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0 (水) | Edit |
後記:

慘了忘記把引號改成雙引號!!!!!(表示回憶意味)
(趕緊開上篇來改(欸

寫到後面我居然有點想笑(?)
決定把骸大人的父母都設定成好人了(喂)
……有這麼好的爸媽為何性格還會扭曲成那樣?(被輪迴)

福爾摩斯好萌好萌哈阿(喘屁##)
續集期待阿Q/////Q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傍晚,骸的隨阜終於找到這家孤兒院來,搭住了正在偷拍綱吉玩耍的骸,請他乖乖跟他們回家。
  不耐煩的拍掉隨阜的手,依依不捨的多拍幾張之後,便將相機放回口袋,跑去扶住玩到一半差點在雪中跌倒的綱吉,後者在看見身後的骸之後,笑的很燦爛、安心。
  ……唉,真不該這麼早就把相機收起來。
  『哥哥、玩玩!』
  『對不起喔,小綱吉……哥哥的爸爸現在催我回家了,我明天再來找小綱吉好不好?』話落的同時,骸身後的隨阜們對看一眼,面有難色、有苦說不出。
  代表他們明天又要採取一整天的找人行動了。
  綱吉露出有點失望的表情,略帶興奮的臉龐低落的降了下來,但望著骸那誠摯溫柔的俊臉,他才又綻放笑容。
  『好!』紅通通的小臉看起來實在是可愛的不得了,骸的心底頭一次出現一滴滴溫暖的情感,他情不自禁的俯身親吻綱吉的額頭。
  明天,他就要來這邊把綱吉領養回去,不過因為他尚未成年,因此這部分還需要他拿到他父親的親筆簽名,今天一回家就要父親立刻把領養單填一填傳真給他,好讓他把可愛的綱吉接回家。
  嘖,未成年還真麻煩,縱使他已經得到多項學位,年紀太小卻仍然是個無法解決的問題。
  也罷,反正父親一向縱容他,這次應該也不例外才對。

  果不其然,骸的父親只問了兩句:「你喜歡他嗎」、「好吧」,彷彿骸不過是吵著要養一隻小動物罷了。
  雖然骸對父親擅自把綱吉想成小動物這點略感不悅,但當務之急就是把綱吉接回來,這些雜項日後再處理。

  當晚,骸將袖珍型相機裡的相片全都放到電腦上,目不轉睛的望著螢幕上沐浴在雪中的可愛人兒……可惡!要是隨阜們晚一點找到他,他就可以把好幾G的容量全都拍完,做成更厚的綱吉寫真了。
  沒關係,等到他把綱吉接回家之後,他就能每天都見到綱吉了……見到那名可愛的天使。
  對任何事物都興趣缺缺的自己,居然會這麼喜歡偶然在孤兒院看見的小孩子……話說回來,他是男生還是女生?雖然乍看之下是個小男孩,但搞不好其實是小女生也不一定,畢竟他才兩歲,該長的地方都還沒長出來,聲音也細細嫩嫩的無法分辨性別。
  雖然聽名字應該是男生,不過也有人會把女孩子取成這種男孩子的名字,所以也不是沒有女孩子的可能性。
  ……無所謂,反正明天把綱吉接回家之後,他就要負起照顧他的責任,填補他失去父母的空虛和寂寞感。



  隔天一大早,骸迫不及待的在最快的時間內整理好儀容,抓著父親昨晚傳來的領養單衝向孤兒院,可憐的隨阜們不過是出房門伸個懶腰就感覺到一陣風從自己面前吹過,回過神來才發現他該看顧的少爺已經飛奔出去,嚇的他趕緊衝回房間梳理,然後把同伴們全都挖起來追蹤少爺。

