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9 (月) | Edit |

※內含1896,食用請小心。

後記:

果然還是骸綱比較好寫(被巴)
親愛的綱吉真的好可愛ˇˇˇˇˇ
可惜又有災難要降臨在他身上了……(不要劇透##)

骸綱翁里就快到了!!!
希望大家踴躍參與QuQ!!!
主辦單位都非常用心~不去可惜呀QDQ
請帶著對骸綱滿滿的愛前往會場!!!!!

然後……雖然很突然、也很卑鄙(?)
但在想到更有趣的梗之前,「被學生用香蕉騷擾的老師」題材大概會用在翁里場的紀念本裡(被巴)
之前吊足大家胃口了真的很對不起Orz(懺悔)
為了彌補大家(?)近期內會試著產出同屬校園劇的「櫻桃誘惑」Q_O
還有綱吉生日賀(揉臉)
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我這懶人發文Orz
還是敬請期待QD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溫暖的陽光射入清冷的辦公室,現在是早晨八點,早已過了開始上班的時間,而雲雀已在辦公桌前苦思了一整晚,徹夜未眠。
  他不斷的翻閱著庫洛姆的病例和先前的對話資料,希望能找到突破她心結的要點。
  經過昨天的教訓,雲雀已經能掌握庫洛姆的八成心境了。

  她的心中,存在著難以抹滅的自卑感。

  對她而言,接近她、討好她的人似乎都把澤田綱吉當成最終目標,無論是男女老少、貓貓狗狗,只要想藉機和她相處的人全都把目標放在澤田綱吉身上,這是庫洛姆的內心世界。
  老實說,明白之前白蘭對她做過什麼事情之後,她會產生這種自卑心理也是可想而知的,但即使知道原因了,根治的方法仍然連個鬼影子都沒有,雲雀在辦公桌前想了一整晚,卻連半點治療的頭緒都沒有理出來。
  因此,又回到原點了。
  不,搞不好反而退後了,原本的正值降到了負值,他相信庫洛姆現在對他的厭惡感大概已經飆升到一定的程度,現在的他對她而言搞不好跟白蘭同一個等級,都是想玷汙她哥哥的壞男人。
  一想到這裡,雲雀就感到頭痛,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棘手的問題。
  第一次想要疼惜的女性居然有這種幾乎可以算是強迫症的自卑心理,就算他是情場高手好了,恐怕也無法輕易讓這名女性相信自己的愛,更何況他根本不是情場高手,而是剛步入情場卻差點被轟爛的新手。

  將喝光的咖啡杯拿到水槽去沖洗,然而腳才剛踏進浴室一步,電話的內線就響了起來,更加增添了雲雀煩躁的心情。
  將咖啡杯置於洗手台,雲雀老大不爽的走出去按下擴音鍵,語氣說有多差就有多差,畢竟他被折騰了一整晚,卻連根毛都還沒想到。
  「幹嘛?」
  話筒一端傳來的是護士倒抽一口氣的聲音,聽的出來她原本想一接通就焦急的大吼,但那股勇氣就在雲雀充滿慍怒的語氣下被轟的煙消雲散,現下的她根本什麼都講不出來。
  「沒事就不要亂播內線!」
  「啊!不不不、不是的!是真的有急事!請您先別生氣,雲雀醫生……」
  「有事就快說!」
  「好好好、我我我我說!澤、澤田先生和六道先生來找您了啊!」
  一聽,雲雀的怒氣才稍稍下降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些許的疑惑。「他們?」
  「是、是的……因為今天早上您有重要的晨間會議,所以我請澤田先生在外面等候,雖然他不介意,但六道先生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抬眉,所有思緒迅速在腦中整理,搜尋澤田綱吉和六道骸會突然前來的原因。
  十之八九跟庫洛姆有關。
  「我知道了,請他們來我的辦公室。」
  「咦?可、可是醫生,您今早不是有晨間會議……」
  「那個不重要。」
  說完,連反駁的話都懶的聽,雲雀逕自切斷通話鍵,令坐在櫃檯的護士小姐錯愕的好半天都無法將下巴合上。
  那個不重要?別的醫院她不清楚,但在他們醫院,那可是決定手術執刀人選的重要時段啊!
  愕然將話筒掛上,現下的她只好乖乖傳話,畢竟雲雀醫生是惹不起的人物,她也沒那個膽子「指使」雲雀醫生去參加晨間會議。
  用「指使」兩個字來當動詞可能有點太誇張了,但她知道,所有護士也都明白,對雲雀醫生而言,「建議」就等於「指使」,弄個不好還會好心被狗咬,被調到偏遠的鄉下去對鏡子哭泣。

