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1 (月) | Edit |
後記:

總算產出來了XDDDDDD
這篇難產了好久喔OTZZZ
加上最近又沒什麼手感TwT
更新整個停滯了OTZZZ(反省)
發表一篇文後就是轉捩點了TuT
我會努力更新的QQQQ(希望可以……(喂

廢怯少女復播了開心www
日本加油喔喔喔!!!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柔和的晨光灑進昏暗的病房內,綱吉雙目無神的半躺在床上,圓眼下方染上一層濃濃的黑影,無精打采的瞪著前方雪白的牆壁。

  『少了你的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

  思考了許久,還是沒能想出解決現況的好方法。
  倘若骸真的只把他當成玩具,那一切都很好解決,只要他一個人消失,這個世界就能減一個禍害、少一點負擔,自己也能從這不曾間斷的痛苦中解脫。他並不擔心庫洛姆,她也許會傷心難過,但有雲雀醫生陪在她身邊,這令綱吉安心許多。
  雖然還不清楚骸其餘的能力是什麼,但從他篤定的態度看來,絕對不會是自己想見識到的殘酷力量,在自己長眠的那一瞬間,骸就會讓這個世界跟自己一同下葬。
  他怎麼能擅自奪走其他人生存的權力呢?
  搖了搖頭、長嘆了口氣,綱吉一籌莫展的躺回床上,從上次骸強迫自己入睡之後,他就一直不停地絞盡腦汁想找出新的活路,卻連半根毛都沒想到……說到這理,最近骸很少來呢。
  當然,他不會像以前一樣開始擔心骸對自己失去興趣,反而是擔心骸到底在做些什麼。是單純在處理公司的公事,還是……不自覺地打起了哆嗦,心頭上那片烏雲始終揮散不去,綱吉的心裡總是有一股不祥的預感,一點一滴的侵蝕著他努力維持堅強的心靈。
  如果那些照片真的被公開了,一定會對骸造成影響。
  用純白的被褥蓋住自己的小臉,雙手抓緊,彷彿下定了巨大的決心……



  黑色的身影頹然倒地,骸擦了擦三叉戟上的血跡,將血布扔到屍體身上。
  另外一頭,千種也走進了這間染血的辦公室,身上也沾了不少血漬。
  「都解決了嗎?」
  「是,這是最後一間出版社了。」
  「是嗎?」偏頭望向從方才就面無血色的中年人,後者一見那對血色的異眸轉向自己,便連忙點頭如搗蒜。
  「是是是、是的!真的就這些人了!」
  點了點頭,但仍舊沒有把視線移開。「啊,對了,你有看過這些照片嗎?」拿起同樣沾有血花的信封袋,在中年人面前晃了一晃,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聽罷,中年人立刻搖頭猶如博浪鼓,深怕一個遲疑就會跟其他編輯長一樣成為冰冷的屍體。
  是的,他是六道骸老早就安插好的眼線之一,也幸好他被骸挑中,才免於慘遭殺害滅口的下場,而且六道骸的心狠手辣就和傳聞中的別無二緻,除了知情的編輯長和社長們以外,連看過照片的員工也都被無情的殺害,就算只是瞄過一眼也別想,而且在攻擊時都特易瞄準他們的眼睛。
  說什麼六道骸對澤田綱吉肯定會無情的拋棄,根本都只是瞎扯!入江正一太不了解六道骸這個人了。
  中年人之所以會被骸挑中,純粹是他們之前曾在生意上有過不少往來,所以他比其他社長還要了解六道骸這個人……他是個好惡分明、自我中心的男人,在澤田綱吉出現之前,他始終都是以自己為中心,對待外人從不手下留情,更遑論要得到他的目光和疼愛,就連當時最接近他的女人──庫洛姆˙髑髏,都無法打動他的心半毫。
  原以為六道骸會這樣孤獨一生,澤田綱吉卻在前陣子出現在他的生命中。
  澤田綱吉原本就也是公眾人物,他也是個成功的企業鉅子,不過跟六道骸不同,他的商業政策跟手段都和前者有著天差地遠,雖然是和六道骸差不多廣的大財團,卻因行事風格大相逕庭而從沒聽過他們有所交集,因此,他們原本是八竿子打不著、聯想也不會想到那邊去的關係,雖然有從地下情報聽聞他們的父母在幾十年前有一點交情,卻也沒有太多線索可循。
  沒想到,他還是走進六道骸的世界了,而且重要性似乎還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多很多──這麼說似乎還不足以形容他重視澤田綱吉的程度,應該說,他從自我中心變成了以澤田綱吉為中心。
  先前有工作關係時,他也曾經數次前往六道骸的公司和他談公事,路上的三姑六婆八卦傳的一個比一個精彩,先是說六道骸為了澤田綱吉辭掉百分之七十的股東,再來就是曾目睹他抱著澤田綱吉在公司裡大辣辣的行走,甚至有人說在經過辦公室時聽見奇怪的聲音。
  這點倒無所謂,畢竟六道骸早就宣布他倆是一對戀人,偶爾「溫存」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些揣測在他見過澤田綱吉本人之後,全都化為烏有。
  與其說他愛六道骸,不如說他怕他怕得要命。
  在得到號稱「現代柳下惠」的六道骸集於一身的寵愛後,有這種反應實在是不太尋常。
  但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中年人打算當作沒發現到,他倆的事情就讓他倆自己解決,自己淌這場混水大概只會落的家破人亡的下場──就像在場身亡的社長一樣。
  在入江正一打算賣給他們相片時,他在討論時堅持著反對意見,希望周遭不知情的社長們別走上這條死路,但在能炒動媒體和業績的誘惑下,坦白說,倘若他也是不知情的人,絕對不可能在景氣如此之差的時機裡放過這麼好的素材。
  當其他人問他反對的理由時,他又不能直接將真相說出口,否則肯定會打草驚蛇,屆時入江正一又會帶著照片消失,自己也就大難臨頭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呵呵呵,沒看過就好,看過的話你的下場也不會太好看唷。」沾滿血味的黑色手套拍了拍中年人僵硬的肩膀,並將一張支票塞進他的西裝口袋內。「拿,這是你的酬勞,足夠讓你們家這一輩子不愁吃穿唷。」
  不知是無心還是刻意,新鮮的血印留在他的廉價西裝上,刺鼻的腥味彷彿在暗示著他:將這件事藏在心底,否則連你也得一併消失。
  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他顫抖不已的對六道骸點了點頭,之後連滾帶爬的逃出這間血流成河的辦公室。

