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0 (木) | Edit |

※翻譯:意若思彈
※H有慎入

後記:

祝骸大人生日快樂!!!!!!!!!
原本可以在昨天發出去的可惡XDDDDDDDDDDDD
卻因為卡梗所以OTZZZZZ
最後寫出了跟原訂計畫有一點出入的劇情XDbbb
感謝小雞幫忙~不過請不要一直建議我讓綱吉把骸大人打飛XDDDDDD!!!
你想看很久了齁!!!!!(欸)

骸大人生日實在是太歡樂了wwwww
不過如果沒有考試就更歡樂了……(被巴)
真的要開始讀書了THT
感謝大家的打氣!!!(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我不會顯出你的臉,而是顯出你內心最深沉的渴望。)



  今天的綱吉有點奇怪。

  「來吧,骸,嘴巴張開,啊──」
  呆滯的聽從穿著黑曜女學生制服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綱吉,讓他把香甜可口的蛋糕送進自己嘴裡,還主動舔去沾在自己嘴邊的純白奶油,在解決掉這盤蛋糕之後,無視其他人錯愕詫異的目光,環住自己的頸子,纖瘦的身軀在自己的身上蹭來蹭去,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光采。

  嗯……這種情況用「有點奇怪」來形容,似乎太過牽強了。

  今天一大早,綱吉就一個人出現在黑曜樂園的電影院門口,也就是骸等人聚在一起的交誼廳,手上提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紙盒,正在吃早餐的千種、犬跟庫洛姆都不約而同的轉向他,但在他們反應之前,綱吉就衝到庫洛姆身邊,問她有沒有備用的黑曜女學生制服。
  尚未反應過來的庫洛姆只能含糊的點了點頭,有點茫然的跑到衣櫥那邊拿出一套新的制服,只見綱吉毫不猶豫的將它接了過來,應了聲謝謝之後就直接衝進裡面的房間。
  幾秒過後,千種好不容易回神,這才意識到方才綱吉進入的是骸大人的房間,趕緊搖醒仍在神遊的兩人,但連腳都還沒站直,房間裡就傳來骸大人難得發出的驚恐喊叫,三人趕緊衝到房門口一探究竟,驚訝的看見澤田綱吉抱住顯然剛剛才被嚇醒的骸大人,像隻小貓一樣在他懷裡磨蹭。

  這是平常一看見骸大人就像看見鬼神的彭哥列嗎?
  不,相信十個人裡會有十一個人駁回這句話,第十一個人是提問者本身。

  『生日快樂!骸,快點起床吧!我有帶蛋糕跟禮物來唷!』
  羞澀的在他頰上啵上一下,拍拍他驚魂未定的俊臉,要他趕快起床梳洗儀容,然後笑著將同樣愣在門邊當石像的三人推了出去,說他要換衣服。
  片刻後,就變成現在這種景象了。

  怎麼說呢……世界末日要到了嗎?
  怎麼會出現這種出現機率達到百分之零以下的場面呢?

  沉默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千種等人好奇的盯著骸大人和抱著他撒嬌的澤田綱吉,六顆眼珠子直勾勾的瞅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色,企圖找出一些和平常不同的蛛絲馬跡。
  仔細一看,澤田綱吉周圍似乎有著平常沒有的粉紅色氛圍,雖然非常不明顯,但瞇眼看就能看出端倪,最先發現的千種用手肘撞了撞一旁的犬,而犬也在看見之後拉了拉庫洛姆的衣袖,後者也在確認後望向骸大人,想從他的表情確認有沒有發現這一點。
  但在看見骸大人緊繃的俊臉之後,三個人都低下頭去發抖,連最冷靜的千種都伸手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想掩蓋自己用力忍笑的事實。
  他們看的出來,骸大人對這突如其來的「禮物」感到受寵若驚,卻也因此而感到困惑不已。
  良久,窩在骸懷裡的綱吉開始有了想睡覺的趨勢,但摟住骸的手並沒有鬆開,雙頰微紅的靠在他身上沉沉入睡。

