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 (水) | Edit |
後記:

各位我回來了(被打)
最近在寫要出小說的文章TwT
更新暫緩對不起OTZZZ

CWT27預計會出一本悲劇小說本《Despair》
客倌想的沒錯,用的就是短篇文Despair的梗QDQ
不過劇情完全都是重打的唷!只有病是一樣的(欸)
因為是悲劇,所以到時候會發印量調查XD
這次沒有時間通販,所以就只有現場領本了QQ
印量調查幾本大概就印幾本了(欸)

最近真的好冷><
大家出門在外要穿暖一點唷!
新年快樂!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月十一日,星期二,天氣雪。

  聽說最近很冷。
  為什麼用「聽說」呢?因為房東──骸根本不讓我出門,所以我只能待在家裡看新聞了。
  其實不用看新聞也可以猜想的到,因為從高級大樓的頂樓望下去,是一整片漂亮的雪王國,點點霓虹燈摻雜在其中──光看就覺得好冷。
  不過在這棟有頂級空調設備的大樓眼中,這點雪不算什麼,我之前為了禦寒而購買的圍巾外套毛帽完全無用武之地,只能被我堆在衣櫃裡面。
  不是我不出門,是骸不讓我出門。
  「你病才剛好,我不准你出門。」
  礙於我的確是大病初癒的病人,只好暫時聽他的。
  順帶一提,現在我的身分奢侈的可以……骸以為他單戀我。
  他說他原本以為我也喜歡他,可是看我拼命想逃離他身邊的舉動,讓他覺得自己似乎判斷錯誤了,現在用很多奇怪的招數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呃,雖然有點超過了。
  不過誇張!太誇張了啦!
  這一定是個夢!我這樣告訴自己,然後用力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結果就是,我的大腿紅了一整片,而且瘀青了,因為我使勁吃奶的力氣擰下去,想說這樣才能讓我清醒……好痛喔喔喔喔!!!!!
  怎麼會這麼痛!!!!!這不是夢嗎!!!!!
  事後還因為這樣被骸用力揉了好久,痛到我下次不敢了啦!
  地獄好不容易結束後,庫洛姆敲了敲客廳的門走了進來。她的臉很紅,不知道有沒有發燒……奇怪的是,她一直在偷瞄我,還跟我說辛苦了。
  辛苦什麼?
  想了一想,大概是在慰問我的感冒吧!庫洛姆真是個溫柔的女孩子呢。



  「綱吉。」
  躡手躡腳走到玄關拿鞋子的身影一顫,綱吉有點尷尬的回頭,對著面無表情的骸打哈哈。
  「哈、哈哈……出去買個飲料而已啦,骸你想喝什麼?我可以幫你買唷──咿呀!做、做什麼!」大叫的理由不為別的,因為骸不僅把他的鞋子拍掉,骸很順手的把他的褲子也扯了下來害他跌倒,然後用力把整條褲子抽走──早知道就不該穿運動褲!
  「下次再想出去,我就脫你一件衣服,外面這麼冷,可能會受不了唷──還有更重要的是,我對這幅景象可是很歡迎的唷。」
  小臉一紅,綱吉只好抓著外套的下襬遮住空蕩蕩的大腿,匆匆忙忙的跑回房間,不出一秒後又慌慌張張的跑出來想拿褲子,但骸卻仗著身高優勢把褲子拿高,不讓綱吉碰到。
  「給、給我啦!」
  「哦呀,不行不行,作為處罰,我要沒收這件褲子。」
  「從、從來沒聽過這種處罰!那件不過是路邊買的地攤貨啦!」更重要的是,他目前只剩下這件褲子可以穿了,因為連日來大雪紛飛的關係,他的褲子都還吊著沒乾──說也奇怪,骸只有在這點上對自己特別苛刻,說什麼都不讓他用烘的,「浪費電」這三個字居然會從他口中說出來。
  想當然爾,骸就是想逼到綱吉只剩一件褲子,然後再把他這件褲子拿走。
  「只要你穿過就會增值了,我要收起來好好珍藏。」
  話落,綱吉嗆了一口氣,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珍──別鬧了!快點把褲子還我!」奮力一跳撲上把褲子摺好、正要走進房間的骸。「我只剩這件褲子了!求求你還給我吧!」
  許是體格的差異,綱吉的撲擊一點用都沒有,骸不但沒有跌倒,甚至連腰都沒彎上一下,現在的情景看起來就像是綱吉爬在骸的身上一樣。
  「哦呀?綱吉沒其他褲子了嗎?」壞心眼的問道,明明自己是罪魁禍首。
  「不、不然……你讓我把一件褲子烘乾好不好?如果你嫌浪費電的話我會付錢給你……」
  「不要,現在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根本不想幫你把褲子烘乾。」
  「……」
  「別愁眉苦臉嘛,這樣也很可愛呀。」
  「這、這不是重點!我是個男人!不要說我可愛!而且哪有人穿這樣在家裡亂跑的!」
  「有呀,在國外很多人都這樣唷,屋內有空調的話,在裡面都隨便穿呢。」
  「我、我又不是外國人!別鬧了,骸,快把褲子還給我!」
  「這樣好了,我把我的褲子借給你,怎麼樣?」
  「耶?」
  「如何?現在你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穿長一點的衣服擋住下面就好,二是穿我的褲子。當然,我比較歡迎第一條路唷。」
  「……你、你那麼高,我穿了一定會拖地……」
  「所以是選一囉?太好了,那麼──」
  「等等!我、我哪有選一!好啦!我穿你的褲子……」被趕鴨子上架的綱吉不甘心的選擇了第二個方案,而骸則是狡詐的咯咯笑著,摸了摸綱吉垂頭喪氣的頭便走進房間裡拿褲子。



