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6 (水)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新年快樂VVVVV
新年新希望(日更)已經隨著我的懶基因迅速破滅了(被巴)
可惡OTZ(可什麼惡##你活該好不好##)
我會努力的……嗚嗚嗚(哭屁#)

不知道大家怎麼想
可是這篇對我而言有一點太甜了OTZ
寫到有點起鳥肌……(是你太遜了##)
想開個虐坑來平衡一下(不要又來##)
懇請大家多多支持(不要##)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臉困惑的望著壓在自己身上鬆領帶的骸老師,綱吉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敏銳的直覺告訴他,絕對不會是他喜歡的事情,所以他不斷的抗拒著,小手按住骸的胸膛,明知不可能還是試著把他推離自己。
  「老、老師……」
  「乖,一切都交給我。」
  「可、可是老師……我……我……」害怕的思考能讓老師停手的方法,綱吉的小手顫抖的推卻著,帶著恐懼的褐眸瞥見骸身後的浴室。「洗、洗澡!我想先洗澡!」
  轉頭看了看浴室的門,再轉回來看著滿臉通紅、快要哭出來的綱吉,輕輕的嘖了幾聲,便起身離開綱吉瘦小的身子。
  綱吉輕輕的鬆了口氣,但下氣還沒呼完,整個人就被骸攔腰抱起,嚇的他倒抽一口氣,一堆氣體噎在喉嚨,害他說不出話來。
  「知道了,綱吉也不想髒髒的辦事吧?我先幫你洗乾淨吧。」
  尚未消化骸的這句話,綱吉就被抱進寬敞的浴室內,熱呼呼的洗澡水早已準備就緒,白茫茫的水蒸氣充滿了整個空間,佔滿整片牆壁的鏡子映照出他們的模樣……映入綱吉眼中的骸老師和平常完全不一樣,那股成熟的氣息和魅力令綱吉嚥了口唾沫,小臉紅的發燙。
  「老、老師,您要先洗嗎?那、那我出去等……」顫抖的身軀輕輕掙扎著,但擁住他的男人卻不肯輕易放過他。
  「哦呀?不是綱吉說想洗澡的嗎?」笑咪咪的抓住綱吉的手腕,另一隻手開始解開他制服的釦子,嚇的綱吉又開始掙扎。
  「等、等一下!老師!我我我、我自己會脫……」
  瞇眼盯了綱吉好一會兒,骸才放開桎梏他的雙臂。「好好好,綱吉自己脫吧。」
  再度鬆了口氣,綱吉趕緊拉扯胸前的釦子,免得待會兒老師看不下去,又開始堅持要替自己寬衣。
  將底褲褪掉之後,綱吉才想起應該要請骸老師出去──雖然老師應該早就出去了,但綱吉還是轉頭確認一下……沒想到,骸老師不但沒有出去,還已經把上衣給脫掉,開始脫下半身的長褲。
  「老老老、老師……您、您到底是……」
  「嗯?有什麼問題嗎?」
  「您……您為什麼要脫衣服……」小手遮住雙眼,綱吉羞的不敢直視老師,蹲在鏡子前不敢轉頭,耳根子紅的發亮。
  「呵呵呵,綱吉怎麼會問這麼可愛的問題呢?在浴室裡脫衣服當然是要洗澡囉。」
  「可、可是……」仍然蹲在鏡子面前,小手把眼睛按的更緊,差點就要陷進眼窩裡了。「不、不是我要洗嗎?老師怎麼……」
  「哦呀,我說過了,『我』要幫你洗乾淨,不是嗎?」
  「……我、我會自己洗……請您出去,老師……」緊張的連身體都開始泛紅,在迷濛的霧中顯的更加誘人,骸不自覺的舔了舔乾澀的唇,雙拳漸漸緊握。
  「綱吉現在想把我趕出去嗎?」
  一驚,綱吉趕緊用力搖頭,小手雖然已經改扶在鏡子上,眼睛卻仍就閉的死緊,身體也不敢轉過來。
  「我我我、我沒有!那、那老師先洗好了……」說著,光溜溜的身軀開始蟹行貼著鏡子移動,沒想到才移動了幾步,貼在鏡子上的手就被壓住,溫熱的觸感從背後傳到腦部,一股熱流也立刻竄進綱吉腦裡。
  「衣服都脫光了,綱吉還想逃去哪?」沙啞富有磁性的聲線如同電流一般鑽進綱吉耳內,電的他渾身一震,散佈在淨白軀體上的紅暈逐漸擴散到全身,小臉更是紅到快要滴血,隨之產生的熱度更是令綱吉感到頭昏昏沉沉的,無法思考。「我說過了吧,上課的時間到了……讓我教你,情人在床上時會做什麼事情。」
  「我、我們現在不在床上,而、而且……」吞了口口水,綱吉結結巴巴的回答,一想到老師的肌膚正貼著自己的,他就羞到快要失去意識了。「我、我也不是老師的情人……」
  「在床上只是廣泛的講法,事實上……現在在浴室裡也可以唷,綱吉真大膽,第一次就想嚐點新鮮的嗎?」直接忽略後面那一句話,骸開始親吻快要熟透的小耳朵,嚇的他低呼一聲。
  「噫!老、老師!」
  「吶,綱吉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叫錯呢……」大手悄悄移到綱吉的雙腿中間,搓揉。「我說過,在學校以外的地方要叫我的名字唷。」
  「啊……不、不要……」
  「不要?啊,我差點忘了,綱吉想要洗乾淨再做吧?抱歉抱歉,我太性急了。」呵呵笑道,並不付吹灰之力的將綱吉整個人抱了起來,走到浴池旁邊。
