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9 (火) | Edit |
後記:

好驚險XDDDDD太驚險了!!!(被巴)
時間請靜止吧!!!OTZZZZZ(被甩巴掌)

今天的鮮網很煩T_T
一直網頁錯誤是怎樣啦##
討厭OTZZZZZ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穿著黑色的長大衣在街上徘徊,藍髮少年的臉蛋被寒風凍的紅通通的,臉上掛著不屬於少年的老成表情,再加上他那和同齡小孩相比過於高挑的身材,任誰都可能把他誤認成高中生。
  一瞬,眼角餘光瞄到兩三個身著黑色西裝的驚慌人士,立刻飛也似的奔進旁邊的巷子,直到他們走遠之後,才又緩步走了出來。
  是的,他是逃出來的。
  逃出那個沒有溫度的家。
  他現年才十三歲,卻已經攻讀完國外的多項博士學位,帶著一身榮耀回國,父親立刻將手上的一間公司交給他管理。雖然他有計畫、也有能力在管這間公司,但年齡仍然是個無法抹滅的問題,許多高階主管都對董事長將重責大任交付給少年的決定感到震驚且無法接受。
  但他不也是嗎?
  他也不想要這些東西,為什麼要受這種罪?
  應該說,從小到大,他總是平步青雲、一帆風順,但卻缺少了一般人對生命所擁有的熱情……沒錯,他一點目標都沒有。
  他從來沒有想要的東西。
  他知道,不管他想要什麼,財力龐大的父親一定會竭盡所能的供給他,就算自己不開口,父親還是把一堆東西堆到他面前要他收下。
  不過,他真正想要的,父親卻給不了他。
  今天,他想用自己的雙眼看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雙腳走過這條街道。

  但結論是,他對人類失望透頂。
  在街道上看見的人們,想要的東西都是物質上的享受,全都是要用金錢兌換的物品。
  他根本不缺金錢,因此無法理解這種東西到底能帶來什麼樣的慾望。
  縱使金錢可以兌換任何東西,相反的,它本身的價值卻比不上任何東西。
  今天它被印上鈔票的印花,他就是擁有上頭數字身價的紙鈔;今天它被一枝筆弄出一點汙痕,它變成了毫無價值的廢紙。
  他是個少年,是個十三歲的少年,卻對這個世界一點期許都沒有。
  因為他已經擁有了一切。

  走著、走著,骸在一間擁有偌大空地的建築物前停步,裡頭廣場上傳來的西笑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發現,比起那群追求金錢的成年人,他對無憂無慮的小孩子比較感興趣。
  抬頭望著建築物的招牌,快要掉漆的金色字體大大的寫著『收容所』三個字。
  這裡……就是大家所說『孤兒院』吧?美其名是收容所,事實上是專收一些失去父母的可憐小孩,讓他們有個棲身之所。
  因為鐵門沒有關,骸便直接走了進去,靜靜地欣賞著在裡頭玩雪的孩子們。
  回想起來,自己好像沒有玩過雪呢。
  他的童年就是父親所計畫的英才教育,簡言之,他根本沒有一般人該有的童年。
  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只要再過幾年,就會跟外頭的成年人無異了吧……只要他們理解金錢的重要性,就會開始將那無用的紙片視為最重要的珍寶。
  這個世界真叫人失望透頂。

