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7 (月) | Edit |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後記: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今年好冷喔可惡XDDDDDD冷斃了!!!
大家要多穿一點注意保暖唷!

關於《櫻桃誘惑》小說通販,有一些人已經完成付款卻沒有來信回報OTZ
我、我沒厲害到匯了錢就知道是誰而且也知道地址OTZZZ
請付過款的讀者們盡快來信到這個信箱:liberty6927◎gmail.com(◎→@)
謝謝合作T口T

再來就等跨年囉www
聽說跨年夜攝氏六度啊(發抖)
我決定還是窩被子縮家裡淡定了!(喂)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十二月二十五,星期六,天氣雪。

  前幾天,庫洛姆本來說要帶我去某個地方,卻因為工作而臨時取消。
  庫洛姆看起來很洩氣,她跟我保證下次還有機會,等聖誕節過後務必留一個時間給她。
  這樣一來我反而開始好奇了,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今天店裡生意比想像中的還要忙,我連歇口氣的機會都沒有,站完收銀台就得立刻補上去點餐,忙到我甚至沒有時間掃過所有客人的臉。
  不知道骸今天有沒有來?
  平常怕他會認為我不夠尊重他,所以都使用敬語跟他對答,現在這是我的日記,就讓我小小的滿足一下,偷偷叫他的名字……媽媽,妳兒子真的走上這條不歸路了,居然產生這種小女生才會有的想法。
  有不少女生都來買跟情人一起度過的蛋糕,有些甚至跟男朋友一起過來,整間店都充滿了甜蜜浪漫的氣氛,沒有一個人是落單的。店長是個很注重氣氛的女性,為此她還不管店內生意是否會遭到打斷,她斷然公告店裡的員工可以在晚上七點準時下班,這讓一些趕著回去陪情人或親友的姐姐妹妹們開心的手舞足蹈,下午的工作反而比平常還要順利。
  真不愧是店長,很能掌握人心的走向……呃,當我沒說。
  七點一到,店長立刻走到店門口宣佈休息,並贈送客人精美小禮物當一點小賠禮,幸好大部分的客人早就看到公告而得以諒解,只有少部分的客人噘著嘴離去。
  因為我跟店裡的姐姐妹妹們不一樣,有人在等她們一起去過節,但我沒有,所以慢慢來。住在鄉下的父母們也已經打電話祝福過了,聖誕卡也很夠意思的寄出去了,今晚我沒有其他節目了。
  回家大概也是自己一個人吧。
  這麼盛大的節日,縱使骸再怎麼討厭回家,也一定會跑一趟吧?或者是跟庫洛姆一起度過,他們兄妹的感情似乎很好,搞不好還有參加哪邊的聖誕晚會呢。
  臨走前,店長叫住了我,給我一個大尺寸蛋糕,並囑咐我拿回家時要小心點。我當時很錯愕,也有點困惑,但卻又不好意思拒絕店長的好意,只好硬著頭皮收下來,決定用拖的也要把它拖回家……走出店門,我就呆住了。
  骸他站在外面等我。
  ……好啦我不會自我催眠,我知道他是在等蛋糕,這也能解釋店長為什麼突然給我這麼大的蛋糕了,原來是骸訂的,我只是沾了蛋糕的光,順便而已。

