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4 (金) | Edit |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不是甜文,情人節只接受甜蜜蜜的客倌請點右上角(?)

 
 















  有你的世界,就有快樂。
  有你的世界,就有幸福。
  我不信神,但我相信你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



  親愛的,你最近過得好嗎?



  鈴──鈴──
  一陣陣的手機鈴聲劃破了寂靜的早晨,被窩中的人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呻吟,不一會兒便伸出手在床頭櫃上摸索著,嗶的一聲按下了通話擴音鍵。
  「早安啊,骸。」
  蓋在手機上的手震動了下,被窩裡的男人沉默了好一會兒,幾秒鐘後才發出低沉沙啞的回應。
  「早安,綱吉……」
  「怎麼這麼久才回應,還在睡嗎?」
  「……現在還是清晨唷,綱吉。」
  電話那一頭傳來尷尬的笑聲,而後清了清喉嚨。
  「今天是情人節呢!想先跟你說聲情人節快樂!」
  「呵……如果你能把今天完全留給我的話,我會更加開心唷。」
  「呃……你、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嘛……不、不過我會加油的!一定會在下午前把檢查做完!」
  「嘛啊,知道了,關於這點你一直都很遵守約定呢。」
  接著,話筒內傳來一陣不尋常的靜默,剛起床穿好浴袍的骸眼帶困惑的瞄了話筒的方向一眼。
  「綱吉?」
  「嘿嘿……其實啊,我好不容易取得了里包恩的同意,就算是在檢查途中也可以打給你通話唷!」
  「哦呀?阿爾柯巴雷諾居然會這麼大方?應該有什麼代價吧?你都已經因為身體不適而住院了,他還想要你做什麼?」
  聽說骸話中的不悅,擴音器中的綱吉趕緊澄清。
  「不、不是啦!只是里包恩還是不放心我的病情,要我多做幾項大檢查和治療而已……其實不只他,家族裡的人都希望我能乖乖待在醫院裡發霉呢……」
  將藍芽耳機掛上,並將手機放在浴室的置物櫃內。
  「……不能否認,其實我也是呢。果然,今天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去醫院陪你吧。」
  幾乎是話落的同時,另一頭的綱吉傳來震耳欲聾的大叫聲,嚶的一聲讓骸立刻將耳機拿離耳道,頭痛的揉揉太陽穴。
  待音頻恢復正常後,骸才將耳機戴了回去。
  「……綱吉。」
  「情人節耶!連情人節都待在醫院,那跟平常有什麼不同?而且好不容易說服夏馬爾先生跟里包恩了!」
  「……知道了,我今天還是會去醫院,不過是去接你出來而不是把你推進去,這樣可以吧?首領大人。」
  「啊!你故意的吧!都說了不要叫我首領!聽十幾年聽到耳朵都要長繭了!而且還多了莫名其妙的距離感!」
  輕笑出聲,光聽聲音就彷彿能想像出對方鼓著腮幫子抗議的可愛模樣。
  「那還真奇怪呢,前幾天還聽大家都這麼叫你的唷,例如嵐守和雷守,還有庫洛姆也是呢。」
  「……你明知道我只會對你發這種牢騷,在其他人面前不會表現出來……」

  啊,這也是綱吉可愛的一點呢。
  經過十幾年的淬鍊,綱吉早已從當初的廢柴國中生進化成善於交際的黑手黨首領,難以想像現在的他以前居然是只能考鴨蛋的吊車尾國中生。
  而這樣的綱吉只會在自己面前耍脾氣鬧彆扭,和平時溫柔又沉穩的模樣大相逕庭。
  真正的綱吉,只有自己看過。
  這股優越感不禁勾起了他嘴角的笑彎。

  「啊,第一項檢查要開始了,晚點再打給你!」
  「好,等你的電話囉。」



  穿上厚重的羽絨大衣,套上綱吉送給自己的保暖圍巾,但即便是如此全副武裝的行頭,在踏出大門的那一刻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真冷啊,今天。
  對了,綱吉的圍巾是去年送的那條呢,再送一條新的給他吧。
  將頸子上的圍巾拉高蓋住嘴巴的部分,便啟程走向開始積雪的商店街。



