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3 (月) | Edit |
後記:

……愈寫愈覺得這篇的骸大人真該去看心理醫生(喂)
不過其實也沒必要啦,綱吉就是他的解藥(欸)
……然後我寫到最後才發現,這篇綱吉完全沒出現XDDDDD(靠)

好想去書展喔可惡OTZZZ
逛書展逛到鐵腿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啊OTZZZZ(欸)

期待十二月場!!!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輛高級禮車在六道財團公司的正門口停下,車內走下一名風情萬種、美艷奪目的紅髮女人,她摘下臉上的名牌太陽眼鏡,漂亮的鵝蛋臉卻沒掛上和自身美麗匹配的優雅笑容,臉色反而凝重到了極點。
  MM這輩子臉色還沒這麼難看過。
  和骸認識好幾年了,礙於她地下大姐頭的身分,骸幾乎不與她直接接觸,每次得以見到他本人都是有工作要談,從來沒有私底下約她出來過,甚至由她主動出擊也總是碰釘子,那個男人沒一次肯賞臉。
  骸似乎對他自己以外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聽說摔破了不少名媛佳麗的少年少女心,而且除了自家經營的企業以外,從來不到外面的酒店或賭場玩樂,簡言之,是個和俊俏風流的外表毫不相符的十足十工作狂!
  每次得以見面,她總是會用自己傲人的性感氣質和身段對他示好,但六道骸這面牆又高又堅固,她碰壁了這麼多次,卻連層灰都捨不得掉下來。
  話雖如此,也不是完全沒有成果,至少外界的人都誤以為六道骸和她有一腿,連他的心腹城島犬和柿本千種都對她格外客氣,讓她有種頗帶安慰的成就感。
  豈料,前陣子卻殺出一個推翻她所有喜悅的程咬金──六道骸居然公開承認和澤田綱吉在一起!
  原以為只是空穴來風,或六道骸終於厭煩名媛的自我推銷才放出的流言,若真是如此,那根本不必挑澤田綱吉啊,她很樂意擔任這個「職務」。
  但轉眸一想,或許是澤田財團和六道骸才是真正的門當戶對,他才會挑中他吧?無論事實為何,六道骸這般不顧她顏面的作法令她無法接受!
  因此,她暗中派人潛進兩個財團合併後的主要公司──只要能混進去當個小職員,裡頭的內幕和八卦就會被三姑六婆們免費傳誦出來──想知道六道骸是否真如流言那樣喜歡澤田綱吉。
  沒想到,那個流言該死的正確!從來不排休息時間的六道骸,一天內居然會至少抽空四次去找澤田綱吉,而且一去就是半小時以上,甚至更久,更有人說他毫不避諱地帶著澤田綱吉進進出出各個場合,儼然是真的把他當成自己的另一半來對待。
  這對她而言,簡直是無法忍受的奇恥大辱!
  她到底哪裡比不上澤田綱吉?

  搭乘貴賓專用的電梯緩緩向上,MM感覺到自己緊張異常,拿出手帕輕擦白皙的臉蛋和頸子,並深吸了幾口氣想緩解現下的心情。
  聰明如她,在派人暗殺澤田綱吉後就立刻被從來不曾邀請過她的六道骸「問候」,想必脫不了關係。
  該死!早就命令那個笨女人不准打扮的那麼美麗做暗殺工作!有這種愚蠢的部下是她的失策!