  ……

  今晚,大概是聖誕老公公給我的禮物吧……好像作夢一樣。



  望著拎著大尺寸蛋糕、表情呆滯的綱吉,骸不禁失笑,為了不讓綱吉因在雪地裡站太久而著涼,他只好下車接過蛋糕,並將綱吉的心神帶回來。
  「蛋糕我放就好,快上車吧。」
  「……咦?」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綱吉先是低頭看了看方才拿在手上的蛋糕,再抬眸覷了覷骸正在微笑的臉龐。「原來這是您訂的蛋糕啊,怪不得店長會交給我。」
  「是啊。好了,快上車吧,外面真的很冷。」
  轉頭望著被骸放進後座的大蛋糕,深褐色的眸畔稍為黯淡了下來,接著垂首望著自己的腳尖,遲遲不肯上車。
  「綱吉?」
  「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我還是自己回家就好,您可以直接前往聖誕派對的會場。」訂做了這麼大的蛋糕,想必是要參加屬於他們世界的上流派對吧,雖然沾沾蛋糕的光坐上骸的車過過乾癮也不錯,但現在的他不太能承受下車後會得到的落寞感。
  他也不可能厚著臉皮要求要跟去,像那種派對,他有什麼資格能夠參與呢?又是以什麼身分去參與?況且他也沒有很喜歡這種聚會,只是希望能陪骸一起過聖誕節。人只要有了其一,就會想要其二,慾望一次比一次深厚、一次比一次強烈……他擔心,自己接受這份溫柔之後,會貪心的想要更多。
  他對骸而言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過客,不僅是身分地位完全不同,他所擁有的條件也完全配不上骸。
  原本,他可能連認識骸的機會都沒有。
  乖乖回到現實、乖乖接受現實,現在的他不能接受這份溫柔,也沒有資格接受。
  「什麼派對?」狀似一臉不解,骸已經替綱吉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寶石般的瞳眸緊緊盯著他笑容倏失的小臉,不讓他有機會逃開。
  「呃,我也不知道您今晚有什麼活動……總之,我自己可以走回家,不用麻煩您了。」跆步就要離開,卻被骸抓住了手臂,半強迫性的推上了車。「噫!」
  「讓你走我會很困擾的,今晚的活動少不了你唷。」
  「耶?」被安全帶綁住的綱吉動彈不得,只能乖乖待在副駕駛座上等骸開車,後者在繫好安全帶後便直接上路,但途中卻偷偷瞟了綱吉幾眼,尖銳的瞳眸瞇了起來。
  以綱吉的性格,八成又會開始思考自己這些行為的目的,而且十之八九會想到自己怎麼兜都兜不到的地方去。他已經學乖了,要對付綱吉這種個性只有一種方法:實話實說。
  「骸先生,您要去的地方缺人手嗎?」所謂的人手,就是服務生一類的打雜人員,雖然跟一般店家的服務生相比是有高級一點,但仍是低位階的勞動人員。不等骸回答,綱吉早就已經認定了這個答案,暗自慶幸今天提早下班,沒有平常那麼疲累。
  「當然不是,我從來不參加派對或聚會。」對付綱吉的類似方法:直話直說。「我要跟你去約會,節目都已經安排好囉,只差主角還沒到場而已。」
  聽完,綱吉差點被方才猛吸的一口氣嗆死。他低頭望著自己的衣著,懷疑自己在骸的眼中到底是誰???
  「呃,骸先生,我是澤田綱吉唷。」
  瞥了綱吉一眼,旋即又轉回擋風玻璃上。「我知道,你是可愛的小綱吉。」
  眉頭皺的更緊。「原來骸先生有認識另一位也叫綱吉的人嗎?」而且那個人跟「平凡的綱吉」不同,是位「有魅力的綱吉」。
  話落,骸的方向盤差點轉歪,並在下一個路口停駛,臉色陰沉的瞥著綱吉。
  「我認識的只有你一個人,就是住在我家的澤田綱吉。我的天啊,綱吉,為什麼要拒絕我所有的邀請和暗示?你這麼討厭我嗎?」倘若是以前,骸絕對不敢問的這麼直接,因為他不知道綱吉喜歡自己,問這種話等於是自打巴掌、自討苦吃。但現在,他百分之百確定綱吉喜歡他,也就少了這層顧忌。
  有話直說最快了。
  不出所料,綱吉在聽完這段話後小臉瞬間竄紅,支支吾吾的解釋自己的思維。「不、不是的……我不討厭骸先生,只是──」
  「你明明討厭我討厭到連名字都不肯叫,總是要加敬語,把我當外人一樣疏離。」故意做出萬分不悅的表情,事實上在看見綱吉驚慌失措的表情時心裡笑翻了。
  「不、不是這樣的!我……我只是不希望骸先生誤以為我想攀關係……」
