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7 (日) | Edit |
後記:

因為一時的生氣差點不日更了OTZ(被打)
我真不該這麼容易就放棄T_T(打爆自己)

今天氣到有點胸悶OTZ
好難過阿……OTZZZZZ(趴在床上)
微軟你給我記住T_T我一定要跟駭客學幾招來整你OTZZZZ(不要這樣)

好想吃抹茶蛋糕恢復元氣Q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拿,綱吉抱好唷。」
  把香噴噴的蛋糕和甜甜圈遞到綱吉手上,熱呼呼的甜點令綱吉的小臉露出幸福的表情,原本帶點紅暈的嫩頰變的更加紅嫩,令骸看的目不轉睛,迷戀的視線毫不掩飾的直盯在綱吉身上。
  後者不是木頭人,他當然感覺的到這股熱情的視線,趕緊害羞的跑開,跑到老師停車的地方。
  自從發現那張照片之後,綱吉就開始想調查骸老師對自己這麼好的真正原因。
  難道他是自己親生父親的朋友嗎?
  所以見過自己,現在剛好又和自己相遇,才會對自己這麼慷慨、溫柔嗎?
  數以百計的問號出現在綱吉的小腦袋裡,弄得他頭昏腦脹……他好想直接問老師,可是又不敢!他深怕,一旦老師發現自己偷看了他藏起來的相片,就會氣的把他趕出去,因為他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乖巧可愛。
  落寞的抱著蛋糕跟甜甜圈,雖然眼前有著自己最喜歡吃的小點心,但綱吉現在實在是高興不起來,不擅掩飾的他輕而易舉的就把情緒表露在外頭,自然逃不過剛進車內的骸的雙眼。
  「綱吉,怎麼了?不喜歡吃嗎?」
  難道他買錯口味了嗎?但這些都是剛剛讓綱吉自己挑的,應該不會有錯呀。
  「咦?不不不、不是的!我、我只是……」嚥了口唾沫,小嘴要是不緊抿的話可能就會把剛才打開置物櫃的事情全盤托出。「我……我……」
  看綱吉嚇成這種模樣,骸以為是方才的女老師給他造成的莫大壓力,一張俊臉瞬間拉成三尺長,不悅的把安全帶繫好,發動。「綱吉別擔心,明天我就讓那個女老師走路,回家吃自己。」
  抬頭咦了一聲,綱吉鮮少看見骸老師這麼生氣的模樣,但他可沒忽略老師方才講的話,趕緊抓住老師的手臂,差點弄歪整個方向盤。
  「不、不要這樣!這跟那位老師沒關係!」自己沒有告訴骸老師實情,後者卻因為自己要把女老師開除,自己實在是太差勁了!「我、我是……我不小心打開了……老師車上的置物盒……」
  行車的速度慢了下來,令綱吉心底的重物又上升了一點,頭垂的更低,完全抬不起來。「我、我太笨手笨腳了……不小心壓到了開關……對、對不起……」
  骸沒有回話,他僅是靜靜的望著方向盤一會兒,爾後便又發動引擎,朝家裡駛去,一路上什麼話都沒說,令綱吉心底的期待愈滑愈低……
  他原本期待骸老師能夠原諒自己的不小心,但這麼看來,老師的確很不希望有人發現那張照片,偷偷覷著面無表情的老師,綱吉害怕的把視線收回來,抽著鼻子抱緊手中的點心,綱吉開始思考待會被趕出去之後要先去哪裡。
  果然還是先去公園睡幾晚吧。

