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3 (木) | Edit |

副標:烏雲密佈

※綱吉生日快樂!
※那個……沒有人規定生日賀文一定要是甜蜜蜜&HAPPY ENDING(被巴)
※綱吉對不起
※應該有後續(欸#)
※上面一句的「應該」很重要(你這雜碎##)

後記:

綱吉生日快樂!
然後綱吉對不起……(到底是####)
居然在生日當天收到這種禮物啊……嗯。(你嗯個屁##)

就像開頭講的,「應該」會出後續……
大家都知道我是HAPPY ENDING的支持者(真敢講啊你##)

最近看了很多骸綱同人漫,心靈都被治癒了ˊ///ˋ
其中飴沢狛樣的一篇漫畫深入我心啊Q///Q
還有千鳥足˙新樣的一頁短漫也讓我快萌到翻了Q口Q!!!
圓滿了啊(憨笑(欸##

最後,向被生賀文字樣騙進來的閣下們說聲抱歉Orz
下次要記得看清楚警告標語唷……(被打)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翌年的十月十四日,改變了他的人生。

  『哦呀,真是巧遇呢,澤田綱吉。』

  蜷曲在沙發上的身軀抖了一抖,緊抓手臂的手指隔著白襯衫深深嵌進冒汗的嫩肉中,埋在臂彎中的小臉始終沒有抬起來。

  『不要!不要!求求你住手!』

  自己當時那淒厲欲絕的求饒聲在耳邊迴盪,空氣中瀰漫的鐵銹血味彷彿重現一般探入現下的鼻囊。

  『呵呵呵,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唷,澤田綱吉……如此刺激的第一次,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體驗的唷。』

  惡魔般的嗓音言猶在耳,纖細的雙腿靠的更緊,十根腳指因痛苦而扭曲糾纏,小小的軀體彷彿正在遭受巨大的折磨,敏感的私處因回憶起被侵犯的畫面而開始濕潤。

  『哦呀,這種呻吟不像是受折磨才會發出來的哀嚎唷……其實你很享受對吧?澤田綱吉。』

  不要、不要說了!



  「綱,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奈奈擔憂的走到玄關迎接過了晚餐時間才回家的兒子,在見到綱吉無神的雙眸和佈滿泥濘的制服之後著實嚇了一跳。
  「你被人欺負了嗎?綱。」
  沉默了好一會兒,綱吉才緩緩搖頭,並輕輕揮開奈奈關懷的雙手。
  「我想先洗澡。」粗嘎的聲音聽來和綱吉的外表一點都不搭,要不是奈奈就站在兒子面前,肯定不會相信這是從自家兒子口中出來的聲線。
  「綱……你沒事嗎?」
  「我很好,媽媽。」沙啞的嗓音微微顫抖著,綱吉始終低垂著腦袋。「放學時我不小心跌進大溝渠裡,撞到頭昏倒了,幸好沒有撞的很嚴重,昏迷幾個小時就醒來了。」
  講這句話的同時,連綱吉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變的那麼會說謊,講出來的話一點波動都沒有,跟平常的他可說是判若兩人。
  而原本就很信任兒子的奈奈更是不疑有他的給綱吉一個擁抱,並要他去洗澡休息一下,肚子餓可以出來吃她熱好的食物。
  「謝謝,媽,但是……我吃不下。」
  說著,便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浴室。



  咕嚕咕嚕。
  肚子的叫聲在綱吉耳邊迴盪,但他僅是靜靜的坐在浴缸裡,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沒有騙媽媽,因為他真的吃不下……不是「不餓」,而是「吃不下」。
  被侵犯的部位仍在隱隱作痛,綱吉用力抿起小嘴,終於落下隱忍許久的淚珠。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知道媽媽有替他準備生日派對,除了回義大利處理要事的里包恩以外,獄寺、山本、碧洋琪、藍波、一平、風太、小春都一定會來替他慶生,甚至連了平大哥和京子也有可能會出現在派對現場……一想到京子,綱吉的淚忍不住掉的更兇。
  原本,他想在這幾天靠著生日壯壯膽子向她告白,以京子的個性,就算她不喜歡自己也不會把朋友關係斷絕掉,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想鼓起勇氣向她告白。

