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8 (水) | Edit |
後記:

老師XD!!!!!骸老師!!!!!(很喜歡最後一句(淦#
我真的好喜歡最後一句!!!!!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喜歡!!!!!(被巴)

澳洲最近熱到我快被熱熟了(崩潰)
有沒有這麼熱啊XD####
明天可以去海灘玩vvv要在那裡的購物商場找有沒有橘色帆布鞋(煩欸你還沒放棄##
為了親愛的綱吉一定要買到Q_Q(被老媽巴頭)

最近腦子裡都是工口畫面;口;
我到底怎麼了QDQ|||(撞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呆坐在座位上,綱吉還不太能從夢境回到現實。
  今天一大早就被骸老師吻醒,老師用電力十足的迷人笑顏向他道早,並毫無顧忌的褪去他昨晚被穿上的睡衣、換上學校的制服,過程綱吉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呆呆的讓骸老師替他動作。
  然後,老師拍拍他的小屁股要他去刷牙洗臉,而自己也搖搖晃晃的走進高級浴室內,連到底是怎麼刷完牙的他都不記得了,有沒有把洗面乳拿來刷牙或牙膏拿來洗臉都不知道。
  一切都打理完之後,骸老師在出門前又轉過來叮嚀自己鑰匙卡要收好,零用錢帶一點但不要帶太多,有人碰他一根寒毛一定要跟老師說等等的話語……最後,俊臉還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又在綱吉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吻上他的小嘴,意猶未盡的嚐盡綱吉口中的甜蜜。
  而綱吉,呆呆的讓他親、讓他摸,完全無法從懵懵懂懂的狀態下清醒過來,他的腦子自從骸老師對他告白之後就呈現放空狀態,他感覺的到老師在做什麼,也聽的見老師在說什麼,但就是無法思考,只能傻傻的點頭跟應聲嗯,其他什麼都做不到。
  現在,他就呆坐在座位上,小腦袋總算有開機的跡象,綱吉彷彿大夢初醒一般的睜大雙眸,凝視著眼前的特製全套午餐,還是有點無法意會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而這一回神,也才發現有許多同學將自己團團包圍,表情還不是普通的緊張,彷彿他是什麼會吃人的妖怪似的。

  「澤田先生,您、您不喜歡這個套餐嗎?為什麼都不動呢?」
  澤田先生?誰???
  「呃……請問現在是什麼狀況?」眨了好幾下大眼,綱吉想把腦中紊亂的思緒整理好,殊不知光是這句話就讓在場的同學們嚇出一身冷汗。
  「現、現在是中午用餐時間,澤田先生,六道老師因為開會所以無法和您一起到餐廳用餐,才會委託我們幾個替您買午餐過來……聽、聽說您沒什麼討厭的食物,而且無論怎麼問你都沒有回應,所以就擅自買了這一份……」到此,這名發言的同學嚥了口唾沫。「您不滿意嗎?」
  愣了好一會兒,綱吉呆呆的抬眸對上他的,眼底寫滿了問號。

  那個「澤田先生」跟敬語是怎麼一回事?沒搞清楚狀況還會以為他也是老師呢!

  「呃……謝謝你們幫我買午餐,可是……」
  聽見前面一句鬆了口氣,但聽見「可是」之後又縮了起來,戰戰兢兢的等待綱吉講出不滿意的地方。
  「我、我沒錢付給你們……」老實說,綱吉不太能明白同學們反常的反應,更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特地買午餐給自己吃,以往不要說餐廳,他連員生社都很少進去,偶爾進去買個麵包也是怕被踩死所以在旁邊等撿剩下的弱雞學生。
  豈料,聽見這句話之後同學反而又大鬆了口氣,進而笑的一臉諂媚,看的綱吉一愣一愣。「沒什麼、沒什麼,六道老師都已經處理好了,您請慢用。」
  在確認綱吉的午餐沒問題之後,圍在綱吉周圍的學生露出如獲大赦般的解脫表情,紛紛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吃午餐,也有人現在才準備到餐廳裡去用餐,而綱吉仍然愣在座位上,完全無法進入狀況。
  所以說,這餐是骸老師替他準備好的囉?

