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2 (木) | Edit |
後記:

大家好我回來了Orz(被踢出去)
考試就剩一科了(揉臉)
加油!(欸)

然後……
獵人重播了啊啊啊啊啊啊!!!!!!!!!!!!(欸)
台視週一至週五晚間六點至七點,前一集是重播昨天播過的
好棒!!!!!!!!經典名作!!!!!!!!!
小傑!!!!!!!!!!!!(你只是想喊這句吧##)
親愛的小傑!!!!!!!!!呀啊!!!!!!!!!!!(好吵####)

然後包裹!!!!!(欸)
包裹我收到了!!!!!阿璐我愛你!!!!!(崩潰(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溫暖的日光照射在庫洛姆身上,蜷曲在病床上的她眉宇緊皺,纖瘦的身軀抱緊懷裡的枕頭,窗外的好天氣似乎完全改善不了她的壞心情,小臉埋在枕頭裡面,讓這間病房靜的連呼吸聲都聽不見。

  喀嚓。
  開門聲打破了這陣寧靜,而庫洛姆也反射性的將枕頭丟往大門,正中剛走進來的倒楣鬼。
  「出去!你把我關在這裡也沒有用!首領遲早會來接我的!你──」
  「庫洛姆,是我。」
  凌厲的枕頭攻勢瞬間停止,綱吉帶著苦笑拿開方才攻擊到自己身上的枕頭山──雖然大部分都被骸給擋掉了,但第一個扔過來的枕頭連骸都來不及反應,正中他的小臉。
  「首、首領……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驚慌失措的跳下床奔到綱吉身邊,滿臉通紅的把滿地的枕頭撿起來。「我以為又是雲雀醫生……」
  「如果是雲雀醫生進來,妳就要這樣對他嗎?我不懂,庫洛姆,醫生對妳很好不是嗎?」
  聽罷,庫洛姆不發一語,她默默的走到沙發旁將枕頭一股腦兒扔下,轉過身來和綱吉面對面,囤積的淚水早已潤紅了她的眼眶,令綱吉著實一愣、不知所措。
  「他跟白蘭一樣!都想利用我來接近你!」也不管是不是在醫院裡面,庫洛姆失去理智的大吼,淚流滿面的衝進綱吉懷裡。「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再給首領添一次麻煩!」平時在商場上得意的女強人痛哭失聲,綱吉心疼的望著哭成淚人兒的妹妹,小手撫上凌亂的紫色長髮以示安慰。
  「庫洛姆,妳先聽我說。」待庫洛姆的哭聲稍稍平緩下來之後,綱吉柔聲安撫他,並和骸一起將她扶到病床上就坐。「看著我的眼睛,好嗎?」
  哭腫的左眸心不甘情不願的將視線拉回綱吉身上,在和那雙美麗的褐眸對視時,她的自卑感又更上一層樓……首領真的好美,連眼睛都如此的炯炯有神,清澈見底的眸子能安撫人心的浮動,難怪骸大人不惜用那麼卑鄙的手段也想得到他。
  不只是骸大人,白蘭和雲雀醫生也是……思及此,庫洛姆的情緒又再次下沉,眼中的悲傷更加濃烈。
  綱吉不懂她的眼神為何更黯淡了,但還是定住庫洛姆的手臂,要她專心聽他說話。
  「庫洛姆,妳為什麼不肯相信雲雀醫生呢?」
  「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幾乎是綱吉話落後立刻回答,庫洛姆的聲音從來沒有如此堅定過。「首領,我現在有自知之明了,像雲雀醫生條件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可能看上我!就跟白蘭一樣……對,他一定跟白蘭一樣,想要利用我接近──」
  「先等一下!庫洛姆!」打斷庫洛姆的喃喃自語,綱吉頭痛的搖了搖頭。「雲雀醫生跟白蘭不一樣!他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那是他裝出來的!首領你也知道白蘭一開始裝的多好、演的多真!」斬釘截鐵的說道,庫洛姆的話中沒有一絲遲疑。
  放開庫洛姆的手臂,綱吉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白蘭的事情果然給她很大的打擊,但如果因為這樣而耽誤庫洛姆一生的幸福也不是辦法,綱吉只能想盡辦法開導她。
