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 07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月

2022年02月11日(金)

《咒術迴戰|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21(完)

完結!
謝謝一路陪伴我的大家^^

感謝觀賞!

【More・・・】






  當伏黑惠和釘崎野薔薇趕到時,現場只有瓦礫殘骸及一片火海,不一會兒,鮮橘色的火海中浮現了黑色的身影,最強咒術師憑著無下限術式從火中走了出來,手上抱著渾身是傷、裹著毯子的血人。
  釘崎野薔薇本想上前,卻被伏黑惠拉住,她轉頭看向伏黑惠,後者搖了搖頭,多年的默契讓她看出了伏黑惠的意思。
  失去了虎杖悠仁的五條悟,是不能接近的。
  但沒想到的是,五條悟卻逕直朝他們走來,他的表情十分平靜,黑暗中的六眼顯得十分醒目,他走到兩人面前,小心翼翼的將虎杖悠仁放到地上,並雙膝跪地,大手按在虎杖悠仁胸口上。
  「那群爛橘子,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悠仁呢……」
  「他們為什麼要利用悠仁的罪惡感,不停地折磨他呢……」
  「他們明知道悠仁不可能還手……」
  「他們應該也知道,我無法失去悠仁啊……」
  「為什麼要一直挑戰我呢?」
  聽著五條悟喃喃自語,伏黑惠跟釘崎野薔薇大致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五條悟暴走事件經過一年後,那些舊派咒術協會的人又打起了歪腦筋,認為現在五條悟已經脫離癲狂狀態,對宿儺容器的興趣應該也沒先前那麼濃了, 趁現在除掉他為好。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與情報,他們判斷虎杖悠仁已影響不了五條悟。
  咬牙切齒,伏黑惠也對舊派一再傷害虎杖悠仁感到憤怒,但比起憎恨,更重要的是虎杖悠仁的狀態。
  「老師,虎杖他……」
  「悠仁沒事,雖然受了重傷,但他體內刻有宿儺的反轉術式,身體有反射性地為自己療傷,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兩人均放心的呼了口氣,但旋即感覺到一種違和感,隱約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預感……五條悟太平靜了,雖說他已經剷平了這個據點,但舊派可不只有這裡還殘留著,他們就像雜草一樣剷除不完,無論如何,五條悟的反應都不太合理。
  「但我已經受夠了再看悠仁被他們欺負了。」
  「五條老師……?」
  接著,高大的身軀下湧出了紫黑色的陰影,型態類似伏黑惠的術式,種類卻全然不同,伏黑惠只看一眼便拉著釘崎野薔薇向後逃開,並一邊解釋道。
  「那是領域!但跟一般的領域不同,看起來很不對勁,先離開再說。」
  「他到底在想什麼……嘖,話說伏黑,不用逃了。」
  話落,伏黑惠也看見自己的腳踩上了被黑影追上的地面……
  「可惡──」

  家入硝子沒有開玩笑,也沒有誇大,在沒有顧慮的情況下,五條悟擁有毀掉這個世界的能力,這是無庸置疑的。
  領域黑影已擴散至世界各處,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識。
  完成覆蓋後,五條悟舒了口氣,他俯身將頭貼在虎杖悠仁胸口,確認他的心跳已逐漸恢復,安心的呼氣,並靠在上面動也不動,享受著片刻的寧靜。
  「既然除不掉他們,弄一個新世界好了,這個世界沒有宿儺,悠仁就不會成為他們的眼中釘……悠仁也不會因為宿儺而想尋死。」
  「悠仁愛著這個世界,那弄一個差不多的世界好了,但稍改一下人設,悠仁跟我差三歲就好,變成我的後輩,這樣一來也不會有人對師生戀有意見;和平世界的話,就把讓傑黑化的原因去掉,為了讓他穩定一點,硝子也成為我們的摯友吧,對我的稱呼改為悟,對傑的稱呼改成傑……」
  五條悟喃喃自語道,周圍也順應他的話產生一條又一條的術式環,就像編寫程式碼一樣,在按下執行鍵以前都可以做修改。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悠仁離不開我呢……啊,之前看過的小說,ABO世界觀,好像可以標記吧?但他的標記效力太低了,設定一個達成嚴格條件就能綁定對方的標記好了,其他人想用的一般標記就用準標記來替代……」
  「說到ABO就想到獸化,悠仁應該是西伯利亞虎吧?光想像就覺得好可愛,也把這個元素加進來吧。」
  「世界重組後時光都要重新體驗,我對悠仁肯定會一見鍾情的……悠仁一定會再次喜歡我的,也不會離開我,他發過誓的……」不安的皺了皺眉頭,精緻好看的臉轉向躺在地上熟睡的虎杖悠仁,五條悟再次對術式做了修改。「如果悠仁被逼著做出他不想、也不可能會做的事情,就把記憶還給我們。」
  恢復記憶有極大的風險,一瞬間乘載過多記憶量甚至可能弄殘一個人,但為了加上這一條保險,五條悟決定相信自己跟悠仁的身體能力。
  設定完畢後,密密麻麻的術式環圍繞著五條悟及虎杖悠仁,前者抱起仍在昏睡的少年,依依不捨的輕吻他的額頭。
  「我們新世界再見吧,悠仁。」