  孤兒院的大門今天沒有開啟,大概是雪積太深了,為了避免孩童們發生不必要的意外,所以才讓他們待在屋子裡。
  骸輕輕推開大門,帶著興奮的心情走了進去,腦中浮現當綱吉知道有人要來接自己時,會露出多開心的可愛表情。
  進屋之後,映入眼簾的是日久失修的老舊建築物,外表大概是因為被白雪覆蓋了,所以看不出它原來如此的破舊。
  今天回去之後找人來給這裡做個修繕吧,這樣的話綱吉一定也會很高興。骸心忖。
  一路上,骸看見不少孩子們已經睜開眼睛,眼巴巴的貼在玻璃窗上望著外頭的雪堆,似乎很想開門衝出去大玩特玩。
  但看來看去,卻老是沒看見綱吉的身影……奇怪,難道綱吉有自己的房間嗎?沒道理呀!
  在院長的辦公室門口站定,骸輕敲了兩下,便聽見一道略為沙啞,但十分好聽的回應:『請進。』
  一進辦公室,骸就四處東張西望,希望能在這裡看見綱吉的身影。
  『您好,請問您是?』
  『啊,您好,我是六道骸,我想來領養一個孩子。』
  『您想領養?呃,但您已經成年了嗎?』
  『我有帶我父親親筆寫的領養單過來,但他人在國外,無法親自前來。』
  說著,便把手上的領養單交給院長,語氣雖然平淡且有禮,但骸的雙眸始終沒有正視院長,仍然往外頭的大廳看去,希望能看見綱吉。
  『唔……原來是六道財團啊,那麼這個簽名應該是沒錯了……請問您是董事長的?』
  『我是他兒子。』
  『喔喔,您不介意我連絡董事長本人做個確認吧?』
  聽罷,那雙尋匿綱吉身影的異瞳才第一次正視院長,帶給她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呃……我、我並不是不相信您,只是這個程序是必要的,我必須親耳從董事長那裡得到承諾……畢竟您要領養的是一個孩子,不是一隻寵物,在他們離開這間收養院之前,我都對他們有責任。』
  靜靜的凝視院長好一會兒,骸才默默的把父親的手機號碼抄在桌上的便條紙上,並平板的提醒著。『妳可以打對方付費的長途電話。』
  『噢,謝謝……』不敢馬虎的撥打電話,轉接途中還忍不住多看了骸好幾眼……就一個未成年的孩子而言,他的眼神實在是夠冰冷、夠恐怖,就連一個在社會上經過歷練的大人都不見得能展現出比他更銳利的眼神。
  『喂?請問是六道董事長嗎?我是您想領養的孩子的收養院院長……啊,是的,他在旁邊,只是按照規定,我一定要打電話和您做個確認……是、是,我明白了,祝您安好。』
  掛上話筒,院長大口大口的喘了幾下,彷彿剛才經歷世界大戰一般,心有餘悸。
  『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了,那麼請問,你要領養哪一位幸運兒呢?』既然是被有錢人認養,相信日後將會過的錦衣玉食的生活了。
  『綱吉。』
  『……咦?』
  『綱吉,就是那個褐色頭髮,長的最可愛的小孩。』說話的同時,骸的目光仍然不停的在大廳裡穿梭。
  『呃……這個……』有點不安的把文件放到桌上,臉上流下冷涔涔的汗水,院長抖著手從胸前的口袋拿出手帕,輕輕擦拭。『綱吉不在這裡了。』
  房內沉靜了幾秒鐘,骸的動作就像靜止一般停在原地,而院長也不敢輕易亂動,連大氣都不敢哼一聲。
  轉過身來,骸扯出一抹冷漠的微笑,彷彿正在警告院長剛才那句話最好只是玩笑。『妳說什麼?』
  『我我我、我是說……他、他昨天就離開這裡了……晚上的時候……』
  『是被領養的嗎?』居然有人搶先他一步,骸生平第一次產生了輸家特有的屈辱感。
  『呃,不、不是的……昨晚政府的人來我這裡,說查到綱吉繼承了一小筆輔助的財產,而且也有親人尚在,於公於私都該讓他們把綱吉接走,因此……他就離開這裡了。』
  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骸默默的垂首望著自己的腳尖,累積再心底的快樂似乎一瞬間全被放光了,留下來的只有無盡的空虛。
  綱吉找到家人了,他應該要替他感到高興,因為他不再是自己一個人……但為什麼他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呃……六、六道先生?』
  『謝謝您,打擾了。』語畢,便將擱在桌上的領養單拿了起來,撕成好幾塊碎片扔進垃圾桶裡,揚長而去。