  「庫洛姆,白蘭那一次是我的疏忽……每一次洽談都只有我跟你們談,骸都因為公事而無法參與,然後……呃,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真的很不會看人,也看不出對方想玩什麼把戲、耍什麼心機,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及時看破白蘭的演技……」對於這點,綱吉感到很自責,但庫洛姆卻搖搖頭,反過來安慰綱吉。
  「沒有那回事!我跟他的相處時間最長了,但我也完全沒發現……要是沒有我就好了,白蘭也就不會有任何方法接近首領……」
  沒有想到這番話反而造成反效果,綱吉趕緊接下一段。
  「總、總之!這次骸跟我一起來了!而且他也跟雲雀醫生當面談過了!」
  庫洛姆抬眸瞅著骸,後者仍然喫著一貫的淺笑,那從容的表情似乎只有在綱吉面前才會起變化,一股羨慕感在庫洛姆心中油然而生……首領真的好幸福,雖然骸大人得到他的方式並不正派,甚至可以說有點殘忍,但骸大人是真心愛著首領的,絕對不會辜負他……反觀,自己一點都不會看人,輕易相信白蘭那種人的甜言蜜語,進而威脅到首領的安危……
  雖然雲雀醫生曾經告訴她,對首領而言,只要她活的健康、活的開心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但現在的她實在是無法相信雲雀醫生,這些勸戒的效果也就大打折扣了。
  「但、但是……」不過有骸的背書的確是比較有效果,畢竟骸大人是不可能讓任何有企圖的人靠近首領的,就算只有一咪咪也不行,在接近首領前就會被骸大人碎屍萬段。
  掙扎了好一會兒,庫洛姆的眉頭仍然沒有鬆開,她停頓了一下,旋即又用力甩頭。
  「不……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首領,你不可以再輕易相信其他男人了!」
  見庫洛姆一點都沒有軟化的跡象,綱吉擔心的轉頭看了看骸,後者將大手擺在下巴思考,似乎正在推測庫洛姆如此排斥雲雀的原因,而確認骸有在想辦法之後,綱吉也才安心的轉回來看向庫洛姆,並試著安撫她的情緒。
  「根本沒那回事啊,庫洛姆,妳太高估我了!很少會有人看上我這種──」
  「骸大人和白蘭都看上你了,首領!」硬生生打斷綱吉的辯解,庫洛姆把所有事實擺在綱吉眼前,強迫他正視。「也許一般人不明白你的魅力,但骸大人和白蘭這種優於常人的男人都注意到了!雲雀醫生也是屬於同類,你覺得他有沒有可能也注意到了呢?」
  嚥了口唾沫,綱吉沒想到庫洛姆會在這種時候變的這麼伶牙俐齒,句句都切中核心,因為全部都是實話,他一時之間實在是找不到什麼例子來反駁。
  「呃……那、那不代表雲雀醫生也喜歡男人啊!骸、骸跟白蘭是剛好都對同性比較有興趣,但雲雀醫生並不是……」
  「白蘭在露出真面目前也假裝喜歡異性。」顫抖的柔荑撫上自己的腹部,紫眸染上一層抹滅不了的哀傷,憎惡的用指甲嵌進被衣服蓋住的腹部,彷彿它是什麼噁心又可憎的東西,力道強到有幾分血色透過純白的衣物。「還在這裡……留下屬於他的種……」
  「不要這樣!庫洛姆!」衝上前抓起庫洛姆自殘的小手,並眼明手快的抓住她另一隻手。「那是我的錯!我不該在什麼都沒弄清楚的情況下把妳交出去……妳不要這樣!」難過的抓好庫洛姆的雙手,綱吉愈來愈痛恨當時答應他們婚事的自己,現在對妹妹造成了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傷害,他覺得自己好無力、好沒用!
  「不是首領的錯!我知道首領其實很不放心,是聽過我的再三保證之後才決定成全我的!是我自己造成的……還差點害首領也被……」想到這,庫洛姆突然冒出不知那兒生出來的力量,用力甩開綱吉的雙手,抓起床頭櫃上的水果刀舉在自己胸前,要綱吉別靠近她。「首領下不了手……我、我自己動手……如果……如果沒有我就好了……」