  隨著講述結束,其他人的記憶也逐漸復甦,但他們的感覺不像是被灌入記憶,而是對五條悟講述的內容有所印象,模糊到不像是自己的記憶。
  例如夏油傑受到的衝擊,相較其他人就顯得特別小,因為他在舊世界體驗的時間量遠少於其他人。
  「主要接受束縛的是我們兩個,其他人光是被捲進來就付出了代價,所以他們的記憶不會像我們一樣灌回腦中,而是以能在這個世界繼續正常生存為基準,一點一滴慢慢恢復。」
  五條悟輕輕揉壓著虎杖悠仁的前額,替他舒緩疼痛。
  「老師……不,前輩,你真的是我見過最任性、最無理取鬧的人。」
  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都無比贊同這句話,對於世界被弄得亂七八糟這件事,他們受到的衝擊倒沒有想像的大,在新世界裡他們的身分及能力大致上都差不多,改變最多的是五條悟及虎杖悠仁,但實質上也沒有改變多少。
  五條悟垂著腦袋不吭聲,像做錯事的大孩子,但他眼中的堅決卻絲毫沒有動搖,虎杖悠仁知道,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再做一次選擇,五條悟仍然會走上這條路。
  只要虎杖悠仁仍可能被舊派殺死,五條悟就會不顧任何代價,使用最偏激的作法。
  「對不起,都是我不夠強,才讓前輩這麼痛苦。」
  搶在五條悟開口前,虎杖悠仁起身抱住了他。
  「還有對不起,我也一樣任性,才會讓前輩這麼不安……我不會再做傻事了,謝謝前輩給我一個美好的新人生,我永遠都會待在悟身邊。」
  他得到的,是五條悟緊到令人快喘不過氣的擁抱,而倒在周圍的人們身上的壓力也消失了,終於鬆了一口氣。
  重置世界的主要目的,便是讓虎杖悠仁活在沒有宿儺的世界,而五條悟最擔心的就是要是恢復記憶,虎杖悠仁會不會仍堅持尋死。
  現在,他才終於真正放心,緊繃的神經一下鬆開,高挑的身軀猛地一歪,倒在虎杖悠仁懷裡,呼呼大睡。
  其他人紛紛走近中心的兩人,看見始作俑者已經倒在避風港裡美滋滋的睡著了,全都露出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
  「我以為已經看清他了,沒想到他徹底超乎我的想像。」伏黑惠無可奈何的說著,但相比舊世界,新世界的他擁有完整的家庭及關愛,倒也真的氣不起來。
  「欸虎杖,告訴你老公,我們將來一年份的餐費都得由他買單,不接受討價還價。」釘崎野薔薇最實際,直接讓五條悟花錢了事。
  聽著眾人一一提出自己要向五條悟索賠的條件,虎杖悠仁忍不住笑了出來,拿回了舊世界的記憶,他覺得內心平靜無比,像活了兩輩子一樣。
  但其實所有人的想法都跟虎杖悠仁一樣,相比於悽慘的舊世界,新世界只能用天堂來形容,雖被五條悟加了亂七八糟的ABO及獸化設定,但所有人都健在,沒有人缺席。
  那些因出現多重記憶而產生Bug成立「白月」的人們,不知道世界不可能恢復,他們以為只要除掉肇事者五條悟,就能恢復舊派的世界。
  事實上,消耗如此龐大能量的術式,本就是不可逆的。

  最終,他們終於回家了。
  虎杖悠仁現在沒有了反轉術式,緩了一下雖然可以思考了,但頭還是傳來陣陣疼痛,站都站不太穩,最後在眾人幫助下,才帶著五條悟回到了他們的小窩,並努力阻止所有人想藉機一人踢五條悟一腳的衝動,請他們等五條悟醒來再找他算帳。
  有了虎杖悠仁的承諾,眾人才滿意的離去,他們知道,就算五條悟誰都能拒絕,就是不會拒絕虎杖悠仁,就算最後是虎杖悠仁代替他們踢他們也能接受,只要有人修理五條悟就夠了。
  送走大家後,疲憊感瞬間如潮水般襲來,虎杖悠仁拖著腳走到床邊,看著五條悟熟睡的臉龐,嘴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窩進他懷裡,安穩入睡。



