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3 (水) | Edit |
後記:

班上的同學都是我們的同伴!
讓我們一起喜歡他們!(慢著)

幸好現在才11點(揮汗(靠喔##一樣快明天了##
學校的事情今天才是沒搞定(枯萎
可惡明天一定要弄好OTZ

今天把綱吉的外套放在床上T//////T
結果老媽問我:「你幹嘛把國三重的外套帶過來?」
靠喔XDDDDDDD好啦是有點像!可是仔細看還是不一樣吧!!!
綱吉的多可愛!!!!!(欸)

然後要去玩狐吉了QDQWWW
我已經是狐吉的粉絲了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接近中午的第四堂課,大部分的老師都有各自的課程要負責,偌大的教職員室只剩下美女老師和六道骸兩個人,後者正靜靜的待在座位上看書,右手還窸窸窣窣的寫了一堆東西,也不知道到底在寫些什麼。
  準備教材嗎?不,依美女老師的見解,八成是跟今天上午聽見的那個聲音有關,因為六道老師不可能把教材留到最後一刻才準備。
  清了清喉嚨,美女老師決定一解心底的困惑,鼓起勇氣走到骸的身邊,輕點他的椅背。
  先前還有他兩的緋聞時,她的確有想過要不要大膽的嘗試觸碰骸的身體,但現在那些流言早就消失了,骸的情人似乎也另有其人,她還是不要冒險的好,否則可能會丟掉這份工作。
  所有人都知道,六道骸最討厭別人隨便碰他,雖然他平常待人親切又和善,但識相的人都感覺的出圍繞在他身邊的疏離感,想要維持和平就是和他保持距離,不想回老家就不要笑想和他親密接觸,除非是他主動,否則所有人都只能秉持著周敦頤面對蓮花的精神: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先前,他對自己的確比較主動,所以她才會有試探的想法,不過現在那些主動老早就沒了,她可沒那個膽去打破這個禁忌。
  六道骸轉了過來,臉上沒有掛眼鏡,證明他方才的確不是在處理學校的職務。
  「呃,六道老師,您在忙嗎?」
  「算是吧。」臉上雖然仍掛著微笑,但回答卻冷颼颼的,看的出他很不滿方才做的事情被打斷。
  「咳……那個……應該不是學校的職務吧?記得您以前曾經說過,處理學校職務時一定要戴著眼鏡比較有感覺,我應該沒記錯吧?」小心翼翼的繞遠路問問題,就希望不要不小心踩到螞蟻窩。
  「沒錯,剛剛在處理我私人的事情。」有點不耐煩的皺皺眉,顯出他對美女老師問的問題感到有點不滿,後者趕緊澄清自己詢問的意圖。
  「沒、沒事啦!只是……今天早上我剛好經過您班級附近的廁所,聽到一點奇怪的聲音……」
  聽到這,骸不耐煩的臉色瞬間褪去,方才心不在焉的目光這才正眼看向女老師,細長的眸畔瞇了起來。
  「哦呀……妳聽到什麼了呢?」
  敏銳的察覺氣氛不對,美女老師嚥了口唾沫,不安的扭動手指,戰戰兢兢的望著六道骸。
  「呃……我聽見有學生在呻吟……聽起來應該是女孩子或還沒變聲的男孩子……然後我又聽到……」
  「聽見我的聲音,是嗎?」
  一瞬間,女老師感到有一股寒風吹過,冷的她直打哆嗦、頭皮發麻,膽戰心驚的猶豫著該不該將溜到嘴邊的實話脫口而出。
  「……對,而且您似乎在安慰她……」對於那個對象,美女老師在心底假想是個優秀的女學生,否則不可能得到六道老師的青睞。
