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2 (金) | Edit |
後記:

小年夜快樂XDDDDDD
明天開始就是新年啦!!!耶比!!!(被踢)
好想回台灣吃年夜菜阿阿啊可惡T口TTTTT(被巴)
多啦○夢我要任意門Q口QQQQQ(被趕走)

櫻桃接近尾聲了(?)
沒辦法他已經解謎(?)了……不想踏入台灣八點檔不斷加劇本的後塵(???)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XDDDDD(你拖的夠久了##)
不過結局最快也會在初四才出現唷!(欸)

祝大家新年快樂!!!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開學日,骸整理好儀容,抓住鏡前的車鑰匙,閉目沉思……今天,就能見到那個名叫「澤田綱吉」的孩子了,但其實骸的心底略有一股不安。
  假如那孩子真的不是綱吉,而是真的那麼差勁的學生,他有辦法接受嗎?
  他真擔心自己一時衝動逼迫那名學生去戶政事務所把名字改掉。

  開學典禮,骸記得前任班導跟他說,綱吉去年在開學典禮上遲到,所以自己才會沒有在開學典禮上發現他的存在……不知道他今天會不會遲到呢?
  直到所有學生都站定在操場上,骸才飛快的掃過偌大的操場,一名嬌小的身影很快的吸住了他的目光──暖褐色亂髮、深褐色的盈盈大眼,最重要的是,和當時一樣自卑惹人憐愛的可愛模樣!他可憐兮兮的站在隊伍的最尾端,看來是班上十分不受歡迎的人物。
  骸差點直接衝入人群中抓住他,幸好他的理智及時提醒自己要克制,他忍住心底的激動,耐心等待開學典禮結束。



  步入教室,骸就無法克制自己的目光,幾乎整堂課都把視線鎖在綱吉身上,而被注視的人兒似乎也察覺到他的視線,總是有點不自在的把目光別開,可見他已經完全把自己忘掉了。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當時他才兩歲,而且他們才見過一次面,第二天過去時綱吉就被他的親人接走了……說起他的親人,骸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他們沒有好好的照顧綱吉,雖然綱吉沒有瘦到跟牙籤一樣離譜,但他的小臉卻很少露出開心的笑容,看他十次就有十一次是愁眉不展,根本看不出有快樂的跡象。
  再者,他向前班導打聽,綱吉的身世很可憐(雖然該班導形容只是有點可憐),不但雙親過世,僅剩的親人們也叫他一個人搬出去住,只是偶爾會去看看他來滿足法律上的條件,簡單說就是鑽盡法律漏洞,把綱吉趕出去住。
  前班導的意思是,綱吉已經惹人厭惡到連自己的家人都受不了他了,才會把這討人厭的孩子趕出去。
  骸面無表情的聽完前班導的敘述,禮貌性的祝福他在新學校能更上一層樓,私底下卻悄悄的跟他接下來要任職的學校聯絡……凡是說綱吉壞話的人都要接受懲罰,他一定會讓該班導在下一所學校「玩」的很開心。

  第一次小考成績出爐,骸看著綱吉那張慘兮兮的考卷,修長的指頭輕撫自己的下巴……哦呀,看前班導那副絕望的模樣,他還以為綱吉的成績到底無可就藥到什麼地步呢!沒想到沒那麼糟嘛,只要用對方法,要讓綱吉考高分絕對不是難事。
  相反地,他非常感謝綱吉第一次考這麼差,因為這樣他就有理由把他叫到辦公室了。不過這是第一次小考,這次就把綱吉叫過來似乎有些不妥,他還是耐心地等待第二次成績比較妥當。
  幾天後,第二次小考的成績出爐,綱吉的成績仍然是壯觀的滿江紅,骸這次毫不猶豫的用紅筆在綱吉的考卷上寫下「放學後到辦公室找我」幾個大字。
  將考卷發給學生們之後,骸可以看見綱吉的小臉露出驚恐的表情,然後默默的把考卷收起來,並害怕的朝自己這邊看過來……但當他發現和自己四目交接時,立刻嚇的倒抽了一口氣,趕緊將目光移開,縮在位置上發抖。
  ……好可愛、好可愛、真的好可愛!
  不過他要冷靜,只要忍到放學後,綱吉就會單獨來辦公室找自己……現在是開學沒多久,放學後沒什麼老師會留下來,這正合他的意,這樣一來他就有空間和綱吉正大光明的獨處……可惡,怎麼不趕快放學呢?



