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2 (火) | Edit |
後記:

幸好在12點以前寫完了(圓滿臉(欸##
這樣就算保住了日更目標(並沒有####今天都快過了####
明天如果把事情都處理完畢就真的可以安心日更了QWQ
(有沒有梗才是重點吧##)

零式的吸血鬼本居然有出續集啊T口T!!!
而且續集居然還有續集!!!(掩臉)
零式大人請快把本子產出來吧Q口Q(被打)
這種等待的心情好難熬啊~不要折磨讀者啊大人~(你沒資格說這種話##)

然後獵人294萌到我開花了(欸)
建議大家去看就可以看見奇傑的美好QW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早晨,和煦的暖陽灑在綱吉身上,人兒舒服的吁了一聲,不自主的窩進某人的懷裡,而某人雖然不忍心將這麼可愛的人兒叫醒,但上課時間已經到了,就算他因為不介意而幫綱吉請假,這小可愛有百分之百的機率責怪自己無故翹課。
  雖然這樣也很可愛,但還真有點麻煩呢。
  「起床囉,小綱吉。」
  輕拍綱吉的小臉,悅耳低沉的嗓音繞進綱吉的耳道內,搔的他輕輕顫抖,緩緩睜開惺忪的大眼,打了個小呵欠,並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今天是禮拜五囉,再撐一天就可以放假了,快去梳洗吧。」
  綱吉慢吞吞的撐起身子,從他睡意朦朧的表情就看的出來,他的半個腦子仍然在睡夢中留連,另外半邊腦子用來睜開眼睛,不過結果也跟沒睜開一樣,沒什麼反應。
  到此,骸望著眼前的綱吉,困難的嚥了口唾沫……他真後悔昨晚讓綱吉穿著自己的睡衣入睡。
  請相信他,他的本意跟出發點都是好的,他不希望綱吉著涼,所以把自己掛在椅背上的睡衣拿來給他穿,只是沒想到那過大的睡衣穿在他嬌小的身子上,根本就是一項致命的兵器。
  至少,是能打碎六道骸理智的恐怖兵器。
  搖了搖頭,骸趕緊將從綱吉肩上滑下來的衣領拉上去,蓋住白皙誘人的香肩。
  「快點起床囉,難道綱吉想遲到嗎?」
  一聽見遲到兩個字,綱吉先是呆了幾秒,隨後便像開關被打開一般的睜大了雙眼,立刻就像被電到一般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趕著下床準備衝入浴室,但才走沒兩步,纖細的身軀就整個趴平在地上,活生生的演了一齣狗吃屎的戲碼。
  「綱吉!」
  幾乎是在綱吉趴地的同時就跳下床的骸趕緊把綱吉扶起來,可惜沒有救到人,現在他只能焦急的替綱吉拍到身上的灰塵,順便想想待會要怎麼料理這塊可惡的地板。
  「身體……不太能動……」
  一愣,骸尷尬的咳了幾聲,扶著綱吉走到浴室,並盡可能的提醒他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準備上課。
  要是讓綱吉想起昨晚的事情,他肯定又會開始作無謂的自責跟檢討,到時候別說是上課了,綱吉搞不好還會說要轉學離開他,否則自己一定會造成他的麻煩。
  見鬼的麻煩!綱吉離開對他而言才是最大的麻煩啊!
  但這顆小腦袋不知道被世間的冷淡洗腦成什麼樣子,不管骸怎麼費盡唇舌、苦口婆心,他就是完全聽不進去,只要跟「喜歡自己」還有「愛自己」相關的詞類全都會被忽視,不然就是聽不懂這幾個詞到底是什麼意思,「討厭」跟「恨」他倒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真棘手。
  「……果然……不該離開的……」
  「咦?老師您有說什麼嗎?」
  「唔,沒什麼……上課快遲到囉,綱吉動作要快一點。」
  一旦焦點又轉回上課,綱吉果然慘叫了一聲便加快速度,完全忘了身體有多無力,一個勁的衝到洗手台前梳洗,令骸鬆了一口氣。