  像龍捲風一般猛然掃過他們的區域,造成一連串的驚愕之後卻自顧自的躺在骸大人懷裡睡覺,更重要的是居然還主動向庫洛姆要黑曜女學生制服,穿上之後不斷的挑逗、取悅骸大人……三個人互相捏了對方一把,如果會痛就代表不是作夢。
  同一時間,三人都露出吃痛的表情收回手臂,輕撫被捏紅的臉頰,不約而同的望向因為回神而開始對綱吉上下其手的骸大人。
  莫非這是骸大人的夢境?所以要攻擊肇事者才能回到現實嗎?
  正當千種、犬和庫洛姆開始天人交戰,甚至考慮要不要猜拳派一個倒楣鬼去狠狠的敲骸大人的腦袋一下,好讓這怪異的夢境結束時,庫洛姆眼尖的發現綱吉周圍的粉紅色氛圍開始消失,直到四周的空氣完全恢復正常之後,褐色的眸畔也隨之睜開。
  醒來的綱吉有點茫然的望了望四周,再瞅了瞅千種等人等著看好戲的臉龐,然後抬頭望著被自己緊緊抱住的骸,最後轉注他貼在自己臀部的大手上。

  一片沉寂。

  但不過半秒,綱吉的小臉就像七彩霓虹燈一樣瞬息萬變,最後變成紅到滴血的鮮紅色,顯然剛才的記憶並沒有隨著粉紅色氛圍一同消逝。
  「骸、骸……可、可不可以……讓我……解釋一下……」
  愈說愈小聲、愈說頭愈低,綱吉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被丟進熾熱的火焰裡燃燒一般滾燙,最好下一刻就蒸發到空氣中,讓他免於接受現在造成的事實。
  「當然可以,不過我不會放手的唷。」
  「……」
  有點不自在的挪了挪位置,盡全力忽視庫洛姆等人傳來的帶笑目光,並放開骸的頸子改縮在自己胸前,淨白的臉現下紅到就算下一秒突然昏倒都不奇怪。
  「這、這是里包恩上禮拜從義大利帶回來的子彈,他說是開發部新研發的產品,聽說跟死氣但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死氣彈會實現死亡當下後悔的事情,而這種新子彈是會實現內心真正渴望的事物……」
  「哦呀……原來這是綱吉內心真正渴望的事情啊。」
  魅惑煽情的輕舔紅到發亮的小耳朵,綱吉噫了一聲縮在骸的懷裡,緊張的想起身離開,但卻換他被抱個死緊,纖細的身軀被徹底桎梏,連移動一公厘都辦不到。
  「我、我……」
  我了半天我不出個所以然,最後只能沮喪的垂下腦袋,粉紅色的紅暈衍伸到裸露的後頸,骸在經過幾秒的思忖之後,笑容滿面的將目光轉到眼前的三人身上。
  「千種、犬、庫洛姆,可以麻煩你們出去一下嗎?」
  話聲剛落,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起身,將散落在桌上的垃圾跟蛋糕盒子一塊帶走,留下骸和綱吉在大廳裡獨處。

  在確認其他三人都離開之後,綱吉還是不敢貿然開口,他有點擔心的抬眸凝視骸帶著笑容的俊臉,後者的心情似乎非常好,他正慢條斯理的撫摸綱吉柔軟的髮絲,沒有說話,也沒有催促綱吉開口。
  時間就彷彿靜止一般在兩人周圍凝固,綱吉滿臉通紅的靠在骸的懷中,混亂的腦中開始開出一條思路,方才中彈時所做的種種行為,就像跑馬燈一樣在自己腦中閃過,迅速但清晰。
  大家一定會覺得他瘋了吧?就連骸也是……一定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腦筋不正常了。
  老實說,連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了。
  對他而言,骸應該是個可怕的存在,平時他總是會擅自跑到學校來找自己,或者不請自來的參與家裡的晚餐,而自己則從來沒有接受過他的任何示愛,從來沒有。
  不管是在學校也好,在家裡也罷,他看見骸的下意識動作就是──逃!就算是翹課也要逃、就算會讓身邊的人一頭霧水也要逃、甚至正在跟心儀的京子聊天時也要逃!
  只要看見六道骸,就是逃!
  但骸似乎完全不氣餒,他耐心的重覆著同樣的事情,每次總是在更過分的事情發生之前打住,並溫柔的摸摸自己的臉頰、凝視快要哭出來的小臉……

