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5 (金) | Edit |
後記:

驚險日更!!!(被巴頭)
幸好還沒12點Q口Q!!!(你走開啦##)
現在可以吃八寶粥了WWW(欸##)

今天因為是在客廳打文
所以不可能打Hbbb(欸)
因此就不是「凌辱」囉XDDDD|||
最近也應該都會更新櫻桃QQ
請等其他坑的閣下們多等一會兒了bb
謝謝Q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冰冷銳利的視線直直射入女老師眼中,盯的她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整個人就像被石化一般僵在原地,拿著鑰匙卡的手還高舉在空中,連動都不敢動。
  瞄了鑰匙卡一眼,骸慢條斯理的把它抽走,嘴角勾起詭異的淺笑,令人看的心裡頭直打鼓。
  「我請問你,老師。」晃了晃手上的鑰匙卡,悅耳的嗓音聽起來就像死神的輕喚。「我的鑰匙卡怎麼會在你手上?」這是他特別製作的鑰匙卡,全世界只有兩張,一張在他那兒,另一張就交給綱吉。
  啞口無言了好半天,女老師心虛的嚥了口唾沫,扯出個虛弱的微笑,把教室裡的綱吉抓出來當擋箭牌。
  「我、我從澤田綱吉身上搜出來的!他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偷您的鑰匙卡!他──」
  「綱吉,鑰匙卡要收好,除了我以外的人叫你拿出來都不要理他,知道嗎?」打斷女老師的話語,溫柔的把鑰匙卡放回綱吉手中,起初綱吉還扁著嘴搖頭不敢收下,但骸卻硬是把卡片塞到他手裡,要他拿好。
  待綱吉終於放棄掙扎,把鑰匙卡拿好之後,骸便把綱吉拉到自己身邊,站上前和女老師對峙──更正,是站上前瞪視著女老師,後者的戰鬥力跟他天差地遠,和對峙這個詞還搭不上邊。
  「老師,我們家綱吉偷了什麼東西,可以請你再說一次嗎?」
  張口結舌了半天,女老師的腦袋亂成一團,努力消化方才得到的資訊……澤田綱吉的鑰匙卡不是偷來的,是六道老師給他的;澤田綱吉並沒有欣然收下鑰匙卡,從他不斷推卻的態度看來,卡片應該是六道老師硬是塞給他的。
  所以說……她做了什麼?
  「呃……這個鑰匙卡……是……?」
  「嗯?噢這個啊,這是我交給綱吉的鑰匙卡,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咚咚兩聲,女老師脆弱的心靈狠狠的摔到了地面,碎的四分五裂。
  「……我、我以為……這張卡片……是、是他……」
  「噢?所以妳說綱吉偷東西,就是這張鑰匙卡囉?」
  被那雙勾魂的瞳眸盯著不放,女老師感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結了冰,窗外的太陽明明如此的暖和,她卻覺得週遭的氣溫像下雪一般的冰寒,冷到令她無法思考,整個人彷彿靈魂被抽乾似的張著嘴,半聲都吭不出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希望妳鄭重的向綱吉道歉。」微笑沒有褪去,但弒血的的味道又更濃了。「這鑰匙卡是我交給他的,妳沒問過他就擅自搶過去,還誣賴他偷東西,請、道、歉。」抓住綱吉的肩膀、定住他的頭,不讓他逃走或搖頭。
  在原地呆了幾秒,女老師沒有理由、也沒有勇氣抬頭正視骸的雙眼,但現在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現場給她的選擇只有一個,就是向澤田綱吉道歉。
  話雖如此,但她從沒接受過這種汙辱,特別是在澤田綱吉這種人面前……澤田綱吉對六道老師而言居然真的是特別的存在,這是她史料未及的,雖然澤田綱吉真的擁有鑰匙卡這一點也令她感到震驚萬分,但她沒想到六道老師真的會跳出來維護他。
  看澤田綱吉的模樣,他似乎也沒有料到這個情形,雖然六道老師已經替他出頭了,他卻仍然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得意跟興災樂禍,依舊像隻嚇破膽的耗子一樣,躲在散發出黑色煞氣的閻羅王──六道骸身旁。
  難怪沒有人敢跟他為敵,和他做對的確就像拿腳踏車撞飛機一樣愚蠢,現在的她才真真正正感受到這種壓迫感,這種感覺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
  恐怖!
  現在她多希望自己不該跑來堵澤田綱吉,不該連問都沒問就搶走澤田綱吉的鑰匙卡,不該在六道老師出現的那瞬間還在做垂死的掙扎──總而言之,她太自以為是了,現在才會被卡在這種狀態動彈不得!
  「老師,請、妳、道、歉。」
  柔聲提醒,光是那低沉的聲線就幾乎要把她給掐死,她深吸了幾口氣,抬眸瞪視著綱吉,嚇的後者瑟縮了下。
  「……對不起……」
  澤田綱吉帶給她的羞辱,她不會忘記的!