  抱著一盒高級巧克力從人聲鼎沸的巧克力名店走出來,店內正沸沸揚揚的上演著一場名為巧克力爭奪戰的戰爭,女孩們個個張牙舞爪、面色猙獰,就怕沒搶到自己要帶回家融化製作的那一份。
  對於常在真正的戰場上穿梭的骸而言,要穿過這群母獅子可說是小菜一碟,他輕而易舉的穿梭到最裡面的櫃台拿走自己早就預訂的招牌情人節巧克力,再以同樣的方式穿梭回店門口,途中推臉的推臉,扯頭髮的扯頭髮,為了愛情而殺紅眼的女人簡直堪稱地球上最強生物。
  臨走前再瞄一眼店裏頭的激烈戰況,骸輕笑了一聲便舉步離開。



  「第一項檢查終於結束了……有點累。」
  「哦呀,這樣就受不了了?今天還有另外一個檢查吧?」
  「是啊……我會撐下去的!撐過中午就可以跟你一起出去了!」
  聽著綱吉難得如此有幹勁的活力聲音,骸愉快的笑了出聲。
  「我想幫你買圍巾,你喜歡什麼款式?」
  「欸?去年不是才送我一條嗎?這條我就很喜歡了說……」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那條已經被你鉤出好幾個洞了吧?」
  「唔……那……你也替自己買一條,我只要跟你一樣的就好。」
  正在步行的腳步停了下來,骸先是垂首沉默了一會兒,而後不自主的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簡直像充滿少女心的小女生會說的話呢,綱吉,明明是二十好幾的男人了。」
  「你、你很吵耶!你來的時候要是沒戴一樣的圍巾,我就說什麼都不會戴上!」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照你的意思買『情侶圍巾』的,放心吧。」
  「別、別說出來啦!好丟臉!」
  「呵呵,明明就是綱吉先提出的說。」
  「你根本故意──啊,第二項檢查要開始了……結束後再打給你唷,記得要買一樣的唷!」
  和人前冷漠的模樣不同,骸細長的眸子笑成了兩道月彎,嘴角再次勾勒出了和平時不同的溫和笑紋。
  只有在面對綱吉的時候,才能讓他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



  「老闆,請給我一個花束。」
  「啊,六道先生,和前幾年一樣嗎?」
  聞言,骸露出官方式的溫和微笑點了點頭。
  「是的,麻煩您了。」
  「沒問題!啊,這不用妳包,我親自來吧,妳不會包的!去服務那邊的客人吧。」邊說邊攆走正看骸看得入迷的女工讀生,後者在被老闆趕走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方才一直盯著人家看,瞬間面紅耳赤的低下頭去,縮著肩膀小跑步到另一位客人身邊去服務。
  「抱歉啦,小女生對您這樣的男人都沒什麼抵抗力呢,哈哈哈。」
  對此,骸僅是微微一笑以示回答。
  「前幾年也都是這樣呢,沒有一個女工讀生不中標的,像您桃花這麼旺,每一年卻都還是要求同樣的花束……是送給同一個人吧?」
  「是的,我對他以外的人都沒有興趣。」
  「男人就該像您這樣!來,包好了,一樣是刷卡嗎?」
  點了點頭,骸從懷裡掏出一張大來卡交給老闆。



  抱著包裝美麗的精緻花束,高大修長的黑色人影漫步在雪白的銀色世界裡,街上人來人往都是成雙入對的情侶,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幸福甜蜜的微笑。
  是的,就像他一樣。

  隨著步伐的增加,黑色的身影逐漸離開市區,鑲嵌在雪白地面上的腳印愈來愈少,最後只剩下男人留下的那一道。
  因遠離市區,周遭的積雪不減反增,但骸卻像沒感覺似的持續往前走,冰冷的雪堆彷彿不存在似的,絲毫不影響他前進。
  灰白色的天空不停地降下綿綿細雪,黑色的大衣點綴了粉狀的輕雪花,氣溫隨著建築物的減少逐漸下降,但蒼白的俊臉還是面不改色地凝視著前方,連眉毛都沒皺上半分。

  終於,積雪逐漸減少,骸總算能離開難走的艱辛雪路,踏上人工鋪好的石階。
  筆直地朝著正前方前進,唇畔的笑容絲毫未減。
  在最前方的終點,白霧霧的視線隨著距離的拉近而逐漸清晰……

  「情人節快樂,綱吉。」

  映入眼簾的,是被一把大傘護住,用上好石料建造而成的墓碑,上頭還綁著和骸頸子上一模一樣的圍巾。
  「喏,這是我今年買的圍巾,想跟你一起戴上就沒先戴了,我來幫你換唷。」
  說著,便將大傘上的積雪撥乾淨,並將沾滿雪片的圍巾解了下來,換上方才買的新圍巾。接著也將自己頸子上的圍巾解下來,換上一樣的新圍巾。
  「今年的雪積的特別厚呢,幸好我每天都會來,你可以不用擔心被淹沒唷。」
  坐在墓碑旁邊,骸愉快的自言自語著,並將巧克力擺到它前方,抬頭望著空無一物的雪白天空。
  「……吶,綱吉──」

