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9 (水) | Edit |
後記:

我不會甜文啦……灑什麼糖漿啦我要虐囉!!!(甜過頭意味(被巴
現在很想開新坑(你給我先把這坑結束#)
骸綱真的好棒喔T口T

今年就快結束了!!!
兔年來啦!!!兔子綱吉!!!(喂)

再次提醒,通販尚未回報的人請盡快來信唷T口T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十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二,天氣晴。

  聖誕節當天,我因為發高燒而倒下了,這次的病毒相當厲害,我在家裡足足躺了兩天半,今天下午才好不容易舒服了一點,並能夠提筆寫日記。
  二十六日醒來後,映入眼簾的是骸,他的臉上寫滿了擔憂。我很想開口問他怎麼不用上班,但喉嚨卻不讓我如願,他看見我清醒後便露出鬆口氣的表情,伸手撕掉我額上的退熱貼,趕緊換上新的一張。
  我還在作夢嗎?
  儘管我想這樣說服自己,但頭痛欲裂的感覺卻讓我無法否認──這是現實,否則這場夢早就被頭給痛醒了。
  ……唉唷,頭還是好痛……雖然已經休息兩天半了,頭還是有點暈,今天的日記就先這樣了……



  「──事情就是這樣,因此綱吉要請一個禮拜的長假,還請店長多多包涵。」
  話落,骸垂頭喪氣的掛上話筒,情緒低迷。
  昨夜精心策劃的「讓綱吉覺悟之愛的大作戰(庫洛姆協助)」就在綱吉的一時腦熱下化為烏有,更糟的是,以綱吉的性格,這種朦朧狀態下得到的記憶恐怕又會被他當成一場「美夢」。
  天殺的美夢!這才不是夢!他還是直接跟綱吉完成既定事實比較快吧!
  瘋狂的想法才剛起頭,就吃了悄悄走到他身後的庫洛姆一記包包攻擊,俊臉差點貼在華美的牆上──幸好,他反應快的抓住話機的桌子,才不至於將高挺的鼻子撞扁。
  「太明顯了,骸大人,從你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你在想什麼。」不讚許的搖了搖頭,庫洛姆拍了拍方才被拿來當「凶器」的包包。「就算首領喜歡你,你也不能這麼得寸進尺,在首領不相信你的情況下霸王硬上攻,只會讓他覺得你在玩弄他。」
  「……我就算沒有硬上,綱吉還是覺得我在玩弄他……」自暴自棄的回道,骸的心情早就已經差到谷底,要不是眼前的人是他自幼疼愛的親妹妹,他肯定會讓對方到閻羅殿走一趟。
  聽罷,庫洛姆收回責備的眼神,無盡的同情取而代之,面有難色的望著綱吉熟睡的寢室。「首領真的很難追呢……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經受過什麼傷,否則怎麼會這麼自卑呢?」
  「我剛剛又偷看了他的日記本,他似乎是覺得我不可能看上他……」嘆了口氣。
  聽罷,水漾的紫眸瞇了起來。「偷看他的日記?」
  「……!」驚覺不小心將自己的不道德行為說溜嘴,骸輕咳了幾下想呼弄過去。「我去看看綱吉醒了沒……」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心虛的從自家妹妹身邊走過。
  「骸大人。」抓住骸的衣尾,因作賊心虛而緊張兮兮的骸立刻震了一下,藏在懷中的日記本啪沙一聲摔到地上──糟糕,罪證確鑿了,他想賴都賴不掉!
  「呃,咳咳……我、我只是想知道綱吉對我的感覺,所以才會……咳咳,剛剛去綱吉房間的時候看到他擱在桌上,就……」
  「就拿來看了?」
  「……」
  「骸大人,如果首領知道你看過他的日記,你覺得他會做何感想呢?」
  「……」以他對綱吉的了解,這個打擊八成會把他的腦袋線路給燒光,瞬間倒地不起。「所以庫洛姆,妳就幫個忙,別讓綱吉知道……妳也不希望他昏倒吧?」
  嘆了一口氣,輕輕點頭以示妥協,這才讓骸放下懸在心中的大石頭。
  「那就把首領的日記放回去吧──不可以翻來看!」在骸又因為心癢想再次翻開之時,庫洛姆厲聲警告,著實令前者心情複雜不已。
  「……庫洛姆,妳最近變的好兇……」曾幾何時,那溫柔可人的妹妹居然會用這種口氣對自己說話了……唉,時間果然會改變人嗎?
  翻了個白眼,庫洛姆掏出包包裡的太陽眼鏡戴上,準備出門。「如果骸大人不是腦子裡都充滿侵犯首領的鬼主意的話,我也不會這麼兇的。」畢竟,骸仍舊是她最尊敬的好哥哥,只不過每個人果然都有剋星,一遇上首領,向來對其他人事物絲毫沒有興趣的骸大人卻瞬間變成一枚飢渴的色鬼,為了首領好,她不得不扮一下黑臉督促骸大人。
  就另一方面而言,這也是為了骸大人好,因為強上首領絕對是下下策。
  「這樣啊……嗯?妳不等綱吉醒來嗎?」
  「我只是來『提醒』骸大人要把持住而已,首領醒來後看見的人只要骸大人一個就夠了。」
  尷尬的咳了幾聲,便目送庫洛姆離去。



