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9 (金) | Edit |

※1896比例偏多,食用請小心。

後記:

好久沒發文了Q_Q(一鞠躬(被巴
看完這篇之後,大家可以扔作者雞蛋(掩面)

手上的燙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ˇˇˇ可喜可賀ˇˇˇ(欸)
不過報告地獄也已經開始了……Orz
更新緩慢真的很抱歉T_T
謝謝大家!!!

留言我都有看!!!只是可能還沒回T_T

另外,新增一個投票在天空部落格唷!
感謝參與投票的各位!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目送雲雀搭乘的黑色跑車離開,綱吉的臉上帶著好心情的微笑,一旁的骸看的很不是滋味,他略顯粗魯的擰住綱吉的下巴,後者連吃痛的表情還來不及表現就被迫正視那雙含著慍怒的異色瞳眸。
  「唔……?」
  「他只是作這種程度的表白,你就肯相信他了?」
  聽罷,綱吉剎那間明白骸到底在不爽什麼,趕緊擺手撇清。
  「不、不是這樣啦!只是雲雀醫生他……」輕拍骸捏住自己下巴的大手,示意他會痛,骸哼了一聲,放過了綱吉的下巴。「雲雀醫生跟你是完全不同類型的男人,你們的共同點大概只有卓越的工作能力吧……」邊說邊牽起骸的手,一同走進屋內。「他的情感表達比較遲鈍,所以能對庫洛姆表現出這種程度的告白已經非常了不起了,這樣說你可以明白嗎?」
  順從的讓綱吉牽進屋內,並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綱吉,幾秒後總算默然點頭,臉上的不悅也隨之煙消雲散,綱吉這才鬆了口氣。
  「所以說……」反手抓住綱吉的手腕,將他桎梏在懷裡和自己對視,人兒雖然嚇了一大跳,但並沒有作出多餘的反抗。「我的情感表達太超過了,綱吉反而無法接受?」
  一聽,綱吉很想翻個白眼給他看,但為了避免又勾起不必要的誤會,他努力將眼睛翻回來,伸出纖細的小手輕撫骸的臉龐,眉宇輕皺,似乎正在思考要如何解釋才能正確傳達他的意思。
  骸的情感表達用「超過」來形容還嫌太過輕描淡寫,那種情感表達見鬼的恐怖!明明深愛著對方,卻彷彿痛恨對方一般的折磨、凌辱他,要不是最後骸總算使用較正常的「示愛」方式,他可能到現在都還不相信骸會永遠愛著他。
  「可、可以……這麼說吧……」哪有人那樣示愛的?「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現在我相信你。」堅定不移的褐眸直勾勾的釘住骸深邃的異瞳,後者注視了綱吉半晌,撫住了開始染上紅暈的小臉,給予綿密細長的深吻……
  綱吉是他的天使,永遠、永遠都是只屬於他的天使。



  偌大的單人病房被專人打掃的乾淨整齊,暖色系的牆壁和床鋪令人無法將這裡和醫院聯想在一起……這是經濟足以負擔的病患才得以入住的病房,身為澤田財團董事長的妹妹,庫洛姆自然名列在貴客名單上。
  這,就是醫生對自己特別好的原因吧?
  儘管雲雀醫生看起來不像是個愛慕虛榮的人,但庫洛姆相信不管原因為何,醫生對自己這麼好的原因絕不在於她本身,搞不好跟白蘭一樣,又是以她搶手的綱吉哥哥為目標。
  希望並非如此。

