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1 (木) | Edit |
後記:

吼唷打回憶好有趣喔XDDDDDD(被打)
可不可以一直回憶?(被圍毆)

話說回來說故事時間好像有點太長了(你也知道##)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十一年過去了,當年的俊秀少年已成長成一名神采飛揚的帥氣男人,才二十五歲就幾乎佔據了所有領域的巔峰,主動表示好感的千金不知凡幾,但從來沒聽過他對任何人表明過朋友以上的意思,甚至連發展到朋友關係的女性都沒半個。
  想當然爾,想和他結為姻親的人多到足以踏爛他們家的門檻,因此六道骸喜歡的類型已經變成各個領域的千金們關注的焦點,經過她們一次又一次的從宴會中收集情報、向六道家的管家們探聽的結果,她們做出了以下結論:褐髮、褐眸、水汪汪大圓眼、天真、善良、內向,倘若擁有這些特點,骸對那個人的態度就會友善許多,甚至不吝於擁有近乎朋友的交往關係。
  雖然,超出這個關係的人還沒有出現。
  因此,上流社會掀起了一股炫風,褐髮儼然成了一種流行,而褐色的隱形眼鏡也成為熱門的商品,前往整形內科將眼睛放大的人也不在少數,甚至以往一些以驕縱任性聞名的一些千金小姐也突然間轉性,變的天真善良又內向,天知道骨子裡裝的大小姐細胞有沒有跟著一起改變。

  『今天下午的行程只剩下和萬國企業的董事長會談,其餘的工作您都在早上就完成了。』擔任秘書的千種恭敬的遞一杯茶到骸面前,並細心的唸出例行計畫。
  呼了一口氣,骸揮了揮手,示意要千種把這個約會推掉。『反正一定是要跟我推薦他女兒,我不去了。』
  『是。』說著,便用簽字筆在日程上畫一條線,彷彿不過是取消一份甜點。『對了,骸大人,您前幾天申請的教師資格已經送來了。』說罷,便將另一份文件送到骸面前。
  將文件拿出來,盯著那份文件,骸突然像被雷打到一般重重的拍了桌面一下,著實嚇了千種一大跳。
  『……對呀,我怎麼都沒想過呢?』
  『骸、骸大人?』將眼鏡推正,掩飾自己被嚇到的情緒。
  『十一年前,綱吉才兩歲,那麼現在也應該才十三歲而已,我想在其他領域找到他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我怎麼沒早點想到呢……告訴我,千種,綱吉這個年齡肯定還在讀書對不對?』
  『呃,是的,國民中學尚在義務教育的範圍內。』
  『太好了!千種,現在把其他工作全部退掉,下禮拜開始我要去當老師了。』
  啊咧?
  『咳……骸大人,您這個禮拜到下個禮拜的行程全都滿檔,要全部推掉實在是有點……』而且理由還是因為要轉職去當老師,那些重要人物不氣到吐血才怪。
  『該做的部分我會做完,至於結束之後還有意見的叫他們自己來找我。』
  『……是。』既然骸大人說會把未完成的工作做完,那他就沒理由、也沒資格要骸大人三思了。『那麼關於您要任職的學校──』
  『等我推出一個結果之後,我會把學校名字給你。』
  『是。』

  將多年以來收集過來和綱吉相關的資料全都統整在一起,骸反覆的思考、推論,逐漸把綱吉可能去的地區縮到最小。過去也想過,最糟糕的情況就是綱吉已經被帶出國了,但經過思考之後,想想綱吉的雙親也不過擁有一筆小額的輔助財產,他也像收養院的院長打聽去接他的親人可能的財務狀況,實在是不太可能有那個閒錢把綱吉帶出國。
  因此,他還待在國內的可能性也就相對提高了。
  再者,他向院長打聽到他們開去的車子不是出租車,而是自家用的小轎車,更能推斷出他們的住所就在收養所附近的郡城,將昂貴的私立學校去除掉,所剩下的國民中學就所剩無幾了。
  最後,也是最有力的推斷……他曾經找到目擊證人,說常在某校的上學必經道路上看見和他所說的特徵幾乎相符的人兒,因此二話不說,骸便選了那所學校。



  到達該校任教的第一天,骸就覺得很失望。
  因為從台上放眼望去,感覺上都沒有和綱吉特徵相符的人兒,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沒有一個跟綱吉一樣可愛,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猜錯學校了。
  開學典禮結束之後,骸第一個離開操場,大失所望的走回辦公室,恨不得離開這個令他失望透頂的場所。
  正當全校學生已經走光一半之後,一個嬌小的身影才氣喘吁吁的從校門口的方向奔進來,台上的老師們都用平板的目光瞪著那名學生,嘆息的搖搖頭。
  『連開學典禮都遲到,未來可怎麼辦呢?』
  『對、對不起……』該名少年難堪的垂下小腦袋,抓緊書包的帶子。
  『算了,你是哪一班的?認識一下你的班導之後,就快去教室上課吧。』
  『呃……我、我忘記我是哪一班的了……』聲音輕的比蚊蚋還要小,少年的小耳完全紅透了,證明他不是故意的,但他真的忘了確認。
  『我的天啊……算了、算了,你叫什麼名字?』
  『澤、澤田綱吉……』
  『好吧,你跟我一起到學務處看學生名冊。各位老師辛苦了!請回去上課吧!』



