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5 (金) | Edit |

副標:晴空萬里

※祝綱吉生日快樂AGAIN!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後記:

拖這麼久總算完成了XDDDDD(被巴掌)
現在可以開始寫連載文了Orz
聖誕節賀文跟庫洛姆生賀……(揉臉)
不知道能不能寫的出來T口T!!!

AVATAR好好看VVVVV
看完之後好喜歡呀QWQ
一開始看見預告片的時候沒有很看好的說
後來看過之後真的好洗番VVVVV
然後也想找個機會去看福爾摩斯XDDDDDD
看起來好萌VVVVV(慢著##)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恭喜你沒事!阿綱!」
  「我們都擔心死了!」
  「幸好你還活著,命真大!」
  回到普通病房的隔天,就傳來全班同學都來探望他的消息,綱吉原本還很擔心面對那群看見短訊而誤會自己的同學,沒想到所有人都用笑容來關心自己,彷彿那則短信根本不存在。
  「你怎麼一臉呆滯?該不會有撞到頭吧?」
  「廢柴綱一定是因為太感動了啦!居然全體總動員來醫院探望──」
  咻!
  話還沒說完,一根水果叉子就從他的頰邊呼嘯而過,畫出一條淡淡的血痕,深深的插進他身後的厚牆內,可見擲出的力道有多大。
  綱吉這才發現待在自己病床邊的女生只有京子一個,其他女生全都圍到隔壁病床了……而叉子的擲出點就是隔壁病床,因此有一小團的女生露出飽受驚嚇的表情跌坐在一旁,六道骸神色冷然的坐在病床上,但要不是他穿著病人穿的消毒衣,任誰都不會把他當成病人看待。
  「你剛剛說什麼?」
  微笑,但笑的詭譎,活像死神帶來的賜禮。
  待在綱吉病床邊的男同學們一開始還搞不懂他在問誰,直到大家開始發現骸的視線只停在某一個定點時,他們就可以確定了。
  就是剛才被叉子攻擊的那位男學生。
  他嚥了口唾沫,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骸,後者的雙眸盯的他渾身不對勁,體內的神經都卯起來打架,因此下意識的瞄向綱吉求救……豈料,這一瞄,卻讓骸的雙眼瞇了起來,殺氣比原本還要濃上數百、甚至數千倍。
  他、他有做錯什麼嗎?
  「我我、我有……說錯什麼嗎?」
  「你叫我的綱吉什麼?」
  「欸?」他的綱吉?
  「哦呀,好像是廢柴什麼的……對嗎?」
  他在笑,但卻是皮笑肉不笑,所有人都趕緊退退退,再退退退,全都退離那名被盯上的男學生附近,不希望遭受到池魚之殃。
  而不小心說錯話的男學生也驚恐的退後一步,望了望四周離他愈來愈遠的同學們,最後求救的目光降到綱吉身上,後者有點不知所措的眨眨眼,但在瞥見隔壁病床上男人的凶光之後,輕輕嘆了一口氣。
  「骸,那些我早就不在意了,你就不要再為難他了。」
  聽罷,骸的目光這才轉到綱吉身上,好不容易解脫的男學生腿軟的跪坐了下來,悄悄的在心底立誓:再也不敢開澤田綱吉玩笑了!
  病房內的其他旁觀者也都悄悄的在心底下了同樣的誓言。
  安撫完骸的情緒之後,綱吉看向大家,露出對大家而言溫柔又陌生的微笑。「謝謝你們抽空來看我,我……真的很高興……」
  彷彿毛毛蟲蛻變為蝴蝶一般,美的不可思議。
  現下的澤田綱吉,似乎已經不是他們眼中那個沒用的廢柴綱了……但若要他們說出哪裡不同,他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各個呆愣在原地,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麼就祝你早日康復囉!」
  「學校的筆記獄寺同學已經答應全權負責了。」
  「我們找時間再來看你唷!」
  向所有同學們道別後,病房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空曠的地上堆滿了方才送來的慰問禮物,而骸的身旁也堆了一座由小紙片堆成的小山,八成是班上的女生送給他的個人資料跟電話。
  伸手撫摸自己的腹部,綱吉闔上雙眼,靜靜地感受……他感覺的到骸的器官在自己體內運作、血液在自己體內奔馳……小臉一紅,揪緊了身上的消毒衣,綱吉偷覷了骸一眼,在和後者的眼神對上之後,又害羞的將目光收了回來,不敢直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骸也沒有打破沉默,僅是靜靜的望著綱吉,那目光灼熱又專注,令綱吉感到十分不自在……嚥了口唾沫,綱吉轉身倒了杯水來潤喉,試音了幾聲之後便打破這般沉默。
  「他們……好像都不記得短訊的事情了……」
  「呵呵呵……因為我把他們的那段記憶消除了。」
  一愣,綱吉僵硬的轉過去和骸對望,小嘴微啟。「咦?」
  「雖然我不在乎人格這種東西,但綱吉似乎很在乎呢……呵呵呵,果然不該用我的觀點來看待小綱吉呢。」
  「骸……」
  「不過我也沒打算讓自己的黑臉形象消失,綱吉,我是明知道你可能會受重傷還刻意去做這些事情的,因為我想徹底獨占你,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淡淡著輕笑著,那個笑容在前陣子的綱吉眼中大概會像是戲謔的諷笑,但看在現在的綱吉眼中……卻像是溫柔、不想傷害自己的微笑。
