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0 (水) | Edit |

※綱吉視角的庫洛姆兒時記趣(?)
※庫洛姆生日快樂!

後記:

庫洛姆生日快樂!
272實在是讓我太忌妒了所以(?????)
生出這種奇怪的劇情(被巴)
黑庫洛姆好棒!!!!!(被打)

天野老師請給我骸綱殺必死謝謝!!!!!(膜拜)
求求您了T口T!!!!!(跪)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生日快樂!庫洛姆。」
  吹熄蠟燭上搖曳的火焰,庫洛姆滿臉通紅的接受全家人給予的祝福。
  今年的生日因為庫洛姆的要求而沒有舉辦派對,理由是:善後太辛苦了,而且每次都會有必然會發生的「打情罵俏」在現場出現,因此乾脆他們自家人切切蛋糕、吹吹蠟燭來慶祝即可。
  綱吉當然是希望愈熱鬧愈好,但因為是女兒的心願,他也就沒多說什麼,照往年一樣向造型蛋糕店訂了較小的蛋糕,不過這次是他一個人去領。
  免得某個男人又在百貨公司裡發情。

  「老媽!我要吃最大塊的!」犬用手肘把千種推開,像隻猴急的小狗一般敲著桌子,口水差點流了滿桌。
  「……犬,我又不會跟你搶。」因被推開而略顯不爽的千種冷冷的回道,並用手掌把正在流口水的弟弟推開。
  「唉唷!不要推我啦!你這個四眼田雞!」
  「你說什麼?」
  眼看兩個兒子又要為了芝麻綠豆的小事大打出手,綱吉的手正忙著切蛋糕,焦急的看快要打起來的兒子,再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翹腳看報紙的骸,綱吉不禁翻了個白眼……他是瞎子還是聾子?
  「你們兩個別吵了!蛋糕這麼大,我還怕吃不完咧!你們都給我坐好!」
  「可是老媽!千種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塊最大的蛋糕!」惡人先告狀是犬的絕技,留有長指甲的指頭不偏不倚的指著自家老哥的鼻頭,扯謊扯的十分自然,十有九成是遺傳自他老爸。
  「我沒有。」咬牙切齒的回嘴,氣呼呼的拍掉差幾毫米就要戳到自己鼻子的手指,鮮少發怒的千種此時也目露兇光,隨時都有可能拿出口袋裡的溜溜球來攻擊親生弟弟。
  「要打嗎?」露出好戰的笑容,犬毫不猶豫的跳到一旁去擺出架式,可見對他而言,跟哥哥打架不是錯事而是趣事。
  「你逼我的。」拿出溜溜球準備應戰,兩人相視的目光彷彿仇人一般,誰也不讓誰。
  綱吉望了望四周瀰漫著火藥味的兩個兒子,轉頭看看端著蛋糕、一臉不知所措的庫洛姆,最後瞅著仍像沒事人一般坐在沙發上翻報紙的骸……他惱的把手上的刀子扔向那張俊臉──本來應該是這樣,但為了不嚇到可愛的小女兒,綱吉只好一忍二忍三忍,最後總算是把快要爆發的火山給壓了下去。
  「六道骸!管管你的兒子!」
  或許是自己平常太縱容那兩隻了,他們兩個現在根本就聽不進他的勸阻,不過還是怕老爸怕的要死,因為骸平常雖然不管孩子,但只要綱吉一開口,他就會用比斯巴達還要斯巴達的方式來教訓他們……雖然事後,綱吉總是要為此付出一點小「代價」,不過只要他肯管管孩子,這點「代價」其實不算什麼。
  聞言,藏在報紙後面的俊臉才露了出來,對綱吉展露一抹迷死人的笑容,但對綱吉而言,那根本就是他陰謀得逞的詭笑。
  「你終於肯求我了,綱吉,早該如此了,不是嗎?」
  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垂首繼續切蛋糕,把兩個兒子的問題丟給骸去解決。