  落寞的坐在床上一整天,骸現在沮喪的連飯都不想吃。
  他長這麼大了,好不容易有個想保護、疼愛的人,卻在昨晚時就和他擦肩而過,這種滋味比輸家的感覺還要窩囊,令人感到不痛快。
  彷彿想要抓住什麼,明明已經把線緊緊纏繞在手中了,頂端真正想抓住的東西卻和細線脫離,離他而去。
  鈴鈴!鈴鈴!
  平凡的電話鈴聲現下對骸而言簡直是刺耳到不行,但他忍下一肚子的煩躁,伸長手臂接起床頭的無線電話。
  『喂,骸嗎?』
  『難道有其他人能在這個房間裡接電話嗎?』許是心情極差的關係,骸毫不留情的冷冷諷刺回去。
  『……你怎麼了?我不是已經答應讓你接回那個孩子了嗎?』
  『他離開了,在我去接他之前。』
  『哦?是被其他人領養了嗎?這孩子還真受歡迎。』
  『不是,聽說他還有親人在外面。』說到這,骸居然產生了希望綱吉的親人消失的想法,他甩了甩頭,對有這種想法的自己感到迷惘。
  『這樣啊……那你就死心吧,不管你再怎麼做,都不可能比的上他的親人的。』
  『……』
  『而且這樣對他比較好,不是嗎?』
  這句話,令骸有點生氣的皺起眉頭,音量略為提高。
  『這話是什麼意思?』
  話筒的另一端不是笨蛋,自然聽的出骸的語氣變化,他沉默了一會兒,便語重心長的對兒子提出忠告。
  『你媽的看法跟我一樣,與其說你想要領養那個孩子,不如說你想養一隻寵物,對不對?』
  話到此,骸氣憤的從床上起身,朝話筒冷笑。
  『呵呵……想不到您們會把人說成寵物,我實在是太驚訝了。』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你才見過那孩子一次不是嗎?你對他什麼都不了解,怎麼可能會這麼喜歡他呢?』
  骸沉默了好一晌,時間長到他父親以為骸把話筒擱在旁邊不想說話了,正當他輕嘆一口氣,準備要將話筒拿離耳邊時,骸總算開口了。
  『父親,您知道嗎?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產生過所謂的「慾望」,我該有的都有了,富裕的物質生活給予我別人無法得到的一切,但是我的心靈卻從來沒有感動過。』骸的語氣平板,也聽不出責備,但卻讓話筒另一端的父親感到些許的哀傷。『我沒有怪罪您和母親,因為您們都有自己的事業要忙,也因為您們的努力,我才能享有這些物質。我也覺得自己很奇怪,明明才見過綱吉一次,腦子裡卻滿滿的都是他,甚至想把他接回家來和我在一起,因為……他擁有我所沒有的一切。光是看著他笑,我的心靈就能得到莫名的滿足,像他這麼小的年紀卻懂的流出那種痛心淚水的小孩,我還是頭一次看見。』
  深吸了一口氣,骸搶在父親開口前接下去。『我需要他,父親……所以不管您和母親說什麼,我都不會放棄繼續尋找他的,我打算在各個領域都開出一片天,只要在所有領域都佈下我的網,總有一天一定可以找到他。』
  『……骸,你──』
  『再說,像那種把綱吉丟在孤兒院好幾天才去接他回去的親人我也不看好,搞不好他們只是貪圖綱吉繼承的那一小筆輔助財產,這樣綱吉怎麼可能會快樂呢?』
  『……』明白自己不管說什麼都會被打斷,骸的父親所幸暫時住口,聽骸把話說完。
  『我想說的就是這些了,請您轉告母親,在我成年之後不要推一些沒有用的相親照片來占我的空間,我是連翻都不會去翻它們的。』
  『……』
  『就這樣。』
  『……咳,現在我可以說話了嗎?』
  抬起一邊眉,骸冷淡的回覆。『請說。』
  『你的意思是……非他不娶?但你不是說他是個小男孩嗎?』
  『搞不好是個小女孩。』事實上不管是男是女他都無所謂,但礙於父母對「子孫」的期許,他還是把這個可能性講出來比較好……雖然這個可能性不高。
  『搞不好?那萬一他真的是小男孩呢?』
  『那就小男孩了,事實上,我反倒希望他是小男孩,才不容易被外面的壞人騙去夜店那種聲色場所賣淫。』
  『為什麼你會有這種顧慮?』
  『因為他實在是太可愛了。』
  『……』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