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5 (木) | Edit |
後記:

……我在思考該走哪一條路線(抓下巴(喂
是該走大家期待的那條路(喂喂)
還是走對我來講比較輕鬆的路(直接跳過)(被巴

通販持續進行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隨便搭上一輛公車,一路坐到終點站,再搭另外一輛公車,一路坐到另一個終點站……反反覆覆搭了幾次,最後到了一個綱吉全然陌生的地方。
  下車,現在已是黃昏時分,落日伴隨著鳥兒歸巢的景色,美的宛如明信片內的夢中世界。

  ……如果真的只是一場夢,那他還不會這麼難受。

  頹然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隱忍許久的淚腺終於潰堤,一股被壓抑的椎心之痛湧上心頭,令綱吉傷心的哇哇大哭了起來,將所有累積的情緒一口氣釋放出來。那哭聲絕望又惆悵,令人聽了也忍不住開始鼻酸,彷彿光聽聲音就能感受到他所有爆炸出來的情緒……
  「專屬於骸的珍寶」……所以骸一開始才會那麼失望,期待了十年的精靈居然是自己這種貨色,姑且不論性別,自己在各方面都差勁到令人不忍說--性格懦弱、能力低劣、長相平凡,更別提連性別都不及格了,一開始還沒搞清楚狀況,只因自己喜歡骸而傻呼呼的想接近他打好關係……骸現在只是想盡辦法想接受自己罷了,他知道在骸眼中,自己根本不是什麼「珍寶」,而是個可憐的「瑕疵品」。
  差點就被無情的遺棄、靠哭泣博取同情才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的自己,怎麼看都不像是精靈王預言的「珍寶」。
  ……又換個角度想,搞不好是因為這是精靈王的預言,骸最後不得不接受,才說服自己說這精靈其實挺可愛的,沒有想像中的糟。
  但說到底,一切都只是錯覺。
  這預言意味著,骸肯定會在將來對他失去興趣……那名真正能成為骸伴侶的對象將會出現,屆時骸就連看都不會多看自己一眼了,搞不好還會覺得過去把感情放在自己身上真的很浪費。
  他就像被從地獄拉上天堂,又狠狠摔進更深更痛的無底洞一般,崩潰哭泣。



  哭了一兩個小時,綱吉也哭累了,頂著一張紅通通、慘兮兮的小臉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思索著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太過高估自己了,自己根本不能承受失去這短暫幸福而帶來的失落感──他已經沒辦法誠心祝福骸和他的另一半了。
  既然如此,回去只會給骸添麻煩吧……精靈王的預言是絕對的,從古至今沒有失準過,代表自己不管付出多少努力想挽留,將來那個人一出現,自己還是只能認栽,默默回到守護精靈的位子,乖乖被打入冷宮。
  很抱歉,他是精靈,不是聖人。
  ……要落跑嗎?
  或許骸在等不到自己回家後,反而察覺到他其實沒有那麼在意,進而發現精靈王預言的真正含意,從此以後就當沒自己這個精靈存在過也不一定。
  他知道,骸對於沒那麼重要的人事物是很冷漠的。
  但小腦袋一歪,左思右想後又改變了主意。
  ……還是回去吧,前幾天不是已經想開了嗎?現在又開始糾結,自己真的是很煩人吶。
  嘆了口氣,摸了摸口袋裡的錢,緩緩步回公車站牌……但走沒幾步就停了下來,並驚恐的跌坐到地上,甚至驚慌失措的想轉身逃跑--
  「綱吉。」
  瑟縮了下,動作靜止在剎那,動也不敢動。
  「……你……你什麼時候……」
  「從你出門的那時候起。」
  也就是說,骸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想法和行動,以自己完全沒有發現的方式跟蹤自己,並將方才大哭和歇斯底里的行為全都看在眼底。

