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3 (木) | Edit |
後記:

最近有想過要填舊坑,可是又很想挖新坑……傷腦筋吶(你##)
只好一如既往的視心情而定了(被丟石頭)
感謝大家的支持QwQ/////
你們的留言和支持都是我的動力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抵達保健室後,骸很乾脆的放下掙扎不休的綱吉,俊臉還被踢了兩腳,但他絲毫不在意,悶哼一聲後就轉身走向藥櫃,翻找專治口腔傷口的傷藥。
  不一會兒,他就拿著藥罐回到綱吉身邊,拍拍小臉要他回神。
  「張開嘴巴吧。」
  「欸?」
  「剛剛咬傷舌頭了吧?來,張嘴吧,我不會亂來的。」
  本來就壓根兒不認為骸會亂來,綱吉毫不猶豫得乖乖把嘴巴張開接受他的好意,但治療結束就立刻把嘴巴合上,板起臉孔來跟骸大眼瞪著小眼。
  「骸,那個女孩也許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但這樣對女孩子很沒禮貌,會讓她們以後不敢嘗試跟你告白啊!」
  不料,骸卻無關緊要的笑了笑,一屁股在綱吉身旁坐下,擅作主張的搭住他的肩膀,將他摟進懷裡。
  「無所謂。」蹭了蹭柔軟的褐髮,愉快的嗅著上頭陣陣的清新髮香……喜歡的人就近在咫尺,幹嘛還在意其他想告白的人?多此一舉嘛。
  「怎麼可以無所謂──唔唔……別、別一直蹭啦……」渾身顫抖的想離開令他腦漿沸騰的溫暖懷抱,綱吉有種全身肌肉都抖個不停、快要失去控制的錯覺──要是再不想辦法讓骸住手,他的心臟肯定會提早罷工!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聞,抱起來也很舒服呢……啊,對了,從今天開始晚上就跟我一起睡吧,摟著你睡一定可以睡得很好。」手一彈指,未經綱吉同意就擅自做出決定。
  ……他就這麼想殺了他嗎?
  那何必這麼麻煩!簽個名就完成了啊!
  「等等!我、我不要!」幸好現在保健室沒有其他病人,綱吉決定在這裡就把話說清楚講明白,免得他的心臟在這種莫名奇妙的情況下超過負荷。掙開骸抱個死緊的雙臂,綱吉趕緊逃離他的魔掌,和他面對面對峙。
  面色一沉,閃爍著危險光芒的紅藍異瞳瞇了起來,稍稍澆熄了綱吉旺盛的決心,後者瑟縮了下,但為了往後的平靜生活,他決定勇敢正視回去。
  「為什麼不要?」
  不僅被骸搶走了先發言的機會,提出的問題還是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問題,讓綱吉的嘴角不住地抽搐……這個問題還用問嗎?
  「骸,我是──」
  「男的,我知道,可是我喜歡你。」
  話一出,綱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句話從六道骸口中講出來說有多可怖就有多可怖、多駭人就有多駭人,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一般狀態下,這種話是不可能從他的金口中傳出來的。
  但其實也沒人見過他戀愛狀態的模樣,包括他自己。
  這個狀態也是綱吉給他的其中一個「第一次」。
  「……我也喜歡你,可是是真的喜歡。」淡淡的回答,綱吉的反應意外的冷靜──他堅持了這麼久的否認,終於在今天破功了。
  如釋重負的吁了一大口氣,綱吉覺得壓在心上的負擔減輕了許多。一直以來,他都不敢承認。他知道,像骸這麼聰明的人肯定看得出自己對他的那股笨拙又明顯的感情,但只要他裝傻並不妨礙骸,他還是可以當骸的朋友。
  但現在,他累了。
  反正最糟的情形不過是自己原本就有心理準備的下場,也是骸原本就很想做的事情──換掉他。誠如精靈王所說,也不過就是換掉「他」這個人格而已,重組後還是同一個生命體。
  對守護精靈而言,唯一的羈絆就是人類夥伴。
  如果是連人類夥伴都同意的「置換」,那也就沒有什麼殘不殘忍的問題了──孤獨寂寞的活下來,連死去都沒有人在乎的話,才是真正的殘忍。
  「我……我打從一開始就很喜歡你,還沒見到你的時候就很喜歡你……剛、剛到你家時也不是抱著單純當你朋友的心情,就算已經知道你很討厭同性而且態度很差,我還是……還是偷偷希望我對你而言是個例外……」憋在心裡的告白全都一股腦兒傾瀉而出,沒有過濾就直接攤開在骸面前,而後者則靜靜的聽,沒有打斷或催促他。
  「我在出發前還跟同伴們做同樣的夢,粗略擬定好剛到人間界的行程……我想你原本一定也有規劃,從你第一天的表情就看得出你有多麼的期待……」唇角抖了抖,綱吉似乎覺得自己很可笑。「我早該明白既然自己跟大家不一樣,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也不會一樣……或許其實我知道,可是不想在證實前去面對它……」
  見骸沒有發言的打算,綱吉自暴自棄的繼續說下去,想把累積到今天的委屈和痛苦全都丟出來,再悶下去他遲早也會爆炸。
  「其實你一開始完全沒想錯,你根本就不必對我感到愧疚……因、因為我是真的喜歡你,也的確有想辦法接近你,偷偷期待你也許認識我之後會喜歡我……而且不是朋友的喜歡,是你會覺得噁心的那種……跟我一樣的喜歡……」所以即使當時被骸惡劣對待,綱吉牙根咬緊一點還是待得下去,因為他帶有一股罪惡感……自己的確如骸所說,對他存有不該有的「非分之想」。
  就算只有一咪咪,還是違背了自己一開始說的「不會妨礙他」的承諾。
