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 07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月

2022年02月09日(水)

《咒術迴戰|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19

實體書預計在週末的CWT60首販!
不想買書的太太們也不用擔心,也剩沒多少了,收錄在書裡的內容會全數PO上網~
除了特典以外(欸)上R標的我不想再PO上網了(覺得有點麻煩(喂

可能哪天心血來潮突然PO也不一定,但至少現在還不想(喂

希望大家喜歡^^感謝觀賞!

【More・・・】








  久違的回到家中,虎杖悠仁一進門就打開空氣清淨機,走進洗衣間把衣服脫掉丟進洗衣機,並倒入比平時還要多的除味劑。
  兩天前開始,虎杖悠仁就隱約感覺到發情期快來了,他的預感一向很準,這次感覺任務結束後才會發作,便沒有提前告知伏黑惠跟釘崎野薔薇,不希望他們無謂的分散精神在自己身上。
  正要蓋上洗衣機,迷你悟就從衣堆裡飛了出來,撞上虎杖悠仁的胸口。
  「嗚哇!」
  迷你悟賴在虎杖悠仁胸前不走,還跟本尊一樣把眼罩扯掉,一雙藍色小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啊……抱歉,迷你悟也沾上除味劑了……沒辦法,跟我一起洗澡吧。」
  抱著迷你悟走進浴室,懷中的小東西雀躍不已,遠方執行任務的五條悟感應到自己分散出去的咒力嗨了起來,他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隨便想也知道,肯定有福利降臨在迷你悟身上了,咬牙切齒的滅了剛追到的咒靈──都是那群爛橘子臭老頭!這本來是他可以親自享受的福利!
  洗完澡後,虎杖悠仁抱著迷你悟趴到床上,昏昏欲睡,迷你悟咚咚咚的跳去拉棉被為虎杖悠仁蓋上,再鑽進他懷裡,小娃娃顯然也繼承了本尊腺體的弱化版,散發著清淡的迷迭香味,舒緩了虎杖悠仁的不適感。
  「謝了,迷你悟……」
  抱著迷你悟沉沉睡去,虎杖悠仁的呼吸聲趨於平穩,臥室很快便陷入了寂靜。

  午夜過後,第一道防盜鎖喀擦一聲解開,隨後第二三四五道也被一一破解,來訪者在解開所有鎖後沒有立刻進入屋內,耐心靜候了半小時才轉動門把。
  開鎖的聲響似乎沒有吵醒虎杖悠仁,床上的人影動也不動,絲毫沒發現這位入侵者的到來。
  黑色人影掏出了一把匕首,對準床上的棉被刺了下去,刺的部位並非要害,顯然只是想讓目標受點傷罷了。
  然而就在他刺下去的那瞬間,黑影人的脖子就從後被用力架住,手因驚嚇而鬆開,身後的人順勢奪走主動權,抓住匕首比在他的要害上。
  沒過多久,房內瀰漫的柑橘及迷迭香混合的費洛蒙就令入侵者感到一陣戰慄,柑橘香來自於Omega,對他而言有催情作用;迷迭香令他感到恐懼不已,且生理極度不適,兩者混合在一起讓他冷汗直流、難以呼吸。
  「你、不是……」
  「誰派你來的?為什麼要襲擊我?」
  從對方的反應及身手看來,應該是一個Alpha,虎杖悠仁不敢大意,看起來對方是算準他發情期的時間來動手的,有可能是「白月」的人。
  在家入硝子推測出虎杖悠仁是實際目標前,他們都認為五條悟才是目標,虎杖悠仁對自己自身的情報根本沒有堤防,甚至有一次戴上了保護環外出,不在乎真實性別的洩漏。
  這個疏漏可能讓對方察覺到了,他就是他們要找的目標。
  幸好,「白月」派來的人如他所料,身手在自己之下,制服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本來就不是依靠咒力或術式戰鬥的術師,發情期造成的影響頂多身體不適罷了,即便無法發動咒力,他優秀的體能仍能維持基礎自保能力,唯一的區別就是發情期時無法袱除咒物,但對付一般術師或Alpha還是綽綽有餘。
  何況還有迷你悟在,即便來的是咒靈也能輕鬆應對。
  迷你悟已摘下了眼罩,藍色小眼睛惡狠狠地瞪視著入侵者,彷彿在怪罪他闖入自己跟悠仁的兩人世界,迷你版六眼彷彿想將他生吞活剝一般發出了六眼特有的光芒,從娃娃身上發出的侵略性費洛蒙更加濃烈,被虎杖悠仁架住的黑影人難受到想自我了斷,但他的任務尚未完成。
  就在迷你悟解決他之前,他用盡全身的力氣用雙手抓住了虎杖悠仁的手,並咬破自己的大拇指,鮮血流到了虎杖悠仁手上,這時才發現入侵者的雙手臂均畫滿了術式,虎杖悠仁驚覺不妙,立刻推開他──在迷你悟將侵入者擊倒後,虎杖悠仁卻也失去了蹤影。