  昏昏沉沉的,頭好重。
  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他記得了,昨天是聖誕節,骸還訂製了一個大尺寸蛋糕,載著自己到一個很漂亮的地方過節……是夢嗎?還是不是夢?
  如果是夢的話,那待會骸就不會出現在自己房間裡吧。不過真奇怪,他除了這個美好的夢境以外,沒有其他記憶……所以說他為什麼會發燒?
  該不會他染上了時下流行的「猝睡症」吧?離開店門口時就突然間在雪地上睡著,之後被店長發現而送我回家嗎?
  喀嚓。
  門開了,如果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樣,待會走進來的就會是店長──
  「你終於醒了,綱吉。」
  事實證明,他猜錯了。
  走進來的是骸,他快步走到綱吉身邊撫摸他的額頭,並撕掉他頭上的退熱貼,匆匆跑出去又匆匆跑回來,手裡抱著一盆冷水和乾淨的毛巾,擰乾後仔細的替自己擦掉臉上的汗珠。
  「出汗了,今天下午燒應該就會退了。綱吉真是的,下次身體不舒服要早點講,知道嗎?」
  默默點了點頭,綱吉不敢說是因為平時跟骸在一起就會有腦袋熱燙跟心跳加速的情形,才會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發燒了。
  替綱吉擦拭的毛巾逐漸下移,擦到了他纖幼的頸項,骸就像想起什麼似的起身,走到綱吉的衣櫃拿一套乾淨衣物,走回床邊。「可能會有點冷,先忍耐一下唷。」
  「咦?啊!等──不、不用了啦!」虛弱的抗拒著,但瘦小的身軀平時就敵不過骸,更何況現在這抱病之體。
  「哦呀?害羞了嗎?我不會對你亂來的,放心吧。」雖然只是暫時的。
  「我、我又不是擔心那個……不然,我可以自己換──唔……」語尾音還沒拉完,孱弱的身子就很不給面子的軟了一下,骸見狀不禁失笑。
  「自己換大概會換到天黑吧?聽話一點,我又不會吃了你。」要吃也是改天吃,有庫洛姆的提醒,他現在暫時不會動歪腦筋。
  無可奈何之下,綱吉只好乖乖的讓骸替自己更衣,剛搬來時說不想讓他看見自己裸體的誓言已經被打破了,對此他感到很丟臉,希望骸不要嘲笑他弱雞般的身材。
  殊不知,對面的男人理智早就快被燒光了,腦中庫洛姆的警告聲忽遠忽近,幾乎就快沒入被綱吉的裸體攫住的視覺中。
  他六道骸發誓,他絕對不是好色之徒,甚至從來沒對人類產生幻想及性慾過。但此時此刻,他的腦中無法克制的編織著各種侵犯綱吉的畫面,強烈到連他都覺得自己是一個變態。
  察覺到骸沒有繼續動作,綱吉有點困惑的望著他,但沒盯多久就因著涼而打了個大噴嚏。
  「哈、哈啾!」
  「呃!啊,抱、抱歉……」丟人!自己居然會因為恍神而讓綱吉著涼,罪該萬死!只好溫暖綱吉以示謝罪──想法才剛出現,腦中的庫洛姆小天使就用力甩了骸一巴掌,把他打醒。
  「沒關係……呃,骸,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一聽見綱吉沒給自己的稱呼多加「先生」兩個字,骸在替綱吉套好衣服後,便開心的摸摸他的頭。
  「當然可以囉。」
  「你……你覺得怎麼樣?」
  笑容褪去,換上一臉問號。「嗄?」
  「就、就是……這個……你覺得怎麼樣……?」
  「哪個?」
  「這個啦……」話落的同時,小手不明顯的指著自己,而高智商的骸此刻大概是因為理智燃燒時也順道燃燒掉了些許邏輯思維,完全看不出綱吉到底在指什麼。
  「什麼東西?」
  「就……我、我的身體啦!」
  語畢,骸的腦袋瞬間陷入癡呆狀態,思考不能。
  綱吉在問自己他的身體如何???這、這不是擺明在誘惑自己嗎!!!綱吉居然!!!居然這麼大膽!!!
  「以一個男人而言,是不是太瘦弱了?你……會瞧不起我嗎?」
  「是很瘦弱沒錯,綱吉你應該多吃一點,否則岳父跟岳母大人會以為我都沒讓你吃飽。不過你的裸體其實很漂亮,看起來很美味。」
  「……哈啊?」等等,他聽到了什麼???
  「來,快點躺下休息吧,否則我可能會忍不住又把你的衣服扒掉。」
  「呃?什、什麼意思──」
  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被骸用力壓回床上,蓋上被子。
  「我去幫你換水,待會再回來偷摸──我是說,照顧你,等我一下唷。」
  說完,便抱著水盆衝出房間,令綱吉呆若木雞,反應不過來。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骸如此呆滯慌張的模樣。