  『哦呀,很喜歡笹川京子嗎?』

  猛然拍打浴缸內的熱水,濺起一陣不小的水花,綱吉迅速從浴缸內爬出來,抓起一旁的肥皂和毛巾不停地刷洗著私密部位,似乎想將那種令人作嘔的感覺一同刷掉。
  但刷了老半天,綱吉倚著浴缸輕輕喘息著,肥皂已被用的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私密處被洗的又紅又癢,但被侵入的感覺卻仍然留在上頭,絲毫沒有減弱。

  『喜歡到想向她告白嗎?』

  頹喪的爬進浴缸裡,卻不慎滑了一下,整個人摔進熱水之中,綱吉卻仍然沒有太大的反應,僅是咳了幾下便又坐回原本的位置。

  『呵呵……要是看到你這副撩人的模樣,她會怎麼想呢?』

  恥辱的淚水和冒煙的熱水合而為一,那雙盈盈大眼已經被綱吉哭的快要睜不開了,眼眶外腫了一大圈,絕望和屈辱清清楚楚的寫在黯淡的褐眸內。



  隔天早晨,綱吉意外的早起,因此沒有在路上和山本與獄寺相遇。
  他想一個人靜一靜,雖然知道他們兩個詢問自己的言語都是關懷,但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聽……不管他是說出來還是不說出來,事情已經發生了。

  他被侵犯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早安,阿綱,昨天你好像很晚回家,我們都好擔心呢!」
  一如往常的在鐘聲響起的前幾分鐘才進教室,山本和獄寺不出所料的走到綱吉的座位詢問,後者一開始仍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十代首領?」
  「阿綱?」
  鐘聲響起,所有的同學都就座準備進入早自習,但綱吉還是低垂著頭,沒有給予回應,令山本和獄寺察覺到些許不對勁,就在獄寺瀕臨爆發邊緣的時候,綱吉猛然抬頭,露出和平常一模一樣的笑容。
  「我沒事,不過是跌到大溝渠裡昏倒了而已。」
  「欸?」
  「……真的只是這樣嗎?阿綱,你的臉色看起來有點蒼白……」
  「真的啦,剛才會猶豫這麼久是因為覺得這件事情蠻丟臉的。」不好意思的搔搔髮叢,綱吉拍拍獄寺的手臂示意別擔心。
  看見綱吉的笑容之後,兩人高高懸起的心總算放下了一半,但隱隱約約還是感覺的到一些說不出的違和感,尤其是獄寺……他總覺得,今天的十代首領跟平常有點不一樣,可是又說不出是哪裡不一樣。
  「十代首領──」
  「老師來了,有事下課再說吧。」
  「但是──」
  「否則老師會為難的。」
  坳不過態度難得強硬的綱吉,加上身後的山本拍了拍他的肩膀搖搖頭,獄寺只得嘖一聲回到座位,耐心等待下課時間再找十代首領問清楚。
  但一下課,棒球社的顧問就來找山本討論社團的相關事宜,班導也留住獄寺跟他談學期獎學金的申請處理,當他們好不容易抽開身時,綱吉早就不知跑到那裡去了。
  接下來的一整天,他們也幾乎都沒辦法找綱吉講話。
  因為綱吉總是開始上課後才回來,又在下課前要求上洗手間先行離開,讓他們兩人完全找不到機會跟他續談昨晚發生的事情。



  中午。
  綱吉順利甩開他們兩人,一個人待在校園的角落吃飯。捧著裝有豐富美食的便當發呆,即便他從昨晚開始就沒有進食,他還是一點食慾都沒有。
  滿腦子都是被侵犯時的恥辱和絕望。
  不可否認的,他當時的確產生了快感和滿足感……就在六道骸衝入自己體內之後,這兩種羞恥的感覺伴隨著劇痛襲擊他初經人事的身體。
  將飯盒放下,綱吉抱緊自己的雙腿,小臉埋進膝蓋間的縫隙。

