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 07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月

2022年02月10日(木)

《咒術迴戰|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20

下一篇就是最後一篇囉!
在場次前把最後一章貼完真是太好了😂
喜歡的可以在CWT60收到實體書~也可以繼續看網路文章
只是將來如果覺得算黑歷史可能會被我藏起來

感謝觀賞!

【More・・・】







  成功祓除宿儺之後,五條悟拒絕執行虎杖悠仁的死刑。
  對咒術界而言,虎杖悠仁的特殊體質是巨大的不安定因素,連宿儺這樣的特級詛咒都能承受,且經過訓練後能夠運用自如,等同將核彈啟動開關交給他,除了五條悟以外又多了一個難以控制的怪物,因此趁著輿論尚未改變,高層仍決定要處死他,且越快越好。
  然而早被逐出咒術界的五條悟壓根兒不把他們當成一回事,不僅解決掉所有派過來的殺手,甚至在殺到煩之後直接殺進高層總部,強制讓一干老頭子再體驗一次實戰,老骨頭們哪受的了這種折騰,一個個哀號救命。
  前一代的咒術界早就瓦解了,現在是新生咒術界,五條悟聯合其他御三家及特級術師們一同重組了整個業界,過去御三家處於敵對且互相競爭的狀態,但經過這一戰,禪院家的家主已由禪院真希繼承,加茂家也因欠五條悟及虎杖悠仁人情而順從妥協,再加上特級術師九十九由基跟乙骨憂太的支持,他們完全有能力壓住過去任意妄為的高層,且老舊體制敗絮其中的本質早已顯露在外,新生派不費吹灰之力就接管了整個咒術界。
  處理掉爛橘子們,五條悟渾身煞氣,他差點在這場戰役中失去了生命中的太陽,好不容易把他救了回來,早已失勢的爛橘子們又處處挑戰他的底線,天知道他有多後悔沒有一開始就處理掉那群含有內奸的糟老頭,才會害他們日後經歷這麼殘酷的苦戰。
  並且,給他帶來了一個更艱鉅的問題要解決。
  路過一家新開的丼飯餐廳,他想起虎杖悠仁喜歡吃,便入內帶了兩份晚餐。
  掏出鑰匙卡開門,事件結束後,五條悟就搬離高專,住進在外購置的其中一處房產,他挑了一間採光非常好的高層公寓,有整片的落地窗,沐浴在陽光下的身影,最適合他的小太陽了。
  開門之後,屋內一片漆黑。
  「我回來了。」
  無人應答,五條悟關上了門,脫鞋開燈後提著晚餐走進屋內,他逕直的走向走廊盡頭的房間──門上畫滿了符咒,這是只有他的六眼可以處理的特殊咒符,連其他特級術師都沒有辦法突破。
  「悠仁,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五條老師。」
  臉上帶疤的少年蹲在沙發上看電視,手上綁著滲著血的繃帶,顯然今天少年仍舊嘗試著要離開這個房間,但一如既往地失敗了。
  「悠仁又在做無謂掙扎了,快吃飯恢復體力吧,今天是你喜歡的丼飯唷!」說著,在少年身邊坐下,並心疼的摸了摸他手上的繃帶。
  「想說我的實力也算特級了,試一下嘛。」沒有拒絕五條悟的觸碰,相反的,虎杖悠仁很順從的躺進他懷裡,讓他檢視自己的傷口。
  「……悠仁什麼時候才願意停止呢?」
  「老師什麼時候放我出去?」
  「只要你不做傻事,我也不想把你關在這。」
  「我不會做傻事的。」
  話落,五條悟取下眼罩,看向起身拿丼飯的虎杖悠仁。
  「真的?」
  「只會做我該做的事。」
  又聽見了同樣的回答,五條悟輕嘆了口氣。

  大戰結束並袱除宿儺後,虎杖悠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家告別。
  第一個有動作的就是五條悟,他二話不說擊暈了虎杖悠仁,現場沒有任何人阻止他,伏黑惠甚至難得對他展現了尊敬:『拜託您了。』
  『拜託您,不要讓虎杖尋死。』