  喀嚓。
  開門聲讓正站在窗前伸懶腰的庫洛姆靜止在那一剎那,兩條手臂舉的高高的,沒有放下來的意思。
  「妳又擅自下床了嗎?庫洛姆。」
  低沉悅耳的嗓音令庫洛姆耳根子一紅,她緩緩降下高舉的手臂,乖乖爬回病床上。
  「雖然妳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別忘了前陣子才剛小產,縱使體力恢復了,那對妳身體的影響仍然不可忽視,下床動動身體可以,但怎麼不等我檢查完再活動?」話語中帶點責備,但語氣並沒有怒氣和不耐。
  縮了下,庫洛姆吐了吐舌頭。
  沒有繼續嘮叨下去,雲雀拿出聽診器開始每天的例行診察,溫柔細心的動作讓庫洛姆感到窩心……除了首領以外,從來沒有其他男人對她這麼好、這麼體貼過。
  檢查結束以後,雲雀垂首撰寫病歷表,而庫洛姆先是看了看窗外,又翻了翻膝上的雜誌,最後深吸了一口氣,偷偷覷著專心寫下病歷的雲雀……「醫生,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早一點也好,她想回去陪伴、補償她虧欠甚多的首領。
  窸窣聲停了,雲雀面無表情的抬頭凝視著庫洛姆,後者一開始還覺得沒什麼,但被盯了五分鐘之後,心裡就開始打鼓,不自在的將眼神別開,頰上浮現的紅暈從粉紅色轉變為緋紅色。
  「妳這麼想離開我嗎?」
  眉宇皺了起來,水汪汪的大眼困惑的望著雲雀,紫色的頭顱歪了一邊,彷彿聽不懂他方才所說的話。
  「……雲雀醫生,您還醒著嗎?」
  面無表情的回望庫洛姆,雲雀的臉上沒有一絲波動,甚至沒有一點表情。
  「我很清醒。對了,謝謝妳上次替我處理掉那張照片。」
  「欸?是說您相親的對象嗎?其實那張我還沒扔掉,那麼漂亮的小姐就這樣放棄太可惜──」
  「可惜我看不上她。」冷冰冰的打斷庫洛姆的話,後者不禁顫了一下,因為雲雀的聲音瞬間降到了冰點,冷的她直打哆嗦。「還沒扔掉也無所謂,但不要拿來還我。」
  小心翼翼的瞅著臉色冷若冰霜的雲雀,庫洛姆垂首凝視了那張照片好半晌,骨碌碌的眸子轉了好幾圈,最後才鼓起所有的勇氣,斗膽向雲雀開口:「醫生,這位千金我也認識唷!她真的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好女孩,而且從小就很仰慕醫生您呢!」事實上,這是前幾天和這名千金聯絡時才得知的,對方一聽見自己的主治醫生是雲雀恭彌,立刻像發了瘋似的懇求自己替她說好話,雖然和她平時沒有什麼交情,但在交談幾次過後印象也不差,庫洛姆所幸就答應了她的要求。
  但是,雲雀醫生領不領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既然如此,她可以找到更好的對象,不一定要我。」輕描淡寫的打發掉庫洛姆的推薦,臉色變的比剛才還要深沉,嘴角撇了下來,示意他對庫洛姆的這種行為非常不滿。
  被颱風尾掃到的庫洛姆立刻舉白旗投降,垂首不再提那名女孩子的事情。
  這是首領教她的,別人討厭的話題應該適可而止,對方第一次可能會因為風度而沒發火,但繼續搧風下去哪天會爆炸都不知道。
  「妳最近就可以出院了,但還不能回去。」
  聽罷,庫洛姆低垂的小腦袋才又抬了起來,小臉上寫滿了問號。
  「為什麼?」既然康復了,為什麼不能回去?
  「妳哥哥把妳交給我幾天,要我好好照顧妳。」
  心頭一涼,暫且撇開她心裡對雲雀提到綱吉時所產生的不快感,小手揪緊胸前的襯衣,庫洛姆抿緊紅唇,為難的抖著稚音。
  「是、是您去拜託首領的嗎……?」否則,首領怎麼可能突然將她交給其他人呢?
  「是,這裡還有他簽寫的同意書。」
  接過那張寫著首領親筆簽名的同意書,庫洛姆不敢相信的一看再看,希望從簽名上找到一點瑕疵或蛛絲馬跡,但盯了好半天,還是垂頭喪氣的放下同意書,滿臉愁容。
  「……您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雲雀醫生……這麼做對您並沒有任何好處……」
  「理由只有一個。」將同意書收了起來,雲雀抬眸直勾勾望進庫洛姆眼裡,後者被注視的一陣臉紅,旋即想將視線別開,卻被眼前的男人制止,半強迫性的直視雲雀漆黑的眸子。「我想了解妳、照顧妳、陪伴妳。」
  這一剎那,庫洛姆的呼吸靜止了,整個人彷彿石化了一般僵在原處,連動都沒動一下。而耐性不足的雲雀也意料之外地沒有催促她,靜靜的等待著她的回應,但抓住她的手仍然沒有放開,力道也沒有放鬆。
  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直到一個小時過去,庫洛姆仍然尚未從震驚中回神,而雲雀也仍舊沒有不耐煩的意思,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僅是繼續等待她的回應。
  直到庫洛姆的手開始顫抖,雲雀的表情才產生了些許漣漪,但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打碎,換上詫異的神情……因為庫洛姆用力甩開他的手,一臉受傷的望著他,除此之外還摻雜了失望和痛苦的情緒。
  「庫洛姆──」
  「不!不要!為什麼你們都想藉由我接近首領?為什麼都要首領因我而受苦!」縮到病床的床角,並拿枕頭在空中胡亂揮舞,不讓雲雀再接近她半分。
  眼一睜,雲雀準確的抓住朝他攻擊的枕頭,並制止庫洛姆因憤怒而顫抖的雙手,後者氣的上氣不接下氣,美麗的臉蛋因激動而扭曲。
  「不要胡亂猜測!」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首領身分特殊,又是骸大人最愛的人,你們才會想利用我這個好騙的女人來接近他!」邊尖叫邊流下淚水,庫洛姆使盡全力的抵抗著,但對雲雀而言那點力道根本不算什麼,抓住她的大手始終沒有動搖。
  「我沒有必要那麼做!」
  「那為什麼會看上我?我的臉上有缺陷,又是個剛被其他男人拋棄的殘花敗柳!懷過孕又流過產,路上隨便找個女孩子條件都比我還要好!醫生你條件這麼好,有不少女孩子青睞於你,照片中相親的女孩子怎麼看都比我好上百倍甚至千倍!你到底看上我哪裡!?」崩潰的情緒無法停止,庫洛姆激動的揮舞四肢,要不是雲雀有先見之明,早就起身率先壓住她的雙腳,現在大概會被踢的無法把腰挺直。
  「聽我說!庫洛姆!」
  「你一定是看上首領!一定是這樣!首領又要因我而受傷、因我而難過──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
  哭叫聲倏忽中止,雲雀的手呈手刀狀擺在庫洛姆的後頸上,並在她陷入昏睡之後注射適量的鎮定劑……片刻後,凝視著哭花的小臉,修長的指頭滑過嫩頰,溫柔的抹去滿佈上頭的淚痕。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