  將蛋糕收進冰箱,綱吉拿起醫藥箱坐在沙發上,朝兩個方才被痛扁的兒子招招手。
  兩個鼻青臉腫的男孩子頭低低的走過來,乖乖在綱吉面前坐下,連半句都不敢吭,綱吉嘆了口氣,開始拿出藥材替兩個兒子療傷。
  「搞不懂你們怎麼這麼愛吵,我最討厭叫你爸管教你們了,一定會不留情面的把你們修理的很慘,偏偏你們要在妹妹的生日上鬧,我不叫他管管你們都不行。」
  邊擦邊碎碎唸,兩個兒子雖然已經聽到都會背了,還是不敢吭上半聲,因為剛才狠狠修理過他們的笑面虎老爸就坐在綱吉旁邊,右手雖然正拿著雜誌觀看,左手卻在媽媽身上動來動去,不過綱吉似乎也習慣了,只要他沒摸的太過分,就不會制止他。
  包紮完畢之後,庫洛姆抱著一本厚厚的相冊走了過來,蘋果般的小臉頰在看見兩位哥哥的慘況之後更加通紅,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臉去偷笑,千種仍然保持沉默,但犬就沒那麼有風度了。
  「喂!妳笑什麼笑啊!可惡的醜女!」
  「犬!你怎麼可以這樣罵妹妹!快跟她道歉!」
  「可是老媽!她在笑我們耶!」
  「那也是你們活該!誰叫你們要打架!」
  「這個傷又不是打架打出來的……」
  話才剛講完,就收到老爸笑著射過來的破壞死光,趕緊扁嘴轉過身去,不再發表任何意見。
  見二哥不再說話之後,庫洛姆才抱著相簿走到綱吉身邊坐下,將相簿放在綱吉腿上。
  「可以跟我們說我們出生時的故事嗎?」
  聽罷,綱吉的笑容瞬間僵住,而骸的目光也從雜誌上移開,轉到小女兒身上。
  「咳……你們真的想聽嗎?」
  有點猶豫的看了看骸,再轉頭看著孩子們。
  「媽媽,請您放心,就算您說爸爸完全不在乎有沒有生下我們,我們也不會感到訝異。」千種推了推眼鏡,彷彿早就料到綱吉正在顧忌這一點。
  稍稍一愣,綱吉嘆了口氣,而坐在他身邊的骸輕笑了下,似乎正在讚賞千種的聰慧……不對吧!這個臭男人就這樣承認了?綱吉受不了的抓了抓頭髮,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慢慢翻開相簿,第一頁放的就是培育幼兒的試管系統照片……



  『歡迎您,六道先生,請到裡面的房間穿上消毒衣,之後就可以前往育嬰室看您們的孩子了。』
  『謝謝妳。』
  向櫃檯的服務人員道謝,綱吉迫不及待的想衝進消毒室,不料卻被身後的男人一把抓住,差點整個人滑到地上。『噫!你、你幹嘛──』
  『在進去之前,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呢?親愛的綱吉。』
  『什麼?前幾天已經去戶政事務所把我的姓氏改成你的六道了,你還要幹嘛?』沒好氣的說著,雖然同性已經可以結婚,但像他這樣灌夫姓的人仍舊是少數,要不是骸非常在意這種沒必要的小細節,他也懶的去事務所把姓氏改掉。
  『當我答應你做這第三個小孩時,你承諾過什麼?』
  一驚,綱吉趕緊捂住骸的嘴,滿臉通紅的覷了覷在場的人和服務人員……每個人都掩著嘴在偷笑,並用餘光觀察自己和骸的一舉一動。
  『用詞注意一點!什麼「做」小孩……一般而言生小孩會高興的不只是夫妻其中一個人吧?應該是兩個人都很開心呀!』盡量把聲音壓到最低,並恨恨的捶了骸幾下。
  『哦呀,可是家裡已經有兩個了,我真不懂綱吉為什麼還想要做第三個。』
  『我想要女兒!那兩個男生每次都靠向你,八成是怕被你修理……女孩子你就比較揍不下手,我相信一定會變成體諒媽媽的好女兒。』
  『呵呵呵,話怎麼這麼說呢?別人還會以為我總是在欺負老婆呢,親愛的綱吉。』
  斜眼瞄過去,那眼神彷彿正在說「難道你沒有嗎」。
  『哦呀,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有欺負你,不過是在床──』
  趕緊捂住骸的嘴,週遭傳出一陣陣強忍的笑聲,綱吉面紅耳赤的抬不起頭來,搭著骸的肩膀、噘著嘴,腳尖稍稍墊起,主動親吻骸。
  他知道,他再不履行他的「承諾」,骸一定有本事把他們所有的房事在公共場合公開,到時候他就得把自己鎖在家裡一輩子,不敢再到這附近露臉了。
  臉都被骸丟光了,還有什麼臉好露?
  原本,他想回家再履行這種「承諾」,但眼前的男人不知道是哪裡失火還是後面有狗在追,非要他立刻履行不可,為了不讓骸再用更多不該說出口的話刺激自己,他只好在這裡妥協了。
  真是的,他怎麼會喜歡上這種男人,甚至跟他結婚呢?