  於是,虎杖悠仁被五條悟軟禁了起來,而希望虎杖悠仁活下去的夥伴們,也都站在五條悟這一邊,連死滅迴游才認識的日車寬見都認為虎杖悠仁沒有義務為此而死。
  但虎杖悠仁聽不進任何勸,他不反駁,只是靜靜的聽著大家的勸說,然後冷靜地給出自己的決定,他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這是他該做的事。
  晚餐過後,虎杖悠仁拿著餐盒走出房間,到廚房裡做清潔工作,在五條悟待在家裡的期間,他可以自由在房子裡活動,屋內仍設有結界,雖沒有像那間房間的一樣強力,但只要能給虎杖悠仁弄一點阻礙就好,只要五條悟在場他就能及時應付。
  清潔完畢後,五條悟從身後摟住了虎杖悠仁,並咬了咬他的耳朵,暗示意味濃厚。
  「悠仁想在這裡,還是回房間?」
  「……廚房才剛清乾淨……」
  「好。」
  勾唇一笑,五條悟輕而易舉抱起了虎杖悠仁,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回房間。
  虎杖悠仁從來沒有拒絕過五條悟,也坦承自己喜歡老師,但每當五條悟要求他承諾不會離開時,虎杖悠仁總是裝傻或保持沉默,就連做愛後趁他疲累不堪時詢問,他也從來沒上當過。
  這令五條悟感到十分不安,他的心情直接反映在慾望上,隨著不安的加強,連虎杖悠仁這樣的體力怪物都常被做到失去意識。
  完事後,五條悟總會將虎杖悠仁緊緊圈在懷裡,像是害怕他會突然消失一樣。

  緩緩睜眼,藍寶石般漂亮的瞳仁望向前方,五條悟還沒搞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便看見前方熟悉的人影,那套紅色連身帽是他親自為他訂製的,他的悠仁特別適合紅色,明亮且充滿活力,戴上眼罩時所有人都是熱感應的圖像,只有虎杖悠仁散發著溫暖的光芒。
  但此時此刻,他的小太陽始終背對著他,不疾不徐地往前行走,五條悟下意識跟了上去,卻始終追不上他,即便他從快走變為全力奔跑,卻仍追不上虎杖悠仁。
  他想叫住他,卻發不出聲音,只能看著虎杖悠仁越走越遠,就在他快消失在自己視線前,暖櫻色短髮的少年終於轉了過來,他眉眼上和嘴角的疤都出了血,眼中沒有光點,就像當天站在涉谷空地上的少年一樣,絕望無神。
  『再見,五條老師。』

