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7 (木) | Edit |
後記:

一個手滑不小心把<續>打成<完>(欸)
我才正想說下一篇開始兩人就會不自重的放閃光引起週遭人困擾的說
怎能就讓它結束在這裡(woot)(被巴)

新年快到了!
二月之後《櫻桃誘惑》就不接受匯款囉!
因為就算匯過來我也不見得能寄啊OTZ
請別為難我T____T(舉白旗(?)

另外,新刊《Despair》已經確定為78P,售價NT130元囉!
謝謝大家的支持>____<
CWT27的攤位號碼是三樓的C46唷!(兩天皆是)
期待跟大家見面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天氣雪。

  最近氣溫有稍微回升一點,但溼氣還是很重,而且聽說明天開始又有冷氣團要過來了。
  現在,房東的心情非常不好……噢,用「不好」來形容還太過輕描淡寫,他現在心情極度惡劣,讓我根本不敢靠近他。
  為什麼呢?因為……京子從店長那邊聽說我請假很多天,店長還很多事的告訴她我的住址,她便上門來探病了。
  ……嘛,我覺得身為「朋友」,這個動作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看在骸的眼裡似乎不這麼認為。
  ……話說回來,我們這算在交往嗎?
  算?不算?……到底算不算?
  …………應該算吧,雖然我還沒有答覆,不過看骸的行為模式,任誰都會覺得我們在交往。
  今天的京子一樣很可愛,還帶了我最喜歡的小蛋糕過來……不過說真的,我實在是不希望她到骸家來探望我,因為屋主的臉色真的不是很好看。
  最後,骸很認真的像我詢問我的心意,我……
  ……
  ……我……
  ………………很喜歡…………………
  (日記的下一頁似乎是因被自己的想法刺激到而激動亂畫的痕跡)



  一進門,京子就接收到濃厚的敵意視線,她面有難色的退後了一步,幸好早就料到會有這種待遇,她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才沒連鞋都沒脫就被嚇跑。
  「打擾了,我來探望小綱。」
  笑容滿面的提高蛋糕以示自己的來意,但應門的男人卻半點好臉色都不肯給,一張俊臉彷彿結冰似的冷到令人直打哆嗦,可見自己對他而言並不是個受歡迎的角色。
  「別擺這張臉嘛,六道先生,小綱還在睡覺嗎?」
  「……刺耳。」
  「欸?」
  「『小綱』這個稱呼,真的很刺耳呢。」
  一愣,恍然大悟的笑了笑。「哦!被小綱拒絕之後,我才發現對他的感覺其實不算是戀愛,所以我們反而因此成為要好的朋友囉。加上小綱正因為他喜歡的人而傷透腦筋,我就成為他的戀愛顧問了,不知不覺就叫出這麼親密的暱稱了。」
  話落,骸頓時退後了一步,剎那間感覺到和她開朗笑臉完全不相襯的羅剎氣息──這女人,不好惹!居然輕描淡寫的說出砲擊一般的攻擊性字眼!
  沒錯,雖然自己擅自把綱吉當成情人來對待,但綱吉其實還沒有承認他們兩人的關係,在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中丟下一顆手榴彈的正是這女人方才講的那段話──戀愛顧問!綱吉有喜歡的人了!而且還會找這個女人討論!
  細長的眸畔瞇了起來,骸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你得冷靜,六道骸,不能讓「敵方」察覺異樣,況且對淑女客氣一點是紳士該做的風範。
  思及此,骸睜開眼睛,只得皮笑肉不笑的招待京子進自家客廳,並決定全神貫注的監視──呃,不,是聆聽他們的對話,找出蛛絲馬跡。
  以綱吉前陣子的反應和日記的內容來看,他應該是喜歡自己沒錯……但萬一不是呢?他六道骸雖然擁有帥到令人咬牙、優秀到令人妒忌的完美條件,卻從來沒有「戀愛」過。
  因為綱吉是第一個勾起他濃厚興趣,而且隨便一個動作就能取悅他的人。
  縱使不甘心,但在綱吉到底喜不喜歡他這一點,他真的沒有把握,也不敢隨便下定論。