  剎那間,昨晚和今早的記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遍綱吉的小腦袋,小臉立刻漲成漂亮的緋紅色,綱吉拿起筷子,縮著肩膀開始吃眼前的餐點,但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午餐上,食不知味。

  『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唷,親愛的小綱吉……』

  頭頂開始冒煙,綱吉的腦中不斷重複著這段不可思議的句子,但仔細思考過後,他放下拿著筷子的小手,有點落寞的盯著眼前的便當。
  這十四年不是白活的,綱吉還沒天真到認為這就是上天給他的禮物……事實上,他仍然正在思考骸老師看上他的原因。
  他只是個乏善可陳的平凡中學生,外表不是說不能看,但以骸老師那種等級的臉蛋來說的話,看上他實在是說不太過去;他只是個小男孩,而且身材比弱雞還弱雞,綱吉覺得抱自己的感覺應該就跟抱電線桿差不多,骸老師是個成熟的大人,會滿足於這乏味的軀體嗎?
  想了半天,綱吉就是沒辦法想到合理的原因來說明骸老師喜歡自己,最後他的結論落到了一開始就想到的理由,小手難受的揪住胸前的衣物,並抿緊了紅潤的唇瓣。

  他沒有家人保護、照顧他,對骸老師而言實在是太方便了,因為不必擔心家長找他麻煩,還可以輕而易舉的讓自己住進他家,更重要的是,只要稍稍對他好一點,他的心就會自然而然的靠向骸老師……這點倒是真的,現在的綱吉真的無法討厭老師,就算他想到了這些討人厭的可能性。
  老師並不是像對待戀人一樣愛自己,只是想要養一隻特殊的「寵物」罷了。
  前幾天才在報紙上看見一則新聞,專家說像那種擁有一切的優秀天才通常都會想要比較特殊的「戰利品」……擁有一切的優秀天才嗎?根本就是在形容骸老師嘛!
  幸好他有看見那則報導,否則骸老師就要多一個麻煩了。
  這樣一來,骸老師為何會選擇他的理由也全都釐清了。其一,得來全不費工夫;其二,沒有家人之類的牽絆,要捨棄比較容易。
  至於長相跟身材問題,如果想成「寵物」的話,似乎也全都想的通了……一般貓咪和狗狗在人類眼中長的其實都差不多──當然,愛貓愛狗成痴的主人例外──如果骸老師把他看成小寵物的話,會覺得可愛也就不奇怪了。