  『放心,我不會做出讓你真的覺得討厭的事情。』

  這對一名乏善可陳的國中男孩而言,是個完全新奇又陌生的體驗。
  漸漸地,就像前面講過的,綱吉連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了。
  他對骸的害怕有減無增,對京子的好感卻日漸淡薄……直到有一天,京子被其他班的優等生告白,並順利開始交往之後,綱吉才開始正視自己面臨的問題。
  是的,他居然一點都不難過,反而替京子找到心上人而感到高興,就像對朋友一樣。
  對,是「朋友」。
  怎麼回事?他喜歡的人應該是京子不是嗎?
  為什麼在聽見她和其他人在一起時,自己卻無動於衷呢?
  就在自己窩在課桌椅上苦思的同時,骸在安撫自己時露出的溫柔微笑在綱吉的腦海中浮現了一瞬,令他抓亂頭髮的動作瞬間停止,雙眸瞪到不能再大,不敢置信的瞪視著眼前的筆記本,不敢置信的程度簡直就要把本子連同桌子瞪穿了。
  好在意、好困惑……有誰能告訴他答案呢?

  『我回來了。』
  『啊,你回來啦,綱!』
  『好香……哇!今天怎麼準備的這麼豐盛?』
  『因為里包恩回來啦,媽媽今天打算煮豐盛一點慰勞他們!』
  一聽,綱吉立刻將腳上的鞋子踢掉,以最快的速度衝上樓,迫不及待的奔向自己的房間。
  這種時候,請教人生經歷比他多上好幾倍的里包恩再適合不過了。

  『唷,阿綱,你來的正好,蔣尼二剛剛跟我說他的住處出了點問題,你幫我看著這些新武器,別讓藍波那小鬼碰到它們。』
  氣喘吁吁的望著正在整裝的里包恩,綱吉急躁的想盡快得到答案,但才剛開口,里包恩就逕自將一個袋子扔給綱吉,並將剛擦拭好的槍放在桌上。
  『這是開發部新研發的子彈,跟死氣彈不同,它可以顯現中彈人內心最深切的渴望,用在清查內賊跟盤問敵方時非常好用,你可別讓蠢牛碰到這個。』
  『內心最深切的……渴望?』
  『嗯,死氣彈是讓你做出當下後悔的事情,但這種新子彈是讓你做出內心最渴望的事情,面對那些受過訓練而不輕易顯現內心的殺手,這可說是最有利的武器。』
  綱吉沒有說話,僅是靜靜的望著手中的小袋子。
  『那我先出去了,很快就會回來,這把槍跟那袋子彈就先寄放在你那裡,我的武器箱暫時滿了,放外面的話一定會被蠢牛發現,你要給我藏好,明白嗎?』
  『……知道了。』

  當晚,綱吉蓋著棉被面向牆壁,看起來彷彿睡著了一般毫無動靜,但事實上卻在被窩裡注視著手中的子彈袋子,遲遲沒有闔眼……內心最深切的渴望嗎?
  據里包恩的說法,就算是連當事人都不清楚的慾望,這顆子彈都顯示出來……瞄了眼一旁的電子鐘,上頭印著今晚的日期六月八日,而當時間從二十三點五十九分轉變為零點零分時,日期瞬間從八轉變為九。
  握緊手中的子彈袋和懷中的手槍,綱吉闔上的雙眸,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他在確認里包恩出門之後,拿了一顆袋裡的子彈出來,裝在手槍裡上膛,他的心臟從來沒有跳的這麼劇烈過,彷彿下一秒就會從心口蹦出來。
  深吸了一口氣,槍口抵住自己的太陽穴,扣下扳機……