  他覺得自己好噁心。

  徐風吹的樹葉沙沙作響,也吹動了綱吉暖褐色的髮尾,私處傳來的異物感仍就沒有褪去,骸的體溫彷彿還殘留在裡頭,視線再次被淚水弄糊,綱吉有種被奪走了一切,無法再站起來的絕望感。
  想起骸那戲謔嘲弄的笑容,他就難過的無法忍受。

  「阿綱?」
  突如其來的叫喚令綱吉嚇的抬頭,他是偷偷跑出來的,照理說應該連獄寺跟山本都找不到他……在看清京子的容貌之後,綱吉鬆了口氣,因為京子和一定有參加生日派對的獄寺跟山本不同,不一定會詢問他昨晚的下落。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吃飯呢?」
  看起來似乎不像路過,手上甚至拿著看起來像小禮物的紙袋,綱吉雖然有點困惑京子為什麼會跑到這麼隱密的地方,不過現在的他無暇多想。
  「我、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老實說,看見京子讓他的心又被擰了一把。
  他原本想告白的對象就站在眼前,但他卻已經失去追求她的資格……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被玷汙了,而且是被同是男人的六道骸侵占……當然,他相信對六道骸而言這根本不算什麼,不過是耍弄一個玩具罷了。
  「你在哭嗎?阿綱。」
  眼眸睜大了一瞬,但旋即搖搖頭。
  「沒有啦,剛剛有點想睡所以瞇了一下,大概揉到眼睛了吧……對了,妳怎麼會來這裡呢?京子。」為了防止京子繼續盤旋在那個話題上,綱吉趕緊將話題帶開。
  沒想到一轉到這個話題,京子的小臉就紅了起來,她抓緊手上的紙袋,緊張兮兮的東看西看,雖然那其實是多餘的動作,因為這個地方幾乎不會有人來,綱吉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躲在這裡吃飯。
  「我……我是來告白的。」
  一聽見這句話,綱吉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
  也對,正因為非常隱密,所以有時候也會成為害羞的少年少女告白的最佳場所,只是最近段考將近,綱吉相信除了那些放棄成績的學生以外,沒有人會把焦點轉移到愛情上面,而放棄成績的學生多半都是惡棍類型,也很少會有人挑這種靜態又平凡的告白方式。
  沒想到,京子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想找人告白……他不想看,也不想知道是誰。
  「這、這樣啊……那我先離開了,希望妳能成功。」匆匆忙忙蓋上一口都沒動的便當,綱吉逃難似的想離開現場……雖然他失去追求京子的資格,但他還是不想親眼看見京子向其他人告白的模樣。
  「啊,等一下!阿綱!」
  被叫住的腳步停了,但綱吉實在是很想立刻消失在這裡,最好是在那個人抵達以前。
  「轉過來看著我,好嗎?」
  無法拒絕京子的要求,綱吉只好放下書包,不太甘願的轉過來望著京子,而後者眼中閃爍著他從來沒看過的光芒,那天使般的笑容也如往常般掛在她臉上。
  「我……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京子緊張的「我」個不停,就在第三次深呼吸之後,她總算把想說的話完整說出來。「我、我喜歡你,阿綱。」
  這一瞬間,四周的空氣彷彿停止流動一般,令綱吉幾乎感到窒息。
  不行、不可能、不可以……諸如此類的詞句在綱吉腦中迴盪,而京子就在此時遞出綁有絲帶的小紙袋。
  「這是我自己做的手套,希望你會喜歡。」
  綱吉感到口乾舌燥,內心糾結萬分。
  他不可以接受,因為他根本沒有資格跟她在一起;但他也不可以拒絕,因為那樣有可能會傷害京子的心。
  他不想把被強暴的事實跟京子講,但如果沒有這個理由,綱吉實在是找不到其他拒絕京子的好藉口。
  怎麼辦?他該怎麼辦?

