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4 (木) | Edit |
後記:

今天反而比平常早發是怎麼回事XDDDDDDD
也太神奇了吧XDDDDDDDD

SAI的那張註冊單找不到OTZ
親愛的註冊單~你在哪裡阿~T_T
試用版那三個字真討人厭bbb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就是澤田綱吉,您記得嗎?就是老師您以前最看不順眼的學生,澤、田、綱、吉唷。』

  真的是那個澤田綱吉?
  想歸想,她不想相信也不行,畢竟同樣的名字出現在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年級的機率微乎其微……但是,不管怎麼想都讓人難以相信。
  六道骸,打從他第一天踏進辦公室起,所有人都得畏懼他三分,他那顯赫的背景和能力讓他成為連國家元首都不敢動的傳奇人物,再加上與生俱來的容貌,使他輕易成為一般人心目中近乎完美的存在。
  冷漠、高傲、難以接近,縱使他總是掛著完美的微笑招呼來者,也總是保持著斯文悅耳的語調來和其他人對話,但其中的冷漠和警戒一清二楚,倘若一個不小心越過界線,最後被送回老家想哭都來不及。
  不過沒想到……如此難以捉摸的男人,挑選的對象居然是那個功課不行、體力不行、容貌平凡的澤田綱吉?而且,他還是個尚待發育的小男生呢!
  六道骸怎麼會看上這種人?

  唰的一聲開門聲,打斷了女老師的思緒,嚇的她重重的震了一下……六道骸已經回到辦公室,代表午休時間已經結束。
  麗眸眨呀眨的,偷偷覷著六道骸的側臉看的不停,希望從他臉上找出任何蛛絲馬跡,好讓她推測出方才他是跟誰在一起、在做什麼事情。
  但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女老師只好自討沒趣的把目光收回去,免得待會被六道老師發現她在偷看他,屆時她不但會顏面無光,還會被六道老師正式列入黑名單。
  不過她也沒那麼大的膽子,直接到六道骸面前問正確答案,她現在才二十幾歲,才不想這麼早就回老家報到。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瞄了眼牆上的時鐘,女老師暗自希望放學時間盡快來臨。
  今天是學校行政人員的開會日,放學過後在校的行政人員都要前往會議室開會,而六道骸正是行政人員之一,她可以趁那個時間去攔阻放學的澤田綱吉。
  她不敢問六道骸,但問澤田綱吉可難不倒她。