  「骸,是庫洛姆來了嗎?」探頭,綱吉紅通通的小臉從臥房裡冒了出來,在對上來者的笑容後卻大吃了一驚。「咦?京、京子?」
  「六道先生說要去廚房弄點心。小綱,我來看你囉。」說著,指了指桌上的蛋糕。「店長說你最喜歡吃這個口味了,我特地買來探望你的。」
  「啊,原、原來是店長啊……不好意思,不過就像妳看到的,其實我的身體好的很啦,只是外面風雪太大,骸不讓我出去工作。」
  「原來如此。」理解的點了點頭,但當她的視線再度移到綱吉身上時,卻驚訝的睜大了雙眸,令綱吉困惑的低頭檢視自己。
  「怎、怎麼了?」緊張的左看看右瞧瞧,因為京子顯少露出這種略顯害羞的表情。
  骸又在他身上動了什麼手腳嗎?
  「……小綱,你跟六道先生很甜蜜呢。」
  聽罷,綱吉狠狠的被口水嗆了一下。「才、才沒有這回事!怎麼了?為什麼妳會這麼想?」是他的衣服上被畫上他們兩人的愛情傘?還是他穿成骸的衣服了?
  「……小綱來。」掏出包包裡的小鏡子,擺到綱吉眼前,要他仔細看看鏡中的自己。
  一開始,綱吉還瞧不出個所以然,他左看右看,都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直到視線稍微下移,他才終於發現京子到底看到了什麼。
  一個不小心,他把京子的鏡子捏裂了。
  「啊……」
  「啊!對、對不起!我會賠一個新的給妳……」
  京子還來不及開口,骸已經出現在綱吉身後,遞給京子一個全新的漂亮鏡子,臉上仍舊帶著微笑──陰森森、不太友善的微笑。
  「綱吉的疏失就是我的疏失,這個就賠給妳了,笹川小姐。」
  有點無辜的眨了眨眼,就算京子再遲鈍,也感覺的到這個男人散發出的排他氣息,要不是綱吉肯定會抗議,她相信他一定會立刻把自己轟出去,哪容的她走進他們家的客廳,連玄關都別想踏入。
  「謝謝……」
  「另外,妳也看到綱吉脖子上的草莓了吧?妳想的沒錯,那是我種的,而且我還打算在他全身都種滿我專屬的草莓,妳一點機會都沒──」
  「骸、骸!」褐色的腦袋不斷冒著白煙,綱吉真想就地蒸發到空氣當中。
  「嗯?什麼事?親愛的綱吉。」
  明知故問!
  「可、可不可以請你閉嘴……」
  「可以,只要笹川小姐答應不再來騷擾你。」
  「你、你太失禮了!京子是以朋友的身份來看我的,這樣也不行嗎?」
  「真的嗎?」瞇眼掃視京子,後者寒毛一豎,冷不防地打了個顫。
  「那我先走囉,小綱。」
  「咦?骸、骸只是在跟妳開玩笑的啦!妳不要把他的話當真……」
  「不,我本來就只是送蛋糕過來看看你而已,待會還有其他行程。看到你這麼健康,我也安心了。」其實還可以待久一點,但再繼續待下去,難保她不會被六道先生的凶惡眼神瞪出一個洞來。
  「這樣嗎……好吧,謝謝妳的蛋糕!」
  「改天見囉,小綱。」
  纖細的身影消失在玄關盡頭,綱吉臉上的笑容稍褪,他板著臉轉向骸,鼓起腮幫子對他發脾氣。「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京子!她不過是好心來看我而已!」
  「……綱吉,你居然為了她而對我發脾氣。」
  白眼一翻,綱吉覺得眼前這個高大完美又帥氣的房東簡直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算了!我不理你了!」
  別過頭去,準備走向房間關緊閉,但骸卻慢條斯里的擋在他的正前方,雙手環胸,擺明了不讓他過去。
  「……借過,骸。」
  「我想聽你的答案,綱吉。」
  心頭頓時漏了一拍,充斥在綱吉腦中的怒氣瞬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驚慌失措和害臊。
  「……什、什麼答案……」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綱吉。」
  屏息,穩定的呼吸聲瞬間轉變為急促。「這、這個……我……」
  強硬的托住綱吉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對視。
  「如果答案是否定,那我會放你自由,看你是要去工作還是找新的住所都可以,我會給你足夠的生活費以彌補這段日子你被我吃豆腐的委屈,然後,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呼吸聲消失了,四周的空氣冷到令人快要窒息。
  綱吉睜著雙眸瞪著骸,在他眼中看不見平日會有的戲謔,反而看見了他從來沒看過的嚴肅情愫……骸是認真的,他是真的很喜歡自己。相較之下,自己實在是很差勁,居然讓骸誤以為他是單戀,自己佔據著被單戀這奢侈的位置如此之久。
  從那血紅色的眼中,綱吉看的見一絲絲的、和骸不相襯的受傷。他第一次發現,原來骸的眼睛其實不是漂亮的亮紅色,而是如同鮮血一般,深沉的血紅色。
  他喜歡骸,可是卻只想到自己配不配的上他,卻沒想過骸在不在意這一點。
  從他的眼神,綱吉知道……倘若自己在這種時候仍然持否認態度,那這一切就結束了。

  ……好寂寞。

  悄悄地、緩緩地,綱吉舉起抖個不停的雙手,輕輕抱住骸的腰,小臉掙開他的大手,埋進他的懷裡磨蹭。
  對此,骸稍顯詫異的瞪大雙眼。
  「……歡……」
  「什麼?」
  「……喜、喜歡……」

  安心了。

  雙臂緊緊的摟住綱吉,享受著心想事成的幸福感。
  原來幸福,其實這麼簡單啊。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