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1 (月) | Edit |

※悲向,請慎入。

後記:

最近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OTZ
我的信心都快被消磨光了T_T
老天爺對我好殘忍喔……OTZ

陪伴我三年的筆電突然間死機……毫無預警的……
就跟本篇的綱吉一樣(抹淚(喂####
在飛機上就想到這個故事架構,整個為了我的兒子(筆電)感到很難過……(被巴)
幸好老爸願意幫我買一台小筆電來打報告T_T

這麼久沒發文結果是悲文bbb
真的很不好意思Q_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眠疾。
  極為罕見、神秘的絕症。
  患者的身體機能和健康的人無異,唯一的差別就是……他們所需要的睡眠是一般人的兩倍以上,由此可分為輕度、中度以及重度病患。
  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輕度患者會從一天睡十二個小時開始遞增,直到十六個小時後便宣告成為中度患者,二十一個小時以上便是重度患者。
  此病目前無藥可醫,也沒有藥物或其他方式可以延緩病患的症狀,旁人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患者的時間完全被睡眠所吞噬。



  「綱吉,今天的感覺怎麼樣?」
  將一籃漂亮的水果籃放在綱吉床邊,骸在綱吉的床上就坐,輕撫柔軟的髮絲以示關心。
  綱吉害羞的一震,連忙不自在的撥開撥弄褐髮的大手,面紅耳赤的鼓起腮幫子。
  「很有精神……那個,骸,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好不好?我才小你一歲而已。」
  「哦呀?那有什麼,我們去公園散步時,不是常看見男友A這樣關心他的女友嗎?」
  「我又不是小女生!」
  「好好好,你是可愛的小綱吉,不是小女生。」邊笑邊拿起籃內的蘋果開始削皮,好幾顆大饅頭就這樣落在他的大腿上,但骸並不以為意,生氣打人的綱吉實在是太可愛了。
  「……骸,你是真的不會痛嗎?」一開始他還會斟酌力道,但因為骸臉上完全沒有吃痛的表情,他的力道就從原本的一級調為十級,豈料骸的臉色仍然沒有變過半分……難道他真的這麼體虛嗎?
  「呵呵呵,只要想到這是綱吉給我的痛楚,再痛也都會變成一種幸福唷。」
  翻了個白眼,綱吉躺回病床上等他的蘋果,不想再跟骸繼續瞎扯淡。
  淺淺一笑,骸也沒有多說什麼,靜靜地在綱吉身邊把蘋果削成兔子形狀,細心的擺在桌上的乾淨盤子內,綱吉撐著下巴凝視著認真的骸,小臉不自覺的一紅。
  誰也料想不到,他和骸的關係居然可以變的這麼和諧、這麼自然。
  他們之前可是刀槍相向的敵人呢。

  「……骸,今天你什麼時候要走?」望著正在擦拭刀具的骸,綱吉忍不住發問。
  「呵呵……綱吉希望我不要這麼早走嗎?」
  噗咻一聲,小臉瞬間從淨白轉為快要滴血的鮮紅。
  「才、才不是!我只是想知道要獨處多久而已!」
  「嗯?難道綱吉覺得很寂寞嗎?」
  到此,綱吉沉默了,但沒有將頭別過去,感覺不是不想討論這件事情,而是正在躊躇該不該說出他內心的感受。
  「當天你跑來找我討論這件事情時,我還真有點受寵若驚呢。」
  聽罷,綱吉抬起水盈盈的眸畔,直盯著骸那閃爍著寶石般光點的漂亮異瞳。
  「受寵……若驚嗎……」不自然的將眼神別開,方才紅潤的面龐瞬間降溫,變成了嚇人的蒼白。「你真的……這麼認為嗎……」
  「當然,我親愛的綱吉。」扣住綱吉的下巴,將他的小臉轉向自己,深邃的異色瞳眸直直望入清澈的褐眸中,令綱吉感到有點喘不過氣。「這段期間只有我能夠陪伴你,這是再好不過的禮物了。」執起小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令綱吉又再度一震。
  「……可是骸,我──」
  「別去提它,綱吉……你只是輕度患者,還有很多時間。」打斷綱吉的話語,骸用水果叉戳起一個蘋果,送到綱吉唇邊。「不用想太多,安心靜養就好了。」
  「……但這是沒有用的,我……我好想念大家……」
  「哦呀,但當初說要遠離大家的人也是綱吉唷。」半強迫性的把蘋果塞近綱吉的小嘴裡,讓他把所有想說的話都吞回肚子裡去。「就因為是綱吉的要求,我才會安排你住在沒人知道的醫院裡。」
  再度陷入沉默,綱吉的神色看來十分落寞,另外還有說不出的苦澀。
  「對……但仔細想想,這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抓住骸拿著蘋果的大手,綱吉抿了抿唇瓣,美麗的褐眸中充滿了淚光,但他硬是忍住不讓淚水掉出來。「這個病根本好不了!我應該趁現在還有很多時間的時候跟大家多多相處!我應該──」
  「那樣的話,他們很快就會察覺了唷。」
  一句話,澆息了綱吉頭頂的腦熱,他就像腦袋被揍一拳似的僵在半空中,而後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癱軟在床上,鼻頭染上一層美麗的紅霧。
  「沒錯,現在你是輕微的患者,綱吉。」將方才沒送成功的蘋果送進綱吉嘴裡,輕柔悅耳的聲線在綱吉耳邊迴盪。「但即便如此,也已經是患者的範圍了,你一天需要睡上十二個小時,已經和正常人不太一樣了唷。」
  「但、但是……有些正常人也會睡這麼久……」
  「是呀,但很可惜呢,綱吉,你已經確定是病患了,難道還奢望自己是正常人嗎?」
  「……」
  垂首不語,綱吉也明白骸現在想提醒他什麼。
  自己當初也是因為顧慮到這點,才會單獨去找骸,希望他幫助自己遠離大家。
  但這種感覺遠比他想像的還要痛苦、難受。
  「我明白了,骸……抱歉,對你說這麼多任性的話……」
  「這沒什麼,親愛的綱吉……只要一個吻來彌補我就行了。」
  羞紅了小臉,綱吉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倉卒的在骸的唇上小啄一下,整張臉如同落日夕陽一般,紅的發亮。