  「哦呀,居然會被聽見,我實在是太不小心了。」話雖如此,六道骸臉上並沒有露出被抓包時的恐懼和緊張,他泰然自若的將雙手交疊置於膝蓋上,笑容滿面的望著錯愕的女老師。「聽妳的口氣,妳想查證這件事情,然後呢?想威脅我嗎?」
  一驚,女老師趕緊擺手搖頭。
  「不不不!我從來沒想過要威脅您!」她又不是活膩味兒了,才不會做出這種彷彿拿芹菜砍菜刀的蠢事。「只是……您、您前陣子……似乎有對我表示過好感……」到手的老公就這樣飛了,沒有一個女人受的起這種氣,雖然骸先前沒有表明,但之前的他會主動和她接觸,甚至輕搭她的肩膀,她相信沒有其他人享受過這種待遇了。
  除了現在那位神秘的情人以外。
  聽罷,骸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大手優雅的撫住自己的下巴,困惑的表情彷彿正在思考他是否有對女老師表示過好感,這讓女老師感到很沒有面子、很不是滋味,但她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等骸老師給她一個交代。
  終於,骸總算放下摸下巴的手,解開眉宇間的皺摺,但那笑容並沒有變的比較友善,反而更增添了一股陌生感。
  「過去覺得妳很像我朝思暮想的那個人,不過仔細想想,妳和他的年紀本來就差太多了,是我當時太過思念他,才會不小心把妳當成替代品吧,真是不好意思。」
  ……什麼?
  居然當著她的面說大概是不小心把她當成了替代品,他一點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嗎?
  不甘心的咬著粉唇,在廁所聽見的呻吟聲迅速從女老師腦中閃過,她試著分析出會是哪個學生,這麼大膽的跟骸老師在廁所裡偷情,而且還是男廁。
  「妳不用猜想是誰,因為就算妳把他揪出來,我也一定會保護他。」慢條斯理的起身,逼近靠在牆上的女老師,寶石般的異瞳閃閃發亮。「妳不希望與我為敵吧?老、師。」
  額上的冷汗冒了出來,女老師嚇的半天都說不出話來,粉紅色的唇瓣現下白的跟殭屍一樣。雖然骸老師把她架在牆上,但卻是在「威脅」她、「警告」她。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中午的下課鈴聲拉走了骸的注意力,他像想起什麼事一般的迅速離開女老師,將桌面上的文件收一收之後便準備走出教職員室。
  女老師大大鬆了一口氣,但不甘心的成分又增加了……這麼著急,恐怕是為了要去見他真正的心上人,一想到自己先前受到的特殊待遇完全是因為那個還在當學生的陌生人,她就覺得這口氣嚥不下去。
  她怎麼可能比不上一個乳臭味乾的小鬼!
  「您、您這麼急,是要去找她嗎?雖然我無法與您為敵,但我可以在您不注意的時候,把她趕出這所學校!」
  幾乎是在話落的同時就將腳步停下來,骸慢吞吞的轉過頭來,面無表情的盯著倚在牆上的女老師……接著,他倏忽笑了,是那種恐怖、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笑。
  「請便,反正我也沒在隱瞞,我想我們班的學生應該都知道是誰了,妳直接問的話也會比較快。」說完,連一秒都不肯多留,便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教職員室,留下滿臉驚愕的女老師。