  「所以你根本就沒有對不起我,沒必要覺得愧疚還是什麼的,因為你都沒猜錯也都說中了,我從踏進你家的第一步起就在撒謊,沒膽子一開始就表明自己是男生,也沒跟你說可以換精靈的事情,還騙你說會盡全力協助你事實上卻還是偷偷想要接近你……還有你對我的學校成績表達不滿時,我也的確有『還不都你害的』這種念頭……」
  深吸了一口氣,舒服的呼了出來,連同這幾個月的辛酸和悲傷一起。
  不管骸是不是只是想套出自己的真心話好正大光明的踢他出門,他都不在乎了。
  他反而十分困惑,聰明一世的骸怎麼會想出這種餿到不行、鳥到不行的謊言來補償他,像「喜歡他」這種一聽就讓人想嗤之以鼻的笑話,虧他講得出來。
  一開始把他嫌得跟垃圾一樣的人居然反過來說喜歡他,誰信!
  過了好半晌,骸都沒有動靜,反而是決定豁出去的綱吉開始感到扭捏不安……怎麼回事?怎麼不趕快給他判死刑?要殺要剮都隨便他,拜託他快點下決定好不好!
  又過了幾分鐘,骸總算開口了。
  「說完了嗎?」
  屏息,默默的點頭,心裡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至少他這陣子過得很幸福也很受寵若驚,即便都是假的也沒關係,他感受到的快樂是真實的就好。
  就算知道那些都只是做戲或別有所圖,他還是曾經感到很快樂。
  嘆了口氣,骸柔了揉太陽穴。「綱吉覺得我在騙你嗎?」
  「嗯……」絞著手指,用力得彷彿想把它給扯斷。
  「相處這麼久,綱吉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
  「……」抖了抖唇瓣,似乎正在猶豫該說真話還是扯淡。
  「說實話沒關係,剛剛不都說那麼多了嗎?」輕笑,那笑裡看不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壞,綱吉只得嚥了嚥唾沫,輕撫自己的胸口……骸說的沒錯,反正剛剛都說這麼多了,現在還在怕什麼?
  「……自私、自戀、傲慢、目中無人、差勁、惡劣、自我中心的男人,啊,不過只針對同性,對異性是溫柔、有禮、紳士、大方、體貼。」難得有機會,他就給他罵個夠!這些話綱吉不知道憋在心裡多久了──他喜歡骸,但並不代表他得喜歡他的全部,他也是有感覺的生物,受到那些虧待不可能一點情緒都沒有。
  沒想到,骸在聽見這些評價後反而噗哧一笑,令綱吉冷汗冒得更兇,雙腳悄悄貼著地面往後移動,卻在下一刻被骸用力一扯,非自願性的跌到他身上去。
  「嗚哇!」
  「那你覺得,像我這種男人,有可能因為想補償你而作出讓自己為難的決定嗎?」
  窒了一下,綱吉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點……沒錯,既然骸是那種無情又冷漠的人,自己又沒有變性,他肯退一步把自己當朋友就很不可思議了,根本沒必要更進一步謊稱喜歡自己。
  「呃……你……可能……是因為……愧疚……吧?」
  「哦呀?以你對我的了解,有可能嗎?」帶笑的捏了捏綱吉開始染上困惑的小臉,壞心眼的湊近他紅潤的面頰吐氣呢喃,令人兒打了個哆嗦,不由自主的歪了歪身子,想離這個男人愈遠愈好。
  「唔……我……我也不知道……」愈歪愈下去,最後綱吉感覺到自己的背部貼到了柔軟的床舖,但眼前的男人卻沒有退後的意思,漂亮的瞳仁仍舊凝視著自己,絲毫沒有轉移視線。「呃……骸……?」
  他想幹嘛?
  自己對他說了這麼多無禮又過分的話,他不是應該氣炸了嗎?
  「你的分析很對唷,綱吉,你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了。」輕柔低沉的嗓音貼在淨白的耳畔旁蔓延,侵犯著他的每一顆細胞、渲染著他的每一條神經。「正因如此,你應該很明白,除非我真的喜歡你,否則不可能肯花費這麼多心力疼愛你,不是嗎?」
  心臟劇烈的跳動著,骸的脈搏和體溫清楚的藉由貼合處傳到綱吉身上,後者乾澀的舔了舔微白的嘴唇,要不是骸整個人壓在他身上,瘦小的身軀肯定會抖個不停。
  「可、可是……」
  「我知道你需要時間想通跟接受,所以不用可是了。」嘴角始終維持著完美的弧度,親暱的輕吻著發紅發燙的臉龐,大手桎梏住他抖個不停卻仍然想反抗的小手,瀰漫在他倆身邊的氛圍是溫暖及曖昧的。
  「等、骸……嗚……」堅持不住的小腦袋終於報銷,爛糊糊的無法思考,眼角泛著溫熱清澈的淚光,喘息不已。
  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刻,綱吉放棄了掙扎,頭無力的躺在柔軟的枕頭上,白茫茫的視線落在開啟的保健室大門上……
  ……保健室的門什麼時候打開的?
  而且不只打開,外頭還站了一打學生,全都用同樣的表情瞪著自己和骸的這個方向──目瞪口呆,每個人的眼珠子都瞪得比龍眼還大,嘴巴再張大一點就會脫臼。
  由六道骸親口告白已經非常不可思議了,現下連眼見為憑的鐵證都秀在眾人面前,縱使想告白的女孩子們再怎麼不願意,再不相信就是自欺欺人了。
  因此,所有人都摸摸鼻子默默離開,最後一位還細心的將滑門關上。
  「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關係囉,你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慢慢適應唷。當然,一開始我會克制的,就從一起睡覺開始吧,晚安。」愉快的笑道,下一秒就翻了個身,轉而讓綱吉趴在自己身上,雙手緊緊的抱住變成石雕像的精靈,帶著平穩的呼吸進入夢鄉。
  差點反應不過來的綱吉先是石化了好幾分鐘,最後才苦著臉咬住下唇,眉頭打了個深深的死結……怎麼會變成這樣?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啊哈、又是第一個www