  「綱吉,我來看你囉。」
  但回應他的,僅是掛在窗邊的風鈴聲。
  沒聽見回音的骸止住了關門的動作,轉頭望向床上的人兒……綱吉仍然在沉睡,即便現在已經超過中午十二點了。
  沒有出聲吵醒他,骸靜悄悄的退出病房,大步走向綱吉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又增長了嗎?」
  「是的……不過還不到中度患者的程度。雖然澤田先生的病症蔓延已經算緩慢了,但還是建議六道先生盡量撥空來陪伴他,這種病的患者都是很怕寂寞的。」
  沒有答腔,僅是輕輕點了下頭,便頭也不回的走出醫師辦公室。

  「骸,你今天比較晚來耶。」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綱吉邊咬水蜜桃邊說道。
  「哦呀,真是不好意思,霧守的工作出了一點問題,庫洛姆處理不來。」
  「咦?那你怎麼還在這裡!既然是連庫洛姆都處理不來的工作,你應該要全程接手啊!」
  「已經不要緊了,綱吉,你只要安心在這裡靜養,閱讀簽寫我帶給你的公文就行了。」
  「……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
  「怎麼會呢?我會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你?」
  綱吉瞇眼盯了那張微笑面具好半天,最後還是舉雙手投降……他看不出個所以然,只能相信骸所說的。
  「算了……反正你也沒有晚多少,應該是庫洛姆不小心出差錯了吧。」
  「正是如此,不必這麼緊張。」
  「那你早說就好了呀!害我以為是連庫洛姆都處理不好的大事……」
  「呵呵呵,你真的把自己繃的太緊了呢,綱吉。」起身,將綱吉身後的枕頭拿掉,讓自己的身體取代枕頭坐了上去。
  「……你、你在做什麼?」
  「放鬆一點,我可以保證,我的懷抱絕對比枕頭還要舒服,而且很溫暖唷。」
  小臉再次像被上漆一般的染個通紅,綱吉小小的掙扎了一下,最後還是依戀的依偎在骸的懷抱裡……骸沒有說謊,他的懷抱好溫暖、好舒服……
  晚間九點,綱吉沉沉入睡,在骸的懷抱裡。

  『雖然澤田先生的病症蔓延已經算緩慢了,但還是建議六道先生盡量撥空來陪伴他,這種病的患者都是很怕寂寞的。』

  摟緊懷裡的綱吉,骸垂首聞著散發著淡淡洗髮精清香的髮香……
  再等一陣子,他就要捨棄霧守的工作,全天候來這邊陪伴綱吉。
  但現在還不行,庫洛姆一個人處理不來那些工作量,而且綱吉也不會希望自己因為他而丟下庫洛姆不管。
  所以再給他一點時間,等他將所有處理事情的訣竅都傳授給庫洛姆,他就可以跟綱吉一起住在這裡了……
  沒事的……骸如此安慰著自己,但摟住人兒的力道卻始終沒有放鬆。
  綱吉還只是輕度患者,沒事的……雖然,今天一進門時,的確有被仍在熟睡的綱吉嚇了一大跳。
  而綱吉不知道自己的睡眠時間增加了,因為骸趁他睡覺時將時鐘調早,混淆他的時間感。