  片刻後,綱吉套著骸的過大褲子坐在沙發上,綱吉不自在的將褲管捲起來,並拿起桌上的飲料吸了一口。
  充滿骸味道的褲子就套在自己身上,綱吉的心臟蹦蹦跳個不停,抓著杯子的手也抖個不停,小臉紅的和剝皮蕃茄有得拼。
  這是夢嗎?應該是夢吧?否則這幾天怎麼會這麼反常,發生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先是前陣子骸替自己慶生,之後還帶自己去過聖誕節,再之後更是對自己做出了告白,種種的一切都讓他覺得,這絕對只是個美夢。
  既然如此,只好再發生更嚴重的錯誤之前趕快把自己弄醒,否則回到現實的自己可承擔不起這種落差。
  深吸了一口氣,綱吉把褲管拉了上來,露出白皙纖瘦的細腿,嚥了口唾沫,接著便閉上眼睛,使盡吃奶的力氣用力一捏──「唉唷!!!!!」
  聞聲,原本待在房間裡整理從綱吉收藏(大部分是A來的)的骸趕緊放下手邊的東西,衝到客廳探視綱吉,因為方才的慘叫聲非同小可,跟綱吉同居好幾個月了,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悽慘的哀號。
  果不其然,綱吉的大腿上出現了一大片瘀青,怵目驚心,連骸都無法保持冷靜的神色。
  「綱吉!怎麼了?怎麼回事?」說話的同時,還匆忙的跑去浴室拿裝滿水的臉盆過來,乾淨的毛巾擰乾後覆在受傷的大腿上,而綱吉雖然還是痛的眼眶快要飆出淚水,卻沒發出更大的哭聲,僅是嗚嗚咽咽的小聲喘息著。
  「好、好痛……」
  「誰傷害你?這張桌子嗎?還是這個沙發?」就算不是生物,只要傷害綱吉就是罪該萬死,如果綱吉的傷口真的是它們造成的,那焚化爐將會成為它們的墳場。
  「……我只是想確認,這是不是夢而已……」
  「……」慍怒的神色褪去,轉為面無表情,瞇眼瞪視著綱吉。
  被骸銳利的雙眸一瞪,綱吉瑟縮了下,但隨後決定當作沒看見,若無其事的摸摸瘀青的部位。
  「反正這麼痛,就一定不是夢了吧……抱歉嚇到你了,骸。」
  「……」沒動,還是瞪著綱吉。
  見打哈哈沒多大作用,綱吉不安的扭來扭去,但骸的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他,他挪右就跟著右移,往左就跟著左盯。
  「我、我沒想到會這麼痛嘛……咿呀!不、不要!」死命抓住套在腳上的褲子,不讓骸脫掉它。
  但骸壓根兒不理他,七手八腳便把褲子給脫了下來,並將綱吉壓在自己懷裡不准他動,大手先是輕撫剛被濕毛巾擦過的部位,然後冷笑。
  「綱吉總是喜歡擅自把現實當成夢境呢,真讓我難過。」
  寒毛一豎,綱吉驚覺大難臨頭,趕緊扭動瘦弱的身軀,企圖逃出魔王的手掌心,但一切只是徒勞。
  「綱吉的大腿這麼漂亮,萬一留下痕跡怎麼辦?不行,現在就要把它揉好。」
  「一、一點都不漂亮啦!你說揉好是什麼意──不!不要!拜託你不要!」聞言,綱吉臉上的血色盡失,掙扎的更加厲害。他從小就很怕別人幫他揉瘀青,因為那種痛只會讓他覺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現在這塊瘀青大到令他覺得頭皮發麻的地步,揉起來的感覺肯定是──乾脆一拳把他打昏還比較快活!
  嗚嗚嗚,早知道就不異想天開猜測這是個夢境了啦!