  漫長的沉默被骸率先打破,他仍然將綱吉圈在懷裡,沒有正視他的雙眸。
  「綱吉,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嗯……」
  「是阿爾柯巴雷諾對你開槍的嗎?」
  抓緊骸身上的衣袖,綱吉緊張的倒抽一口氣,全身都在顫抖。
  「……不、不是……我……」
  「這就夠了。」
  起身將綱吉壓在沙發上親吻,軟熱的舌撬開因緊張而合攏的貝齒,掠奪裡頭青澀的領地,並押住綱吉置於兩旁的雙手,不讓它們做出無謂的抵抗。
  「唔……嗯……」
  漫長綿密的深吻,吸走了綱吉僅存的氣力,水亮的銀絲自唇舌間溢了出來,滑過渲染著漂亮緋紅色的臉龐,滴落在黑色的沙發椅上……睜著迷濛的雙眼,綱吉覺得飄飄欲仙、渾身無力,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正從舌尖開始侵犯他,麻痺了他身上的每一道感官……
  「吶,綱吉……」
  「唔……咦……」
  懵懵懂懂的回應著,恢復自由的雙手不由自主的攀上骸的後頸,恢復了他剛醒來時的動作。
  「我可以想成……你喜歡我嗎?」
  聽罷,綱吉水亮的眸畔直直的望近骸的眼裡,這是他第一次直視骸……漂亮的異色瞳仁正閃爍著愛意和慾望,卻同時又有一絲理智產生的抑制在其中游蕩,提醒他不要在得到許可之前越矩。
  凝望了好一會兒,綱吉主動挺起身子,笨拙的親吻骸微啟的唇瓣。

  答案是什麼,早就知道了。

  香汗淋漓的大腿被扳開在兩側,身處其中的骸微喘著氣,緩緩將腫大的火熱推進濕潤的嫩穴中,令人耳熱的嬌喘聲不絕於耳,每深入一寸就換來難受的甜喚,聽起來甚至有點像痛苦的呻吟。
  「放輕鬆點,綱吉……」
  「好、好痛……嗚……啊啊……」
  抓到泛白的指尖揪緊了骸的上衣,用力到差點把它抓破,更多的淚水在骸更深入時湧了出來,伴隨著痛處而來的是陌生又酥麻的快感,敏感的胴體抖了一抖,剛解放一次的嫩芽再次抬頭,綱吉緊抓著骸的肩膀,強大的力道在上頭留下了一條條的血痕。
  「環住我的脖子吧,綱吉,我要開始動囉……」
  「什麼──呀啊!好、好痛!啊嗯嗯!」
  一陣又一陣的水聲自發燙的部位傳來,綱吉感覺的到骸的呼吸、骸的體溫、骸的慾望……還有他壓抑許久的愛意,喘息的穴口緊緊的包覆著熱情的入侵者,綱吉環抱住骸的頸子,忘情的喊出無法抑止的嚶嚀。
  「綱吉……喊我的名字……」
  「啊嗯……骸……嗚嗚……骸──哈啊啊!」
  一股暖流在綱吉體內解放,他可以感受到骸的一切,在昏過去前,他看見骸的眼中出現了以往沒有的快樂及幸福……
  「生日快樂,骸……」



  「里包恩,拿去。」
  轉頭望著遞出子彈袋的綱吉,再看了看被丟在床上的手槍,最後瞄了眼他稍顯蹣跚的步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更加深了綱吉臉上的紅暈。
  「怎麼樣?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嗎?」
  有點不甘心的把子彈袋扔到桌上,綱吉鼓著腮幫子瞪著彷彿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種結局的里包恩。
  「今天骸會帶犬、千種還有庫洛姆來家裡吃飯,我先下去幫忙了。」
  「嗯?你的身體還可以幫忙嗎?」
  羞紅了小臉,綱吉當作沒聽見的拖著腳步走下樓,而里包恩正在泡的茶也剛好完成,他喫著淺笑將熱茶到進茶杯裡,並拿起桌上的子彈袋……
  「哼,也只有蠢綱這麼遲鈍的人才會沒發現這些字了。」
  拉開束口袋的開口,幾個和袋子同色系的大字繡在袋口的邊緣上。

  生日快樂,六道骸。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