  咒術協會內,伊地知總算完成五條悟上次任務的報告,他有條不紊的分類整理好,裝箱交給協會後,享受了短暫的清閒時間。
  他已經好久沒在週末前把工作處理到一個階段了,加上五條悟海外出差中,短時間內不需要處理他的繁複文件。
  「啊啦,處理完悟的報告了嗎?辛苦了。」
  「家、家入小姐!請別說這種話,這是我份內的工作。」
  比平時還要輕鬆的週末,並在下班前碰到家入小姐,對伊地知而言幸運到有些惶恐。
  「悟不在,你的工作量好像比較輕呢,今晚有空嗎?要不要去喝一杯?」
  頓時,伊地知頭上的小花盛開了。
  「當然當然!有空有空──」
  話還沒講完,伊地知就感受到身後傳來恐怖至極的壓力及令人窒息的費洛蒙,身為Beta的他直接腿軟跪在地上,臉色發青,他冷汗直流的看著前方,對面的家入硝子也靠在了牆上,臉色同樣十分難看。
  「硝子,傑之前洩漏給你的情報給我,我要搜出他們的根據地。」
  「……知道了,你冷靜一點,我快不能呼吸了……」
  話落,費洛蒙的濃度總算降低了點,伊地知艱難的往後一看──本該在海外出差的上司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且眼罩已經不見蹤影,那雙蔚藍六眼本該像寶石一樣清澈美麗,此刻卻深不見底,散發著妖異的光芒,比他上次祓除詛咒時還要令人戰慄。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五條悟如此盛怒的模樣,那個男人一直以來都是游刃有餘的姿態,鮮少流露出明顯的情感,費洛蒙雖濃郁且強大,但始終控制得十分優秀,從沒有像這樣嚴重影響其他人過。
  雖然早就知道五條悟的強悍,也親眼見過他的實力,但像今天這樣的氣場仍是第一次見到……難以形容的恐怖。
  「伊地知不好意思,剛才的約得取消了,改天吧。」
  「好的,當然沒問題……」
  說完,家入硝子便領著五條悟離去,消失在走廊盡頭。
  雖效果有限,家入硝子還是戴起了抗費洛蒙專用的口罩,在五條悟稍微冷靜控制好濃度後,不適感終於大幅下降,她瞄了眼神色不似以往的五條悟,決定暫不提問,領著他前往研究室。
  家入硝子也是頭一次見到五條悟這個樣子,他雖然面無表情,但額上的青筋已明顯浮出,一張俊臉黑的跟羅剎一樣,甚至連頸子上都冒出了一些獸體徵──那是雪豹的花紋紋路,五條悟是最強,平時基本不會有能威脅他到這種地步的的人出現,就連她也是初次見到五條悟的獸體徵。
  抵達研究室後,家入硝子一解鎖門,五條悟就快步進入,毫無限制的使用六眼搜尋他要找的東西,不一會兒便找到了,請家入硝子再次解鎖取出資料。
  將資料交給五條悟後,六眼死死的瞪著一頁頁的資料詳讀,迅速且不放過任何一絲線索。
  「……虎杖怎麼了嗎?」
  「有人襲擊了悠仁。」五條悟的聲音一直以輕柔磁性為特點,此刻的聲線卻冷到足以令人結冰。「本以為身手不怎麼樣,悠仁不可能輸給那種貨色,再不然我的咒骸也守在悠仁身邊……但那個人竟然有特殊術式,打倒那人後我就感受不到悠仁的氣息了,有可能是傳送類術式。」
  「……往好處想吧,對方看起來不是要置虎杖於死地。」
  「我知道。」
  五條悟當然知道,但他就是難以克制情緒,平時像喝水一樣簡單的心如止水,此刻卻困難到不知該如何做起。
  這種無力感十分熟悉,戳痛了他內心深處的某一部分,彷彿過去也曾體驗過這種失去悠仁又無能為力的狀況,悲傷、憤怒、殺意湧現,現在他只想找出「白月」的根據地,闖進去救他的悠仁。
  悠仁很強,但他不擅長對付有特殊術式的敵人。