  甫一進門,MM就看見骸坐在沙發椅上等她,桌上早已擺好兩杯香味四溢的櫻花茶,一旁還有看來十分可口的精緻點心,倘若不是知道骸找她的理由,她一定會很開心能夠赴這個約。
  「好久不見了,MM,感謝妳願意賞臉前來。」
  起身,頗有紳士風度的上前對MM伸出手,接過她的柔荑帶到貴客用的沙發椅上,再坐回自己的座位,臉上的慵懶笑容令人看不出任何敵意,令MM困惑不已。
  難道只是她想太多了嗎?不,時機這麼湊巧,沒道理骸剛好在這個時候對她產生興趣!
  無論如何,先出言試探再說。
  「小骸,這還是你第一次找我來你的公司呢。」
  「哦呀?是這樣嗎?真是失禮了,不好意思。」
  「我很高興,只是……有什麼正事要談嗎?是關於下一個工作?」
  「不,我只是覺得,我對工作的熱忱有點太超過了,是時候該考慮未來的事情了。」
  麗眸一睜,但沒有出聲打斷骸,心跳一蹦一蹦的等待他說下去。
  「妳應該聽過綱吉的事情吧?坦白說,這件事情是他對我提起的,我不在乎有沒有子嗣,但他卻替我在乎,甚至進出醫院詢問關於男性生子的事情,甚至親自嘗試,最後把自己搞得很虛弱,實在是讓我很傷腦筋……」
  難怪他會住院!MM心忖,她只知道澤田綱吉住院了,但不知道是為何才會住院。
  「為了讓他安心,雖然我不太願意,但還是想找個女人以人工受孕的方式生下綱吉所說的子嗣,想問問妳那邊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MM知道,會找上她是因為她那邊有很多不需要人家負責的女人。
  略一思考了下,悄悄鬆了口氣……看來真的是她多心了,暗殺行動雖然失敗,但似乎沒被發現是她搞的鬼,也許那個笨女人這次有聽進她的忠告了吧。
  不過……一個孩子!即使那是骸不想要的孩子,卻怎麼說都是他的親骨肉,屆時也能成為一個讓骸對她俯首稱臣的好棋子!即使動不了骸,也能動搖澤田綱吉!
  嘴上說的那麼好聽,事實上如果看見愛人和其他人的孩子,肯定還是無法接受!
  唇畔漾起美麗的笑靨,MM拿起桌上的櫻花茶,左看看,右瞧瞧,才優雅的啜了幾口。
  「想不到小骸也會這麼在乎別人的感受呢。」
  微笑,沒有否認這個調侃。
  「我這邊的確有個適合小骸的人選唷。」
  「哦?太好了,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她?」
  笑意更深了,優雅地站了起身,輕擺腰肢的走到骸身邊,語調誘惑的靠在骸耳邊說話,吐氣呢喃。
  「就在你身邊呀,小骸。」
  似乎對這個回答不感到意外,骸輕笑了下,伸手替她的空杯子斟滿。
  「妳要親自下海?這樣不好吧。」
  感覺到他沒有像以往一樣推卻,誘惑的笑意再度加深。
  「如果小骸想要,這副身子隨時都能成為你的。」
  又笑了幾聲,似乎不太相信。「有點誇張呢,妳的追求者很多吧?」
  「是沒錯,但能讓我心甘情願服侍的只有你唷……我也很樂意把人生交給你。」反正只要順利跟了他、進他家,要除掉澤田綱吉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屆時,她還是能成為夢寐以求的六道家女主人,說起來,她還真得感謝澤田綱吉替她製造這個機會呢。
  始終皮笑肉不笑的薄唇在聽見這句話後真正注入了些許笑意,這點也都被MM看在眼裡──想不到哪,她的願望第一步居然是澤田綱吉替她鋪好的!
  「榮幸之至,不過哪……現在還是請先回座吧,我不希望部下們說閒話。」
  骸一開口,MM就很識相的退開回座──見好就要收,太過貪心有可能會壞大事。
  「那就這麼說定了,來乾杯吧,雖然不是酒。」也倒滿自己的茶杯,舉杯致敬。
  難掩興奮的露出微笑,分了幾口喝乾手中香噴噴的熱茶……原來找她來並不是壞事,但為什麼眼皮會跳個不停呢?
  大概是錯覺吧。
  「那小骸想要什麼時候『交易』呢?」
  微笑,那笑容永遠是如此的謎,令人摸不著頭緒。
  「現在。」
  「咦?可是……」剛剛不是說怕部下們說閒話嗎?