  待他離開後,骸將信封袋裡的相片拿出來檢視,千種雖然想提醒他此地不宜久留,但在查覺到他愈看愈火的氣場後,便決定相信骸大人自身的判斷力。
  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片刻後,骸總算將照片放回信封袋內,收進懷中。「走吧,千種,這裡不能待太久。」
  「是。」



  叩叩。
  只兩聲,綱吉就醒了。
  「請進。」
  話落,綱吉便緩慢的撐起身子,讓自己改為坐躺在床上。
  進門的是身著護士裝的美艷女人,臉上的妝令綱吉覺得有些刺目,很少看見醫院的護士會化這種不太搭嘎的大濃妝。
  「該替您換點滴了,澤田先生,其實您可以繼續休息,敲門只是想確認您是否清醒而以。」
  「……」
  默默的望著護士將就點滴拆下來,換上她拿來的新點滴,綱吉半句話都沒有說,但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那名女護士。
  「不好意思吵醒您了,請您繼續休息。」
  「站住。」即便身子仍就很孱弱,卻也恢復了抓住人的氣力,綱吉連忙抓住護士的手臂,在查覺上頭的肌肉時難得瞇起了暖褐色的瞳眸。「……妳是誰,是誰派妳來的?」
  眼眸瞪大了一瞬,但旋即又擺出困惑不解的微笑。
  「澤田先生?或許是新點滴開始見效了吧,您的意識似乎不是很清楚呢。」
  「我知道直接抓住妳有危險,但如果不現在抓住妳,妳就會逃到能夠保護妳的地方了。」對於護士的辯詞不于裡會,綱吉挪動另一隻手準備按下護士鈴,豈料被抓住的女護士就在此刻露出真面目,另一隻手用力掐住綱吉的頸子,將他壓回床上。
  「嗚!」
  「哼,你沒有想像中的蠢嘛,澤田總裁,我還以為在六道先生的細心保護下,你的判斷力早就所剩無幾了呢。」
  「妳……妳果然是……」
  「不過說也奇怪,我的演技應該完美無缺啊,先前用同樣方式暗殺的人都沒有發現,難道是點滴的顏色不對嗎?」
  「如果是換不同的藥,一定要重新打針……看來妳、不夠專業……」
  刷有濃密睫毛膏的雙眸眨了眨,接著發出了鈴鐺般的輕笑聲。
  「真不愧是澤田總裁,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樣,那你剛才就已經擅自把點滴的針頭拔掉了嗎?」
  「嗯……因為妳實在是不像一個護士……」
  「真意外,我還以為我穿護士裝很適合呢。或許先前被我殺害的人多少也有被我的美色迷住吧,才沒像你一樣這麼理智的發現我的漏洞。不過你也真笨,只要假裝不知道讓我離去,你也不用換另一個方式死了。」拿出亮晃晃的小刀,塗滿唇蜜的厚唇不懷好意的彎起嘴角,準備一刀給綱吉一個痛快。
  抿緊小嘴,綱吉試圖掙脫她的掌握,無奈體力尚未完全恢復,他索性閉上雙眸,等待一切結束。
  剎那間,他聽見了小刀被打飛到牆上的金屬聲響,壓制自己的重量也在瞬間消失,令他困惑的連大氣都不敢呼上一聲,也不敢張開雙眼。
  「真是……骸大人的想法還真的沒錯呢。」
  咦?這個聲音是……小心翼翼的張開雙眸,發現方才的女人倒在地上,腹部有著清晰的野獸爪痕,從她連喊叫的機會都沒有這一點看來,大概是當場斃命。
  站在女人身旁的是一名穿著西裝、卻略帶野性的金髮男人,他用不搭嘎的髮夾夾住一頭亂髮,臉上有一道清晰可見的大疤痕,橫劃過他的鼻梁。
  「你、你是……」
  「澤田總裁,拜託你也考慮一下當時的情況行不行?現在的你手無寸鐵,甚至連力氣都比不上一個女人,更何況她是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就算白癡來看都知道剛才的情形應該保持沉默,等她離去後再叫人啊!」
  話聲被打斷,劈哩啪啦的責罵聲席捲而來,打的綱吉一愣一愣的,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呃……」
  「我知道你怕人逃走,但最重要的不是抓不抓的到她,而是你能不能活命,拜託你搞清楚這一點好不好?如果你有個萬一,骸大人肯定會扒下我一層皮!」
  「對、對不起……」