  五條悟渾身冷汗的嚇醒,一時之間吸不到空氣,直到感受到懷中的體溫及沉睡的呼吸聲,呼吸功能才恢復,他大口吸著氧氣,並抱緊了懷中的虎杖悠仁。
  「唔……老師?」
  沒有回應,但五條悟緊抓著虎杖悠仁,抱得比平時還要緊,身體還在微微顫抖。
  這狀況不太尋常,虎杖悠仁還是第一次見到五條悟這個樣子,身為最強的他總是游刃有餘的模樣,鮮少表現出神經質的樣子,虎杖悠仁要不是親眼看見,也會難以想像。
  「老師怎麼了?做惡夢了嗎?」
  「悠仁,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呃?」
  「不要消失,好不好?」
  「……」
  那天以後,五條悟離不開虎杖悠仁,無時無刻都要黏在一起,就連出任務也堅持帶著悠仁一起,一開始大家還不以為意,五條悟黏虎杖悠仁的習性從兩人交往後就開始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直到有一次,虎杖悠仁哄著他自己進洗手間,五條悟勉為其難進去後,伊地知帶著文件前來找虎杖悠仁,他才離開廁所門口幾分鐘,身後便傳來轟的一聲巨響,轉頭一看──原本還是洗手間的地方已變為一堆瓦礫,正中央還有瓦礫碎塊形成的行星雲,中心點正是五條悟,他一看見虎杖悠仁便衝了過來,身邊的碎塊應聲掉落砸出更多窟窿,他緊緊抱著虎杖悠仁,說以為他離開他了。
  於是,本以為不足為奇的小事,瞬間升級為危害整個世界的大事,再也沒人叫虎杖悠仁別再寵著五條悟,虎杖悠仁也不再挑戰五條悟的神經,連上廁所都陪著他進去。
  在虎杖悠仁的陪同下,五條悟總算接受了腦波檢查及精神測試,看完所有報告後,家入硝子點起了菸,這是涉谷事變後她第二次破戒。
  「五條得了PTSD,而且非常嚴重,他的精神就像一根絲線,輕輕一碰就斷了,一點刺激都受不得。」
  在看見家入硝子點菸時,虎杖悠仁就有了結果會很糟糕的覺悟,但暖褐色的眸子還是瞪大了一瞬,他握緊了五條悟的手,在強力麻藥的影響下,五條悟正在昏睡中,自從異變開始,他就沒有好好睡過覺,珍貴的六眼佈滿了血絲,他卻硬是撐著,似乎是擔心虎杖悠仁會在醒來後消失無蹤。
  「五條老師怎麼會……」
  「虎杖,坦白說這很嚴重……他不是別人,是五條悟,他擁有足以摧毀這個世界的能力。」
  「!五條老師不會做那種事……」
  「正常的他當然不會,但現在……當時幸好廁所沒有其他人,否則一定會有傷亡產生。」
  虎杖悠仁沉默了,他親眼見過現場,無法睜眼說瞎話的否定。
  「『沒有一種詛咒比愛更扭曲』,我聽乙骨說,這是五條曾經說過的話。」
  虎杖悠仁抬起頭來,詫異地看著講出這句話的家入硝子,她看了虎杖悠仁一眼,又吐出一口煙雲,雙眼下的黑眼圈似乎又更濃了,轉眸看向昔日的同學,深呼了口氣。
  「人類的情感十分複雜,一旦精神出問題,最強咒術師就變成了最強核彈,只要他爆炸,就玩完了……我認識五條這麼久,一直以為他情感成份比一般人還要低,現在看來,原來只是之前沒有投入過感情而已。」
  看著眼睛下方也跟家入硝子一樣浮現黑眼圈的五條悟,虎杖悠仁動搖了,他深刻體認到自己是一個過分的人,跟五條悟確立感情後,卻還是想著要獨自離開,留下他一個人。
  五條悟擁有六眼,是最強的咒術師,也是最寂寞的人類。
  雙手握緊五條悟的手,虎杖悠仁語帶哭音的向他起誓:「我絕對不會離開老師、不會離開悟,不會擅自消失在悟身邊。」
  話落,佈滿血絲的六眼睜開了,那雙眸子蔚藍依舊,漂亮奪目,緊緊盯著虎杖悠仁不放,像是要將他的身影永遠烙印在眼球中。
  「真的嗎?」
  「嗯,我果然還是看不得老師這個樣子……心口好痛,好心疼。」
  五條悟非常清楚虎杖悠仁不會撒謊,但他還是想再聽虎杖悠仁發誓好幾次,每發一次誓,他的內心就安穩了一些,直到他確認了虎杖悠仁眼中的堅定,呼吸終於恢復正常。
  一旁的家入硝子吐出最後一口煙,將菸屁股捻熄,露出微微的淺笑。

  然而,虎杖悠仁願意留在他身邊,過於偏激的舊派卻不願放過他。
  面對無數次的偷襲及暗算,虎杖悠仁自認理虧,從不還手,他能做的只有不停地避開,但雙拳難敵四手,縱使他擁有傲人的體術支持,在對方使用輪番戰術的消耗戰下,最終總是力不從心,從被打中第一擊開始,虎杖悠仁就知道完蛋了。
  隨著第一次、第二次攻擊成功,敵方士氣大振,搭配消耗戰術,虎杖悠仁知道自己再也無法閃躲了,架式改為防禦。
  隨著體力開始因防禦而劇烈流失,虎杖悠仁腦中閃過了五條悟要求自己發誓的表情,他很想在最後再見五條悟一面──隨著防禦崩毀,無數攻擊擊打在了要害上,虎杖悠仁飛出去撞破了水泥牆,攤在地上一動不動。
  舊派甚至有人發出了歡呼聲,站前線的幾個人不敢大意,立刻上前查看並給予最後一擊。
  但他們才剛踏出幾步,視線範圍就被染成了鮮豔的紫色,耳畔響起了一道十分好聽,此刻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冰冷嗓音。
  「虛式『茈』。」
  紫光過後,佔據那些人視野的,是一道白光。



<續>

テーマ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ジャンル : 漫畫卡通

タグ : 五悠

20:10  |  【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非公開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iberty6927.blog126.fc2.com/tb.php/486-73ad9bb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