  睜眼,虎杖悠仁感到頭部一陣疼痛,後腦杓大概腫了一個大包──雖然他將對方推開,但手卻已沾上侵入者的血,那顯然是術式完成的條件之一,術式還是成功發動了。
  一被傳送到這裡,他就被地上畫好的術式束縛住,掙扎之際又吃了一記重擊,發情期顯然還是給他的體能造成了些許影響,如果是往常的他,被打這一下還不至於直接昏厥過去。
  鏗鏘。
  手動不了,他被固定在一張椅子上,轉動頭部時也牽動的鎖鏈,他感覺到自己脖子上也銬了個鐵環,觀察到自己腳上的腳鐐上寫著一堆看不懂的文字,大概是符咒或術式,他猜想脖子跟手上的鐐銬或許也有。
  虎杖悠仁沒有太擔心,他出事時迷你悟就在身邊,五條悟肯定第一時間便知道他出事了。
  五條悟雖然喜歡在他面前賣萌裝可愛,卻是個十足可靠的特級術師,虎杖悠仁知道他會立刻採取行動,他所要做的,只有撐到他抵達而已。
  「晚安,虎杖悠仁。」
  隨著聲音的出現,房間的燈光驟亮,刺了虎杖悠仁的眼睛一下,一時之間睜不開眼。
  「抱歉,我知道這有點粗魯,但你的戰鬥力讓我們不得不這麼做。」
  雙眼適應燈光後,虎杖悠仁打量著走到眼前的黑衣人,他穿著黑色長袍,連身帽戴了起來,將臉部遮的嚴嚴實實,但氣質及聲音讓虎杖悠仁確定他不認識對方。
  「……你是誰?」
  黑衣人沒有揭開連身帽,也沒有出聲,但虎杖悠仁卻感覺到他笑了一下。
  「依照這個世界的情報,我們是『白月』,以前十分有名,規模跟你所屬的咒術協會差不多……直到五條悟出生為止。」
  對方的聲音十分柔軟,講的話卻令虎杖悠仁似懂非懂,但他本就不擅長思考,決定直接放棄思考,記下對方講的話即可。
  虎杖悠仁不打算跟對方抬槓,他開始抬頭環顧四周,觀察自己所處的環境,這似乎在對方的意料之外,他顯得十分訝異。
  「你沒有問題想問我嗎?」
  「問了你會回答嗎?」
  對方一時語塞。
  虎杖悠仁是個經驗豐富的一級術師,早就料到對方不會輕易洩漏情報,他聳了聳肩:「那就沒什麼好問的。」
  「……」
  對方似乎沒想到虎杖悠仁會是這種反應,他沉默了好一會兒,隨後便咯咯笑了起來。
  「真有趣,不愧是五條悟看上的人。」
  虎杖悠仁瞄了他一眼,淡淡表示:「我們只是玩玩而已。」
  遠方的五條悟突然一個踉蹌,差點摔了個狗吃屎,幸好無限正常運作中,才讓他倖免於難……他似乎感應到悠仁說了句傷人的話,心臟好痛。
  沒想到對方笑得更開心了,他將黑色斗篷拉了下來,真面目是一個膚色慘白的男子,兩隻眼睛是不同的顏色,其中一隻淡到彷彿失明。
  見虎杖悠仁對自己的眼睛沒太大反應,蒼白男決定給他一點提示。
  「虎杖君雖然擁有一級的實力,對咒術界卻了解不深吧?你知道一年前,有協會的術師被綁架嗎?」
  虎杖悠仁閉口不答,蒼白男也沒在意,自顧自地說下去。
  「被綁架的術師擁有稀有術式『預言』,那是官方表層的記載,其實他的能力更加違反常規,你知道是什麼嗎?」蒼白男走到虎杖悠仁身邊,纖長的指尖在玻璃上輕點了幾下,膠囊的門便應聲打開,虎杖悠仁見他沒怎麼受到自己的費洛蒙影響,很可能也是個Omega。
  「他的能力是『事實』,只要在達成嚴格條件的情況下向他提問,他就能回答出自己都不一定知道的,最符合提問者理想的正確答案。」
  雙眼瞪大了一瞬,虎杖悠仁雖然不太懂這種能力的威脅程度到哪,但搭配對方浮誇的表現,似乎很不得了,他表情嚴肅了起來,蒼白男見狀終於滿足了,他笑著朝虎杖悠仁伸出了手。