  偶然,其中一個小孩吸引了骸的注意力。
  那個小孩和其他人不同,沒有沐浴在玩雪的喜悅中,但卻也沒有進屋去取暖,反而蹲坐在樓梯上看著大家玩樂,從他的表情看來,他也很想加入,但卻強逼自己留在樓梯上。
  真是個奇怪的孩子,骸心忖。
  話雖如此,但當骸一回神,自己已經站在那名孩子的身邊,後者也抬眸望著自己,困惑的盯著突然到他身邊的不速之客。
  骸對自己下意識的動作感到困惑,但他並不驚慌,畢竟他可是完成種種困難學業和教育,成功歸國的人才,對方不過是個小鬼頭,沒什麼好擔心的,搞不好他連話都不太會說呢。
  而小男孩也沒有盯他盯的太久,見骸保持沉默之後,他便把視線轉回廣場上的其他孩子,眼中仍然充滿了渴求。
  悄悄坐在他身邊,骸意外的發現自己對這個小孩居然這麼有興趣,腦中針織著各種想問他的問題……例如為什麼不下去一起玩?為什麼會露出那種表情?為什麼不進屋取暖?
  直到空中飄嚇了細小的白雪,骸才被又降了幾度的氣溫給弄回神,但廣場上熱鬧依舊,這點小降溫根本弄不熄孩子們的熱情,包括自己身邊的這個小孩,僅是縮的更緊,但完全沒有進屋的打算。
  凝視著小男孩凍到通紅的雙頰,骸便脫下了自己的長大衣,披到他身上……這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不解的望著骸,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衣,這顯然帶給他不少溫暖,因為他的手臂沒抱的那麼緊了。
  『謝、謝……』
  稚嫩的童音令骸稍稍愣了一下,聽說話的狀態還有點斷和口齒不清,應該是剛學會說話沒多久。
  『你怎麼不下去一起玩呢?』忍不住地,骸扔出了一直在腦中打轉的問題。
  小男孩轉頭望著骸,顯然是正在打量這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爾後便用不流利的語言開口。
  『我、太小……』
  聞言,骸轉頭望著廣場上嬉戲的孩子們,裡面有好幾個跟這個小孩身高差不多的孩子,雖然他們的體格都比這個小孩還要壯碩許多。
  『你幾歲呢?』
  『兩、歲……』
  『哦呀,那我想你不會太小唷,廣場上有很多人都跟你差不多呢。』
  『我笨笨……』
  愣了一下,骸有點錯愕的望著眼前的小孩,他的臉上寫滿了一般小孩不該有的自卑,就跟自己的老成一樣不可思議。
  怎麼說呢?一般的孩子不會說自己笨,更不會承認自己笨吧?
  『怎麼會呢?你會說話,也會走路,跟他們沒有什麼不同呀。』
  『我會倒倒……』
  意思是很容易跌倒嗎?
  『那有什麼關係呢?你看其他人,他們有時候也會跌倒呀。』
  『我笨笨……拉他們倒倒……』
  意思是他會害他們一起跌倒嗎?
  『不會啦,你看他們,也是一起跌倒呀。』
  但小男孩卻用力搖頭,水汪汪的褐眸彷彿快要溢出淚珠。
  『我煩煩……爸爸媽媽不要我……』
  到此,骸這才想起,這是一間孤兒院,裡頭收養的都是些無依無靠的小孩……但小孩子生性樂觀、沒有煩惱,照理說應該會和廣場上的孩子們一樣,因看見雪而開心的忘了自己為何待在這裡。
  更確切的說法,兩歲的孩子不可能想這麼多吧?
  因此,骸顯的有些詫異,對眼前小孩的興趣也更加濃厚。
  『你叫什麼名字?』問到這裡時,骸突然想到自己忘了減慢說話的速度,但這名小男孩非但沒有聽不懂,反而還一一回答,實則令他驚豔不已。
  『綱、吉……』
  『聽好囉,綱吉……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這麼多小孩,卻只有他一個人蹲在這裡不想造成其他人麻煩,而且還明白自己已經被親生父母丟下,實則令人匪夷所思。
  『車車……打爸爸媽媽……紅紅的水……』
  意思是車子撞到他的父母,流出紅色的血吧……
  垂眸,骸起身走到綱吉面前,單膝下跪。『你親眼看到的嗎?』
  就在這當下,綱吉毫無預警的流出淚水、放聲大哭,但他的哭聲卻被週遭的嘻鬧聲所覆蓋,只有骸一個人聽的非常清楚……痛苦、懊悔、不捨,一個兩歲的孩子居然能哭出這些複雜的情緒。
  下意識抱住眼前哭成淚人兒的小孩子,骸不明白自己為何要這麼做,但現在的他就是好想緊緊抱住他、保護他,不讓他幼小的心靈再度受到衝擊……他是個跟自己截然不同,才兩歲就失去自己的父母,今後要全然靠自己生活的可憐孩子,但他卻擁有自己沒有的東西。
  對父母依戀的情感,是自己所缺少的。
  而孩子們要是在兩歲前就變成孤兒,一般而言是不會對自己的父母產生感情的……但這個小孩,綱吉,卻對自己的父母產生了莫大的戀慕,他懂的為他們掉淚、為他們痛苦……才兩歲,卻明白自己完全不明白的這些情感。
  他因為怕給別人造成麻煩而不進入廣場,甚至不進屋去休息,寧可待在這兒望著其他孩子們玩耍;他因為明白自己已經失去親生父母,難受的嚎啕大哭。
  好特別的孩子。

  『吶,待在這裡很無趣吧?綱吉跟我玩好不好?』
  淚汪汪的大眼眨了眨,並吸了吸小巧的鼻子。
  『我笨笨……』
  『不會的,我喜歡綱吉的笨笨。』學起綱吉使用幼稚的疊字詞,骸的心底第一次這麼想保護一項人事物。
  『我不煩煩?』
  『不會不會,一點都不煩。』話落,便硬是把綱吉拉了起來,並掏出放在口袋的袖珍型相機,對著因還走不太穩,而在雪中顫抖的綱吉喊叫。『過來、過來我這邊!綱吉!』
  哭紅的大眼盯著骸的笑臉好一會兒,便露出甜甜的淺笑,搖搖晃晃的朝骸走過去……

  他喜歡這個大哥哥,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