  「這不是藉口唷,綱吉,今天提出要求的人是我,所以你這叫『拒絕』唷。」高竿的演技就在此時發揮極大的作用,骸露出失望又落寞的眼神,讓綱吉覺得自己似乎成了個不知好歹的混蛋。「原來你這麼討厭我,我明白了。」
  「我、我真的不討厭你……」見骸沒有反應,綱吉只好抿了抿小嘴,決定妥協。「好、好啦……今晚看你要去哪裡,我都陪你去就是了。」
  完美的唇型瞬間勾出了一抹微笑,但下一秒即刻恢復原狀,綱吉自然沒有看見。
  「聽你的聲音似乎很勉強。」
  「不勉強、不勉強!我很樂意!真的!」
  「那待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能反悔唷。」
  一聽,綱吉體內的警鈴才又悄悄響起,眼尖的骸立刻又長嘆了一口氣,讓綱吉趕緊點頭如搗蒜。
  「好、好啦!我知道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反悔!」
  呵呵呵,小綱吉果然很好拐呢,真可愛。
  下一刻,原本愁眉不展的俊臉瞬間展露帥氣完美的微笑,方才的低落彷彿都是假的,看的綱吉一愣一愣。
  「那我們去約會吧,綱吉。現在開始不准叫我骸先生,要叫我骸,否則我就在大庭廣眾下親你,舌頭還會放進去唷。另外,講話也不要用敬語,「您」不「您」的聽多了覺得很煩,其他人叫還無所謂,聽見自己的伴侶叫就有點刺耳了,明白嗎?」
  腦袋呈現一片空白,綱吉沉默了好一會兒,直到骸停好車之後,頭一歪。「嗄?」
  「嗯?」明知故問的微笑。
  綱吉頓時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
  「我、我不是很明白耶,骸先生──」
  尾音尚未拉完,骸就解開安全帶,一把捉住綱吉的後頸強吻他,舌頭也「依約」伸進他柔軟的小嘴內,傳進耳內的水漬聲格外的響亮,震的綱吉思考不能。
  發生了什麼事情?
  片刻後,骸才緩緩放開微微喘息的唇瓣,刻意舔了下唇回味綱吉的味道,令後者瞬間回過神,並趕緊捂住自己的口鼻。
  「骸、骸先──骸!請你別再戲弄我了!」及時會意骸怎麼會突然發神經,綱吉只好捨起敬稱和敬語,否則又要惹來一吻。
  「哦呀,一開始就這樣不是很好嗎?」滿意的一笑,便打開車門下車。「我們到囉,快下車吧,綱吉。」
  咦了一聲,綱吉有點遲疑的解開安全帶,困惑的垂首望著自己的大腿,腦中針織著各種可能性。他有聽清楚骸方才講的話,照骸那種說法,真的會讓他以為他也喜歡自己──但萬一不是怎麼辦?
  萬一,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他沒有想到怎麼辦?屆時,他有辦法承受這個打擊嗎?
  答案是,不能。
  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種他信以為真,結果卻讓他失望透頂的倒楣事,他可能會當場拿個布袋把自己的頭罩住,哭著衝出這個地方,爾後再也不敢相信人類,甚至不敢接觸其他人了。
  連善待自己到這種地步的人都只是在欺騙自己,那還有什麼樣的人可以相信?
  因此,他還是默默的做好該有的心理準備才是。深吸了一口氣,綱吉輕撫自己的心口三下,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也不要亂想,骸可能只是要他搬個蛋糕就沒事了,也許還會要他充當個服務員什麼的,稍微服侍一下那位近期之內可能會入住的女主人。
  不是他在說,就連庫洛姆都跟他講骸最近變的很溫柔、很好說話,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奇事,想必是跌進戀愛這個大坑了。
  大概是要女主人習慣一下這個房客的存在吧,對,一定是這樣!
  做好心理準備之後,綱吉便打開車門下車,但正要開後座的門拿蛋糕時,卻發現蛋糕早就不見了。
  「咦?奇怪……」
  「綱吉,你還愣在那邊做什麼?」
  轉頭,眼前的景象令綱吉睜大了雙眼,小嘴不由自主的微啟……一顆巨大的聖誕樹映入他的眼簾,上頭掛滿了七彩繽紛、琳瑯滿目的美麗飾品,頂端擺了一顆正閃爍著璀璨光輝的巨大星星,和夜空的恆星相互呼應,幾行字整齊的混雜在飾品之中,掛在聖誕樹上格外的醒目。