  「喂,你們聽說了嗎?澤田同學今天跟六道老師一起來學校耶!」
  「豈只是聽說!我還親眼看見呢!」
  「六道老師的確很寵澤田綱吉……可是到底為什麼呢?」
  「澤田綱吉看起來不像是會巴結老師的那種人啊……」
  「你跟他很熟啊?搞不好他就是那種極度悶騷,人前人後兩個樣的人啊!」
  「但如果是那樣,他之前怎麼會被前班導欺負的那麼慘?」
  「聽說不只前班導,以前學校的老師也都看澤田綱吉不順眼,沒一個肯放過他的……」
  「……所以現在問題是出在六道老師身上,而不是澤田綱吉?」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早自習的鐘聲早就響了卻沒人搭理,直到綱吉的身影出現在教室的大門,全班才安靜下來,然後立刻坐回自己的座位,因為……果不其然,六道老師在尾隨在澤田綱吉身後,沒有人知道他們進校門後跑去哪,只知道他們兩個一直形影不離。
  感觸最深的莫過於前陣子不過腳賤了一點就被老師列入黑名單的持田,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得罪老師哪裡。
  果然是因為澤田綱吉嗎?

  綱吉搖搖晃晃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小臉紅的像剝皮的番茄,小手還不時撫住腹部,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但卻又不接受骸老師想攙扶他的好意,堅持要自己走到座位上。
  一切都發生的非常突然。
  一個腳步沒踏穩,綱吉的腳一枴,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向前倒去,而坐在附近的同學立刻跳離自己的座位,盡量離澤田綱吉愈遠愈好,否則可能要跟持田一樣,莫名其妙被老師盯上且隔離。
  幸好,慘劇沒發生,否則骸老師可能光用怒氣──雖然他們不懂為什麼──就能把全班同學殺個精光,好加在,老師的動作比他們任何人都還要快,在他們跳離座位的那一剎那就移動到了綱吉身邊,穩穩的接住了他。
  「……所以我才說今天留在家裡休息,綱吉怎麼總是這麼不聽話呢?」
  留在家裡?他們同居?
  「唔……我、我不能無故缺席……」緊張兮兮的看著週遭同學詫異的目光,綱吉希望骸老師不要再透露出他跟自己有進一步關係的線索。
  「我說過沒關係了,不懂的我會親自教到你懂,用上次那種方法不是很快嗎?」
  小臉噗咻一聲漲的通紅,可見「那種方法」絕對不會是正派的做法。
  「我……只是肚子有點痛而已……」
  「肚子痛?」秀眉皺了起來,帶點自責。「果然應該昨天就替你清理的……剛剛沒幫你清乾淨嗎?沒關係,待會下課我會再替你清一次。」
  清理?清理什麼?不是肚子痛嗎?
  「……老、老師……現在早自習了……」恨不得有個地洞能讓他鑽進去,綱吉現下只想蒸發到空氣中,最好所有的人都看不見他、摸不到他,他就不用接收同學們那些狐疑又驚愕的表情了。
  「好吧,那待會下課要來找我唷,我們再去廁所清一次。」
  肚子痛去廁所清?是要清什麼???
  「……」沒有答腔,綱吉的頭都快縮進衣領內了,既然說什麼都能讓骸老師回的這麼露骨,他乾脆不說話總行了吧?
  摸了摸綱吉的頭之後,便走回講台上,拿出教科書開始靜靜閱讀,思考下一個單元要用什麼樣的教材。
  事實上,班上一些比較早熟的人對他兩個對話早就有點底了,只是非常難以相信,六道老師喜歡的類型居然是那個不起眼到極點的澤田綱吉,姑且不論他兩個性別,澤田綱吉怎麼看都跟六道老師是屬於不同世界的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湊在一塊兒的?
  六道老師口味異於長人?還是澤田綱吉倒貼?
  ……後者的機率幾乎為零,因此從猜測中剔除。
  而且看他們兩個的互動,又不像是澤田綱吉心甘情願獻身的,反倒像是老師誘拐他上床互相了解一番……看來,他們先前做出的六道老師跟哪位美女老師或學生有一腿的猜測根本全都是胡謅。