  「澤田先生、六道先生,請到這條長廊盡頭的辦公室,雲雀醫生就在那邊等您。」
  「謝謝妳。」
  主動牽起骸的大手,不再讓他用詭譎到令人發毛的視線盯著那名可憐的護士看,而這招也非常有用,骸的視線總算從那名護士快被瞪綠的臉上移開,改以稍稍驚喜的瞳眸望著綱吉,並回握住緊張到出汗的小手。
  「綱吉,你很緊張嗎?」
  「……」反常地,綱吉緊繃著小臉,不發一語。
  「你在擔心庫洛姆嗎?」
  「……」仍然沒有給予回應,但腳步有減緩的趨勢,證明了骸的臆測沒有錯誤。
  「今夜凌晨庫洛姆打來的電話讓你耿耿於懷嗎?」
  「……」到此,腳步停了,綱吉始終垂首望著地板,而骸也沒有催促他,靜靜的等待他開口說話。
  終於,綱吉顫抖的小手有了放鬆的跡象,小嘴也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氣,顯示出他好不容易將紊亂的心情調整好。
  「告訴我,骸,雲雀醫生跟你是同一種人嗎?」
  稍稍愣了一下,但旋即明白綱吉擔心的事情,骸慢條斯理的捂嘴思考了下,下一秒卻開始催促綱吉前往辦公室。「醫生等我們很久了,我們先進去再說吧,綱吉。」
  但綱吉卻意外的固執,說什麼都不讓骸混過去。「先回答我,骸。」
  「哦呀,綱吉不是很急著見到醫生嗎?」
  「骸!」
  「呵呵……我和那位醫生也沒見過幾次面,怎麼會知道呢?」
  愣了一下,綱吉這才發現自己太過情緒化,趕緊壓住胸口調整自己的呼吸。
  「對、對不起……可、可是白蘭那次,你很快就看出他是不是那種人了……」
  「哎呀,怎麼說呢?要看出白蘭那傢伙是這種人一點都不難吧?綱吉你也是第一天見到他就明白了不是嗎?」
  「……」這麼說好像也是。
  「雖然庫洛姆是哭著打回家的,但不一定代表醫生對她做了什麼吧?況且……」將綱吉的小臉硬扳了過來,紅藍的深邃異瞳深深望進稍受驚嚇的褐眸中,令後者嚥了一口唾沫。「在簽寫同意書的時候就已經相信他了,不是嗎?」
  屏息了好半晌,綱吉才輕輕撥開骸桎梏自己的大手,重新牽起它走向辦公室。
  「……我現在也不知道那個決定到底是對是錯,今天早上庫洛姆她……你也聽到了吧?她哭的有多傷心、多悽慘,我忍不住開始想,會不會是雲雀醫生在得到許可之後對她……」話到此,綱吉說不下去了。
  「哦,所以你才會問他是不是我這種人。」了然於心的點了點頭,對此並沒有多做什麼抗議。
  綱吉小心翼翼的偷覷骸的表情,不確定剛才這種想法有沒有傷害到他。「骸……我、我把你想成這種人,你不會不高興嗎?」
  「為什麼要不高興?」豈料,骸反而對這點感到不解。
  「欸?」
  「綱吉非常瞭解我唷。如果是我的話,會用什麼方法來得到不喜歡我的心上人,你親身體驗過不是嗎?」
  不覺地打了個哆嗦,綱吉抿了抿唇瓣,小聲地加以駁斥。「但、但是……那是因為我一開始對你抱有敵意呀……據我所知,庫洛姆對雲雀醫生的印象還不錯……」
  「呵呵呵,但如果那位醫生真的是我這種人,庫洛姆現在大概已經被他綁回家侵犯了吧。」
  「……」
  真糟糕,他居然無法予以反駁,因為這的確非常像骸會做的事情。
  但這個話題暫時打住,因為他們已經抵達辦公室的門口了。



  不安的坐在辦公室內的待客用沙發上,綱吉不自覺的緊握了骸的手,而後者也輕輕回握要他放鬆。
  「你們是來問庫洛姆的情形嗎?」
  將病歷表攤放在桌上,並在綱吉和骸對面就坐,雲雀開門見山的直接挑明主題。
  「……醫生您……對庫洛姆做了什麼嗎?」
  「……」沒有立刻回答,雲雀垂眸凝視著手中的對話資料,久久沒有吭聲。直到綱吉的心底開始打鼓、心臟開始亂跳,他才慢吞吞的張開金口。「我對她說,我想了解她、照顧她、陪伴她。」
  話落,綱吉的雙眸倏地瞪大,轉頭過去望了望骸,又轉回來看了看雲雀。
  「就這樣?」
  聽庫洛姆哭的那麼悽慘,他還以為雲雀醫生對她做了跟白蘭一樣過份的事咧!
  「嗯,但她不相信我。」思及此,雲雀的臉色又是一沉,焦躁和疲憊的神態表露無遺。「我已經給她打過定量的鎮定劑了,沒想到她還是拚命在半夜時爬起來打電話向你哭訴,可見她有多不相信我講的這番話。」
  得知真相後,綱吉瞬間像被放掉氣的熱氣球一般靠在骸身上,總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他剛才真是失禮,居然把雲雀醫生想成那種心術不正的卑鄙人士──呃,他沒有在罵骸,真的沒有在罵骸……
  沉默了好一會兒,綱吉終於將固定在病歷表上的視線移到雲雀身上,語氣充滿了堅定。

  「待會請讓我們和庫洛姆談一談。」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心術不正的卑鄙人士=v=
綱吉罵得好啊!!!!(欸
2013/03/16(Sat) 19:33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別這樣嘛wwwww
2013/03/22(Fri) 23:21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