  (我喜歡你)

  週遭的噴水池彷彿正在呼應綱吉呼吸,在他從屏息恢復到正常呼吸時,映著星光的水柱便噴灑了出來,環繞在聖誕樹四周,這幅景象美的不像人間,令綱吉不禁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心底也對走過去會接受到的事實產生恐懼感。
  他不想看見骸對其他人告白。
  他不想接受骸對其他人告白的事實。
  他不想對那個人好聲好氣的服侍他。
  他不想、不想……不想待在這裡!
  就算會得罪那個人也無所謂,反正只要那個人一入住,他也會無法忍受,屆時還是得搬出那個家,差別就是不用受這種痛徹心扉的折磨!
  「我、我……我還是先離開了!」
  「綱吉。」
  不知何時,骸已經擋住了綱吉的去路,臉上不再掛著從容不迫的笑容,反而換上帶點哀傷氣息的苦笑。
  「你又想拒絕我了嗎?」
  窒了一下,發熱的小腦袋亂七八糟的糊成了一團,完全無法思考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我、我……」
  靜靜向前一步,綱吉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望著綱吉害怕的模樣不語,骸吁出了最後一口氣……他投降,對於綱吉,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算他剛才已經講明的這麼清楚了,綱吉還是沒辦法相信他的心意。
  他,生平第一次投降了。
  「我以為你跟我喜歡你一樣的喜歡我,看來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呢。」
  一愣,綱吉一時之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如果想拒絕我的話,你儘管離開沒關係。」
  困惑的瞪著骸幾近面無表情的臉龐,綱吉轉頭看向蛋糕的放置處──沒人──又轉回來瞅著正在等他回答的骸……是等他嗎?是等他回答嗎?這些話都是說給他聽的嗎?
  這種事……有可能嗎?
  「……骸。」
  「嗯?」
  「你……」咬了咬下唇,綱吉在說出口前仍然猶豫了,因為這種話非常自大又不要臉,萬一對方的意思和自己的猜測不同,一定會覺得他很惹人厭、自以為是。但此時不問,更待何時?被趕出去也好,反正今夜如果他離開,結果大概也差不多。「喜、喜歡……我嗎?」
  黯淡的異色瞳眸恢復了一點光輝,面無表情的俊臉恢復了些許血色,嘴邊出現了開心的笑紋。
  「我一直都在對你表達我的喜歡唷。」
  語畢,擁抱。
  被現下的情況弄得不知所措,綱吉覺得渾身發熱、頭暈目眩。
  「骸、骸……現在好冷,你快點進去吧……」
  「只要抱著綱吉,我就覺得很溫暖。」
  緊張的一喘,綱吉在心底不停地問著自己──他真的這麼喜歡骸嗎?居然喜歡到擅自造出這種夢境來自我滿足?
  「我、我覺得頭好暈……」
  「大概是綱吉也感覺到我的體溫了吧?怎麼樣,很溫暖嗎?」
  豈止是溫暖,他已經熱到快要暈過去了。
  「聖、聖誕快樂,骸……」
  「聖誕快樂唷。」
  「我、我沒有準備禮物給你……」
  「呵呵,在胡說什麼?我不就正抱著我的禮物嗎?」
  好熱、好暈、好害羞……真正的骸應該不會這麼肉麻吧?應該說,現實中的骸怎麼可能對他說這種話。
  話雖如此,他還是很開心……能做這種夢好幸福,是聖誕老公公給他的禮物嗎?
  難怪他覺得愈來愈睏了,頭也痛的不像話,四肢也逐漸失去氣力……這應該是快要夢醒的徵兆。
  怎麼辦,他不想離開吶……骸好溫柔,而且還說喜歡他。
  人果然是貪心的,擁有其一就會想要其二。
  骸一旦對他溫柔,他就希望骸能夠更一步的喜歡他。
  他還真是不知好歹啊。

  良久,骸感覺到懷中的人兒一點動靜都沒有,有點納悶的撫住他的小臉檢視──好、好燙!
  大麻煩!綱吉居然發高燒了!而他這個笨蛋,居然完全沒有發現!
  許是高燒的關係,綱吉已經陷入了昏睡狀態,骸只好丟下精心佈好的過節地點,趕緊開車把綱吉帶回家休息。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