  「算了算了,你沒事就好,幸好骸大人說得沒錯,他知道一定會有人來暗殺你,才要我在附近待命的。只要看到有人接近你的病房,我就會進入警戒狀態。」
  「謝、謝謝你……你是……城島先生對吧?」
  「隨便你要怎麼叫我,反正只要記住,如果又有差不多的情況出現,你必須選擇最安全的方法脫身,追人的工作就交給我,這樣可以嗎?骸大人最重視的就是你的性命,別害我丟小命啊!」
  想起骸的行事作風,想必就算是身邊的心腹也會毫不留情的動手吧?因此,綱吉順從的點了點頭,反正如果有城島先生會去追人,那麼擔心犯人逃走的顧慮也就消失了。
  「那個……我、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麼會有人想暗殺我呢?」
  話落,原本還在碎碎念發牢騷的犬瞬間安靜下來,他有點猶豫的瞄了瞄綱吉,爾後又貌似有點頭痛的抓了抓頭髮,似乎無法在回答與不回答之間作出定論。
  終於,他深吸了一口氣,選擇了「回答」這個選項。
  「那個,我必須先告訴你,骸大人心裡只有你一個人,那絕對不是騙人的。」
  「欸?呃,嗯,這我知道……」
  「好,那麼……會派那種女性殺手、又跟骸大人有關係的人,據我所知只有一個人,就是管理地下世界的大姐頭之一──M.M。」
  「咦?她、她怎麼會盯上我……」他為人清清白白、光明正大,怎麼會跟地下世界的人扯上關係?
  「她對骸大人有興趣。」
  「……這樣啊……」這麼一說他就明白了。
  「那我先出去了,跟你待在同一個房間太久,我會被骸大人解決掉的。」
  「……」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您好,什麼時候才有四六集呢?我期待它好久了說~(很抱歉我是那種一天跑來這二次的混帳)天羽大神求您行行好!不要在吊小人的胃口啦(大哭)不要生氣喔......(磕頭六千九百二十七次)
2011/05/29(Sun) 08:32 | URL  | 骸綱最棒啊啊啊啊~~~~ #-[ 編輯]
作者回覆
RE:骸綱最棒啊啊啊啊~~~~

不好意思讓閣下久等了(艸)
我會努力把這篇完結T_Tbb
2011/06/01(Wed) 01:24 | URL  | 天羽 橋(管理人) #-[ 編輯]
期待續集~(抱歉我也是一天跑來兩、三次的那種混帳= =)
2012/05/11(Fri) 22:33 | URL  | ★筱涵★ #-[ 編輯]
RE:★筱涵★
一天跑來兩三次怎麼會是混帳呢XDDDDD!!
很感謝你們的支持啊!QwQ
2012/05/12(Sat) 19:38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期 待 期 待 第 四 十 六 ~
要 加 油 喔 ~
我 很 喜 歡 看 你 的 文 (( 我 是 每 天 來 支 持 的 朋 友
雖 然 辛 苦 你 (( 我 都 試 過
但 你 要 加 油 喔 , 我 會 支 持 你 的 ~
2012/05/14(Mon) 23:57 | URL  | 黑夜 #-[ 編輯]
RE:黑夜
感謝閣下的支持QwQ
這篇很久沒更新了不好意思OTZZZ

題外話,請問閣下有訂購《櫻桃誘惑》嗎?
我這邊有收到一個無效的信箱,帳號跟閣下放在這的帳號一模一樣QwQ
不過那個信箱是163.com的>"<
麻煩閣下給我聯繫唷:)
2012/05/19(Sat) 11:1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Re : 天羽 橋
是 的 , 不 如 我 換 個 e-mail 給 你 好 了
bttylau@hotmail.com
Thanks
2012/05/27(Sun) 19:55 | URL  | 黑夜 #-[ 編輯]
RE:黑夜
好的XDDDDD
信已經寄過去囉!
2012/05/31(Thu) 16:05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