  放學後,綱吉果然抖著瘦小的身子到辦公室報到,從他的畏縮的態度看來,應該已經被叫進辦公室不下百次了,而且每次都是被狠狠的傷害之後才回家去的,家裡也沒有家人在等他,可憐的小綱吉只能對著空無一人的小房間偷哭,以他的個性一定會哭的很小聲,擔心會驚動其他鄰居。
  糟糕,光是用想的,這些畫面就浮現在骸腦中了……他可愛的綱吉怎麼可以這麼可憐!不管是那個前班導,或是那些曾經在前班導身邊搭腔鄙視綱吉的人,他全都不會放過!
  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安撫眼前嚇壞的小綱吉,首先就是讓他了解自己的善意,但要小心別讓他發現自己對他除了善意以外,還存有其他特別的情感,否則綱吉一樣會逃的遠遠的,因為他太自卑了,一定會想盡辦法遠離自己,不讓自己犯下喜歡他的這個「天大的錯誤」。
  因此,欲速則不達,他要慎重的灑下天羅地網,讓綱吉最後根本無法逃出他的魔掌──咳,他的意思是拒絕他的好意,這樣會使他非常困擾的。
  所以他一步步的撒網、一遍遍的引導,最後終於讓綱吉住到他家去,雖然他使用的有點半強迫的手段,但對綱吉絕對是有益無害,他的本意都是為了綱吉而著想的──好吧,他承認其中也包含一點自己的私心,但他相信綱吉只是不好意思接受自己的好意而已,否則他一定會對自己對他做的一切感到很感動。



  回憶結束了,綱吉呆呆的坐在骸的懷中,腦子裡充滿了方才得到的荒唐資訊,雜亂的令他無法思考。
  所以,他是老師的初戀情人?
  所以,老師是為了找他才在各大領域大放異彩的?
  所以,老師整整十二年都在找自己,甚至沒看上其他比他更優秀的對象?
  ……不是他在作夢,就是老師的頭殼或眼睛壞了,必須盡快送醫。

  「呃……老師?」
  「嗯?」
  「您確定當年那個小孩是我嗎?」
  「百分之兩百確定。」
  「……但如果小時候就這麼可愛,現在應該是更可愛的男孩子──甚至有可能是女孩子,不是嗎?」
  「沒錯呀。」
  眨了眨眼,綱吉落寞的垂下頭,小嘴一抿便開始嘆氣,表情說有多哀傷就有多哀傷、有多抱歉就有多抱歉,令骸錯愕的一愣,以為自己剛才說錯了什麼話。
  「那老師真的認錯人了……但老師卻以為自己找到了那個可愛的孩子,委屈自己和我發生──噫!我實在是對不起老師!」雙手捂住小臉,紅暈已經蔓延到耳根,但看的出綱吉的確非常替骸感到難過,而後者卻是一頭霧水,彷彿綱吉方才講的話不是日文,而是外星語一般。
  是他的說明有瑕疵,還是綱吉的想法有問題?
  為什麼他就是不相信自己愛他愛到這種地步呢!
  「慢著,聽我說,綱吉。」抓住綱吉的手臂,讓他正視自己,水盈盈的大眼已經開始囤積懊悔的淚水,令骸感到十分刺目。「我百分之兩百確定自己沒認錯人……應該說,你怎麼會覺得我認錯人呢?」
  吸了一下鼻子,綱吉用袖口把眼淚擦掉,死命地搖頭。「骸老師的初戀情人那麼可愛,長大後一定更可愛了,怎麼可能是我這種人呢!一定是因為一樣是褐髮褐眸,老師才會以為我是他!老師第一次看見我一定大失所望吧,想說怎麼會是這麼平凡無奇的小男孩,但因為您誤會我是您的初戀情人,所以您只好撇開失望的心情,改用寬鬆的眼光來看我對不對?」
  聽完綱吉這一段落落長的發言,骸的俊臉露出了錯愕到不能再錯愕的表情,旋即便用大手蓋住自己的臉,無可奈何的抹了下來,天資聰穎的他頭一次面對這麼艱難的問題……他到底該怎麼做,綱吉才會相信他就是自己尋找十二年的男孩呢?
  「綱吉,你的名字、特徵、個性,還有家庭背景都跟我喜歡的人一樣,所以我敢肯定那個人就是你。」
  「……可、可是我沒那麼可愛──」
  「哦呀,我從台上可是一眼就看見你了唷,親愛的綱吉。」
  「欸?」
  「如果你去年沒遲到就好了……那我去年就會硬是把你搶到我們班,你就不用忍受前班導給予的屈辱了。」溺愛的搓揉綱吉柔軟的髮叢,親吻他的額頭,就像當年一樣。
  隱約中,綱吉似乎也有模糊的記憶……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曾有個人這樣親吻自己的額頭,他不記得那個人長什麼樣子,但他對自己很溫柔、很友善,賜給他父母來不及給予的關懷和溫暖……
  情不自禁的主動依偎在骸懷裡,纖細的手臂還住他的身體,小手貼在他的背上……好溫暖、好熟悉,他記得那個人當時,曾給正在大哭的自己一個如此溫暖的擁抱……
  對綱吉突如其來的順從感到些許訝異,但骸沒有出聲詢問,更沒有打斷綱吉的回想時間,靜靜的摟住他,陶醉的沉浸在這美好幸福的時光裡。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