  下課鐘聲響起,所有學生都伸了個懶腰趴在桌上休息,唯獨澤田綱吉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骸老師身邊,小臉紅到彷彿快要滴出血來,而老師搭著他的肩,目無旁人的走出教室。
  他後腳才剛離開門檻,好幾顆頭就從教室裡冒出來偷看,首先就是看他們是不是真的走進廁所,再來就是能進男廁的同學們躡手躡腳的跟了上去,希望可以弄清楚他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
  然而,就在他們快要接近男廁門口時,一名老師擋住了他們了去路……那是學校裡有名的美女老師,而且跟六道老師的感情非常好──在六道老師擔任他們的導師前──簡言之,就是在遇到澤田綱吉之前,六道老師和她的感情非常好,常常對她露出友善的笑容。
  「快要上課了,你們幾個在這裡偷偷摸摸的做什麼?」
  仔細一看,這位老師的頭髮跟澤田綱吉一樣是暖褐色的,不同的地方就是它又長又飄逸,和澤田綱吉蓬鬆的亂髮不同;他的眼睛也和澤田綱吉一樣是深褐色的,差別就是沒有他那麼大、那麼圓。
  ……六道老師不會是因為這些特點才會對她特別友善的吧?
  美眸不悅的瞇了起來,因為眼前這幾個男學生正無理的打量著自己,氣的直接將手上的教材摔到他們臉上,被正中臉部的男同學哀嚎了一聲,摸著自己的鼻子打滾。
  「快回到教室!你們是六道老師班上的學生吧?不怕丟了六道老師的臉嗎!」
  幾位男學生雖然畏畏縮縮的跑了回去,但心裡仍不免想著:六道老師現在滿腦子都是澤田綱吉,才不管他們的所作所為呢。
  不過說出來沒好處,因為全校都知道,這位美女老師對六道老師很有好感,再加上六道老師一開始對她非常友善,她也一直認為對方對她有那個意思,學生們和教職員們之間也覺得他們應該會譜出一段典型的俊男美女戀情。
  可惜,這個傳說在六道骸接手澤田綱吉的班級時就破功了,從那天開始,六道骸對這位美女老師就像對其他人一樣,別說笑了,連招呼都懶的打,當初對她的所有友善似乎全都轉到澤田綱吉身上,再加上她有和澤田綱吉同樣的髮色和瞳色……
  六道老師搞不好真的是因為她有跟澤田綱吉一樣的特徵才對她特別友善的?

  趕走那群沒禮貌的學生之後,美女老師瞪著他們方才想一探究竟的男廁,跺著穿著高跟鞋的纖腳,決定走進去看看到底有什麼玩意兒可看。
  雖然一般而言,學生們要亂來都會選女廁,但現在男廁也有可以鎖門的廁所,搞不好有學生決定到比較少人會查看的男廁去胡搞瞎搞,最後把問題搞大才在那邊悔不當初。
  話雖如此,走進男廁難免還是會感到不自在,美女老師希望儘早把亂來的學生們揪回去,以便離開這個地方。

  「嗚嗚……骸、骸……」
  「就快好了,小可愛,再忍著點唷。」
  「不嗚……我、我一點都不可愛……」
  「在我眼中可是可愛到不行唷。」

  這是什麼?
  屏住氣息,美女老師連大氣都不敢哼一聲,原本想用力敲門破口大罵的膽子全都被她吞回肚裡,因為裡面的人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六道骸,剛才那個微弱的聲音喚的名字應該就是在講他。
  原來在這裡亂來的人不是學生,而是那個她仰慕以久的同行老師。
  一聽見開鎖聲,美女老師趕緊躲到另一間廁所裡用門把自己遮住,盡全力不讓自己發出一丁點聲音。
  之後她聽見水龍頭被轉開的聲音,然後便是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她鬆了口氣癱在地上,難以相信方才所聽見的事實。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