打了五個大噴嚏,連他都覺得莫名其妙。
  「我沒事……」總覺得是不祥的預兆,希望別又是骸在打什麼鬼主意,他的鬼點子每次都會讓自己恨不得蒸發到空氣中,也會開始思考為什麼自己會愛上這種男人。
  難不成他是個天生的M?
  不不不……他才不是!問題出在那個男人身上,自己只是一個腦筋沒轉好也愛上他了而已!
  ……糟糕,他居然有種自欺欺人的感覺。
  「澤田大人?」
  巴吉爾輕聲一喚,這才讓綱吉從自己的思緒中被拉了回來,他尷尬的朝巴吉爾笑了下,搖了搖頭便又開始方才被噴嚏中斷的工作。
  恢復寧靜的辦公室只剩下簽寫文件的窸窣聲,直到結束前綱吉又多打了三個大噴嚏,鼻尖被摩到差點脫皮,巴吉爾索性直接把垃圾桶交給綱吉,讓他擺在旁邊接衛生紙。

  終於,最後一份文件簽寫完畢,綱吉吁了一口氣以示放鬆,並接過巴吉爾泡好的熱茶來啜飲……真奇怪,工作明明都做完了,心頭卻還是怪怪的,不祥預兆的感覺並沒有散去。
  難道待會兒會加派工作嗎?
  不、不對,這個禮拜里包恩出差了,所以現在監督他的人才會變成巴吉爾,而後者跟前者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監督人。前者是惡魔,大概會先給他看起來不多的工作量,然後再他以為即將完成工作的時候扔出所有追加的文件,讓他想哭不能哭、有苦不能言;後者是天使,雖然會很老實的把繁重的工作量呈現在自己面前,但不會接任何追加工作,在自己快要被文件壓死時還會勉勵、安慰自己,甚至泡茶給自己喝。
  所以,現在是巴吉爾在監督,照理說不會有任何追加工作……那這股不安又是怎麼回事?
  感覺真討厭。綱吉心忖。

  「您辛苦了,澤田大人,那我現在就把這些文件交出去,您可以休息了。」
  恭敬的對綱吉點了下頭,便抱著厚重的文件走出辦公室。
  舒服的伸了個懶腰,將高級的太師椅稍稍調平,靜靜的享受著難得的寧靜片刻,和煦的陽光照射在他身上,恰到好處的暖陽令他感到全身的力量都被吸走、眼皮失去支撐的力量……
  好久……沒這麼早完成工作了呢。
  思及此,僅存的意識逐漸消逝……



  睜眼,綱吉看見的是一面超大尺寸的液晶螢幕,上頭正在放映庫洛姆之前強力推薦的麥芽糖愛情劇,但綱吉不是個甜食主義者,對甜死人不償命的愛情喜劇也沒有興趣,所以委婉拒絕了庫洛姆的推薦,反正他也沒什麼時間可以看。
  那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但下一秒,綱吉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那雙熟悉又不安分的大手正慢條斯理的撫摸自己襯衫下的肌膚,頸子上傳來的濕軟觸感讓他知道骸的唇舌正在自己身上種下屬於他的記號,而自己身上的整套西裝也被扒的只剩下一條襯衫,連內褲也沒能保住。
  綱吉知道自己不該習慣,但說真的……他已經習慣了,要是不習慣的話,遲早會被這個男人給逼瘋吧?