  穿上消毒衣之後,他們兩人進入培養幼兒的育嬰室,走到屬於他們的試管旁邊……綱吉果然沒有失望,這次的寶寶看的出來是個可愛的女孩子。
  『哇……真的好可愛噢,對不對?骸。』把骸拉到自己身邊一起望著泡在液體裡面的小生命,綱吉臉上寫滿了感動,但前者卻完全不這麼想,他的目光全都鎖在綱吉身上。
  『生千種跟犬的時候不是看過了嗎?』
  笑容消失,綱吉面無表情的瞟他一眼,放棄跟他分享迎接女兒的喜悅──反正他也不想迎接。
  『這是女孩子,跟男孩子不一樣。』
  『是嗎?不是都長這樣嗎?』似笑非笑的說著,骸明明知道這樣講話會讓綱吉更加火大,但他就偏愛講,因為綱吉生氣的時候實在是太可愛了。
  因此,早就習慣的綱吉已經懶的去回應他的欠扁話語,他決定把無視技能開到最大,耳不聽為淨。



  庫洛姆出生那天,是起大霧的日子。
  綱吉小心翼翼的抱著被包的暖呼呼的小嬰兒,輕輕將她放到嬰兒床上,口中喃喃哼著陪伴小孩入睡的歌謠,而小嬰兒也非常乖巧的沒有哭鬧,除了出生時有大哭以外,完全沒有給綱吉添上一點麻煩。
  為此,綱吉覺得好感動、好開心。
  但他老公可沒那麼有情調,剛停好車就巴不得回來跟女兒搶綱吉,在進門時又看見綱吉帶著從來沒有過的溫柔表情在哄小女兒,心中的妒意全然升起,大步向前摟住綱吉毫無防備的細腰。
  『快快睡……噫!』突如其來的擁抱差點讓綱吉失聲叫了出來,幸好他即時把嘴巴捂住,否則可能就要驚醒剛進入夢鄉的小娃兒了。
  『好輕好柔的聲音……綱吉都不曾唱歌給我聽過。』
  『嗄?我唱歌那麼難聽,怎麼可能敢唱給你聽!剛剛那也不算唱,只能算輕輕哼而已……』
  『哦呀,綱吉的聲音很柔呀,只要講話別這麼用力、大聲,就可以唱出那麼柔的聲音,還是說只有在床上的呻吟才會──』
  『夠了!STOP!你為什麼一定要扯到床上!』
  『……因為我現在想要。』
  『什--你發什麼瘋!我們才剛把小女兒接回來──啊,該幫她取個名字!』都是被這個臭男人害的,在接回小女兒前三不五時就把他拖上床「討債」,害他連想個名字的餘力都沒有。
  『名字嗎……』很難得的,骸沒有露出無關緊要的表情,他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綱吉對此感到有點詫異,但相對的他也非常高興……雖然骸對孩子們的關心程度和他完全沒得比,但一提到這種關係一個人一生的事情,他還是會非常嚴肅的去思考。
  『今天……起了好濃的霧呢。』
  『啊,對呀……你有什麼好靈感嗎?』
  『起霧……那麼她跟我很像呢,雖然我在六月出生,但那一天卻仍然起了一場不可小覷的濃霧,那對父母還以為我是詛咒之子,把我給扔掉了,呵呵呵。』
  眼一睜,綱吉抓緊骸摟住自己的手臂,褐色的眸中注入了哀傷。
  『骸……』
  『哦呀,不過我很感激他們,如果他們沒扔掉我,我可能就不會遇見你了。』
  『骸,算了,名字還是由我──』
  『就叫她庫洛姆吧,既然她跟我這麼像,就用我的名字來為她命名吧。』
  微微一愣,但旋即露出一抹微笑,綱吉笑著點點頭。
  『就聽你的吧,今天起多多指教唷,庫洛姆。』
  開心的對著搖籃裡的庫洛姆說話,綱吉對骸親自替庫洛姆取名感到很開心。
  千種和犬的名字都是他想的,原本他就不指望骸會願意替孩子取名,現在他親自替女兒選了個好名字,這比任何事都還要令他感到開心。
  但感動才沒幾分鐘,纖瘦的身軀就被用力一拉,不一會兒便被骸壓在地板上,錯愕的對視。
  『你……你想幹嘛?』
  『我剛剛就跟你說過了,親愛的綱吉……我現在想要。』
  語畢,便熟捻的親吻綱吉的唇瓣,大手開始褪去他身上的衣物……
  『唔……等、等一下!』使勁將骸推離自己身上,綱吉望著一旁的搖籃,裡頭躺著正睡得香甜的庫洛姆。『不、不要在這裡……回房間好不好?』
  『哦呀,綱吉在害羞什麼?』沒有停止脫衣的動作,甚至開始拉扯綱吉的底褲。
  『不、不要鬧了!庫洛姆就睡在旁邊!你──』
  『呵呵呵,既然她這麼像我,一定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你不用擔心,親愛的綱吉。』
  開什麼玩笑!
  『不!你給我住手!六道──啊!』私密入口冷不妨地被侵略,令綱吉僵直了身軀,並用力咬住下唇,阻止那些羞恥的呻吟。
  『呵呵呵,真可愛……』話落,漫長的夜晚又開始了。