  「永遠……陪著我……好不好……」
  睡夢中,綱吉喃喃唸出這句話,令骸著實一愣……這句話實在是不像怕給人家惹麻煩的綱吉會說出口的,可見是他心底最想要,卻又說不出口的渴望吧。

  『這種病的患者都是很怕寂寞的。』

  「我答應你,永遠……都會陪著你……」
  輕輕吻上因熟睡而緊閉的小嘴,撬開柔軟可口的小嘴,品嘗青澀的甜蜜滋味……



  「那麼一切都交給妳了,庫洛姆。」
  「是的,骸大人……您真的不再考慮嗎?」
  「沒錯,庫洛姆,以後就當沒認識我這個人吧,彭哥列的第十代霧之守護者只有妳一個。」
  「!不!沒有骸大人,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怎麼可以──」
  「無論如何,」打斷庫洛姆的話,骸回給她一個溫柔的笑容,並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信任。「這個職位就交給妳囉,可愛的庫洛姆。」
  不捨的仰望著眼前的骸大人,庫洛姆強忍住想哭的衝動,抽了抽鼻子、點了點頭。



  開門,如骸所料,綱吉仍在熟睡。
  抬頭望著牆上的時鐘,骸正在考慮要不要將它拿下來調快,但仔細想一想,綱吉的睡眠時數也差不多該增加了,就算今天進入中度患者時期他也不會感到意外。
  因此,修長的身影直接走到綱吉身邊就坐,靜靜等著他醒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秒針滴答滴答的走,綱吉卻連動都沒動一下,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看了看牆上的鐘……下午三點,倘若綱吉昨晚九點入睡,那現在已經過十八個小時了。
  果然已經抵達中度患者的時期了。
  望著綱吉安祥的睡臉,修長的指頭撥開他額前的褐髮,迷戀的在光滑的小臉上留連……你曾要我永遠陪著你,現在我來履行約定了……快醒來吧,親愛的綱吉。
  即便你已經到達中度患者的程度,我們還是有很多時間可以相處……
  對……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輕度患者,十二個小時以上。
  中度患者,十六個小時以上。
  重度患者,二十一個小時以上。

  時針悄悄走過六點,床上的人兒仍然沒有動靜。
  「……綱吉?」
  輕聲呼喚,希望綱吉只是在賴床。
  沒有回音,沒有動作,甚至沒有呼吸聲。
  握緊綱吉放在床上的小手,骸垂首吻住他的手背,從來不信神的他……居然在向神禱告,祈求祂的祝福。
  緩緩的、靜靜的、悄悄的……時針接近晚間九點。
  骸的動作也從吻住手背改成了抱住人兒,靜靜地等待九點的到來……

  在裝睡嗎?
  呵呵,綱吉還真是調皮呢。
  九點過後,是不是要嘻皮笑臉的醒來,大笑我的窘迫模樣呢?
  你最喜歡看我驚慌失措了,因為我很少在你面前表現出慌張的情緒。
  吶,我已經緊張成這樣了,你就快醒來吧。
  快睜開你那美麗的瞳眸。

  喀。
  分針走過零分的那一剎那,室內呼吸的人只剩下一個。

  輕度患者,十二個小時以上。
  中度患者,十六個小時以上。
  重度患者,二十一個小時以上。

  二十四個小時,解脫的患者。

  「呵呵……呵呵呵呵……不可能……你前幾天都還只是輕度患者……不可能的……」輕輕搖著懷中沒有呼吸的人兒,希望他是假裝屏住氣息,待會能夠睜開他雪亮的眼睛。「綱吉、綱吉……醒來,你已經睡夠久了……」
  在他的懷裡晃呀晃,軟綿綿的身子窩在骸懷裡,動也不動。

  時間靜止了。
  Despair.

  骸摟著毫無反應的人兒,面無表情的坐在床上。

  『永遠……陪著我……好不好……』

  一顆顆淚珠自骸眼中滑下,滴落在綱吉的衣服上。
  「我答應你,永遠……都會陪著你……」

  我會抱著你,直到我陪你一同沉睡的那一天。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好好看喔!!
我超愛的啦?!
雖然是悲文..
反正呢?
我超超超愛你的
這一篇文章
請你:
繼續寫下去[悲文啦
2010/07/11(Sun) 04:02 | URL  | 銀 #-[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好好看喔!!
> 我超愛的啦?!
> 雖然是悲文..
> 反正呢?
> 我超超超愛你的
> 這一篇文章
> 請你:
> 繼續寫下去[悲文啦

謝謝^^
我也很喜歡悲文ˊˇˋ
會繼續努力的www
2010/07/11(Sun) 15:09 | URL  | 橋˙靈路亞/天羽橋(Amaha Hashi)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