  「六道骸,請解釋。」
  異常柔和的聲線讓骸的動作停了下來,但大手仍然愛不釋手的摩擦著柔嫩的肌膚。
  「呵呵……這部連續劇綱吉應該知道吧?是庫洛姆強力推薦的唷。」
  「這我知道,骸……但這跟你在這裡侵犯我有什麼關係?」
  而且,他原本不是在自己的辦公室休息嗎?
  不過是小睡一會兒,醒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哦呀……我在走廊上遇見了今天監督你的巴吉爾,他跟我說你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正在休息。」
  「……骸,我要用哪一國的語言你才聽的懂我的問題呢?」
  到此,不難想見綱吉的頭頂已經開始冒煙。
  「綱吉你看,劇中的男女主角好甜蜜呢。」
  「所以呢?」怒氣指數達到臨界點的綱吉根本無法展現好脾氣的一面,他擒住骸的其中一隻手腕,將它抓離自己的身體。
  意料之外的,骸沒有多做反抗,乖乖讓他把手拿開,但嘴巴還是沒停下來。
  「綱吉從以前到現在,都直接叫我的名字,這讓我很高興呢。」
  「你到底想說什麼?」冒煙的頭頂已經快要蹦出火花,但仍然摟住他的骸卻不以為意。
  「對我來說很特別……但對綱吉而言,這似乎根本不算什麼,對吧?」
  怒火中燒的小腦袋瞬間被澆熄,綱吉有點驚訝的轉頭凝視骸,甚至忘了要繼續阻擋他那胡作非為的大掌。
  螢幕投射出來的光照射在骸的臉上,綱吉在上頭看見了不該出現的苦笑和疲憊。
  他沒考慮過這種事情,也沒想過骸會在意這種事情……畢竟骸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男人,有時候甚至不問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意願,只要他開心就好,上次的內褲事件甚至把他的理智線扯斷,差點把骸就地處決。
  所以,他擅自認為骸不會在意、也不會想到這些。
  「骸……」
  「呵呵呵,抱歉……其實我也明白,綱吉是個很有男子氣概的男人,不會像劇中的女人一樣嗲聲嗲氣的說那些裝可愛的話語,雖然綱吉說起來應該比她們還要可愛上百倍……唉,她們的聲音只會讓我起雞皮疙瘩,但劇中男主角卻又好像很享受的樣子……」環住綱吉腰際的大手鬆開了,骸兩條手臂往後一撐,徹底解開將綱吉留在自己腿上的束縛。
  「……骸?」
  「呵……我真幼稚,可不是嗎?你明明已經答應和我在一起了,我卻還是會感到不安。啊,或許是因為……你是能夠包容一切的大空吧。」寶石般的異瞳從來沒有如此迷離過,令綱吉無法將視線移開。「搞不好……只是為了制止我的無理取鬧,才會先勉為其難包容我──」
  「不!」
  話落,綱吉激動的揪住骸的領口,整個人坐到骸的腹部上去,深褐色的眸子和骸略顯詫異的瞳眸對望一晌,綱吉抿了抿唇瓣,面紅耳赤的主動舔舐骸的唇,生澀的獻上自己笨拙的淺吻。
  「綱──」
  不讓骸有說話的機會,縱使技巧再笨拙,綱吉也知道該如何不讓對方開口講話,而骸的手又緩緩移回綱吉身上,恰到好處的力量壓住綱吉柔軟的細腰,輕輕撩起蓋在他身上的白色襯衫,露出渾圓美好的臀瓣……
  「讓你有這種感覺,真的很抱歉……」就在大手又要開始為非作歹之際,綱吉的一席話讓骸的動作喊停,張開魔爪的大手就這樣停在半空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我、我很喜歡骸……講、講喜歡不太正確……是、是愛……我……我……」深吸一口氣,明明已經是個二十幾歲的男人了,綱吉卻還是像個第一次告白的初中生一般,緊張到結巴。「我、我愛你……絕、絕對不是因為什麼大空的包容!我、我是真的──」話說到一半,綱吉就猛然住口,渾身不住的抽畜,最後趴在骸身上喘息。
  哦呀,看來是因為太緊張了,肺部一下子吸入太多空氣而呼吸不過來呢……綱吉真是國寶級的可愛呢!不過在下手前,還是要先讓他恢復正常的呼吸才行。
  於是,骸暫時放棄了享用美食的機會,讓綱吉躺在床上後便迅速從抽屜裡抽出一個塑膠袋,打開之後蓋住綱吉的口鼻。
  「慢慢呼吸……對,不要急……就是這樣……」
  終於,綱吉的呼吸緩和了下來,雖然小臉還是紅的發亮。
  「骸……哈啊……我……」
  「別急,親愛的綱吉……我都明白了,謝謝你。」
  恢復正常呼吸之後,綱吉仍然不死心,在骸替他拿掉塑膠袋的時候又坐回他身上,打定主意要用行動消除骸心底的不安。
  「如、如果是大家看不見的情況下……我、我可以……」將雪臀抬高,以便讓他的上半身能貼在骸身上。「喊、喊你……親、親愛的……骸……」吐氣呢喃著,綱吉的雙瞳因方才的呼吸困難而渙散,散發出令人窒息的美感。
  骸困難的嚥了口唾沫,老實說,他也沒想到綱吉居然這麼在乎他的感受,除了驚喜以外,更多的是他遇見綱吉前所沒有的快樂以及感動。
  在遇見綱吉之前,這個世界只有絕望、恐怖和終結。