  綱吉現在應該是國中一年級的學生,為此,骸特別要求他一定要擔任一年級的班導,現在只能賭賭運氣看綱吉能不能待在他的班級裡,但掃過學生名冊,再掃過整間教室,骸再次失望的嘆了口氣,但該做的工作還是得做,反正教書對他而言並不難,要把這群學生提拔成全校最優秀的學生也不是不可能。
  『六道老師,您好。』
  聞言,骸有點困惑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美麗的女性,連骸都看她看的目不轉睛。雖然他欣賞的只有她的暖褐色秀髮和深褐色瞳眸。
  『您好。』禮貌性的給予一個微笑,或許是她的髮色和瞳色跟綱吉很像吧,骸對她的戒心放鬆了一點。
  女老師立刻羞紅了雙頰,但她仍輕咳了幾聲表明來意。『雖然您在教學上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但對本校可能還有些不了解的地方,校長要我在這方面幫助您,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我詢問。』
  『謝謝,我明白了。』微笑,並主動伸手向她示好,而對方也受寵若驚的望著他伸出的手,興高采烈的握緊。

  教導學生就跟他想像中的一樣簡單,骸很快就進入了狀況,並成功的將他的班級訓練成了校內的精英班,就連原本非常不成才的那幾個也被他拉進了校排前幾名,令所有人更是對他仰慕不以。
  但他還是沒在校內看過和綱吉相似的身影。
  不知為何,他的辦公室和其他老師是分開的,大概是校長對他特別禮遇,但這反而令他感到很反感,因為這樣一來也有可能減少他見到綱吉的機會,所以他特別向校長要求,二年級一開始他就要跟其他二年級的班導同一間辦公室,如果不答應這個條件他就要離開這所學校。
  原本他是要求立刻搬回一般辦公室,但校長好說歹說,說這間辦公室是為了他而裝潢的,而一般老師的教職員室也因此沒有多出來的位子,因此承諾骸二年級一定會讓他換回一般的辦公室,但希望他在一年級的期間能夠通融。
  雖然對這個結果感到有點不滿,但骸還是決定再忍一年,因此答應了這個請求。



  『唉!又是澤田綱吉!』
  在一年級下學期的尾端,當骸正好將自己那份出色的教學成果送到一般教職員室之時,某位老師的聲音如雷貫耳的刺進骸的鼓膜內,下一秒都就出現在該名老師的身邊,毫無預警的按住他的肩膀,嚇的該名老師差點整個人跳了起來。
  『你剛剛說……綱吉?』
  會是同名嗎?不管是不是,只要他看過一眼就知道了。
  『呃……是、是的。』對骸的行動感到不解和惶恐,該名老師的眼神不斷亂飄,就是不敢飄到骸臉上。
  『可以跟我說他是怎樣的學生嗎?』
  『咦?他他他、他是和六道老師完全沾不上邊的學生啦!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差勁的學生!連開學典禮都敢遲到,還忘了自己是哪一班的,根本沒把上學放在眼裡!』
  眉宇一皺,骸沉默了一晌,思考該老師方才給他的資訊。
  綱吉看起來是很乖的孩子,不太可能是這麼差勁的學生……難道只是同名嗎?
  『那剛剛為什麼會提到他呢?』
  『嗄?噢,因為他的成績實在是差勁到我看不下去了!』拿起桌上的教學成果表,該名老師大聲嘆氣,彷彿世界上再也沒有學生比綱吉還要沒用了。『學業成績不好就算了,連體育成績都差人一截,要不是中學是義務教育,他肯定早就因為成績太差被退學了!教到他算我倒楣!』
  望著綱吉悽慘的成績表,骸平靜的掃視「澤田綱吉」這四個字,好半天沒說話。
  是他心裡的那個「綱吉」?還是恰好同名的學生?
  『呃……六、六道老師?』
  『我記得你快要轉到其他學校了,對吧?』突如其來的一問令該老師錯愕的愣了一下,但他不敢愣太久,趕緊點頭回答。
  『是、是的!』
  『那好,你的班級讓我帶吧。』
  『欸?』
  『二年級開始,這個班就讓我帶,我會想盡辦法填補這個差距的。』
  『可、可是您確定嗎?其他人我不敢說,畢竟您曾經讓救不回來的孩子考到不可思議的成績,但澤田綱吉真的──』
  『這些由我來擔心就行了,祝你在其他學校一切順利。』
  話落,便帶著這一班的文件前往校長室……到底是不是綱吉,只要他見過一眼就知道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