  下一秒,MM就感覺到頭部一陣暈眩,胃部傳來輕微的反胃感,美麗的臉蛋微皺了起來。
  「這……這是……」
  坐在對面的骸仍在微笑,他雙手交叉靠在下巴前,似乎正在欣賞她的異樣。
  「待會兒妳會更想吐,但是怎麼吐都吐不出東西,接著妳的體細胞會開始老化,最後老到連妳自己都認不得的模樣。不過放心吧,過程至少會持續一個小時,妳不會立刻死的。」
  什……什麼!?
  「小骸……你……」她想大叫,卻叫不出來。
  「是妳說願意把人生交給我的唷。啊,順帶一提,妳的部下在你搭上電梯後就都被擺平了,至於手機呢……在我這唷。」拿出裝飾華麗鮮豔的手機搖了搖,然後丟到一旁的桌上去。「本來還在想該怎麼從妳那兒得手,妳就自己靠過來了呢。」
  「小、小骸……」
  「認識我這麼多年了,妳還不清楚我的演技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面對一個人的時候我不會戴上虛偽的面具,而那個人……」停頓了下,冷冰冰的異曈深深地望進充滿恐懼的紫眸裡。「就是妳想殺掉的綱吉。」
  一震,心底的恐懼瞬間從零升到破表,此時又一陣反胃感上來,MM乾嘔了幾下。
  「從我第一次見到他開始,他就是我決定要疼愛一輩子的天使,我千方百計爬到跟澤田財團一樣的地位,就是為了要實行將他納為己有的計畫。」把玩著手上的精緻毒藥瓶,並慢條斯理的解說自己下毒的經過。「一開始妳沒察覺異狀是正常的,因為這種毒沒有一定溫度不會溶解,剛開始就把較溫的茶泡好讓妳檢查,之後再倒入剛沖好的熱茶讓它溶解,呵呵呵,很順利不是嗎?」
  用力喘息著,MM看見自己眼前的手失去原有的濕潤和光澤,愈來愈乾皺。
  「為什麼呢?為什麼你們總是喜歡挑我的天使下手?如果不是你們害他受到傷害,我會找你們麻煩嗎?你們為什麼不能自愛一點呢?」狀似困惑的搖了搖頭,「貼心」的擺了個圓鏡在MM面前。
  「不……不要……」驚恐萬分的看著自己開始老化的美麗臉蛋,MM駭的想逃出這間辦公室,但身體卻重的不聽使喚。
  骸就像沒聽見似的拿出手機把玩,繼續自說自話。
  「吶,妳一定很想知道綱吉到底哪裡吸引我吧?反正都要死了,我就告訴妳吧。」在提到綱吉時,骸的神情不自覺的軟化,溫柔地凝視著空無一物的前方,彷彿綱吉就站在那兒。「只有他能讓我平靜,也只有他能讓我狂怒,就像妳知道的,我的情感成分很低,但只要碰上綱吉就會暴增的比一般人還要多……他是我最摯愛的天使,也是我世界的中心。」湊近開始出現皺紋的嬌靨,不帶感情的冷盯著流出淚水的紫眸。「我,為他而活。」
  原是如此美麗的臉蛋現下已變得又乾又皺,甚至開始浮現深褐色的老人斑。
  「放心吧,妳的組織應該會由妳的姊妹繼承,只要她們不來招惹綱吉,我就不會動她們。」
  愈來愈沉重的眼皮不停顫抖著,正在為最後一刻做垂死掙扎。
  「看妳現在這模樣,我都不好意思繼續欺負妳了。」推了推鏡子,示意她如果還想掙扎,就讓她看個夠吧。「喏,好好安息吧。」
  不甘心和懊惱的淚水流了出來,皺巴巴的眼皮終於不支闔上,微弱的氣息也彷彿斷掉的蠶絲一般消失在空氣中。
  輕輕在手機上按了幾下,不一會兒,犬就敲門進入辦公室。
  「骸大人,您找我──哇靠!這、這個老太婆是誰啊?」
  「你說的那個大姐頭。」意有所指的說著,眼神格外凌厲,令犬打了個哆嗦,並不敢置信地望著癱在沙發上的老女人。「處理掉吧。」
  嚥了口唾沫,這回骸大人給他開的眼界實在是太大、太震撼了。
  「……我懂了,只要傷害到澤田綱吉,無論是誰都格殺勿論。」
  「你明白就好。」讚許的點點頭,並揮揮手要他把那個女人處理掉。
  待犬心有餘悸的拉著大行李廂出去之後,骸拿起MM被丟在桌上的手機,選擇「恢復原廠設定」之後,便隨手扔進垃圾桶內。
  「晚安囉,MM。」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所以下一篇應該會是H咧OwO?
感覺骸大人每處理完一個傷害綱君的人就會...