  聽完這一串自己出生前跟剛出生時的趣事,庫洛姆跟兩個哥哥都面無表情的望著老爸,再轉回老媽身上,同情的嘆了口氣。
  真佩服老媽能夠忍受老爸忍到現在。
  「媽媽,辛苦您了。」
  上前給綱吉一個擁抱,庫洛姆的這個擁抱別具意義。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同性間生小孩的話沒有所謂的母難日,因為小孩都是由器材生的,夫妻倆都不會體會到女人生孩子時那種從鬼門關繞過一圈的劇痛。
  但因為綱吉的伴侶是六道骸,所以小孩出生的日子對他而言也是天大的災難……通常在這一天,骸都會做到綱吉隔天站不起來、直不起腰,來「懲罰」他多生了一個孩子來分享他們的家庭生活。
  所以,庫洛姆這個擁抱讓綱吉非常感動,緊緊的抱住善解人意的小女兒……她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每次都會站在他這邊,讓他覺得自己不再是待宰的羔羊,只能任由骸擺佈。

  「那我先去洗碗囉,庫洛姆就慢慢拆禮物吧。」笑著摸了摸庫洛姆的頭,綱吉哼著小曲兒走進廚房,而千種跟犬也在故事告一段落之後就跑去遊戲間打電動,偌大的客廳只剩下骸和庫洛姆兩個人。
  奇妙的是,庫洛姆的手雖然在拆禮物,但那隻可愛的紫眸卻緊盯著正在看書的骸,令後者感到非常的不自在,直到他終於受不了之後,他將書本合上,紅藍異瞳對上那隻清澈的紫眸,但卻在即將開口前被庫洛姆搶先一步。
  「我都還記得唷。」
  一呆,骸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
  「當天爸爸侵犯媽媽時的聲音,我全都記得唷。」
  一瞪,愕然發現小女兒身上有著自己的影子,骸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爸爸不要再對媽媽太超過了,不然我就跟媽媽說,因為那些聲音的記憶,讓我現在很想嘗試那種事情唷。」
  一聽,骸的臉色唰的一聲轉白,並難得的嚥了口唾沫。
  「媽媽聽到之後一定會很生氣,氣到不想理會您唷,搞不好還會禁爸爸的慾禁到他氣消為止唷。」
  錯愕的瞪著小女兒,沒想到自己風光一生,除了栽在綱吉手裡以外,還會栽在自己女兒手上。
  「所以,希望爸爸自重點,我去廚房幫媽媽囉!」
  說完,庫洛姆給骸一個燦爛的笑容,看起來是如此的天真又可愛,看在骸眼裡卻比什麼都還要恐怖,嬌小的身軀奔向廚房,留給骸的戰慄感卻遲遲沒有退去。

  她跟他真的很像。
  ……傷腦筋,似乎像的太過頭了。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