  「透過他,好不容易掌握了你的情報,可惜因為世界的干預,情報少的可憐,只知道是個能完全接納五條悟的Omega,但外面聲稱跟他有關係的Omega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一開始一個一個查,可是實在是太耗費時間了……於是想了個快捷的方法,直接用五條悟的費洛蒙來測試不就好了?」
  難怪會襲擊協會偷東西,並製作動過手腳的保護環到處散播給受害者……到此,虎杖悠仁的金瞳充滿了憤怒,但他還是選擇沉默,不想透漏任何情報給對方。
  「綁你過來的目的很簡單,想讓你協助我除掉五條悟。」
  「你太會開玩笑了,我連他的褲管都碰不到。」
  這句話是事實,虎杖悠仁知道自己現在跟五條悟的實力仍舊差了一大截,且自己半點術式都沒有,若單純論實力,五條悟解決他根本是彈指之間的事。
  豈料,對方卻得意的笑了出來,令虎杖悠仁皺起了眉頭。
  「你的話不需要那麼麻煩,你只要堅定的承認你恨他、你討厭他,恨不得他快點消失,你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就足夠了。」
  虎杖悠仁的臉頰抽搐了下,用看著精神病患的眼神瞪著蒼白男。
  五條悟現在確實非常喜歡他,但要想讓一個成年男子一蹶不振,這方法顯然十分不合理,小學生都不會想到這種方法。
  「你覺得我在胡說八道也沒關係,照做就好了。」
  虎杖悠仁看了他一會兒,閉上眼睛不再搭理他。
  「你只要照做,我就立刻放你回去,不用等到五條悟殺過來。」
  心臟咯噔了一下,原來這個人知道五條悟正在趕來,但他看起來卻一點都不驚慌,反而顯得一派輕鬆,多種違和感撞在一起,虎杖悠仁的腦袋打結了,眉頭解不開。
  「很簡單吧?你只要像剛才一樣承認你們沒什麼就好了,反正你也才認識五條悟沒多久吧?對那個海王也不需要放那麼多感情──」
  「我拒絕。」
  一反剛才的沉默,虎杖悠仁粗魯的拒絕了蒼白男的提議,令剛才還游刃有餘的蒼白男僵住,石化在原地。
  虎杖悠仁不認識他,但他顯然熟悉虎杖悠仁這個人,對於他的拒絕感到有些驚慌失措──他似乎知道,虎杖悠仁一旦拒絕,就代表絕對不會做。
  「別、別鬧了,只要照做就可以回去,真的不做?這麼簡單,你只要口頭起誓就好了……」
  「前輩是個值得被真心對待並放感情的人。」反正對方似乎已經把自己底細都摸透了,虎杖悠仁也懶得再裝,且剛才這個人踩到了他的地雷──即使只是隨口說說,他都覺得汙衊五條悟的話十分刺耳,聽都不想聽。
  虎杖悠仁不是有勇無謀,對方用這種簡單的交易要求自己做這件事,代表這件事不一般,他有預感,絕對不能做,而從對方用這種方式把自己綁過來看來,他的戰力大概跟偷襲自己的Alpha一樣沒多強,且還是個Omega,連Alpha都打不過他,更別提一般Omega。
  但下一秒,蒼白男就發出了難聽的尖叫,雙手都被桎梏住的虎杖悠仁無法摀住雙耳,難受的咬緊牙根。
  「開什麼玩笑!虎杖悠仁!你剛才不是說跟他只是玩玩嗎!快說你想要離開他!想要消失在他的人生!」
  蒼白男突然發狂,枯槁的雙手猛然伸出來掐住虎杖悠仁的頸子,嚇了他一大跳,那雙手臂上寫滿了咒文,似乎也藏有特殊的術式,虎杖悠仁不敢大意,大氣不敢哼一聲。
  就在此時,一股貫穿腦門的劇痛從內部鑽進了虎杖悠仁腦內,痛的他止住了呼吸,全身反射性地弓了起來,痛到連同椅子摔到了地上,不停地顫抖著。
  蒼白男似乎沒料到虎杖悠仁的反應,他驚慌失措的看著自己的手,確認剛才沒有發動術式,且他的術式也不會是這種效果。
  虎杖悠仁痛到連聲音都發不出,冷汗跟寒毛一齊豎了起來,獸體徵也顯露無疑,暖金色的虎耳朵僵直著,痛到他甚至產生了自我了斷的想法──用力咬住椅子,讓自己不至於咬到舌頭,虎杖悠仁渾身冷汗,無法言語。