  「哦呀,妳喜歡澤田綱吉?」
  悅耳附有磁性的嗓音自綱吉耳邊響起,原本正在掙扎的雙眸倏地睜到不能再大,全身的寒毛瞬間豎了起來,恐懼和絕望充斥了他顫抖的身軀。
  沒錯,六道骸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那雙侵犯過自己的大手還搭在自己的肩上,惹的他戰慄不斷……被骸碰過的地方就好像被塗上麻藥一般失去知覺,彷彿那已不屬於自己。
  「請、請問你是……?」
  站在綱吉面前的京子困惑的望著突然出現的六道骸,高舉禮物的雙手暫時放下。
  「我嗎?在知道我的身分之前,妳可知道妳喜歡上的是什麼樣的人嗎?」說話的同時,大掌肆無忌憚的下移到綱吉的臀部揉捏,後者知道他應該要反抗,但卻又動彈不得。
  而京子的反應也在六道骸的預料之中,不敢置信的睜大雙眸。
  「呵呵呵,妳想的沒錯……別看他頂著一副清純可愛的臉龐,發起情來的媚態可不是一般女人比的上的唷。」濕潤的舌在綱吉的臉頰舔上一圈,後者害怕的屏息縮了一下,但恐懼仍然制住了他的全身。
  「阿、阿綱,你……」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妳知道他有多饞嗎?在床上的時候屁股翹的可高了呢,每一次撞擊都會發出享受的呻吟,我動作太慢還會讓他不滿呢。」

  胡說、胡說!我才沒有、我才沒有那樣!

  「還非常喜歡變換姿勢,正面來的時候也是把腿張到不能再開,進入之後還留戀的夾住我的腰呢。」

  我沒有、我沒有!明明是你、是你硬把它扳開的!

  但比起六道骸那些汙辱性的露骨言詞,綱吉最難過的還是看見京子充滿震撼的金眸,她退後一步,手上的紙袋掉到了地上,並用雙手捂住嘴巴,她的眼神彷彿重新看清綱吉一般,震驚又難以相信。
  受不了那種眼神,綱吉不住的流淚,憤怒的甩開骸在自己身上游移的大手,轉身想賞他一拳,但卻被輕而易舉的擋了下來,另一隻手也在出拳以前被抓住手腕,再次陷入無法動彈的窘境。
  「你胡說!我沒有那樣!」
  「哦呀,沒有嗎?啊,對了,我們上一次做愛沒有在床上,而是在沙發上呢,真不好意思,我說錯了。」
  「你──」
  氣的想掙脫束縛並揍爛他的俊臉,無奈雙方力量相差懸殊,綱吉甚至連動一下都辦不到。
  「哦呀哦呀,看來你可愛的心上人無法接受你是這種人呢……笹川京子不見了唷。」
  渾身一僵,綱吉轉頭望向京子原本站著的地方,那裡只剩下京子方才掉下的紙袋。
  他可以想見京子失望又驚恐的表情。
  「不……不該這樣……我……我不是那種人……」
  「其他人怎麼想很重要嗎?」用力將綱吉壓在地上,不顧他的意願直接欺上被淚水浸濕的唇,被壓住的小手先是猛烈的掙扎,然後逐漸無力,最後完全攤在地上。
  直到綱吉完全脫力,骸才放開紅腫的唇瓣,並刻意多舔了一下。
  「吶,你都叫我『骸』對吧?那麼我也會叫你『綱吉』。」捏住綱吉的雙頰,逼迫眼神渙散的他和自己的紅藍異瞳對視。「從今以後,大家都會以為你是淫蕩、不知羞恥的人,沒有人會再喜歡你,沒有人會看的起你。」
  無法回話的綱吉只能不停的抽氣,絕望的任由骸在自己身上為非作歹。

  「你真正的面貌,只要我一個人知道就行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綱君...((泣
骸你好過份...QAQ
還好天羽大停在這邊!!! 第一次覺得停住真好:)
不然真的很怕在我哥面前哭出來咧... 啊哈˙˙~

我怎麼覺得我每一次看文都會對角色改觀呢...OAO!!
2011/08/24(Wed) 21:33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遞面紙)
角色們在文章裡都是稱職的演員XDDDDD(?)
請保有對他們原本的印象唷!!!(欸)
2011/09/01(Thu) 00:20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