  開進停車場,骸沒有立刻下車,他解開安全帶之後便用修長的手指撫住額頭,似乎正在思考什麼。
  而綱吉完全沒有動作,連安全帶都沒解開。他希望現在時間過的愈慢愈好,甚至於靜止,因為他好喜歡骸老師,喜歡到不想離開他……羞愧的垂下頭,綱吉覺得自己真是不要臉。
  「吶,綱吉。」
  重重的震了一下,綱吉面帶愁容的望著骸老師,懷裡的盒子都快被他捏爛了。
  「不用緊張,我只是想問……你看到裡面的東西,有什麼想法?」
  「我……我在想,老師是不是認識我的親生父親……」
  「哦?為什麼?」
  「因為……老師好像從很久以前就認識我了,可是我對老師卻一點記憶都沒有……是不是因為認識我爸爸,所以才特別照顧我?」
  靜靜凝望了綱吉好一晌,骸倏忽笑了,伸手輕撫綱吉柔軟的髮叢,要他放鬆一點,別這麼緊張。
  「綱吉猜錯了呢,真相我可以告訴你,不過我們上去再講好嗎?」
  聽罷,綱吉的小臉又害怕的揪了起來……難道老師打算上樓之後直接丟行李要他走人嗎?現在講的真相搞不好只是哄他上樓的說法,老師其實還是想趕他走吧?
  想是這麼想,綱吉也明白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他算哪根蔥啊?老師不要他是正常的行為,他憑什麼賴在老師身邊呢?
  更何況自己什麼都不會,一開始不就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打死都不願住進老師家的嗎?現在老師終於想通了,想趕他走了,他卻為了自己的幸福而躊躇,實在是太差勁了!
  笨拙的解開安全扣環,綱吉努力忍住快要掉下來的淚水,在下車時偷偷用衣袖把淚水擦乾,在看見手中快要被自己捏個稀巴爛的盒子之後便驚慌失措的想把它拉回長方形,看在骸眼底,實在是說不出的可愛。
  看綱吉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肯定是在擔心自己會因為這件事情把他趕出去吧?
  嘆息的搖了搖頭,骸覺得有點洩氣,沒想到自己已經表達的這麼清楚明確了,綱吉仍然不相信自己對他的心意。
  難道他忘記自己已經半強迫的把他的貞操奪走了嗎?
  或者又是綱吉的自卑心裡在作祟,認為自己根本不會把他當一回事,會跟其他敗類一樣吃乾抹淨、拍拍屁股走人嗎?
  依骸的判斷,恐怕兩點都有,綱吉可能一時之間忘了考慮自己跟他已經發生關係,同時也因為自卑心裡認為自己打算因為這點小事把他轟出家裡。
  ……他真不知道該笑他可愛,還是哭他多心呢?

  回到家,綱吉把點心放在桌上,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已經做好老師會把他的行李扔出來要他走人的決心。
  見狀,骸簡直啼笑皆非,他只好大步走到綱吉身邊把他抱了起來,帶回房間裡去好好「解釋」。
  「噫!老、老師?」
  「嗯?綱吉不是想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那張照片嗎?」
  「咦?呃……對……」
  讓綱吉坐在自己床上,骸從書櫃上拿出一本作工精美的相冊,放到綱吉身邊。
  「打開來看看吧。」
  雖然不知道老師在賣什麼關子,但綱吉也忍不住滿肚子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打開相冊的第一頁……才翻開一頁就讓綱吉錯愕的說不出話,因為那又是自己,一張放大的照片,完整的把第一面的空間全都佔走,看起來還不是浮貼上去的,而是請工廠印上去的。
  「這、這是……」
  「你繼續翻吧。」
  講是那麼講,但骸在話落時就逕自替綱吉翻下一頁,出現的照片也全都是綱吉,不過沒有剛才那麼大張,而且從這些照片的角度還有主角的表情看來,這些都是偷拍的照片,沒有一張是他有印象的。
  老師怎麼會收藏這種東西?
  還請工廠印刷成這麼精緻的一本相冊,老師到底在想什麼?
  終於,綱吉翻到了中間,看見了一張他有在看鏡頭的照片,令他更是錯愕的一愣……這麼說,他果然見過骸老師囉?還是這張照片不是老師拍的?
  「呃……老師。」
  「嗯?」坐到綱吉身邊,自顧自的把綱吉抱到自己懷裡,令綱吉的小臉一紅,但現在的他沒時間感到害羞。
  「這些照片……都是您拍的嗎?」
  「對。」摟緊懷中的綱吉,骸淡淡的嘆了一口氣。「你果然不記得了。」
  愧疚的低下頭繼續翻相冊,綱吉努力在腦中搜索骸老師的身影,但是……沒有,他果然不記得了,雖然老師的確給他很熟悉的感覺,但他真的不記得自己曾經遇過他。
  「不過這也難怪,當時你才兩歲而已,連話都不太會講、路都還不太會走,不記得是正常的。」
  「這樣啊……所以老師會對我這麼好,都是因為小時候曾經見過我囉?」
  「……綱吉,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呃,就是……老師所說的喜歡,果然只是這種程度的喜歡……」
  「哦呀,綱吉別忘了,我已經強迫你跟我發生關係了。」
  纖瘦的軀體重重一震,綱吉的表情就像方才被雷打到一般震撼,彷彿到剛剛為止他都忘了這件事情似的。
  「我……我……」
  「放鬆點,親愛的綱吉……我很高興能再和你相遇,雖然你完全不記得我了……」
  沒有繼續無謂的掙扎,綱吉靜靜的窩在骸的懷裡,等待他把話說完。
  「那一天和今天一樣寒冷,白濛濛的天空甚至降下了美麗的瑞雪……」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