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5 (土) | Edit |

副標:傾盆大雨

※綱吉生日快樂

後記:

綱吉生日快樂AGAIN!(被打)
這樣就比較像生日賀文了吧QQ(哪有##)

靈感總算開始增多了~
發文速度開始增快QuQ
謝謝大家之前等文等這麼久(被巴)

近日又有人提起「意亂情迷」這篇了……
我、我都快忘記這篇了(被亂拳痛毆)
大概我真的不太會寫純良的骸大人吧……(藉口##)

然後好想吃甜甜圈(?????)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澤田綱吉,一整個下午都跑哪去了?」
  班導面無表情的質問著學生全都走光才進教室的綱吉,後者的眼角濕潤、眼眶紅腫,看起來就是剛哭過的模樣,再加上綱吉身上的制服有著和草地摩擦的痕跡,班導對他消失一整個下午的原因已經有些底了。
  八成是又被欺負了,被學校裡的不良少年。
  「我……我吃飽之後不小心睡著了……對不起……」
  畏畏縮縮的扯著謊,綱吉也心知肚明老師猜的到自己是被別人欺負,不過他不希望老師追究欺負的方式和犯人,因為那種方式他說不出口,那個犯人他不敢說。
  「澤田,雖然平常我們對那群不良少年束手無策,但這次你消失一整個下午,整整翹掉了三堂課,嚴重性不是以往可以比擬的,可以以此為由來執行大動作,所以……他們到底是怎麼欺負你的?」
  渾身震了一下,綱吉緊張的絞緊手指,半句話都不敢吭。
  「你怕被報復嗎?我們會保護你的,不要擔心。」

  沒用的、沒用的!對象是那個六道骸,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再說他是他校的學生,根本就拿他沒辦法!

  「老師,我真的只是在校內睡著了……沒有人欺負我。」
  聽罷,老師吁了一口氣躺回辦公椅上,狐疑的直盯著綱吉堅定的面龐,後者也正經的回看,希望老師相信他講的都是實話。
  「……好吧,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恐怕就得通知你的父母了,因為這是你的問題。」
  「嗯,我知道,謝謝老師。」
  見綱吉完全沒有畏縮的模樣,老師也無可奈何,只能當作綱吉真的沒有被其他人欺負,提筆開始寫下懲處事宜。
  「你可以離開了。」
  點了一下頭,綱吉就默默的步出辦公室,疲憊的身心讓他不想思考其他事情,只想回家關在浴室或房間裡自閉。
  「啊,等一下,澤田。」
  正要踏出辦公室外的第一步瞬間止住,綱吉困惑的轉過頭來。
  「你認識六道骸嗎?」
  錯愕的眸一睜,但隨即恢復原狀,綱吉努力維持困惑的表情。
  「不知道……」
  「是嗎?那沒事了。」
  穩住步伐走出辦公室,但走沒十步綱吉就開始狂奔……為什麼老師會提到六道骸?難道有人看見他和六道骸在……而向老師報告嗎?不、不可能,那個地方非常隱密,就連獄寺跟山本都找不到──剎那間,綱吉止住了腳步,在自家門口停了下來。
  京子。
  她是唯一找到他的人。
  會是京子去跟老師說的嗎?
  但如果是,為什麼整個下午都沒人知道他在那裡?
  而且,京子應該不知道骸的名字。
  深吸了一口氣,綱吉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想這麼多根本沒用,而且六道骸是非常有名的不良少年,老師會知道也沒什麼奇怪的,對,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綱,去洗手準備吃飯囉!」
  奈奈一如往常的活潑嗓音令綱吉感到心安,他應了聲好便走上樓放書包。就在書包放好的那一剎那,身上的手機傳來短信的提示聲,嚇的綱吉將手機拿出來摔到床上,彷彿它是什麼噁心的臭蟲一般……冷靜下來之後,綱吉才上前去把手機拿起來檢視短訊。
  方才那是反射動作,現在的綱吉非常害怕突如其來的聲音或震動,就算只是一小點都可以把他嚇個半死。
  然而,就在打開發來的短信之後,綱吉瞬間感到額際發冷、無法呼吸,手機喀的一聲掉到地上,發光的螢幕上寫著清晰的幾個大字。