  門外,庫洛姆正想按門鈴,卻發現玄關的門沒有關好,嘆了口氣便推門進去,並將門鎖戴上。
  「骸大人也真是的,門沒關好會影響室內空調呢,首領大病初癒,他真該細心一點。」
  脫好鞋子後,她拎著探病用的蛋糕走向客廳,但在尚未抵達前,卻聽見一陣陣求饒的哀鳴。
  「啊……啊!痛、痛啊!我、我下次不敢了!拜託你、拜託你放過我啦──啊!」
  「呵呵呵,這可不行,忍耐一下吧,待會就結束了唷。」
  「等──啊!慢、慢一點啦……」
  「真難伺候呢……吶,這樣有舒服一點嗎?」
  「唔……好、好多了……啊!不、不要亂動啦!骸……」
  「是是是,反正你待會就會希望我動了。」
  「怎麼可能──唔,還、還是動一下好了……」
  「哦呀,綱吉不是不要我動的嗎?」
  「動、動一下啦!我、我的腳麻了……啊!」
  「知道了,都聽綱吉的囉。」
  正要握住門把的柔荑瞬間靜止在空中,庫洛姆的小臉紅成了豬肝色,她沒想到骸大人會這麼大膽,在首領大病初癒後就實行「既定事實」,而且地點還是客廳,從剛才的對答看來,趣味似乎還頗惡劣,可惡到不行。
  現在是要進去打斷他們,還是在外面等他們結束呢?
  瞳眸一轉,庫洛姆放下手中的蛋糕,默默坐在門口,靠在牆上靜待綱吉的哀叫聲結束。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滿意的望著被自己揉成深紅色的大片瘀青,骸對癱在自己懷裡的綱吉微微一笑,並替他穿上自己的褲子。
  綱吉沒有答話,事實上他是無法回答,剛才的體驗就好像從地獄走過一輪似的,恐怖至極。
  叩叩。
  「嗯?啊,一定是庫洛姆,進來吧。」被綱吉的瘀青分了心神,骸差點忘記庫洛姆今天會來探綱吉的病。見她滿臉通紅的走進來,還拿奇怪的眼神看自己跟綱吉,骸忍不住噗嗤一聲,掩嘴偷笑。
  哦呀,可愛的庫洛姆肯定誤會了。
  「首領,你的病還好吧?這是有名的蛋糕店特製的蛋糕,希望你喜歡唷!」
  「謝謝妳,庫洛姆。」虛弱的一笑,剛剛的折磨還在綱吉心中猶存。
  然而,庫洛姆卻誤會了。
  「不要緊吧?首領,看來骸大人真的沒有手下留情……」
  屏息,綱吉知道自己剛才丟臉的哀號聲都被她聽見了,有點尷尬的別過眼神。
  「呃……是、是呀,可、可是其實還好啦……骸下手的時候其實也沒那麼重,有時候挺溫柔的……」
  「這樣啊……辛苦了,首領。」紫眸中充滿了同情,綱吉卻以為她知道方才的慘劇不過是在揉瘀青。
  「不會、不會!骸反而比較辛苦呢!」不但要壓著他,還要控制力道替他揉。
  「是嗎?骸大人應該很開心吧……」可以對首領這樣那樣,她相信骸根本不會累。
  「他看起來的確是游刃有餘……」大概是力氣差太多了,骸的確沒有露出疲憊的神情。「幸好他及時罷手,否則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撐多久才沒痛暈。
  「……真的辛苦了,首領。」骸大人真要不得,第一次就把人家操成這樣。

  正要端茶出來的骸聽見這段對話,忍笑忍的好痛苦,內臟都糾結成一塊,手上的茶都快被他抖翻了──這對話居然成立了!實在是太好笑了!
  努力恢復自然的表情,骸將茶端到桌上,並在綱吉身邊就坐,心不在焉的聽綱吉和庫洛姆聊天,心理正暗自思忖著……等庫洛姆離開,他就要跟綱吉講庫洛姆誤會成什麼情況了。
  哦呀,他可以想見綱吉錯愕又紅透的可愛模樣了。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話題不同
對話卻行的通XDDDD
2011/01/17(Mon) 15:54 | URL  | 喬子 #-[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話題不同
> 對話卻行的通XDDDD

這就是他們兩個厲害的地方XDDDDD(靠)
2011/01/19(Wed) 01:55 | URL  | 橋˙靈路亞/天羽橋(Amaha Hashi)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