  骸在提醒自己,他仍然對自己做了非常過份的事情,自己可以選擇不原諒他。
  他雖然冒著生命危險捐器官給自己,卻沒有想過要自己給予他同等價值的回報,或者該說……骸似乎認為,只要自己能夠挨過這個大手術,順利活下來,就是給予他的最大報酬?
  這個男人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愛」了?
  房內又陷入了另一場沉默,骸的視線仍然停留在綱吉身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移開,並開始整理桌上小山般的紙片。
  感覺到骸的視線移開了,綱吉才緩緩抬眸看他的行動,卻發現他把那推紙片山掃進垃圾袋裡……「啊!不、不要這樣!」
  掃到一半的大手停了下來,骸面無表情的轉回來盯著綱吉,令綱吉猛然驚覺自己不該突然出聲。
  「呃……那、那些女生一定是很想跟你認識才會留下那些紙片的,你好歹也回應一下表示禮貌……」那種東西可是其他男人妄想了一輩子都不見得拿的到的東西耶!這個男人卻把它們像垃圾一樣掃進垃圾袋內,絲毫沒有一點猶豫。
  「可是我對她們沒興趣。」說完,繼續把紙片山夷平,掃完之後還拍拍手撥掉紙塵。
  「等、等一下!那是她們的心──」說著,綱吉還趕緊半摔下床,阻止骸將那袋紙片處理掉,不料就在小手伸出的剎那,就被骸有力的大手抓個正著。「啊!」整個人被桎梏在地板上,連垃圾袋的邊都還沒碰著,孱弱的身體就不住的在骸身下顫抖。
  「你呀……自己的身體都沒顧好,還想顧這些沒用的紙屑?」俯身親吻紅通通的嫩頰,溫柔的碰觸令綱吉舒服的打了個輕顫。「這麼希望我去認識女生嗎?你以為這樣就能甩開我嗎?」
  被骸的這句話敲醒,綱吉驚恐的睜大雙眼,拼命搖頭否認。
  「不管你怎麼想,我都不可能放過你……好不容易把你救活,我不可能放手唷。」
  語畢,俯身想親吻綱吉的小臉,沒想到卻被綱吉搶先一步,小手環住骸的後頸,主動獻上笨拙的淺吻……紅藍異瞳詫異的瞪大,感覺到軟熱的嫩舌正努力的探進自己口中,嘴角的弧度逐漸上揚,最後吻住綱吉的小嘴,品嘗著意料之外的美食──他完全沒想過,綱吉會主動回應自己。
  他想愛他,但卻沒想過自己也會被他所愛。
  「嗯……」
  舒服的呻吟了一聲,綱吉沒想到「強吻」跟「接吻」的感覺居然會差這麼多……現在,他一點噁心反胃的感覺都沒有,反而十分樂在其中,吻和被吻的感覺交錯在口中,舒服到他更忘我的摟住骸……猛然驚覺,綱吉滿臉通紅的放鬆雙手的力道,但吻住他的男人卻不肯放過他。
  良久,骸總算放過綱吉漾著水光的紅唇,扶著他小心翼翼的躺下。
  「呵呵……綱吉居然會主動親吻我,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以為綱吉還是很討厭我呢。」
  畢竟,有誰會輕易愛上強暴自己、傷害自己的人呢?
  綱吉也覺得自己不是頭被撞到就是腦子有問題,因為他現在一點都不討厭骸,甚至還有點喜歡他,待在他身邊會有莫名的安心感。
  ……因為他不顧一切,冒著失去性命的風險拯救自己的關係嗎?
  別開小臉,不想讓骸發現自己的不自在和困窘。
  「你才不可思議……看我們班女孩子的反應,你應該很受異性歡迎吧?放著那些可愛的女孩子不要,你的腦子一定有問題……」
  「哦呀,我倒覺得如果我放棄可愛的綱吉去找那些女孩子,才是腦子有問題的舉動呢。」替綱吉蓋上被子,骸露出一抹順眼的微笑,令綱吉的小臉又一紅。
  室內又陷入一陣寂靜,綱吉在腦中反覆思考了好幾次,確定他還是找不到答案之後,便斗膽開口詢問待在自己病床邊的骸。
  怎麼說呢?就算骸對他非常溫柔,甚至向他告白了,他還是非常怕他生氣。
  「那個,骸……」
  「嗯?」
  「……像內臟這種東西,你可以用幻術做出來吧?就像幫助庫洛姆一樣。」
  「是的,那很容易。」
  「……那為什麼……」清亮的大眼直勾勾的望進骸的眼裡,而後者也沒有因為感到詫異而躲開,靜靜的和綱吉對望。「為什麼要把器官捐給我?用幻術的話,器官的手術風險就消失了,你也不用冒著失去性命的危險……」
  似乎早就料到綱吉會問這個問題,骸淺淺一笑,大手握住裹滿繃帶的小手,拉下紗布在肌膚上印下一吻。
  被骸的舉動嚇了一大跳,綱吉倒抽了一口氣,幸好身體還十分遲鈍,所以沒有做出抽回手的反射動作。
  「關於這一點,可以算是……我為了你想開了吧。」
  「咦?」
  勾起嘴角,那個笑容不似往日的耀眼,反而險的有些悽涼,看起來像個自嘲的苦笑。
  「如果失去了綱吉,我的世界就無法存在了……我無法想像沒有你的世界。但綱吉就算失去了我,也不會有任何影響,因為你的世界還有其他支柱,我的存在對你而言甚至比不上那群夥伴。」
  聽見這段話,綱吉猛然湧起一股鼻酸,他好想開口告訴骸並不是這樣!但喉嚨就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一般,完全發不出聲音。
  「如果使用幻術,你就會變的跟庫洛姆一樣需要我……只要我消失,你也會跟著我消失。雖然這是我理想的狀態,但你……不會這麼希望的。」他沒有使用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代表他非常了解綱吉的想法。
  「所以,就把我能給的都給你吧……這樣一來,即使我消失了,你也能夠繼續活下去。」
  淚水浸濕了純白的枕套,泛著水光的褐眸一瞬也不瞬的凝視骸的笑臉,顫抖的小手若有似無的握緊了骸的大手,小嘴微微開合,卻沒有聲音。