  ……他真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

  「晚上氣溫比較低,你穿這樣會感冒。」溫柔的語調依舊,解下身上的大衣披到綱吉身上,令他渾身顫抖--不是因為氣溫。「走吧,我們回家。」
  但綱吉的大腿卻在這種時候不聽使喚,他焦急的捶捶那雙失去知覺的雙腿,身體的顫抖卻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淡淡一哂,骸蹲了下來,背對綱吉。「上來吧。」
  愣了一下,但旋即更用力的捶打自己的大腿--他不希望骸日後後悔的事情更多,像「讓自己上他的背」這種事情理所當然會在後悔的清單裡面。
  「上來吧,拜託你。」
  聽見後面的「拜託你」這三個字,令綱吉沉默了一晌,爾後乖乖趴上他的背,環住他的頸子……骸連從來沒說過的這句話都說出口了,他還能不給他面子嗎?
  靜靜的走了一段路,綱吉看不見骸的表情,但感覺得到氣氛是有點凝重的。臉頰靠在骸的背上,偷偷汲取他的體溫……好溫暖,骸身上的味道也很好聞,每次都能讓自己陷入幸福的泥沼中,暫時忘掉所有煩惱。
  抵達公車站牌,骸卻沒有放他下來,繼續背著他等方才叫好的計程車,也沒有坐下來的意思。
  「呃,骸,這樣不累嗎--」
  「綱吉想離開我嗎?」
  心頭一跳,綱吉沒料到話題會突然間被轉到這邊來。
  「呃……我……」心虛的抿了抿小嘴,結結巴巴。
  「我知道你很難原諒我,聽到我講那些話大概更覺得我很爛了吧。」了然於心的說著,卻讓綱吉錯愕的輕喘一聲。
  「沒、沒這回事!我……我只是……」平靜下來的身軀再度開始顫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如果你的人類夥伴是其他人的話,相信即使你是男生,一開始也捨不得對你這麼過分,因為你……其實真的很可愛,是我不懂珍惜。」
  「也、也沒有啦……我長得很普通啊……」這不是客套話,他是真心這麼認為。
  「無論如何,我都做了無法原諒的事情。」
  聽罷,綱吉正想開口,一台計程車就停到他兩面前,骸先讓綱吉進去,再跟著坐進後座,並指示司機回家的住址。
  一路上,骸都沒有說話,綱吉則緊張的偷覷著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骸的臉龐看來有點落寞。
  公車左彎右繞了一整天的路程,計程車花了兩小時就回到家了,骸付了車錢,再到車門口背對著綱吉,要他上來。
  順從的趴了上去,在行走的途中也沒吭上半聲。