  「咦?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我我、我應該要離開這裡才對……啊!」尾音還沒拉完,一桶熱水冷不妨地從頭頂上灑了下來,令綱吉驚呼了一聲。
  「我現在就幫你洗的乾乾淨淨,不要亂動唷。」沖完熱水之後,骸便用腳將綱吉固定在自己懷裡,細心的替他搓洗頭髮。
  「老、老師……!」
  刻意不回應綱吉,骸繼續替綱吉洗頭,直到他滿意了才拿熱水將頭髮沖乾淨,而後便擠了些沐浴乳塗抹在綱吉身上,後者感覺到骸掌心的溫度,又開始做無謂的掙扎。
  骸依然保持沉默,但嘴角卻彎起了一抹淺笑,滑過肌膚的大手直接滑到下面去,直接抓住了綱吉的弱點。
  「啊!」
  「呵呵呵……這邊要洗的乾淨一點,綱吉才不會太在意。」
  「啊啊……不……不行……」小手抓住骸的手臂表達抗議,但那力道對後者而言似乎就跟蚊子一樣微不足道,骸依舊故我的清洗綱吉的私密部位,手指摸到了更下方的花蕾,惹的綱吉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驚恐的停下所有動作。
  「哦呀,找到寶了。」
  「不!不行!老、老師!求您想清楚……不、不要……哈啊!」沾有沐浴乳的手指探進了從未有人造訪過的密洞,瘦小的身體被刺激的蜷曲在一塊兒,縮在骸的懷裡發抖。「哈啊……老、老師……啊啊……」
  「叫我的名字,綱吉。」手指的動作沒有停,甚至更加熟捻的搓弄玉芽的頂端,直至它開始秘出透明的蜜液。
  「啊嗯……哈啊……不、不行……」阻止骸的雙手頓時無力,看起來不像在阻止他,反而像在藉由抓緊他的手臂以減少快感帶來的折磨。
  「我想要你,想要很久了,親愛的綱吉……」舔咬白皙的嫩頸,並增加了進入綱吉體內的手指。
  「哈啊!」情不自禁的仰頭,雙腿因無力而向外敞開,綱吉整個人軟綿綿的趟在骸懷裡喘息,淚珠和臉上的汗珠一同自雙頰滑落,美麗的褐色眸畔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紗,美的令人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這幅美景令骸的動作停了下來,呼吸聲也跟著消失,他望著被包裹在迷霧中的綱吉,誘人卻不失天真,淫亂卻不失純潔,達到高潮的慾望高高揚起,下方的密穴淌著混雜著沐浴乳和淫水的濁液,彷彿正在等人帶他到達欲仙欲死的極樂世界。
  「哈啊……好、好難受……骸……老師……」本能性的依偎在骸懷裡摩蹭,身體就像被火焚燒一般令他感到苦不堪言。
  甜膩不造作的呻吟聲刺激著骸的鼓膜,一個翻身便將綱吉壓在冰涼的瓷磚地板上,拋開所有不必要的忌憚,陶醉的吻著綿密軟嫩的唇瓣,嬌小的身子在被牢牢束縛在骸的身下,只能認命承受那熱情如火的唇舌,與之交纏。
  捧住綱吉的臀丘,巨大的火熱抵住濕軟發燙的洞口,異樣的觸感令綱吉抖了一抖,小手又壓回骸的胸前,顫抖的搖了搖頭。
  「不……可以……老師……」
  「呵……綱吉還不肯放棄嗎?難道綱吉討厭我?」
  「不、不是這樣的!可、可是──」
  「那就不要說話,乖乖接受我,好嗎?」俯身封住仍想抗辯的小嘴,雙手抱緊綱吉敞開的大腿,當雙唇分離的那一瞬間,便用力衝入滾燙顫抖的胴體,換來綱吉一聲情難自禁的尖叫。
  「啊啊!」反射性的環住骸的頸子,難受的後仰以減輕衝擊帶來的劇痛,而骸也伸手抱住他,不斷撫弄溼透的褐髮以安撫綱吉。
  「乖……待會兒就沒事了……」舔掉綱吉眼角的淚珠,滾燙又濕滑的肌膚緊緊相貼著。
  「好、好痛……嗚嗚……」除了痛楚之外,還有一股愈來愈強的酥麻感隨之席捲而來,綱吉覺得身體變的又輕又柔,早已到達高潮的慾望頓時爆發,溫熱的液體噴到自己和骸身上,嚇的綱吉連忙哭著道歉。「啊!對、對不起……」
  「真可愛……綱吉真的好可愛……」從眼睛吻到眉尾,再從眉尾吻到額際,綱吉的聲音、綱吉的體溫、綱吉的一切……都在一步步擊潰他的理智。用力一抱,腫脹的慾望便完全沒入綱吉體內,後者呻吟了一聲,但不是痛苦的低吟,而是享受的嚶嚀。
  「啊嗯……好……舒服……啊……」
  再次吻住泛著水光的小嘴,骸就像餓到發慌的野獸一般吮吻綱吉的唇舌,彷彿得到渴望許久的美食一般,捨不得停手。
  一股熱流竄進綱吉體內,纖瘦的身軀抖了一下,但小臉卻被骸固定住,後者仍在他口中不斷地進犯,絲毫沒有停止的打算。
  「哈啊……骸──唔……」加強了抱住骸的力道,昏昏沉沉的腦袋根本就無法思考,綱吉開始尋求本能給他的啟示,努力回應骸那難以抗拒的熱吻。
  霧氣瀰漫在兩具交疊的軀體周圍,舖上一層白霧的鏡子照出兩人相互交合的模樣,淚水、汗水和混雜的濁水揮灑在純白的地板上,享受歡愉的吟叫和低吼在水氣瀰漫的浴室中顯的格外響亮……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