  「綱吉,今天中午真是抱歉,有一場一定要出席的會議……你有好好吃午餐嗎?」
  放學後,骸不出所料的出現在綱吉的班級門口,像對待珍寶一般的牽起他小巧的纖手,細心呵護到停車場,照顧的十分周到、無微不至。
  水汪汪的大眼抬眸瞅著臉上寫滿溺愛的骸老師,羞澀的垂下小腦袋點了點頭,小臉紅的發亮,但還是摻雜了些許落寞,這點當然被眼尖的骸看出來了,俊臉瞬間拉成三尺長,耳邊彷彿聽的見雷聲隆隆作響、閃電批哩啪啦。
  「哦呀……他們沒有替綱吉弄到滿意的午餐嗎?那群學生……」
  一聽見骸冷冽的話語,綱吉嚇了一大跳,連忙搖頭澄清,免得害死那群替他張羅午餐的同學們。
  「不不不!他們對我很好!我午餐吃的很飽!」
  見綱吉驚慌失措的模樣,骸的俊臉才恢復完美的微笑,捧住綱吉的小臉肆意親吻,後者被老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呆了,一想到老師的唇貼在自己臉上,就讓他覺得渾身發燙,小腦袋熱到快當機了。
  「那綱吉怎麼了?你看起來不是很高興。」
  此話一出,綱吉才又想起「寵物」的猜測,小臉的熱度瞬間降低……不自然的用小手拉扯衣角,刻意迴避骸老師的視線。
  「沒有……」
  細長的眸畔瞇了起來,骸直勾勾的盯住綱吉,彷彿正在掃描他全身上下的每一顆細胞,企圖找出他不快樂的原因。
  綱吉被盯的很不自在,雖然骸老師只是盯著他看,但他卻有種無所遁形的錯覺,在骸老師面前,他彷彿全身赤裸一般被看的一清二楚,連逃都沒得逃。
  「不可以說謊唷,綱吉明明就很不開心。」
  「……」不習慣說謊的綱吉縮脖子低頭,不敢吭上一聲。
  「沒想到綱吉會對我說謊呢,真是出乎意料啊……以綱吉的個性來看,就代表綱吉不開心的原因和我有關對吧?」
  驚恐的抬眸望著那雙異色瞳眸,綱吉很想搖頭也想大聲說不是,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額際也開始冒汗,擺明了骸老師的猜測準確無誤。
  「哎呀,被我說中了呢……」解開座位上的安全帶,骸整個人壓到坐在副駕駛座的綱吉身上,後者害怕的被鉗制在座位上,動彈不得。「綱吉有事一定要跟我說唷,我會注意下次別作出讓你難過的事情,別悶在心裡好嗎?」
  面紅耳赤的望著和自己距離不到五公分的骸老師,綱吉有點喘不過氣,老師講話時的溫熱氣息都會噴灑在他的臉上,令他不停地顫抖。
  躊躇了好半天,綱吉發現骸根本連動都沒動,似乎只要自己不把心事說出來就不肯罷休,沮喪的別開視線,綱吉頓時希望自己是個說謊高手,如果能夠隱藏住那些沒必要的情緒,骸老師就不會這樣反應過度了。
  舔了舔唇瓣,綱吉想了好一會兒之後,怯懦的開口:「老師,我、我真的沒事……我會乖乖當您的小寵物……」
  眉宇一皺。「寵物?」
  一愣,綱吉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心底的猜測講了出來,緊張的觀察骸的反應,開始擔心他不想要有自覺的寵物。
  怎麼說呢,如果寵物有自己是寵物的自覺的話,逗起來就不是很好玩,感覺似乎就沒那麼可愛了。
  「寵物是嗎……綱吉覺得自己是寵物?」
  低下頭沒有說話,等於默認。
  「呵呵……我不懂呢,親愛的綱吉,為什麼你會有這種感覺呢?」
  怯生生的抿緊小嘴,旋即又將目光移開。
  「綱吉,看著我。」
  強迫綱吉和自己對視,骸的眼睛連一秒都沒有眨,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綱吉可愛的小臉,後者頰上的紅暈愈來愈深,水盈盈的大眼開始出現淚光。
  「因、因為……老師沒有理由喜歡我啊!我什麼都沒有,也完全配不上骸老師!不管是誰來看,都會覺得老師只是把我當寵物而已!雖、雖然能當上老師的寵物已經很不可思議了,可、可是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來接受……對不起,老師……」他畢竟是個人,被當成寵物自然會不好受。
  聽罷,骸有點啼笑皆非的難過的綱吉,用力抓住他的雙臂,嚇的綱吉倒抽一口氣。
  「吶,綱吉,你有聽過誰會親吻寵物的嗎?」
  「有啊!」綱吉不假思索的回道,記得之前電視上都有看過。
  「那些是小啄,不是真的親!沒有人會真的把舌頭探進寵物嘴裡。」那些愛寵物愛到幾近瘋狂的人不算。
  「可是……」
  「好吧。」
  突如其來一聲好吧令綱吉為之一愣,骸回到駕駛座繫上安全帶,發動車子準備回家。
  綱吉錯愕的眨了眨大眼,隨即便乖乖繫上安全帶,明白老師已經覺得自己很煩了,乖乖低下頭不敢說話。

  一回到家,骸就以快到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解開安全帶下車,並在綱吉解開安全帶之後將他攔腰抱起,嚇的綱吉驚喘一聲。
  「老、老師?」
  「原來如此,綱吉不喜歡拖泥帶水啊。」邊說還邊走進家門,走上樓梯。
  「咦?」
  「我一直很擔心直接上會讓綱吉誤以為我在佔你便宜、沒對你認真,所以才忍耐到現在。」
  聽不太懂骸在說什麼,也看不見骸的表情,綱吉用小手扶著骸的背作出小幅度的掙扎。
  「現在我懂了,綱吉喜歡簡單明瞭……呵呵,我也喜歡呢。」
  說罷,大手肆無忌憚的捏了綱吉的臀部一把,嚇的他扶在骸背上的小手滑了下去,整個人又趴回骸的背上。
  「骸、骸老師!」
  抵達房間,骸讓綱吉躺在床上,並整個人覆了上去不讓他起身,順手拉鬆了領口的領帶。

  「吶,上課的時間到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有有有!!! ((舉手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最後一句好棒!!!
2011/05/22(Sun) 17:55 | URL  | B.D #-[ 編輯]
RE:B.D
同好wwwwww
2011/05/22(Sun) 23:24 | URL  | 天羽 橋(管理人) #-[ 編輯]
那個...關於最後一句話....
我愛死了!!!
2012/06/22(Fri) 10:31 | URL  | 水母 #-[ 編輯]
我也要上課!!
2012/06/22(Fri) 10:45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這句話我也很喜歡XDDDDDDD
畫面都浮現在腦海中了(ˊ///艸///ˋ)
2012/07/03(Tue) 01:35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