  當骸將買回來的晚餐放到桌上時,綱吉才真正看見他現下的表情--疲憊且面無表情,俊臉失去以往擁有的風采,黯淡無光。
  皺了皺眉,這樣的表情和骸實在是太不搭嘎,綱吉反而比較適應他以前那冷漠不帶感情的臉龐,至少沒有失去骸獨有的自信和光采。
  「……骸?」
  「嗯?」連聲音都有點有氣無力。
  「我……對不起,晚點回家沒說一聲……呃……」
  「沒關係。」替綱吉擺好餐盒碗筷,骸的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至少你還是回來了。」
  「……」默默的接手晚餐,示意他可以自己來。
  接下來的半小時,他們都安靜的吃自己的晚餐,沒有說上一句話。
  綱吉忐忑的偷覷著骸的臉龐,垂首凝視手中的飯盒好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要把問題全部解決--像骸這麼聰明的人肯定不會沒注意到自己的反常和疏離,白癡如自己又不懂得掩飾這些負面情緒,搞到最後他不開心、骸也不爽。
  「……骸,你在生氣嗎?」
  「沒有。」
  「是喔……可、可是你看起來很不高興……」
  「是很不高興沒錯。」
  抖了一下,綱吉吸了一口氣,做好了隨時接受處罰的覺悟。
  「對不--」
  「請別道歉,我不要你的道歉。」
  「……」
  倏地,坐在對面的人影如箭矢一般的衝到綱吉身邊,他連驚叫的機會都沒有,手中的飯盒飛了出去,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
  「綱吉,老實告訴我……是我自作多情嗎?」
  銅鈴般的眸子睜的大大的,一個勁的猛搖頭。
  「那……為什麼你不肯留在我身邊?」
  話落,綱吉心虛的別開眼,褐眸開始飄移。
  「我、我沒有不肯留在你身邊啊……」
  「但你想離開我。」
  「我、我沒有……」
  「完全沒有想過?」
  嚥了口唾沫,綱吉害怕的縮了起來,現在的骸比以往還要可怕幾百、幾千倍,帶給他無法言喻的壓迫感,看來他真的非常非常生氣……說是暴怒都不為過。
  「我……我……」
  「吶……我真的覺得挫折感很重呢。」淡淡的淺笑終於又浮現在骸俊秀無雙的臉上,卻帶給綱吉更大的戰慄感,彷彿沉睡在深處的魔鬼已然甦醒。
  「骸、骸……?」修長的指頭沿著顫抖的軀體摸下去,並悄悄探入單薄的襯衣內……「噫!做、做什麼?」
  但骸沒理會他的詢問,手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反而俯下身去親吻白皙的嫩頸--這個動作令綱吉渾身一僵,因為骸從來沒有做出如此越矩的舉動,他也從沒想過骸會對自己有這方面的興趣。
  緊閉雙眼、屏息以待,希望待會骸就抬起頭來說是開玩笑的。
  但骸似乎完全沒有停止的打算,直到親暱的吻雨已然落到裸露的鎖骨上,綱吉的心裡頭才真正打起鼓來,小臉刷的一聲一片雪白。
  骸是認真的,雖然剛剛他說自己沒有生氣,但看他現在的動作和臉色──分明就是氣炸了!所以準備在這種失去理智的情況下鑄下大錯!
  纖弱的右手一把抓住摸上自己胸前的大手,埋在頸肩的頭停頓了下,爾後抬起──眸中的危險光芒和瘋狂沒有消失,神色詭譎的凝視著綱吉冒汗的小臉……他是認真的!他真的想做出無可挽回的事情!
  「請、請你考慮後果!」
  輕佻的冷笑了聲,嚇的綱吉又把心臟提高了好幾吋。「哦?會有什麼後果?說來聽聽。」
  抖音猛然窒住,困難的嚥下一口口水,閉上雙眸。
  「日後你回想起來,一定會覺得很後悔……」
  「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一定會後悔?」
  「精靈王的預言……說的不是我啊……所以你一定會後悔……」
  「你又不是精靈王,怎麼知道說的不是你?」
  振振有辭的駁斥令綱吉縮了縮脖子──果然氣爆了。
  「我……」
  「停!我聽夠了。」用手捂住正待說話小嘴,臉色冷硬到足以敲下一層冰──深吸了口氣,最後的理智在提醒骸千萬不能霸王硬上弓,他原不是如此失控的男人,但在綱吉的一再推卻、不信任下,也難以維持該有的理性。「現在不相信沒關係,我不勉強你了。之後你覺得我另結新歡而想幫助我也隨便你,但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你有那種感覺,這樣可以嗎?」
  連連眨了好幾下清澈如水的眸子,綱吉溫馴的點點頭,骸這才將鬱悶的神色扔一邊去,換回原本興味盎然的笑容。
  綱吉輕吁了口氣,反正骸已經做出該有的保證了,現在就由他去吧!
  「吶,綱吉。」
  「呃?」剛放鬆的肩膀再次緊繃了起來──又怎麼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現在你是我的伴侶對吧?」
  瞳眸睜大,嘴角拉了一拉答不出個所以然。
  看這情形,骸當做他默認。
  「那我想好好的『瞭解瞭解』你,應該不為過吧?」
  笑容開始僵直,綱吉輕輕地挪動屁股往後退,欺在他身上的男人卻也一步步的往前進,兩人的距離連一厘米都沒有拉開。
  「瞭、瞭解什麼……?」他知道骸想完成剛才被打斷的事情,一籌莫展之餘只好裝傻。
  「待會兒你就知道囉。」細長的眸子笑瞇成兩道月彎,龐大的黑影完全籠罩在綱吉微抖的小臉和身軀上,後者閉上眼睛,用力緊抿小嘴,如同一隻被大野狼抓住的小白兔一般……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可不可以把大大的網站URL貼到我的網站?v-9
2012/07/05(Thu) 13:58 | URL  | 水母 #-[ 編輯]
噢....沙發
骸大人終於!~ (你在期待什麼
綱吉乖乖的接受骸大人的心意吧~
2012/07/05(Thu) 14:43 | URL  | 屬於 #-[ 編輯]
更新速度好快...话说暑假了吧...或者快要暑假了?
2012/07/05(Thu) 21:44 | URL  | 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 編輯]
哇~好快就更新了(開心)
接下來是H?(預感)
期待~!
2012/07/05(Thu) 23:16 | URL  | ★筱涵★ #-[ 編輯]
骸大人快點住手!!!!!!!
綱君不願意的情況下這種事可是禁忌啊OAO!!!!!!
日後一定會被討厭的哦...//
因為綱君會東想西想什麼的www
2012/07/06(Fri) 15:55 | URL  | 筱楓 #-[ 編輯]
RE:水母
什麼意思XDDDD?
是說把我這個站的連結連到閣下的站嗎?
OK的唷:)
2012/07/06(Fri) 17:5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屬於
恭喜XDDD
是啊骸大人終於走到這一步(?)
不過我不一定會寫出來就是了(也許跳過(ryyy
2012/07/06(Fri) 17:55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對澳洲來講是寒假唷XDDDDD
2012/07/06(Fri) 17:59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筱涵★
不一定唷XDDDDD
也有可能被我跳過(喂##)
2012/07/06(Fri) 18:02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筱楓
還是有理性的人存在啊!!!(欸)
不過這次我也支持骸大人強上(喂
2012/07/06(Fri) 19:35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這個坑實在是太好看了XDD
每天都會重複看1~2便
2012/07/06(Fri) 22:30 | URL  | ★筱涵★ #-[ 編輯]
对了!因为在澳洲是反过来的啊...
2012/07/06(Fri) 23:45 | URL  | 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 編輯]
一定要寫H!!!!!!!!!!!!!!!!!!!!!!!!
2012/07/14(Sat) 16:44 | URL  | 晨曦 #-[ 編輯]
RE:★筱涵★
謝謝/////
2012/07/20(Fri) 01:2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是呀QDQ
不過我待的這區離赤道比較近
所以不會下雪,還可以www
2012/07/20(Fri) 01:24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晨曦
姆唔……(看旁邊(?)
2012/07/20(Fri) 01:2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大家都希望天羽大寫H的.....
2012/07/28(Sat) 13:26 | URL  | ★筱涵★ #-[ 編輯]
RE:★筱涵★
是阿XDDDDD
可惜我沒有那個意願囉……(喂)
暫時還不想寫肉XDDDDDDD
2012/08/03(Fri) 12:1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