  短暫的衝擊過後,世界還是持續運作,隨著Alpha狂暴化事件的揭發及平息,Omega的社會地位再次回升,人類社會終於再次朝平等邁進了一大步。
  變化最大的,大概是咒術協會的高層,他們原本對五條悟只是無奈而已,現在卻多了幾分戰慄及威脅感,從前五條悟只是對他們頗有微詞而已,如今卻多了不少敵意,有好幾次,他們都產生了要被團滅的錯覺,之前的五條悟給他們感覺是隨便說說的,現在的五條悟感覺就是真的會出手。
  幸好,他們發現五條悟還有一個牢固可靠的保險裝置,就是揭發狂暴化事件的功臣之一──虎杖悠仁。
  虎杖悠仁簡直成了五條悟經紀人一般的存在,他們不敢對五條悟提出的條件及任務,透過虎杖悠仁可能還有一絲絲機會,雖然虎杖悠仁還是以五條悟的意願為主,但至少他們不會有生命受到威脅的危機感出現。
  因此對他們而言,虎杖悠仁就像救世主一樣,不僅不能失去他,還得好好供著當大爺才行。
  幸好虎杖悠仁待人親切和善,十分好相處,否則協會高層真會被現在的五條悟弄得一個頭兩個大。

  在一個溫暖和煦的午後,虎杖悠仁曬好衣服後,便哼著歌走進屋內準備晚餐,今天是五條悟回家的日子,兩週前他哄了五條悟接下一個中長期任務,因為此任務的咒靈特殊,其他人還真處理不來。
  類似的任務時不時就會出現,之後只要高層來訪,虎杖悠仁就知道,又有五條悟才能處理的任務來了。
  虎杖悠仁知道,即便自己沒有哄他,五條悟最後還是會臭著臉接受這些任務,但這個男人就喜歡他哄他,硬是像巨嬰一樣撒潑,弄得協會高層人心惶惶,深怕他要真擺爛的話該怎麼辦。
  而虎杖悠仁也是老樣子,明知道五條悟的本性及意圖,他總是順他的意提供他想得到的福利,摸摸抱抱親親,有時甚至答應回家任他處置,美形巨嬰才心滿意足的抱緊他的悠仁,應下了當時不想接的任務。
  是的,即便現場所有人都在,也沒人阻止的了他們曬恩愛,光芒萬丈的讓他們看見另一個意義上的白光,開始懷疑人生。

  才剛踏進屋內,虎杖悠仁就無預警的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濃郁的迷迭香充斥了整個房間,對其他人而言無疑是劇毒的費洛蒙濃度,對虎杖悠仁而言卻像回到了舒適區,舒暢無比。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嗅著虎杖悠仁身上的柑橘香,五條悟的疲憊瞬間減半,他按耐不住地吻上他想念到發瘋的唇瓣,虎杖悠仁也伸手環住他,想念對方的人可不只五條悟而已。
  深吻好半晌後,兩人粗喘著氣往內走入,一個踉蹌跌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他們眼中映出了對方的倒影,雙頰的紅暈增添了些許情慾感,五條悟有些粗魯的再次吻了上去,大手也伸進了虎杖悠仁的T恤內。
  兩人溫存過後,五條悟愛不釋手的摸著虎杖悠仁後頸的齒痕,這是完整標記後留下的永久性痕跡,是這次事件帶給他的好處之一,恢復記憶的虎杖悠仁不再有在這世界剛認識時有的種種顧慮,也不再懷疑他對自己的感情,二話不說就同意了他的求婚,跟他進行了「完整的標記」。
  同時,五條悟感覺到虎杖悠仁也在摸自己的後頸,那裡同樣有虎杖悠仁留下的永久齒印,原本只是不甘心只有自己身上有老師的印子而咬上去的,沒想到卻跟標記一樣留了下來,這才知道這也是五條悟的私心之一,他也希望虎杖悠仁標記自己,所以蠻橫不講理的又給ABO世界添亂,設定成連Omega也能標記Alpha。
  很像五條悟的作風,虎杖悠仁想著想著,便笑了出來。
  「想到了什麼?」
  「覺得悟有時候真的很亂來。」
  「悠仁喜歡就好。」
  「才沒有喜歡!因為是悟才覺得可以的。」
  「悠仁總是會講我喜歡聽的話。」
  兩人相視一笑,緊緊擁住了彼此。



<END>

テーマ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ジャンル : 漫畫卡通

タグ : 五悠

21:55  |  【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非公開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iberty6927.blog126.fc2.com/tb.php/487-c87d328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