  「澤田綱吉被男人強暴的現場實錄」。

  癱軟到地上好一會兒無法回神,綱吉的淚水就像瀑布一樣流了下來……顫抖的拿起手機,開啟裡頭的附件檔檢視影片……但才看了幾秒鐘,綱吉的啜泣聲就停了。
  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他。
  將淚水擦乾,綱吉瞇眼仔細盯著手機的小螢幕……模糊的人影根本看不出來是誰,雖然因為那頭暖褐色的頭髮,畫面上的受害者看起來的確很像自己,不過他才沒有被強壓到汽車旅館強暴,也不可能因為慾望的驅使而作出那麼多丟臉的迎合動作。
  但他會這麼想,是因為他是當事人。
  假如這封短信發給認識他的人,他們又會怎麼想呢?
  小臉瞬間慘白的猶如死灰,綱吉忍不住又開始掉下眼淚……為什麼他會遇到這種事情呢?為什麼六道骸要找他麻煩呢?只因為他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嗎?他也不想當啊!為什麼要把他的人生毀的這麼徹底?
  就在哭泣的當下,綱吉猛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惡寒,他迅速起身想環顧四周,但動作才作到一半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阻止,整個人被壓在床上。
  「嗚……」
  綱吉不敢睜眼,因為他知道入侵者那熟悉的味道是屬於誰的。
  「呵呵呵,這麼不想看到我的臉嗎?綱吉。」
  小臉別了過去,淚水持續分泌。
  「今天在辦公室時,你的回答讓我有點傷心呢,怎麼可以假裝不認識我呢?」
  緊閉的大眼頓時睜開,小臉轉回來盯著六道骸的笑臉,不可置信的。
  「你、你附在老師身上?」
  「哦呀,正是如此,不過我是在他叫你離開之後才附上去的,你的超直感實在是很麻煩啊,靠太近的話就會被你察覺了。」
  嚥了口唾沫,綱吉顫抖的將手機擺到骸面前,哽咽的開口。
  「這個……是你發出去的嗎?」
  「哦呀,你已經收到了嗎?那的確是我發出去的,而且上面的人確實是你跟我唷……不過那是我用幻覺製造出來的產物就是了,我不會讓其他人分享你真正的模樣……」略為粗糙的手指滑過綱吉白皙的頸子,令後者打了一個哆嗦。「但除了你和我之外,沒有人知道那是假的唷……還是你想公開澄清你沒有上過汽車旅館,也沒有那樣迎合對方?呵呵呵,這樣一來大家就更能肯定你真的被強暴過了呢。」
  「你!你這卑鄙的──」氣的拿手機朝骸笑嘻嘻的俊臉揍過去,卻意料之中的被他輕鬆制止。
  「綱吉現在一定很討厭我吧?討厭到希望我立刻消失對不對?但是我很喜歡你唷,喜歡你的身體,也喜歡你的天真……」說著,帶笑的唇自頸子滑到肩膀,制服有逐漸被拉嚇的跡象。
  「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骨氣和自尊在此時根本無用武之地,綱吉低聲下氣的哀求著,只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夠住手。

  「綱!下來吃飯囉!」

  解開制服衣扣的大手停住,骸稍稍將目光轉移到房門上,爾後輕笑了一聲便從綱吉身上起身,冰冷的大掌拍拍他驚魂未定的小臉。
  「讓母親大人看見那種刺激的場面似乎不是很妥當呢,今天就算了吧。」
  小口小口的喘著氣,綱吉雖然有點訝異他會就這樣罷手,但心底的石頭總算沉了下去……要是連他母親都看見自己被其他男人強暴,他就真的不想活了。
  「其實我只是來提醒你短信的事情而已,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此話一出,綱吉才又記起手機短信的慘劇。
  「不!拜託你不要、不要這樣對我!」
  驚慌失措的跳下床想抓住如霧一般散去的男人,但卻撲了個空,充滿恐懼的大眼只來的及看見他離去前的得意訕笑。