  站在綱吉面前的,是他幾乎崩潰的可憐妹妹。
  她從小就失去了雙親的愛,連雙親遺留給她的東西都被綱吉的父親奪的一乾二淨,這個世界沒有人接納她,除了綱吉。
  但綱吉終究只是她的哥哥,不可能給她最多、最完善的愛。
  遇見白蘭之後,原以為屬於她的幸福終於來臨,沒想到那只是惡魔預言暴風雨來臨的前奏曲,最後差點連她哥哥都失去現有的幸福。
  除了綱吉以外,沒有人真正在乎過她。
  而她,卻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憎恨過、討厭過最關心自己的哥哥,甚至給哥哥帶來莫大的麻煩……一想到這裡,庫洛姆就對自己感到噁心、想吐,淚水流滿了她的臉龐,握住刀把的手抖的更加厲害。

  「庫洛姆!不要!」
  就在利刃要刺進庫洛姆腹部的那一剎那,所有的動作倏忽中止,骸不知何時已到了庫洛姆身後,大手抓住兩隻小手,強大的力道令庫洛姆連顫抖都辦不到。
  「哦呀……妳冷靜一點,庫洛姆。」輕而易舉的抽走庫洛姆手中的水果刀,並用抽屜內的繃帶將庫洛姆的雙手捆住,不讓她有機會亂來。「妳走的話綱吉會很傷心的,那位醫生不是告訴過妳了嗎?」
  見骸及時出手,綱吉大大鬆了一口氣,腿已經軟到不能再軟,一屁股坐到地上……方才看見庫洛姆不要命的拿水果刀想自殺,他嚇的心跳都快停了。
  「不要……提到醫生……他……他根本……」縮在病床上啜泣著,庫洛姆的模樣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綱吉起身走到她身邊,輕輕握住她被捆住的雙手。
  「庫洛姆,醫生他……」
  「這裡讓我來說吧,綱吉。」
  一愣,綱吉半是驚喜半是困惑的望向骸,後者笑的一臉自信,彷彿只要他出馬就一切搞定。
  「聽我說,庫洛姆……我為了綱吉殺過很多人。」
  這句話一出來,綱吉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纖瘦的身軀大力的震了一下。
  「只要是跟綱吉友好到一定程度的人,我都不會放過,就連仰慕、崇拜都不行。」
  「骸、骸,你……」
  「聽我說完好嗎?親愛的綱吉。」
  「……」
  雖然很想衝口問出這種時候為什麼要講這種事情,但眼下最重要的是庫洛姆,綱吉只得吞下那句話,靜待骸開導庫洛姆。
  「所以……妳以為我會讓對綱吉有企圖心的醫生靠近他嗎?門都沒有唷,可愛的庫洛姆。」
  終於,庫洛姆似乎能聽見骸說的話,緩緩抬眸,雖然那隻眸子還是一點光芒都沒有。
  「如果他對綱吉有一絲絲的不懷好意,他根本不可能擔任妳的主治醫生,因為他會在擔任妳的主治醫生前就被我解決掉。」
  靜了好一晌,庫洛姆彷彿語言開關被啟動一般,沙啞的開口。
  「但是……像白蘭那種……」
  「哦呀,關於這一點,那是我的自私造成的唷,庫洛姆。」
  「咦?」
  「我早就料到白蘭不懷好意,但我選擇去漠視它……因為我知道,受傷的會是妳,不是綱吉。」
  到這裡,綱吉再也聽不下去了。
  「骸!你怎麼──」
  「讓我說完,親愛的綱吉,你覺得瞞著她會讓她好過一點嗎?呵呵,就算你真的這麼覺得,我也打算要一次跟庫洛姆講完,如果你堅持不讓我說,我就直接在這裡侵犯你,直到你累得無法阻止我唷。」
  背脊一陣惡寒竄入,綱吉擔憂的望了望庫洛姆,又氣憤的望了望骸,最後選擇繼續握住庫洛姆的手,賭氣似的別過頭去,連餘光都不想看見骸的身影。
  「我承認,在得到綱吉之前,我一點都不關心妳的狀況,甚至得到綱吉之後還是一樣,不過前一陣子,我總算了解了……」蹲下身,和庫洛姆平視。「如果要讓綱吉得到真正的幸福,妳,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想讓綱吉過的快樂,就必須接納妳成為我們的家人。」
  聽完,庫洛姆的眸中彷彿注入些許光點,而綱吉方才的氣憤也稍稍褪去了一點,緩緩將頭轉了回來。
  「既然要成為自己人,這些惡意就都不能瞞著妳,所以我向妳坦白,庫洛姆,間接害妳受傷的人不是妳自己,更不是綱吉,而是我,妳明白嗎?」

  窗口的風鈴叮叮噹噹的響著,和煦的微風吹起了三人的髮尾。

  良久,庫洛姆的淚水再次流下,但沒有再露出傷心欲絕的表情。
  「骸大人……願意為了首領……接納我嗎?」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跟在骸身邊工作這麼久了,她一直都知道……骸大人的眼中始終只有首領一個人,雖然骸大人對她也很好,也沒像白蘭一樣使出那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但她都明白,那些好,都是因為首領的關係。
  所以她有自知之明,不會奢望骸大人接納自己成為他的家人。
  「當然,所以……」大手覆上庫洛姆被綱吉握住的小手,令綱吉嚇了一跳,但還是即時反應過來。「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妳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嗎?」
  淚珠一顆顆從哭腫的眸畔中掉出,庫洛姆哽咽的點了點頭,囤積在心底的委屈似乎被這個道歉給徹底打散。
  而綱吉方才對骸的氣憤也早就煙消雲散,他悄悄的靠在骸身上,心裡不由得冒出一股甜蜜的暖意……雖然一開始的骸令他感到恐懼、痛苦,但現在他卻覺得好感動、好幸福。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