  午餐時間到了,綱吉緊張的左顧右盼,確定今天班上的同學沒有反常的替他買午餐之後,便打開今天早上偷偷從骸老師家拿出來的麵包。
  那是他在被老師抓來當寵物──呃,不是,是被老師強制留在他家前事先買好的,原本是打算住在公園一陣子,因此用僅剩的錢買了一點備用乾糧,沒想到一踏進老師家門檻就出不來了,昨天晚上還跟老師……思及此,綱吉面紅耳赤的低下頭去,默默將麵包拿出來,準備解決掉今天的午餐。
  沒想到第一口都還沒咬下去,教室的門就無預警的打開,綱吉原本沒有多加留意,畢竟現在是午休時間,同學們進進出出也是很正常的,但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錯了,午休時間更該注意門口站的人到底是誰。
  「綱吉,這麵包是哪來的?」
  這一道熟悉的聲線嚇的綱吉差點讓麵包掉到地上,他抬起水汪汪的眸畔,對著骸詢問的臉乾笑。
  「呃……之前買好的……」
  「光吃這個怎麼會飽呢?你現在可是青春期的小男生,要好好補充營養才行,而且你昨晚又這麼累,這一丁點怎麼可能夠。」話落,便拉著綱吉要前往餐廳。
  「我、我真的一點都不累啦,老師……」不知道老師是故意還是真的沒注意到,旁邊的同學都把耳朵拉到最長在偷聽他們講話,老師卻像沒看見似的大聲嚷著這些話,羞的他恨不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還說不累,你的肚子都在咕嚕咕嚕叫了,走吧,我們去餐廳。」二話不說就摟著綱吉走向餐廳,連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待他們的身影走遠之後,班上開始了一連串轟轟烈烈的討論,有人覺得有趣,有人覺得新鮮,更有人說其實他們兩個還挺相配的,當然也有人覺得很失望,不過六道老師本來就不是她們高攀的起的,因此那股落寞也沒有想像中的嚴重。
  「六道老師真的好關心澤田綱吉喔……」
  「拜託!那種情形用老師跟學生的關係來解釋已經說不過去了好不好!」
  「而且老師一直提到昨晚……你們說,他們是不是已經……」
  「有可能耶,不然澤田綱吉為什麼每次臉都紅的跟蘋果一樣,一定是啦!」
  「唉唷!我好羨慕澤田綱吉喔!」
  「不知道他上輩子燒了多少好香,這輩子才能有這種命運呢!」
  三姑六婆跟七伯八公熱烈的你一言我一句,最後演變成了全班都默認六道骸和澤田綱吉這種不可思議的戀情,就在他們的討論總算告一段落,各自回到座位上和便當奮鬥之時,教室的門又打開了。
  果不其然,站在門外的是那名方才被骸威脅的美女老師。
  平時,男學生們看見她總是會帶著討好的笑容,畢竟在枯燥的學習生涯中,有美女養養眼是求之不得的,但今次卻各個都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看,然後轉回去吃自己的午餐,甩都不甩她。
  女學生們的態度更不用說了,甚至連多看一眼都嫌煩,只瞄一眼就又繼續方才熱烈的討論。
  站在門口的女老師錯愕的眨了眨眼,女學生的態度她不感到意外,怎麼連男學生都不想甩他了?
  拉了拉衣角,女老師昂首闊步的走進教室,試著輕拍一名男學生的背,想一探究竟。
  「咳……同學,我有一些問題想問──」
  「老師,您午休時間就好好在辦公室休息,不要來這裡問多餘的事情好不好?」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想問什麼事情,男學生不客氣的回嘴道,令女老師一陣錯愕。
  「我們都知道您想問六道老師喜歡的人,真是的……再美的女人只要心存忌妒怎麼都一個樣。」另一名比較痞的男學生直接斷言道,令女老師不知所措的紅了小臉。
  「你們怎麼可以對師長這麼沒有禮貌!我、我的確是想問六道老師喜歡的人,但你們沒必要這樣損我吧!」
  「任誰都看的出您在做無謂的鬥爭啊,省一省吧。」隔壁桌的女學生用鼻子哼了哼氣,繼續吃她的午餐。
  「……所以,你們不打算告訴我了?是這樣嗎?」強忍著怒氣,要不是這班沒一科是她教的,她一定會讓這班死的很難看。
  「我們可以告訴您呀!六道老師沒有說不能告訴您。」方才被拍肩膀的男學生傲慢的說著,一邊說話還一邊喝飲料。「就是澤田綱吉,您記得嗎?就是老師您以前最看不順眼的學生,澤、田、綱、吉唷。」
  瞬間,女老師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精明的腦袋瞬間被轟的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