  怎麼辦,他好感動。
  骸……居然把他看的比自身的性命還要重要。

  吸了吸鼻子,綱吉總算能夠發出聲音了。
  「不要這麼想……我需要……我也非常需要骸……」
  昔日的厭惡感和現在的感動相比,簡直微不足道、恍若虛無。
  「哦呀,綱吉正在對我告白嗎?大概是肚子餓了,神智不清了呢。」
  開玩笑似的笑了笑,骸拿起桌上的蘋果開始削皮,綱吉的小手卻不知那兒生出來的怪力,一把抓住骸抓住小刀的手,後者抬起了一邊眉。
  「綱吉?」
  「謝、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頓了一下,綱吉臉變的比骸手上的蘋果還要紅,沒有勇氣看向骸受寵若驚的俊臉。「……我很喜歡骸,非常、非常、非常喜歡骸……」
  小刀掉到地上,發出鏗鏗鏘鏘的清脆聲響,纖瘦的身軀被骸緊緊抱住,顫抖的手臂也在震驚之餘,輕輕的貼上厚實的背,享受被擁抱的幸福感。
  窗紗受到微風的輕撫而起舞,和煦的暖風伴隨著陽光落到兩人身上,吹散了先前的不愉快和誤會。

  今年的冬天,好溫暖。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唔、所以說骸再怎麼過份的對待綱君(但至少都道歉了嘛。)
到了結局還是要恭喜~~~~~

啊哈,綱君~恭喜~~~... 也恭喜骸得到綱君了~~~~
是說一開始直接跟綱君說「我喜歡你」不就好了嗎-/-...
骸在害羞吶?

「不跟我交往的話,咬殺。」這樣的話~ 感覺也很好玩:)
2011/08/24(Wed) 22:31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重點是他有把記憶消除囉XDDDDD
雖然強ㄅ(欸)似乎還是讓很多人難以釋懷啦……

骸大人……是個情感表達很差的傢伙(被輪迴)

這種話請去跟雲綱作者說唷XDDDDD
2011/09/01(Thu) 00:3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