  「明天見囉,綱吉。」



  隔天一早,綱吉默默的端坐在床上,落寞的盯著自己的書包。
  去上學?
  不去上學?
  如果六道骸說的是真的,那他還有什麼臉去學校?
  這樣一來,一切就會像他昨天說的一樣了……沒有人會再喜歡他,也沒有人會看的起他。
  他擔心的一整晚都睡不著,眼眶下有著嚇人的黑眼圈,這一夜他重覆看了好幾次短信裡的影片,愈看愈不像自己,不過……那是因為他心裡很清楚,自己根本沒有作過那種事情。
  只要不知情,任誰都會把這段影片當真,畢竟要找到這麼相似的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綱!該上學囉!」
  房門外傳來奈奈溫柔的叫喚,坐在床上的綱吉抖了一下,用力咬住下唇,手指抓緊大腿上的褲子……
  「我馬上下去,媽媽。」



  一踏進校園,綱吉就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幾乎每個人都盯著他看,眼神都是不友善的。
  看樣子,六道骸講的話都是真的,他真的做了……徹底毀了他在一般人眼中的人格。
  忍住想哭的衝動,綱吉小跑步到自己的班級,努力忽視周遭人傳來的討厭目光。
  但就在要踏進教室的前一刻,一股強勁的力道卻拉住他的書包,迫使他停住腳步,而後粗魯的把他摔到牆上,令綱吉吃痛的哀嚎了一聲。
  「嗚……」
  「喂,就是他對不對?」
  「應該是吧,看起來跟影片上的人一模一樣。」
  聽到此,綱吉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使盡最大的力氣忍住眼眶中的淚水,水盈盈的大眼外圍著一圈紅痕。
  「唷,仔細看真的很不錯耶。」無禮的勾起綱吉的下巴,齷齪噁心的表情令綱吉感到想吐。
  「喂,把他帶到隱密的地方吧,待會風紀委員過來就麻煩了。」
  「說的也是。」
  不等綱吉反應過來,一群人就七手八腳的架住綱吉,將他帶離教室大門。
  「不!你、你們……放開我!」
  即使是被其他人碰到一分一毫都感到戰慄,綱吉沒命的哭喊著救命,但卻沒半個人願意伸出援手──在他們眼中,自己現在大概就跟骯髒的破布一樣卑賤吧……思及此,綱吉委屈的掉下更多眼淚,卻仍然沒有人願意幫助他。
  這個時間,獄寺大概被導師叫去輔導,而山本大概去晨練了……願意幫助他的人都不在現場,其他人也都冷眼看著他被架著離開。
  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他要遭遇這些事情?
  他明明什麼都沒做!