  猛然,潛伏在綱吉身後的手指迫不及待的擠進綱吉抬高的股縫中,並急躁的在下一秒又擠進第二根手指。
  「啊……」身體被激起一陣漣漪,綱吉的小手揪緊骸胸前的襯衣,但沒有多作反抗。
  「看著我,親愛的綱吉……這次可是你先誘惑我的唷……」
  沙啞的低音顯示出骸的忍耐力已經到達極限,他壓住綱吉的小腦袋,瘋狂的掠奪他口中的每一份甜蜜,在後端放肆的手指也沒有停止的跡象,心急的擠進第三根,又引起綱吉身體的一陣痙攣。
  擺在綱吉後腦杓的大手緩緩轉移陣地,移到了他早已蓄勢待發的慾望,熟捻的摩搓著細嫩的尖端,令綱吉發出細小甜膩的櫻嚀,抖了一抖,濁白色的液體便灑在骸的身上,但手的動作並沒有停止,仍然不停地搓揉著嫩芽的頂點。
  「哈啊!啊啊啊……骸、骸呀……」不停的擺動腰支,彷彿想甩開束縛和侵入他下身的兩樣凶器,佈滿淚光的雙眸美的猶如星空一般,令人忍不住想好好疼愛一番。
  「呵……這種模樣只會讓我一個人看……對吧……親愛的綱吉……」抽出埋在綱吉嫩處的手指,並鬆開挑逗嫩根的大手,兩手一齊擺在雪白的臀丘上,讓它能更順利的接受自己早已腫脹不已的火熱。
  「啊……啊嗯!只、只有……骸……可以……啊啊嗯!」抓住骸被汗水弄濕的肩膀,纖細的指尖在上頭留下鮮紅的血痕,當濕軟的後端將巨大的凶器完全包覆之後,綱吉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來。「啊嗯!我、我愛你……哈啊!親、親愛的骸……啊嗯嗯」
  空氣中,瀰漫著汗水、淚水和淫水,骸抱緊綱吉的細腰猛衝,並在一同解放之時露出滿足的微笑……



  「首領,聽說您找我?」
  兩天後,綱吉一如往常的在辦公室和文件奮鬥,但他卻意外地請庫洛姆到他的辦公室跑一趟,平時不喜歡讓別人做麻煩事的首領會這麼反常,庫洛姆不敢大意,在接到消息之後便直接前往首領辦公室。
  「呃,嗯……」
  明明就不是冬天,首領的脖子上卻圍了一條圍巾,而且神情顯的有點疲憊。
  「首領,您還好嗎?」
  「嗯,還可以……」
  愣了下,平時為了不讓大家擔心,就算狀況不是很好也會說非常好的首領居然只回答「還可以」?代表首領的情況非常糟糕啊!
  「又有什麼麻煩事了嗎?如果有我幫的上忙的地方,首領儘管開口!」
  停筆,綱吉抬起又圓又大的褐眸和同樣又圓又大的紫眸對視,好不容易扯出了個虛弱的笑容。
  「那個……妳也知道,骸是個喜歡亂想的人……」印章重重蓋在文件上,力到大的差點在桌上打出一模一樣的印記。
  「咦?欸,好像是……」隱約嗅到不太對勁的味道,庫洛姆立刻聯想到……首領想拜託他的事情大概又跟骸大人脫不了關係。
  「那麼,我只有一個請求。」將最後一份文件疊在完成檔案上,雙手交叉至於胸前,微笑。
  嚥了口口水。「首領請說?」
  一陣徐風吹響窗外茂密的樹叢,發出沙沙沙的自然樂音。

  「請不要再拿任何連續劇給骸看了,謝謝妳。」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