  嘩啦!
  水盆裡的水應聲流入水管中,骸扶住洗手檯大力喘息著,並在洗手台放滿了水,讓頭泡浸去冷靜一下。
  方才理智線跟思考線都斷光了,導致他說出一堆平時藏在腦中不敢說出來的話,幸好腦袋在最後一刻緊急開機,這才緊急停在「偷摸你」的「偷摸」後,趕緊改成「照顧你」。
  綱吉實在是個可怕的兵器,對他而言。
  二十五年來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他,遇上綱吉卻只有困窘逃跑的份。
  戀愛是絕症,六道骸此刻對這句話深表認同。

  回房之後,綱吉果不其然的抓住他不放。
  「骸,剛剛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沒聽錯的話,他有聽見「岳父」、「岳母」還有「裸體很美味」這幾句。
  是他聽錯了吧???
  「……綱吉,你記得昨天的事情嗎?」
  沒有如願回答綱吉,骸想確定綱吉現在的想法究竟如何──是了解他的心意了?亦或是認為那只是一場夢?
  「欸……如、如果是聖誕樹上寫著告白的這個記憶的話,我記得……」
  他記得!而且不是全然認定這是個夢,而是仍在猶疑中。
  有希望!
  「後面呢?你記得多少?」掩不住興奮的揪住綱吉的袖子,令後者有點錯愕的眨了眨眼,並屏息和骸對望。
  「呃……我、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
  「你說了就知道是不是真的啦。」
  「……那,你聽了不可以生氣喔……」
  都到這種節骨眼了,骸自然是點頭如搗蒜,完全沒有一絲遲疑。
  深吸了一口氣,綱吉彷彿拿出了畢生所有的勇氣,蚊蚋般的細小聲音飄進全神貫注的骸耳內……「你說你喜歡我,還說我是你的聖誕禮物……」
  下一秒,骸就緊緊的擁住綱吉,並埋首於他的頸間親吻,嚇的綱吉倒抽了一口氣。
  「等──骸!」
  留連在嫩頸間的頭不肯離開,綱吉只好任他抱著自己……好舒服,骸的體溫比自己的還低,對體溫過高的自己而言反而是一種解熱之道。
  悄悄地,綱吉也伸起了雙手,摸上骸溫熱的背部,享受著被他抱住的幸福感。
  『這個禮物好像有點太奢侈了呢,聖誕老人。』綱吉暗忖。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