  再次被粗魯的推到牆上,綱吉被牆撞的有點頭暈、反胃,但還是不敢放鬆身上的每一根神經,害怕又警戒的望著眼前的一群不良少年。
  他們應該是表面上服從雲雀學長,私底下卻到處鑽漏洞的那種類型,從他們仍然不斷找機會翹課、胡作非為就可以略知一二。
  「真可憐,他看起來嚇壞了呢。」
  「這也沒什麼,在那影片裡一開始他不也是這樣嗎?到最後樣子卻可愛的不得了。」
  「搞不好這個影片只是他的第一次,後來每天都上賓館陪不同的男人玩也不一定唷。」
  「喂,玩你一次要多少啊?我們這麼多人一起來,算便宜一點吧?」
  猥褻又骯髒的話語刺激著綱吉的耳膜,他又害怕又憤怒,卻也明白現在的處境對自己極為不利……憑他弱雞般的體質,絕對沒辦法跑贏這群令他作嘔的男學生。
  「你、你們認錯人了!」雖然他們不太可能相信,但綱吉還是顫抖的大吼,但緊抓書包帶子的雙手還是不爭氣的顫抖,看起來就像被逼到絕境的小兔子。
  對方不出所料的沒理會他,其中一個人用力壓住綱吉的肩膀以阻止他逃走,一群人就像把綱吉當成妓女一般的直接在他面前討論要怎麼玩他,無法遏止的恥辱感不斷的從綱吉心中湧出……不要、他不要!六道骸一個就夠了!現在如果又被其他人輪暴,他乾脆自殺還比較快活!
  諷刺的是,面對現在這種情況,他居然希望骸可以出來拯救他。
  但那怎麼可能,他的下場對骸一點影響都沒有,骸根本沒有理由出來救他。
  就在綱吉在心中禱告,絕望的向仍然愛著他的人們道歉,正準備要咬斷舌頭時──一根手指塞入了他的小嘴中,阻止他了斷自己的性命。
  早已淚流滿面的綱吉原本沒有勇氣睜眼看看是誰阻止自己自殺,但因為肩膀上的壓力隨後也跟著消失,綱吉才緩緩睜開哭腫的雙眸,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那一群調戲自己的男人全都慘死在地上,而將手指塞進自己嘴裡的人正是這個事件的肇事者──六道骸,他的三叉戟上還淌著受害者的血跡,那張好看的俊臉此刻難得沒有掛著虛偽的笑容,冷冽的望著地上那一堆躺在血泊中的屍體。
  「雖然早就料想到這種狀況,但沒想到並盛中學低級的男人這麼多。」
  拿出置於綱吉嘴裡的手指,修長的指頭被咬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甚至開始冒血,但他卻連眉毛都沒動上一下。
  「好險呢,綱吉,你差一點就要被這群餓狼吃個精光了。」
  哭腫的眸畔責備似的緊盯著骸又恢復笑容的俊臉,雖然很感謝他及時出現救了自己,但說到底,會有這種狀況根本就是他造成的!
  而且……他有資格說那群男人嗎?他不也侵犯了自己嗎?
  「謝謝你救了我……已經上課很久了,我該回教室了。」
  想歸想,綱吉也沒膽子直接說出口,他禮貌性的向骸道謝之後,便匆匆從他身邊走過,只要能遠離這個男人,去哪裡都好。
  但走沒幾步,纖瘦的手腕就被骸給拉住,綱吉再次被壓到牆上,不同的是這次的力道溫柔許多,至少不再讓他被撞的頭昏眼花了。
  「就這樣?綱吉沒有其他的話想對我說嗎?」
  靜靜的望著面帶微笑的骸,綱吉抿了抿小嘴,似乎很想把滿腹的委屈和不滿全都發洩出來,但一方面又很怕這個男人會受不了這種挑釁,進而作出更令他無法承受的舉動。
  見綱吉沒有任何回應,骸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俊臉湊進綱吉細嫩的頸子,挑逗似的舔吻著。
  「不──」像被雷劈到似的甩了骸一巴掌,在出手之後綱吉才被自己的反射動作嚇了一大跳,他驚恐的望著別過臉去的骸,後者的俊臉紅了一大片,清楚的顯出手掌的形狀。
  出乎意料的是,骸臉上的笑容並沒有褪去,閃爍著寶石般光芒的異瞳在轉回來之後牢牢的盯著自己,盯的他渾身不對勁。
  「你、你還敢說那群人!你跟他們有什麼不同!」
  沒想到,聽見這句話之後,骸反而開心的笑了,令綱吉感到錯愕萬分。
  「你終於問到我希望你問的問題了呢,綱吉。」
  桎梏住綱吉的身體沒有離開,反而有更貼近的跡象,綱吉只能任由他壓著,完全沒有掙脫的辦法,但此時,骸的這句話卻比逃走這件事還要更令他感到好奇……那是什麼意思?
  「我跟他們有什麼不同嗎?嗯……這樣說好了,他們是一群想藉由玩弄你的身體而自我滿足的猥褻淫蟲。」
  到此,綱吉差點脫口問出「那你又有什麼不同」,但他卻及時打住,因為冰冷的手指壓住他的小嘴,似乎早料到他有可能會講出那句話,刻意阻止他。
  嘴角的笑意更深,令綱吉完全摸不著頭緒、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什麼。

  「而我是真的喜歡你唷,噢,不對……我真的很愛你唷,親愛的綱吉。」

  話一落下,便溫柔的吻上因詫異而微啟的小嘴,沉浸在漫長綿密的親吻之中。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綱君不要哭...((抱

是說獄寺和山本會不會也收到了呢...?
很希望在綱君遇到這種事時,他們兩個可以在綱君身邊...
庫洛姆也好、雲雀也好,甚至是里包恩也行-/-...
希望有人可以幫綱君啊....QAQ~ 綱君你好可憐...
2011/08/24(Wed) 21:49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這一段綱吉真的很可憐OTZ
綱吉認識的人應該也都有收到,不過只要認識綱吉就不會相信這段影片的XDDD
2011/09/01(Thu) 00:2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鋼吉被骸強暴的現場實錄
我好想看喔XD
2013/01/19(Sat) 08:36 | URL  | 水母 #yDRS8fbg[ 編輯]
RE:水母
……其實我也(被綱吉打爛)
2013/01/22(Tue) 11:58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