  遠處,正疾馳在林中的五條悟猛然止步,跟在他身後的夏油傑等人一度超前了好幾公里,意識到五條悟不見了才停下腳步,伏黑惠派出玉犬才找到了靜止在林中央的五條悟。
  「前輩怎麼了?你感應到虎杖了嗎?」
  伏黑惠領著一頭霧水的眾人走來,卻在走近五條悟時停下了腳步……五條悟的表情已和方才不同,剛才焦急的表情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張俊臉平靜且蒼白異常,六眼瞪的老大,比平時還要鮮豔,甚至摻雜了些許紫光。
  「悟?」
  夏油傑制止伏黑惠再靠近,他認識五條悟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這種表情,且五條悟周圍的咒力雖看似平靜,但越是平靜便越是可怕。
  良久,五條悟疲憊的哼出了一聲,臉上寫滿了厭倦。
  「又來了,這群人真是不厭其煩……所以我才說,弱者最麻煩了。」
  剎那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三倍的重力,牢牢地被壓在了地板上,而周遭的景色也瞬間轉換,待他們回過神,所在地已從林中轉移至一個空曠的空間,但身上的壓力仍未消失。
  七海建人冷靜地審視著周圍,發現不遠處倒著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便是虎杖悠仁,另一個則是乾瘦至極的陌生人,那人似乎也跟他們一樣,受到了重力的壓制,虎杖悠仁則安然無恙。
  「啊……五、五條悟……」
  「你踩到雷了,我醒來了,高興嗎?」
  話雖是對那人說的,五條悟卻看都不看那人一眼,逕自走到虎杖悠仁身邊,輕輕將他攬入懷中,像是對待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眸中的妖異也顯得柔和了許多,他輕吻了虎杖悠仁佈滿冷汗的前額,那劇痛似乎減緩了許多,虎杖悠仁慢慢睜開雙眼,虛弱地看著那對溫柔的藍眸。
  「五條……老師……」
  眸子睜了一瞬,五條悟嘴角的笑容淡了一點,但旋即恢復原狀,大手溫柔的為虎杖悠仁擦去臉上的冷汗,那笑容多了些感傷的味道。
  「在這個世界,是『前輩』才對吧,悠仁。」
  「老師一直都有記憶嗎……在耍著我玩?」
  「不,是剛才那人觸動了設定好的『限制』,才讓我們強制取回記憶。」
  「老師……」
  虎杖悠仁的臉頰恢復了一些血色,他伸手撫上五條悟蒼白的俊臉……老師的膚色不該這麼死白,應該是更加健康的膚色才對。
  「老師做了什麼?」
  六眼映出了虎杖悠仁的倒影,他就像事發當天一樣躺在自己懷裡,差別在於那一天的虎杖悠仁,面如死灰、毫無血色,與嘴角殘留的血渣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五條悟疲憊的闔上了雙眼,好聽的聲線沒有摻雜過多的情緒,講述了虎杖悠仁想知道的答案。



<續>

テーマ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ジャンル : 漫畫卡通

タグ : 五悠

23:42  |  【五悠】藍空中的橘色微光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非公開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iberty6927.blog126.fc2.com/tb.php/485-86d9137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