不過看到一半還以為骸大人真的會和MM做呢...~
嚇了我一跳-/-
雖然知道跟MM說的那個理由是假的xD
不過做到一半進行報復不是很...常見OAO?
像我之前看的、委員長大人直接把拐子...-/-(啊、這句請無視吧,畢竟這邊是骸綱嘛www)
2012/08/13(Mon) 17:16 | URL  | 筱楓 #-[ 編輯]
RE:筱楓
不XDDDDD我完全沒想過下一篇會是H
連考慮都沒有過XDDDDDD

這個嘛XDDDDD我以為這篇的設定已經很明確了說
骸大人面對綱吉以外的人根本不舉,要怎麼做呢XDDDDDD(幹)
做到一半進行報復是哪門子的報復法啊XDDDDD(大笑)
好爛的報復法(喂)至少在我眼裡很爛XDDDDD
讓對方佔到一點便宜了這種報復法有比較高明嗎XDDDDD?(不屑臉(喂
2012/08/14(Tue) 11:4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是的、我很明白骸大人對綱君的感情~
除了綱君以外都不屑一顧的骸大人www
以綱君為中心的骸大人xDDD

不過、讓對方佔到便宜在報復...
不是說...先甘後苦(用在這裡嗎!?)嗎0.0~
先嘗到甜頭、再狠狠的拉下地獄... 不是也很符合骸大人嗎OAO!?
2012/08/14(Tue) 22:06 | URL  | 筱楓 #-[ 編輯]
RE:筱楓
不XDDDDDD看來閣下還是沒有很明白(?)
無論是心靈或是身體,被其他人碰觸到都是一種背叛
即使是有所目的和企圖也一樣XDDDDD
就像MM說的,即使骸大人不在意,綱吉不可能不在意XDDDDD
如果連為另一半著想都做不到,那麼那種愛根本不是真正的愛,只是自以為是的膚淺而已囉
2012/08/16(Thu) 11:2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哦OAO!
所以說我只是在為骸大人著想而已...
完全忽視了綱君的想法啊...

對不起你、綱君(跪QAQ)
2012/08/16(Thu) 12:33 | URL  | 筱楓 #-[ 編輯]
RE:筱楓
可以這麼說吧(喂)
還有我覺得那樣很雷XDDDDD
在我這裡是看不到那種劇情的唷~
想看可以去別人家(?)找找XDDD
2012/09/04(Tue) 19:24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更 文 了 , 太 好 了 ~
唉 , 不 過 開 學 的 日 子 越 來 越 忙 了 (( 苦 笑
沒 時 間 看 小 橋 的 文 了 … (( 低 頭 失 落
2012/09/09(Sun) 01:26 | URL  | 黑夜 #-[ 編輯]
RE:黑夜
我更文的時間也愈拖愈長了……(喂)
慢慢來即可XDDDDD
2012/09/15(Sat) 09:34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大大你......
啥時才要更文呢?(望
2012/10/08(Mon) 20:22 | URL  | ★筱涵★ #-[ 編輯]
RE:★筱涵★
不好意思OTZ
2012/10/24(Wed) 19:0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