  慢吞吞的收拾著書包,綱吉垂頭喪氣的將書本放進書包內,低落的嘆息一聲一聲的嘆,令週遭的同學們各個嚥了嚥口水,書包收一收趕緊離開教室。
  「澤田,再見囉!」
  「明天見!」
  「記得跟六道老師說明,你會這麼低落不是我們害的唷!」
  聽見最後一句,綱吉的小臉才抬了起來,愣愣的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那裡早就沒有半個人了,可愛的小臉旋即又低了下去,繼續嘆氣。
  雖然同學們對他的態度已經大大改善,不再把他當成透明人或廢柴,但倒也不是把他當朋友……應該說,現在班上根本就沒人敢接近他,好像他是什麼牛鬼蛇神,只要接近他或跟他扯上關係都必死無疑,例如方才那種情形,大家似乎都很害怕他跟六道老師打小報告,把自己的不愉快都推到他們身上。
  他才不會那樣做呢,不過……至少這種情形比以前好多了,他還是收一收乖乖回家。
  今天老師有跟他講他要開會,雖然他說可以去辦公室等他,但綱吉不希望疲憊的骸老師在回到辦公室後還要看見自己的臉,自己長的又沒多好看,如果是賞心悅目的美女或美少年就算了,可惜他不是,他相信骸老師看見自己之後只會更加疲憊,因此還是不要到辦公室等他比較好。
  掏出骸老師塞給自己的鑰匙卡,綱吉的小臉紅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把他收到皮夾裡面,把它當寶貝似的拍了拍,便背起書包走向大門……
  喀、喀、喀。
  高跟鞋的聲音倏忽響起,美麗的女老師不偏不倚的站在教室門口,擋住了綱吉的去路,令他錯愕的一愣。
  有點害怕的抬頭望著眼前的女老師,綱吉顯的有點畏縮,因為他認的出對方就是一年前處處找自己麻煩的老師之一。
  「呃……老、老師好……」
  「廢話不用說了,我問你,你要去哪裡?」
  「欸?回、回家……」一顆心七上八下,綱吉想不出自己最近做過什麼事情,讓女老師認為他不會立刻回家。
  「回家?真的嗎?」咄咄逼人的走進教室,逼的綱吉向後踉蹌了幾步。「我以為你會去辦公室等六道老師呢,嗯?」
  纖細的身子抖了一抖,綱吉不懂女老師的用意到底是什麼,但他只得老實回答。「呃,我、我不想給老師造成麻煩……所以我會直接回家……」
  「麻煩?他不是很喜歡你嗎?應該會很高興看見你吧?」瞇起美眸,女老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著綱吉……他真的是六道骸喜歡的人嗎?為什麼絲毫感覺不到一絲驕傲呢?能被那樣的男人看上,他還有必要這麼畏畏縮縮的嗎?該不會是中午那幾個小兔崽子唬她的吧?
  「我、我只是個普通的學生,老師看見我應該不會太高興……」小小的腦袋垂了下去,自卑的心態表露無遺。
  到此,女老師完全無法相信,澤田綱吉真的是六道骸的心上人了。
  沒辦法,澤田綱吉表現的太過卑微、低下,怎麼看都不像是六道老師喜歡的人,說是暗戀老師的學生還差不多。
  「對了,我剛剛去查了一下你的註冊資料,你搬家了?」
  咦了一聲,綱吉錯愕的抬起頭來,爾後想到應該是六道老師替他改的,便緊張的點了點頭。
  「呃,是的……」
  「是?你知道你搬到哪裡嗎?」美眸瞬間注入一股凶狠,嚇的綱吉抓緊手上的書包。
  「我、我……」
  「是六道老師家唷,跟他家的住址一模一樣!」
  啞口無言,綱吉抱著書包顫抖,連半句話都不敢吭一聲。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把註冊欄改掉的,但這種做法實在是愚蠢的可以!」伸出保養良好的纖手,朝綱吉勾了勾。「不改的話我也許就不會發現了,不過你也真有能耐,能夠自己回家就代表六道老師有給你鑰匙卡吧?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才讓他願意把鑰匙卡交給你的?算了,那不重要,你把鑰匙卡給我吧。」
  又咦了一聲,綱吉錯愕的瞪著眼前的纖手,再瞪著女老師那理所當然的臉龐。
  「咦什麼?我要替六道老師要回他的鑰匙卡,他可是個大忙人,沒有空處理你這種城府極深的小鬼。」見綱吉似乎不太情願的抱緊書包,美麗的臉龐再次注入了些許陰狠。「難道你相信班上小鬼扯的謊言嗎?你以為六道老師會喜歡你這種人嗎?就算有傳言他喜歡褐髮褐眼好了,你以為那會是你嗎?」
  聽到這,綱吉就像被槍打中一般的停止顫抖,水漾的眸畔總算敢正視眼前美若天仙的女老師……真剛好,老師也是褐髮褐眼呢……
  「六道老師他……喜歡褐髮褐眼的人?」
  「那只是個傳言,不過這下你明白了吧?你只是剛好符合這些條件,他才會願意收留你,絕對不是因為什麼喜歡你。」
  霎時,綱吉就像失去什麼一般垂下了肩膀,手上的書包掉到地上……老師一直說喜歡他,其實不是對他說的嗎?這麼一來,他就可以理解老師為什麼會對他這麼好了,一定是因為他跟他真正喜歡的人有一樣的特徵,連昨晚的事情也是,老師一定是太思念那個人了,才會……
  仔細想想,六道老師在這所學校也很久了,可是在接替這個班以前,從來沒有來找過自己……自己又不是那種耀眼的學生,老師怎麼可能對自己一見鍾情。
  他本來就不該相信這種奇蹟!
  搖搖晃晃的把書包拿起來,綱吉揪住心口的衣物,抬眸望著仍朝自己伸著手的女老師……班上的同學都怕骸老師怕的要命,這名女老師卻直接向自己索取老師的鑰匙卡,是不是代表……她有十足十的把握,骸老師不會對她生氣呢?
  也是,有什麼好生氣的,不過是替善良的骸老師把鑰匙卡從他這種人身上拿回去罷了。
  女老師講的也沒錯,他跟骸老師一點關係都沒有,有什麼理由接受他的幫助呢?
  默默將手探入書包內,掏出放在皮夾裡的鑰匙卡,才剛拿出來就被女老師用力搶走,嚇的綱吉又畏縮了一下。
  「真是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有……該不會是偷來的吧?你先別走,待會跟我一起去找六道老師──」
  「找我做什麼?」
  這一聲,令女老師的背脊瞬間凍結,一動也不動的僵在原地……六道骸本人正站在她的身後,那好聽的聲線比平時還要清冷許多,甚至隱含著許多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殺氣。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