骸大人做的好喲、就這麼睡著吧OwO~
不過沒想到在綱君心裡的骸大人是這樣呢~
骸大人聽了很傻眼嗎xDDD

啊、找到錯字:)
那個...「柔了揉」的「柔」...~
2012/05/03(Thu) 20:58 | URL  | 筱楓 #-[ 編輯]
怨念楼上....楼上楼上〒_〒...纲吉你再这么呆(づ ̄ 3 ̄)づ姐姐会带你回家哟【去死!
2012/05/03(Thu) 21:36 | URL  | 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 編輯]
又沒搶到頭香.............(失望)
骸你做的太棒了!!
2012/05/03(Thu) 22:15 | URL  | ★筱涵★ #-[ 編輯]
RE:筱楓
恭喜XDDDDD

骸大人不是一直都是這種人嗎?(住口)
他其實一直心知肚明吧XDDDD畢竟自己一開始對綱吉那麼壞,本性豪不保留啊www

噢噢噢謝謝糾正!
2012/05/05(Sat) 17:1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我是贞子...虽然是土豆...
骸大人不會允許的www(大笑)
2012/05/05(Sat) 17:1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筱涵★
請再接再厲!(咦)
骸大人也加油XDDDDD
2012/05/05(Sat) 17:1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吃了小綱快快快!!!!((揮旗
2012/05/05(Sat) 17:47 | URL  | 晨曦 #-[ 編輯]
RE:晨曦
大家怎麼都這麼心急XDDDDDDDDDDDDDDD
2012/05/09(Wed) 18:4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