  等六道老師拋棄他之後,她一定會讓他見識到什麼叫做地獄!
  「對、對了!六道老師您怎麼會到這裡來呢?會議這麼早就結束了嗎?」為了避免讓六道老師發現自己的敵意,女老師趕緊把話題轉開,但骸沒有立刻回答,他瞇眼盯了她好一陣子,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淺笑仍然沒有褪去,讓她嚇的立刻把目光移開。
  「還沒結束,不過該我報告的地方都已經結束了。」簡言之,他恨不得立刻結束那個會議,飛奔到綱吉的教室接他回家。
  「咦?可、可是其他報告不用聽嗎?還有表決,都不參加了嗎?」難道澤田綱吉真的那麼重要嗎?
  微微一笑,這令女老師又打了個哆嗦。「這些都不關妳的事,老師。」連姓都沒喊出來,是否代表他連她的名字都不記得呢?思及此,一抹不甘心又在她心底叢生,但一接觸到六道老師銳利的雙眸,她的氣焰又馬上被澆熄,只好將所有怨氣都轉到綱吉身上,可惜後者被六道老師保護的好好的,自己的眼神根本殺不到他那邊去。
  「這、這樣啊──」
  「既然老師已經沒事了,我要帶綱吉回家了。」笑容滿面的替綱吉拿起書包,掛在綱吉肩膀上,並把口袋裡的車鑰匙交給他,令身後的女老師又是一震。「綱吉先去車上等我吧,我待會還要回辦公室一趟。」
  接過車鑰匙,綱吉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水盈盈的圓眸凝視著骸的臉龐,後者露出溺愛的微笑,俯身親吻綱吉的額頭,又給女老師一個無法比擬的震撼。
  「去車上等我吧,待會我帶你去附近的蛋糕店買蛋糕唷。」
  「咦?老、老師不用──」
  「可是我想吃唷,綱吉要是不吃的話,我也會親自餵到你嘴裡唷。」
  聽罷,綱吉的小臉紅到天邊去了,連半秒鐘也不敢多待,乖乖背著書包跑出教室,在出教室前還向女老師點了一下頭,接著踏著輕快的腳步奔下樓。
  轉過身來,骸臉上的溺愛神情早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鄙夷又嘲諷的笑容,令女老師錯愕的一愣,握在胸前的拳頭不自覺的顫抖。
  「我不知道妳對綱吉說了什麼,但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無助的表情。」嘆息的搖搖頭,每搖一次都將女老師打到地獄的更底層。「就連我強行退掉他的房間、逼他搬來跟我一起住時,他的表情也沒那麼委屈過……妳到底說些什麼,讓我可愛的綱吉難過成這樣?」
  這一連串的話語就像外星語一樣撞擊著女老師的腦袋,她張著嘴卻不出聲,彷彿聽不懂骸到底在說什麼。
  「算了,我也懶的多問,綱吉還在等我呢。」望了望手上的高級鑽錶,骸的臉上除了那虛偽的微笑以外,找不到其他情緒。「我希望下次不要再有這種情況發生了,妳平常似乎是個頗受愛戴的老師,我不希望讓妳丟了這份工作,相信妳也不希望吧?再見囉。」
  丟下這句一聽就知道是威脅的話語,骸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直接走向停車場的方向,顯然剛才說要去辦公室拿東西根本是騙人的,其實是要留在這裡警告她。
  骸的身影一消失,她顫抖以久的雙腿才完全軟了下來,整個人癱在地上,久久無法起身……實在是太可怕了!沒想到六道骸會為了澤田綱吉而對她產生這麼強的敵意……她不甘心、不甘心!她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坐在副駕駛位上,綱吉忐忑不安的扭動著手指,女老師臨走前看他的表情清清楚楚的印在他腦中……那是不甘、不能理解的表情,說到不能理解,其實綱吉也跟她一樣,他不懂自己到底有哪一點能抓住六道老師的心。
  說到這裡,他現在才明白自己為什麼對骸老師這麼有好感,除了他是第一個把自己當學生看的老師以外,他給自己另一種無法形容的熟悉感……為什麼?他曾經跟骸老師見過面嗎?為什麼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呼了一口氣,綱吉決定什麼都不要亂想,小手放鬆往兩旁放下,結果不小心壓到置物櫃的開關,置物櫃應聲開啟,嚇的綱吉趕緊把手縮回來。
  那個櫃子裡只有一張照片,而且用玻璃板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來……綱吉瞪大雙眸,不敢置信的瞪著那張照片發愣。
  趕緊把置物櫃關起來,綱吉趕在老師來前坐正,心臟不合作的撲通撲通猛跳,不禁令他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那是他小時候的照片。
  老師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