  鈴──鈴──

  同樣的鈴聲打斷了骸的話語,到剛剛為止都維持著平靜幸福的笑容霎時僵住,彷彿此時此刻才感受到雪花的溫度一般。
  骸沒有接,就這樣任由它不停地響著,響亮的鈴聲在寂靜的雪地裡彷彿要被雪片給吸收,聲音忽遠忽近。
  最後,鈴聲停了,手機轉進自動接通,一道低沉嚴肅的男聲自裡頭傳出……
  「六道骸,你快來醫院,阿綱他──」

  嗶。
  通話被切斷了。

  「我知道吶,阿爾柯巴雷諾……」大手以緩慢的節奏輕撫著冰冷的石頭,戴著手套的拇指不停的摩搓著上頭栩栩如生的照片──高清晰度的相片將溫柔的笑容完美的呈現出來,彷彿他還活在這顆石頭裡一般。「綱吉醒不過來了。」

  就在數年前的情人節,他的光毫無預警地離開了。
  所以,他沒有等到最後一通電話。
  通知「可以去接他了」的電話。

  從懷裡掏出設好定時裝置的錄音放音機,將快要播放完畢的錄音倒回零分零秒,血紅與亮藍的異瞳異常的明亮,彷彿有一層水膜覆蓋在上頭一般。

  幸好我們的手機都有設定全程錄音呢,在每年的今天,才能再見到你。
  再感受一次曾經活在我生命中的你。
  溫柔又天真的你,肯定會希望我繼續活下去的吧,因為你不知道,在沒有你的世界活著,對我而言是種折磨。
  但既然是你的願望,我就會盡力達成,這是我們在一起時約定好的呢。
  我現在活得很好唷,每天都會來看你一次。

  將頭靠在墓碑上頭,濕潤的雙眸輕輕闔上。

  那麼,親愛的綱吉……
  你現在也過的好嗎?



<完>

───────────────
後記:

呃,祝大家情人節快樂(被丟石頭)
嘛……有誰規定情人節一定要寫甜文,在說這篇很甜啊對不?(甜個屁啊渾蛋########)
不忍說我自己寫到後面都有點……ryyy(神經病幹嘛虐自己)

雖然我很喜歡十年前的笨蛋情侶相處模式
但十年後的大人愛也很棒啊QQQQ(住口)
尤其加上十年後綱吉死亡設定……好痛喔!!!!!(被拖出去)
愛!!!愛!!!!!(被送去精神病院)

最近愛上彈丸結果產量大跌XDDD|||
本來就很低了現在更是ryyyy
求彈丸友!!!(敲碗)
我喜歡狛日狛不可拆O/////O(喂)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天羽大大情人節+元宵節快樂!
零空的哥哥在今天表示「妳收到巧克力有沒有回答元宵節快樂?」
吃著湯圓的情人節&送巧克力的元宵節、逆轉play★

雖然這篇很悲傷但是也很甜啊QAQ
看著這樣的骸果然還是覺得很心痛......
如果能和綱吉好好的一起過節就好了呢...

骸大人,我相信綱吉一定會過得很好的!
所以骸大人也要繼續帶著對綱吉的思念好好活下去喔--
2014/02/14(Fri) 22:06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情人節&元宵節快樂唷!
今年真剛好在同一天呢XDDDDD
因為我在國外,所以外國人講的都是情人節~沒有講錯的困擾(大笑)

是啊……因為有兩人甜蜜的記憶QwQ
其實我也有想過讓這篇甜蜜的結束
但是最後還是……(看旁邊)
我一直很想寫出一篇好像會把心靈挖空的悲文(什麼東西)
所以就……讓他悲下去了(你)
2014/02/15(Sat) 06:23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現在才看到0.0
高三黨呀!!!!!要考試了我還玩手機→_→
只要是骸骸深情的一面不管是甜文還是悲文我都喜歡XDDD
就算是悲傷的只要骸骸愛這綱,就覺得好甜蜜>////<
2014/04/04(Fri) 09:59 | URL  | 棉花糖 #-[ 編輯]
RE:棉花糖
不好意思晚回了bb

考試請加油XDDDD!!!
我也是QQ只要是深情系,不管是哪一種骸綱都好喜歡啊QQ
2014/04/05(Sat) 01:40 | URL  | 天羽 橋(RE:棉花糖)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